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05章 千古奇冤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洛阳战区,烽烟袅袅。

    战役第二阶段进程继续,功勋总榜竞争进入白热化。

    随着战役进程持续深入,玩家兵力损耗更严重,补充跟不上消耗速度,洛阳战区的玩家整体实力不断削弱。第二阶段不会强制淘汰玩家,可弹尽粮绝的参战玩家势力,事实上已经退出了战役争夺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马拉松,很多参赛者已不可能跑过终点。

    能否在最后阶段仍保持竞争力,是衡量玩家势力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。

    鱼不智搞定工作再次进入游戏,是在二十个游戏日之后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功勋总榜排名变化,主要有两点。

    其一,丰产领崛起。

    丰产领的银弹攻势势不可挡,已经昂首进入功勋总榜前十,位列第八。如果能保持现在的势头,或有可能冲进前五。

    其二,总榜三甲的激烈争夺。

    鱼不智错过两次军议提案机会,好在有天下和傲视密切配合,委任指挥的王平率部作战中规中矩,没有出现大的纰漏,赚取功勋值的速度倒也不慢,紧咬住几个主要竞争对手,没有被他们甩开。

    总榜前四的功勋值差距仍然不大,始终在十万上下徘徊。

    逐鹿领还排在第四位,但前三排名出现重大变化。

    占据榜首宝座很久的笑梅领,失去了先前的优势,总榜排名降至第二,江南领落到第三,木角领顺势逆袭,抢占头名。

    排名大挪移,根本原因在于一场火拼。

    第三次军议提案,笑梅领和江南领,在一处阵营战场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按理说,象这种以功勋总值决定最终排名的竞赛,没到最后决战时刻,应当尽量避免强者之间的火拼。第一次军议期的香陵道攻防战之后,很少出现强大势力间的对决。有时候,不同阵营强者擦肩而过,却对对方强者视而不见,就是为了避免两败俱伤,白白便宜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笑梅领和江南领占据总榜前两位,自然是参战玩家中的强大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在功勋总榜上激烈竞争,总榜形势并非绝代双骄,而是四强并起,木角领和逐鹿领紧随其后,随时可能取代他们的排名。

    没有人认为笑梅领和江南领会提前火拼。

    提前火拼并不明智。

    江南领显然有心休战。

    金坷垃不想跟淡然死磕,即使最终大家难免一战,也不该是这个时候。江南军转道而行,率先向笑梅军表明态度。正常情况下,笑梅领也应作出相应姿态,权当是两军一次偶遇,大家心照不宣各自另找对手。

    可笑梅军不按正常套路出牌,拉开驾势,准备开战!

    笑梅军作势要打,江南军开始戒备。

    金坷垃知道笑梅军的手弩很厉害,远程战力有优势,江南军也不敢迅速离去,以免把后背留给敌人。最开始,金坷垃还在期望淡然不是冲着江南领而来,让部队保持克制。直到笑梅军开始逼近,金坷垃不得不放弃幻想,让江南军全力备战。

    笑梅领的行动,让金坷垃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我刚才已经摆明态度不想和你打,为何还要咄咄逼人?

    不对劲!

    往深处一想,金坷垃的不安更甚。

    这里是江南领的提案战场。

    江南领和笑梅领都有进言权,在提案战场作战有战斗功勋加成,有主场之利,金坷垃宁愿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。除非万不得已的原因,提案玩家通常较少去别的提案战场,即使一定要去,也会主动避开有强大对手的提案战场,避免不必要的火拼。

    逐鹿军离开香陵道,是因为敌人太少,不得不跑出去浪。

    但鱼不智选择的战场也和另外三强领地无关,同样遵守了战场潜规则。

    笑梅军该轮提案未通过,没有自己的提案战场,需要找个战场加入。有多个选择的情况下,笑梅军哪都不去,偏偏来到江南军的提案战场,两家分处不同阵营,总榜排名正激烈竞争,难免给人上门搞事情的印象。

    金坷垃刚才没有想到这一茬,否则,他不会主动向笑梅军退让。

    讲道理,要退也该是客军先退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江南领对他有威胁,想一劳永逸地干掉一个主要竞争对手。江南领手弩部队不错,可我江南领武将也不是吃素的,军团技怕不怕?

