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10章 精锐尽出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潜入者占据了通往城主办公室的街道。

    木角守军兵力有绝对优势,又是在自家地盘上作战,可要想在街道巷战中迅速击穿对手防线,并非一件容易的事。但领主办公室正在承受攻击,木角将士没有其他选择,只能从各个方向全力猛攻。

    甫一交手,他们就发现对手实力超乎寻常的强。

    木角城的城市布局比较简洁,城主办公室所在的核心区域,一横一竖两条大道,呈十字交叉,城主办公室就在交叉点的道侧。潜入者死死扼守着这条十字路口约百步半径的区域,抵挡木角军暴风骤雨般的亡命进攻,为破坏领主办公室的同伴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城主府已毁,拆掉领主办公室就是胜利!

    潜入者仍然是商队中人打扮,有杂役、有护卫、有商人,有管事,服饰五花八门,高矮胖瘦、年纪大小也各不相同,这都是伪装呈现出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檞寄生一眼就看出,潜入者来自逐鹿领。

    有一些东西,在激烈的肉搏战中骗不了人:装备和战法。

    与木角军激战的部队,明显来自两个体系,各守相邻的两条街道。

    出击军团从军营过来,军营在领主办公室西面。

    西面也是木角军主攻方向。

    防守西面和北面街道的四百余人,近战兵器五花八门,还有包括斧、锏、锤等偏门武器。不过最醒目的是竖在阵前的数排大盾,宛如大门板一般,把战士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。那些守军在门板大阵中倏忽来去,进攻的木角军陷入老鼠拉乌龟——无从下手的尴尬境地。不断有木角军进入门板阵,在一阵急促且短暂的战斗之后,门板阵又恢复了平静,守军又生龙活虎地跑出来。

    防守东面和南面的,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。

    他们手持超长长矛,阵型严整,长矛如浪潮般涌动,守时层层叠叠绵密如针,攻时气吞斗牛如惊涛拍岸。虽然他们身上的衣服看起来纷乱无章,持矛并肩作战时却惊人的默契,生死搏杀,进退之间,犹游刃有余。凭着超长长矛的攻击范围优势,和自身强大实力,稳稳守住东、南两路不说,偶尔还发起一波波反攻,长矛所指之处,血流成河!

    賨人和白毦!

    一个是佣兵界的传奇,一个是天下闻名的精兵。

    参战賨人来自青谷部落和红菽部落,是两大部落精选出来的善战勇士;天下闻名的白毦兵,本次也是倾巢而出,伪装潜入木角城腹地发动了突袭。无当飞军无法离开战区,这已是逐鹿领能派出的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再加上徐庶,奇袭部队实为逐鹿领精华所在!

    精锐尽出!

    白毦坚韧、賨人悍勇,身陷重围仍战志不坠,以超卓实力拒敌于长街。

    十字路口,数十名白毦兵争分夺秒,拆领主办公室。

    领主办公室以单间形态出现,占地面积并不大,无法投入更多人拆迁。数十白毦发力苦干,代表建筑物耐久度的血条缓缓下行,已经拆了大约15%,等到建筑物血条彻底清零,木角领将降为一级城市。

    领主办公室的耐久度,与领地规模成正比。

    二级城市最是难拆,越到后面,拆起来越轻松。

    拆迁队发出的声响,比任何激励都有效,迫使木角将士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骑将的军团技第一时间放了出去,飞向门板阵,但杀伤效果差强人意。军团技力量凝聚成的小黄球,在门板阵中被大幅度削弱,只击杀了二十多名賨人,附带战果是碎了数十面板楯,以及賨人的愤怒。

    后方的大门板很快补了上来。

    賨人们撕开衣袍,裸露胸膛,跳起古老的战舞,唱着苍凉悲壮的战歌,如痴如狂,如疯如癫,舞歌而战!

    巴渝战舞在城市中心回荡。

    賨人战力明显比刚才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现在才是賨人最强战斗形态!

