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08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就现有情报来看,诸侯阵营能用连环军团技的仅此一家,别无分号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冲到前面一看,只觉得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逐鹿联军!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欲哭无泪,刚告诉蛮将可以放开了打,那厮就兴冲冲地向逐鹿联军向军团技,以为对方没有?人家能放军团技的可不止一个!更何况逐鹿军凶名远播,就算没有军团技傍身,真打也没有半分胜算吧!

    该死,那货脑袋里装的全是浆糊吗?

    闯祸蛮将正在前线苦战,想冲破逐鹿联军箭雨封锁,直冲本阵打肉搏。但逐鹿军大练弓手,嫡系部队全都都是远程部队身份出战,数千箭手虽良莠不齐,远程打击力度并非寻常部队能轻松应付的。箭如雨下,射得蛮将抱头鼠窜,躲在一块大石后面没办法抬头。

    主将尚且如此,蛮兵们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附近地形,对湖州军相当不利。

    湖州军刚才是行军状态,一字长蛇,蛮将脑子里缺根筋,发现了敌人,立马就是军团技出手,随即招来逐鹿军的还击。逐鹿军占据着大片开阔地,阵形展开容易,由于湖州军开战后便处于受制状态,众多逐鹿军弓手没有受到压迫,以弧形站位向湖州军逼近,充分发挥出弓手多的优势。

    蛮兵弓手在与逐鹿军对射,但数量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不时有悍勇蛮兵从藏身处冲出,试图靠近弓手,却纷纷倒在路上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冲过箭雨封锁,想攻击弓手,还得先越过千余名重步。

    被彻底压制住了!

    完全没有机会!

    事已至此,埋怨毫无意义,必须立刻作出决断。

    继续打下去,等待湖州军只能是一场惨败。

    不能打还可以逃,可本方部队被压制得十分彻底,逐鹿弓手已围上来,想离开逐鹿弓手的射程范围,不难想象代价会是多么惨重。欧阳小毒一名在外黄县与逐鹿军打过交道,知道逐鹿军在复杂地形有很好的机动力,据说那份能力源自徐庶军团技,据说徐庶离开了战区,小毒物不敢冒那个险。

    “待着不动,停止还击!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让身边的蛮兵,从路边砍下一截树枝,他本想找块白布挂在上面,奈何一时间难以张罗,索性就这样扛着树枝前行,边摇边喊话。

    “请求谈判!”

    “请求谈判!”

    “请求谈判!”

    逐鹿联军的箭矢停了下来,部队也暂时停止了向前逼近,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心头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对方肯停手,说明有得谈,区别在于到底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大家以前在外黄县的时候算是有些交情,多多少少有一些互信和默契,谁都愿意与强手结个善缘。可这次本方先行出手,且现在是战役最后阶段,战场局势对逐鹿领也非常有利,换作他处在鱼不智的位置,说不定也会考虑将错就错,把送上门的功勋吞下再说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清楚现在的功勋榜形势。

    逐鹿领仍排第4,但与前三的功勋值差距不大,正是全力以赴的时候。

    鱼不智出现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先动手的是你,要谈判的也是你,欧阳兄,你今儿个唱得是哪一出?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苦笑道:“别提了,听我跟你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恍然大悟:“我还纳闷你们怎么回事,原来是误会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:“我刚才就觉得奇怪,大家好歹算是相识一场,在外黄县做生意时合作也比较愉快,没道理招呼都不打一下就拿军团技乱轰嘛。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汗颜:“而且偷袭也不分对象,太不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你的蛮将可以用军团技是优势,可军团技也需要部队配合,象刚才那样,就算对手没有军团技手段还击,部队展开速度比你们快得多,很容易形成反压制。你这蛮将打倒是能打,最好别独当一面,容易出状况。”

    小毒物咬牙:“回去跟他算帐!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了起来:“行了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一楞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想喝两杯?话说清楚了就好,都还要抢功勋呢,散了散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回归本队,逐鹿军派了些人徒手过来回收箭矢,然后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好一阵才回过神来,招呼部队,向另一个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逐鹿联军。

    随队轮值的星雷天军,对放走湖州军有不同看法。

    “送上门的几千功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咆哮光环在这里,一定不会这样讲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前有过合作,外黄县紧急求助中心,天下和湖州领打过交道。你那会还在河内战区混,不知道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星雷天军摸着下巴:“这样啊,可他们先动手,害咱们损失了近百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军团技和弓手压制,湖州领少说挂掉五百多人,已经赚了。小毒物已经阵前解释,再不依不饶打下去,功勋能挣到一点,但湖州领冲击功勋排名的最后机会没有了,树立一个死敌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笑梅领和江南领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部队到达提案战场后我要离开一会,你懂的?”

    星雷天军大怒: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溜?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脸无辜:“久久发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星雷天军面色稍霁:“久久发?有一阵子没看到他了,他们团里的人说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,神神秘秘的,他找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一起看戏吧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久久发在树林汇合。

    不是在洛阳战区,而是凉州张掖郡某玩家领地附近,确切讲是木角领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进入最后冲刺阶段,逐鹿领功勋总榜排名落后,堪称最关键的时候。鱼不智没有在战区全力攫取功勋,却跑到木角领附近的树林,显然不是来游山玩水看风景,而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鱼不智此行是冲着木角领而来。

    木角领多次参与覆灭逐鹿领的行动,鱼不智并不具备以德报怨的美德。宣战制度和距离原因,导致逐鹿领很难对木角领实施报复,全国战役是一个好机会。两者分属不同阵营,至今没有被踢出战役,鱼不智抢在战役结束之前对木角领发难,正是想抓住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有仇不报非君子!