    金坷垃想不通淡然哪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笑梅军补充兵力更方便?

    哥已仁至义尽,奈何有人以为哥是软柿子!

    金坷垃无名火起。

    丫的居然想干掉我,那就比比谁的拳头更硬吧!

    打击笑梅领,不仅仅是意气之争,对江南领冲击总榜排名也很有利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退让之意,战斗便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排名前两位的领地捉对厮杀,如火星撞地球,擦出不一样的绚烂烟火。

    笑梅军手弩众多,中近距离打击能力极其犀利,战役中占了不少便宜,长期盘踞总榜第一,足以说明笑梅军的厉害。

    可这次的对手江南军,同样是一支以善战闻名的部队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不仅箭法超群,江南军在他的统率下,进退有据,配合默契,即使被围攻,往往也能靠坚韧顽强的防守化险为夷,实力不在笑梅军之下。况且,江南武将还有军团技在身,多一个强力群攻技能,江南军略有优势。

    战斗的进程也印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两虎相争,搏杀惨烈,靠着主将神勇发挥,江南军渐渐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这次对决,以笑梅领退走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笑梅领毕竟是老牌强藩,手弩列装部队已久,相关战法玩得炉火纯青。见局势渐渐不利,笑梅军以手弩封锁身后,且战且退,江南军虽占据优势。面对手弩断后战法没有更好的办法,唯有江南武将的军团技能占些便宜,但军团技有冷却时间问题,难以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两大强藩火拼,各自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这只是笑梅领和江南领恩怨的开始……

    打那以后,笑梅领屡屡找江南领pk。

    截止目前,两大领地交手七次,平均每两三个游戏日打一场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军团技无解,见面先笑纳一堆人头;笑梅领手弩大阵也流氓,近身肉搏之前,总能讨到一些利是,撤退时能封住后路,进可攻,退可守,就算被江南武将军团技拿下一血,大多也能靠手弩找回损失。

    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笑江乱斗,成全了木角领。

    檞寄生征召了1500名重装步卒,还有一员能用军团技的武将,整体战力非常可观。笑江乱斗,木角领闷声发大财,轻轻松松连续超过两个对手,登顶功勋总榜。

    金坷垃最近郁闷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江南领在讨伐董卓战役中的大好形势,就这样活生生被笑梅领破坏。

    笑梅领也是受害者,可如果不是淡然主动挑事,这架怎么打得起来?

    金坷垃最迷惘的是,笑梅领为何这样做?

    笑梅军就象牛皮糖一样,跟在江南军周围打转,金坷垃曾有意想避开,冷静的人不与冲动者计较,希望借此机会脱身。然而事实证明他又失算了,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,笑梅领似乎铁了心跟江南领杠上。

    笑梅军针对江南武将多次布置杀局,有一次差点得手,江南武将已踏进伏击圈,幸亏本方将士舍命相救,才把江南武将救出来。就在那一战里,江南武将身上多处受伤,躺了好几天才重新归队,他不在的那几日,江南军着实被笑梅军欺负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总体来看,谁都没办法取得压倒性优势,战斗便成了互相拼消耗。

    你捅我一刀,我还你一剑……

    痛,痛,好痛!

    金坷垃对此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哥是有追求的人,能不能别这样莫名其妙!

    淡然为什么会咬着江南领不放?

    貌似大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何至于同归于尽?

    金坷垃试图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辗转得到的答案,让他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淡然扭着江南领不放,是因为香陵道之战。

    回到第一军议周期,香陵道之战。

    逐鹿联军不断敲打守军防线,成为诸侯阵营的攻坚箭头,董卓阵营三大领地联手猝然发难,围攻逐鹿联军,其中就包括笑梅领。当时笑梅领主攻联军右翼,在另外两路配合下,一度打得右翼守军防线摇摇欲坠,关键时刻,正是江南军及时赶到,帮助逐鹿联军稳住右翼防线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样,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玩战役战场上碰面是常有的事,没有多少人会因为正常对抗而生嫌隙。

    但是,笑梅领雪藏的黑袍士,试图施放第二轮军团技时被暗箭所伤,多支暗箭同时射向黑袍士,护卫虽全力阻挡,仍有三支箭矢命中了目标,差点要了黑袍士的命。

    黑袍士脱离危险之前的那段时间,淡然非常狂躁。

    黑袍士军团技冷却时间为10分钟,妥妥的顶级人才,三国历史上这样的人物也不多。差点就这样窝囊地被人暗杀,还是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,淡然有理由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淡然坚信,江南军是害黑袍士重伤垂危的元凶!