    不仅如此,逐鹿领立即以军团技回应,先后两个军团技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庶和陈到都是王级人才,奇袭部队人数太少,可精锐部队与普通部队的军团能量显然不是一个等量级。两记军团技共计轰杀百余名木角军士,战绩是木角骑将的数倍。

    徐庶暗自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位王级人才施放的军团技,抽走部队80%力量,难以持续使用。

    賨人发动巴渝战舞,战力提升,但也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狂性大发的賨人战场纪律明显下降,有人离开门板阵,主动向外进攻。

    好在徐庶事前有预计到出现这种情况,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参加奇袭的人员,并非全部来自军队。

    一名满面红光的胖掌柜将手伸进皮囊,嘴里念念有词,手往地上一挥,洒出大把瓜籽。瓜籽落地,化为圆滚滚的烟色瓜兵,“咿咿呀呀”地叫着,迈着小短腿钻进门板阵,开始迎接木角军的刀枪,同时阻挠发狂賨人出阵。

    培瓜来了!

    这时天已烟了下来,城中某处冒起火头。

    零星的火头,很快扩散开来,如星火燎原,夜间微风助长了火势蔓延。

    数十名烟袍人在城中到处纵火,一个个身手矫健,来去如风。从装束打扮不难看出,这些烟袍人全都是墨家弟子。曾经有一位墨家弟子,被双魔用令人发指的残酷手法杀害,直接招来墨家的怒火,徐飘渺等人曾经前来报复,直到双魔现身,才被迫退走。

    双魔是木角领的人。

    逐鹿领找木角领算帐,自然不会忘记墨家。

    利用战役机会向木角领复仇,也是鱼不智对墨家的承诺,墨家独臂长老常驻逐鹿城,就是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。为了这一天,墨家已经准备了很久,除派驻逐鹿领的徐飘渺等人,还从宗门调来一些墨者。

    墨者没有经过伪装,以本来面目出现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是和逐鹿领联手行动,不过在游戏中,墨家是一个独立势力,进驻逐鹿领的墨者,事实上为逐鹿领效力,但他们并未真正加入过逐鹿领,归属仍是墨家的人,超然于战役阵营之外。故墨者无需靠易容密室伪装自己的身份,大可凭本领潜入木角领,在正式做出攻击行为之前,不虞被系统视为入侵者,作出相应提醒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墨者并未和奇袭部队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墨家子弟对墨者的传统有着异乎寻常的狂热,不愿改变装束提前入城,故而只能等天烟后再潜入城内。守军被逐鹿领奇袭部队吸引了注意力,为墨者潜入创造了很好条件,墨者们一入城,便开始四处纵火,策应逐鹿领。

    火头一起,木角城的混乱情况进一步加剧。

    檞寄生却没有太大反应。

    逐鹿领前来报复,墨者出手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墨者不擅战阵交锋,又不愿杀害无辜,最可能做的就是尽量制造混乱。

    临战纵火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檞寄生吩咐转职官吏带领民众救火,部队则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他不敢分出兵力去救火或追捕墨者,檞寄生心里非常清楚,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进攻领主办公室的人。火灾损失事小,倘若无法恢复对领主办公室的控制,木角领难逃覆灭。

    不过,任由墨者纵火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得想办法扼制墨者的行动。

    墨者都是高明的武师。

    最懂得如何对付武师的,也是武师。

    出击军团回归时,一高一矮的两位老者,就出现在檞寄生身边。

    双魔皆大师级高手,可賨人和白毦兵坚守的阵地如铜墙铁壁,两人最早有出手,试图帮助木角军打开缺口。两人选择从看起来比较正常的白毦兵防线突破,交手后才感受到白毦的可怕,怒涛般汹涌而来的矛影,如长江大河般不断绽放,两人见势不妙赶紧撤退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退回来,代价是大团衣袍被长矛刺出几个窟窿,让两人好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战阵攻坚,非武者所长。

    墨者出手,双魔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木角武师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木角领武师团队曾经颇具规模,人数众多。

