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04章 临时文案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逐鹿联军离开香陵道,进入转战模式。

    香陵道地区诸侯阵营强,而董卓阵营弱,逐鹿联军撤出香陵道,并不会改变该地区实力平衡。就好比棋手对奕,当双方棋力相差到一定境界时,让一子也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开启转战模式,意味着放弃了议案战场的10战斗功勋加成。

    可枯守香陵道已经被证明没有油水可捞,走出去是必然。

    联军进入另一个议案战场,敌人众多,与香陵道的荒凉形成鲜明对比。逐鹿联军获得更多参战机会,功勋值增长进入久违的快车道。

    路上花的时间,值了!

    很多人不欢迎逐鹿联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玩家欲哭无泪,没人希望这片区域出现敌对阵营的强大战力,何况是恐怖的逐鹿军;诸侯阵营也并非所有人乐于见到逐鹿领,尤其是那些相对比较强的诸侯阵营玩家,将董卓阵营的玩家部队视为会喘气的功勋,逐鹿联军在这里出现,势必会分走一部分利益,相当于断人财路。

    最初也有诸侯阵营玩家对逐鹿领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进入战场不久,先后有多个本阵营玩家势力过来,明确表达组队愿望。

    战役进行到现在,逐鹿军连环军团技战法凶名赫赫,尤其首轮香陵道之战最后攻坚阶段,逐鹿军凭借着强大战力和军团技战法,如同一柄重锤,将董卓阵营的坚固防线一点点敲碎,强行突击,所向披靡,千军万马围攻之下,以无畏之姿,巍然傲立,成为是役最让玩家难以忘怀的场景。

    军团技战法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为保障军团技力量供给,鱼不智有邀请几个兵多的领地入队。

    那几名领主证实,组队状态下,队友可以从军团技战果中获得功勋值。如果不是那场战斗太过惨烈,外围友军被击溃,致逐鹿联军本队陷入苦战,与逐鹿领组队是一个稳赚不赔的选择。

    见逐鹿联军出现,自然有人跑来询问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鱼不智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当时战事激烈,仅靠逐鹿军嫡系部队和两大军团征召的那点重装步卒,无法在大规模阵营混战中持续提供军团力量,故而临时拉人入伙。那样的大场面可遇而不可求,香陵道之战结束后,几可断言本次战役中再难出现,最近都是小规模战斗,军团技力量供应无压力。

    徐庶回归逐鹿领,出击军团只剩下王平和甘宁使用军团技。由于甘宁是以高级武将身份出现在战区,高级武将可调动力量有限,间隔时间漫长,即便没有天下和傲视的临时部队,逐鹿军嫡系的力量都不完。接纳更多队员,除了让新队友免费蹭功勋,对逐鹿联军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逐鹿领需要冲击更好排名,自然不愿意接纳更多队友。

    和天下、傲视组队,是因为军团玩家与领主部队在某些领域能够互补,更重要的是大家是朋友,组队一起玩再正常不过。至于外面那些想入队分红的玩家,鱼不智只能敬谢不敏。

    入队梦想破灭,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揩不了油,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有人心中不忿:你丫的自己有提案区,还跑到这里抢功勋,无耻至极!

    鱼不智对此不屑一顾,坚持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哥爱去哪就去哪,你管得着?

    跟哥什么关系都没有,才懒得管你心头爽不爽。

    在战场游击数日,鱼不智找到随队轮值的久久发。

    所谓轮值,是指跟随联军部队行动,担任通讯、联络任务的军团玩家。

    傲视军团和天下军团与逐鹿领组队,将重装步卒悉数编入逐鹿军队伍,不过,两大军团玩家主力却很少与npc部队一起行动。还是在逐鹿领和天下合作开求助中心的时候,天下众就发现玩家在联军战斗中难有发挥空间,全都跟着npc部队行动贡献寥寥,既浪费玩家时间,又造成军团战力浪费。

    联合行动中,军团玩家主要作用体现为辅助。

    既然是辅助,人力分配大可商榷。

    军团玩家也有微辞。

    对很多玩家而言,跟在npc部队后面看热闹,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,天下就作出了调整:派少量玩家随队,大部分军团玩家接阵营任务,或组团自由参加战斗,充分调动了军团玩家战力和积极性。既不耽误对npc部队的支持,又能赚取更多功勋。