    现在没有开放跨州宣战,即使将来开放了,以木角领的实力,想通过正常宣战制度找回场子太难。刚好逐鹿领和飞鱼领扛过了敌对势力的进攻,暂时不需要担心自身安全,报复计划正式启动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惜召回徐庶,足以看出他对木角领怨念有多深。

    千里奔袭木角领,需要徐庶的特性。

    在“打击木角领”和“争取战役排名”之间,鱼不智断然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最初的计划,是徐庶带奇袭部队日夜兼程,鱼不智隔三差五跟踪进度。

    由于某些原因,奇袭部队须在指定时间抵达木角领,如果进度赶不上,计划无法实施下去,还不如立即放弃。鱼不智分身乏术,便按照行军程线,设定了多个临时联络点,以便监控奇袭部队进程,如果行进速度低于预期,或者木角领出击军团有重大异动,譬如因故放弃了战役,全军返回木角领,奇袭部队也可以及时中止计划,不用做那些无用功。

    现实中临时有事,代鱼不智与奇袭部队联络的,就换成了久久发。

    鱼不智回归,久久发本可不用管这些破事,可这位外交官好奇心极重,眼看着正戏即将上演,让他现在抽身,久久发万分不情愿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的辛苦不能白费嘛!

    正因如此,久久发主动请缨继续跟进,让鱼不智可以安心在战区打仗,临到行动即将开始时,再过来和久久发一起见证奇袭。

    “可算来了,我都有点等不及?”

    久久发神情间满是期待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鱼不智看了看时间,道:“天还没黑,你着什么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正好我有些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言在先,不保证回答所有问题,但说的保证真实。”鱼不智无奈道。

    他理解久久发的心情,任劳任怨地帮忙这么久,的确有资格要求解惑。

    久久发忙不迭地点头: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要求抢在截止时间之前到,难道你知道战役结束时间?”

    鱼不智啼笑皆非:“诸侯势力什么时候动手,取决于玩家兵力消耗程度,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?至于具体原因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久久发不以为忤,继续提问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次突袭,你把徐庶召回,怎么队伍里没见他人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困扰久久发很长一段时间,他代鱼不智监控奇袭部队的行程,部队行进速度非常快,远超正常部队水平。可让他惊讶的是,他多次与突击部队接头,除了一些墨家弟子,别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,更别提徐庶了。

    行军速度掺不了假。

    久久发是天下核心成员,与逐鹿领关系密切,天下成员也有几个领地,久久发对领主的事情了解非常深。逐鹿领奇袭部队行动非常快,据说部队经常走小道抢时间,若是徐庶不在,山道行军想都不用想。不过历次接头,他都没看到徐庶的身影,非常不应该。

    鱼不智似笑非笑:“你没认出来?”

    久久发莫名其妙:“认什么?我都没见过他!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第一次带你跟他们见面时,那个胡人青年就是,有伪装过的。”

    久久发失声道:“直虚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晕,你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你那时又没问,我还以为你能猜到……对了,徐庶已经进城了吧?”

    久久发还在消化刚刚听到的信息,半晌道:“捉了俘虏回来,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俘虏在哪?”

    “里面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树林深处,一名士模样的人被反绑着双手,蜷缩成一团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一袋冷水浇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初春的冷水,依然寒彻入骨,何况是在苦寒的凉州,士很快被冻醒。他睁开眼睛,打量着四周,看到两名胡人打扮的健壮汉子正漠然看着自己,心中一惊,下意识地想离他们远一点,却发现手被绑着,无法自如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名胡人压根不理睬他的问询,向另一边抱拳道:“主公,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外面守着,小心警戒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士艰难地挪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扭过头去,看到两名玩家,一名是术士,一名是弓手。

    和两名胡人说话的,是那名弓手玩家。

    弓手玩家见他转过来,咧嘴一笑:“你应该就是木角领副城主穆忠吧?”

    穆忠点头,已为阶下囚,应有阶下囚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逐鹿领主,鱼不智。”

    穆忠面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逐鹿领和木角领的敌对关系,木角领多次参与对逐鹿领的军事行动,以覆灭逐鹿领为目的,两家恩怨没有调解的余地。这个时候,鱼不智本该在战区拼命抢功勋,他抛下出击军团来到木角领外,必有图谋。

    领主檞寄生不在领地,副城主穆忠被生擒,木角领正是最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离开木角领没多久,他们遭遇袭击,穆忠连同几名木角军士一同被擒,下手者包括那个自称直虚的胡人青年。穆忠知道他被骗了,所谓胡人部落上门求合作,是一个精心安排的骗局,利用他们渴求战马来源的迫切心情,抛出一个他们难以拒绝的饵。

    伏击者没有伤害他和几名随行军士,只是将他们绑起来,分别关押。

    对方不轻易杀人,穆忠最初以为是想掳人勒索。

    他为自己的轻信感到羞愧。

    直到鱼不智出现,穆忠心中不安猛然加剧,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简单。现在想来,对方没杀人并非因为仁慈,很可能是不想惊动檞寄生!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鱼不智洒然一笑:“你们去我领地几次了,礼尚往来,我应该回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穆忠一惊,但很快摇头道:“木角城有四千守军,你们不可能得逞!”

    “四千守军?”

    鱼不智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揶揄道:“本来是有的,但今天有人传令,让大部分军队袭击敌对阵营,争取保住总榜第一,城里剩一千人已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除了主公和我,谁也不能调动军队!”

    鱼不智叹了口气:“看来你还是没有弄明白啊,下令的明明就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穆忠身形一滞,他想到一种可能,满脸绝望,痛不欲生道:“你们竟趁我被俘失去知觉的时候,控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找个人假扮你岂不是更简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