    金坷垃听到这个消息时,只觉得自己脸上写了四个字:千古奇冤。

    派人暗杀他的历史人物?

    拜托,劳资当时赶着去救援,根本没看到右翼有人放过军团技,怎么可能专门派人暗杀他?

    平心而论,淡然怀疑到江南军头上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帮逐鹿联军稳住右翼的,是江南军;由于主将箭术高超,江南军弓手明显比较多,综合素质也不错,有能力通过箭袭对付黑袍士;杀人动机,简直不要太多,沙场无情、排名竞争……

    江南军在凶杀现场,有能力、有动机那样做,证据貌似很充分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、也必须是江南领做的!

    金坷垃托玩家朋友向淡然说明情况,否认了自己曾派人暗杀黑袍士,他倒不是怕了淡然,而是觉得没必要为了误会打生打死。

    他的说辞难以让淡然信服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没有派人刻意暗杀,我的历史人才也多半是伤在江南军箭下。那么精准的狙杀,不是一般弓手能做到,我早就听说江南军有几名神射手,论坛上有人讲很厉害,临战自由狙杀敌军,表现非常突出……你敢说,我的人差点被射杀,跟你江南领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战场当时非常混乱,金坷垃不敢做这样的保证。

    到后来,金坷垃自己都怀疑,是不是自家弓手见猎心喜干了这么一票。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解释。

    无法解释就不解释,反正被认为是罪魁祸首,无非就是打架,谁怕谁?

    已经打了这么多次,再打又何妨?

    两家部队都不是省油的灯,战斗越多,怨恨越深,更难以收手。

    金坷垃现在有点理解淡然的感受。

    淡然之所以会破罐子破摔,很大原因就是他的黑袍士重伤,单靠手弩部队想力压群雄几无可能,索性拉着臆想中的“凶手”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江南领的情况有点类似。

    部队越打越少,没办法象笑梅军那样就近补兵,也没有太多钱招重步,金坷垃一肚子火没处发泄。他冷静考虑过之后,发现自己争取更好排名的希望已不复存在,心灰意冷,抛弃幻想,全身心投入到与笑梅领的战斗。

    笑江乱斗,对逐鹿领也是利好消息。

    笑梅领原排名第1、江南领第2,两家进入死斗环节,功勋值增长变缓。

    最近逐鹿领召回徐庶,鱼不智没办法进游戏,出击军团不在最佳状态。受委任npc无法参加军议,缺席两次军议损失的功勋值倒不算什么,失去提案战场的战斗功勋加成,累计损失不会太少。

    排名最靠前的两个领地死磕,稀释了逐鹿领的功勋值增长压力。

    木角领功勋总量上去了,逐鹿领也没落下多少。

    鱼不智回归时,正好赶上第四轮军议结束,第五轮军议召开。

    参加军议并提案,顺利拿到5000点建言功勋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流程,到这时军议也快结束了,玩家再拿到500点与会功勋。

    袁绍忽然道:“今须一人为先锋,直抵汜水关挑战,谁愿往?”

    诸侯势力终于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(上月7章加更,窃以为很容易完成,谁知最后仅还了1章,汗颜中。

    状态不佳,写得很慢,对写出来的东西不满意,维持正常更新都勉强,更别提加更,这种状态强行赶加更,猫以为是更不负责任。按照这个逻辑,上个月欠更没还上是合理的,公正的,值得大加鼓励的伟岸之举……

    请大家冷静,听猫一言。

    上月欠6章,再加5章月票,共11章,本月一并还清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