    前不久与复仇者联盟、武陵寇、武陵军攻打逐鹿领时,两边武师团队进行了惨烈搏杀。论数量,逐鹿领武师没有木角领多,但逐鹿领质素更佳,有一批实力强劲的墨家死士作为骨干,在两边大师级人才互相牵制情况下,以墨家死士为代表的高端武师战力,帮助逐鹿武师确立了优势。

    那次交锋,木角武师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后,残存的木角武师团队返回领地休整,双魔继续培训武师,积极为将来与逐鹿武师再次交锋做准备。但逐鹿领的报复来得太快,双魔回城后培训的新武师还没几批,逐鹿军已兵临城下。不,确切地讲,比兵临城下要严重得多,直接进入了木角领腹地,攻击至关重要的领主办公室。

    木角武师约三百余人,还未能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不是逐鹿领的墨卫,而是墨者,武力比墨卫平均水平高很多,人数却只有四十余人,人数差距悬殊,主场作战倒也并非全无机会。

    双魔希望以墨者的鲜血,洗刷刚才被白毦矛阵迫退的耻辱。

    大团和古树展开身法在城内狂奔,搜捕墨者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发现目标,一名落单墨者进入两人视线。

    双魔也不说话,高速向墨者扑去。

    一名大师级武者可以吊打一群高级武师,现在被两名大师级武师盯上,那名墨者自知不是对手,撒腿就跑。奈何大师级高手的身法速度非常惊人,落单墨者虽用尽全力,仍然没有办法逃脱,被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古树几个起落,抄近道插到墨者身前。

    桀桀怪笑:“乖乖束手就擒,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那墨者见已无路可走,也不吭声,拔剑冲上。出手时全然不顾自身,尽是与敌俱亡的搏命招式。古树身形微转便轻松避过,反手成爪抓向墨者背手,冷哼道:“负隅顽抗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眼看鹰爪就将落实,大团忽然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古树也有所觉,收爪侧身,险险避过悄无声息刺来的一剑。

    偷袭者正是招锋,另一边,独臂长老也截下了大团,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古树大怒:“你变了,竟如此卑鄙!”

    招锋脸上发烫,他过去无论如何也不会用偷袭手段,虽说对手古树是大师级高手,他自己也恢复了境界,同级而战,本不该有出手偷袭的道理,可他鬼使神差地那样做了,而且毫无悔意。

    因为古树不是好人,抑或是加入逐鹿领后受某人影响?

    招锋一时间也想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伸指在剑身一弹,宝剑发出一声龙吟,冷然道:“欺负小辈,该打!”

    双魔成名极早,即使做了许多坏事,为正道所不容,资历和辈份仍在,纵火的墨家死士在他们面前的确都是晚辈。两位大师级前辈追杀一名墨者,招锋说他们欺负小辈,倒也并非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双魔本性乖戾,压根不会在意虚名,冷哼道:“多说无益,手下见真章!”

    招锋飞身扑上:“正合我意!”

    四位大师级武师捉对混战的时候,穆忠正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才嘲讽逐鹿领谋事不周,成功混入木角城并发动袭击,迫使木角领出击军团回归,基本断了保住总榜排名第一的希望,但逐鹿领派出的袭击部队将成为瓮中之鳖,无处可逃,很可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在穆忠看来,这足以断送逐鹿领精锐,是非常严重的失误。

    久久发的神情,更是让穆忠平添了几分信心,只顾攻击点火,却没想好全身而退,多么可笑的计划!

    鱼不智最初只是静静地听着,静静地看着穆忠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如此平静,以至于狂喜的木角领官吏渐渐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等对方笑声止歇,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谁说我要退?”

    “不退,让他们全部死在里面?或者提出我主无法拒绝的交换方案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脱身。”鱼不智望向木角城方向,看着越来越明亮的火光,道:“把木角领灭掉。他们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穆忠瞪大了眼睛:“不到千人,灭掉木角领?”

    他认为,或许这是他听到的最荒谬的笑话。

    鱼不智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认真道:“我的部队占领了办公室周围,以他们的实力,守住一段时间并不难。我们会有不少时间拆办公室,只要成功拆掉第一次,后面更简单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穆忠神情也变得很郑重:“可惜你不知道,我主有所恃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