    傲视加入后,也延续了同样的合作模式。

    大多数军团玩家并没有跟随联军部队行动。

    随军玩家实行轮值,轮值通常由军团骨干成员负责。前几天鱼不智和徐庶不在战区,两位军团长放心不下亲自随军坐镇,鱼不智回归后,两人又先后离开,现在的轮值者是久久发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久久发翻白眼:“你又想干嘛?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脸神往:“回领地喝汤。你是不知道,徐母熬的汤有多好喝……”

    久久发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久久发想好用什么言辞表示谴责,鱼不智已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“保持联络,有事马上叫我哈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鱼不智再次回到战区,和部队汇合。

    随后一段时间,鱼不智时常回领地“喝汤”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离队时间不会太长。久久发明知这厮有事情瞒着他,也不好多问,只是每次被人以如此蹩脚的理由忽悠,难免让人有点哭笑不得。鱼不智的频繁异动,也引发天下众强烈好奇。

    偶尔为之倒也罢了,长期处于诡异状态,难免让大家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某私密聊天室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:“又走了?”

    久久发:“嗯,说是回去喝汤。”

    雪音:“他没有回逐鹿领。”

    吃饭兄:“消息可靠?”

    雪音:“驿站和领主办公室都有我们的人守着,除非他在办公室没出来,但那又与他声称的急于喝汤自相矛盾。唔,办公室门一直开着,里面没人。”

    吃饭兄愤愤不平:“这个大骗子!”

    久久发苦笑:“他好象一直如此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咆哮光环通讯手镯亮起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面色大变:“是鱼不智找我,他该不会发现我们在监视他吧?”

    吃饭兄有些紧张:“不是吧,我们这么小心!”

    久久发叹道:“我们再小心,也是在逐鹿城地盘上,不要低估鱼不智在领地范围内的控制力。逐鹿领的墨卫,就是以墨家弟子为骨干组建,专门负责刺探消息、整理情报,非常不容易对付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心里也有些嘀咕,但通讯提示如同催命符,硬着头皮接通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咆哮光环幽幽道:“你现在也没在战区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想说的是,可能有几天时间很少上线,你们帮我多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工作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现在很无奈。

    星辰方面刚刚向愚人广告传了一份企划需求过来,说明是临时案,要求愚人广告能在三天内拿出创意方案。

    星辰和愚人广告的外包协议条款很清楚,双方合作是包断性质,临时案也在双方协议范围之内,愚人必须履行责任。完成临时案是合同约定,鱼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但他对要求完成时间如此之短,多少有些意见。

    “哪家广告创意会要求三天出结果?”

    星辰企划总监胡小姐亲自和鱼智沟通,告诉他,这关系到星辰跟进已久的一个大项目,还是同一个合作伙伴,是上次愚人承接企划需求的延伸。时间如此紧迫,一是因为这是一个临时提案,集团方面需要立刻作出回应,二是通过前期与愚人广告的合作,星辰方面对愚人的创意才能有信心……

    合同约定在先,星辰方面又给出了合理解释,鱼智只得就范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胡小姐没有送上高帽子,他也会认真履行自己的协议责任。

    同样的公司,同样的合作对象,对相关企业化和愿景有过深入了解,并且有几个成功的合作先例,他对完成这次临时案颇有信心。

    可毕竟这项委托要得很紧急,广告创意又是一个非常依赖灵感的差事,谁都不敢保证具体到某个案时能否才思泉涌。再加上广告判定具备很大主观性和偶然性,鱼智不敢大意,以他一贯的工作态度,工作时向来是心无旁骛,全神贯注,游戏肯定是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工作和游戏孰轻孰重,每个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没有多说,慨然应下。

    结束通讯,聊天室里几个天下核心成员早已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回事,鱼不智有些工作需要处理,后面几天可能没时间上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”

    “咦,他怎么又联系我?”

    久久发突然道,顺手接通。

    鱼不智开门见山:“我们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久久发蓦地有种不详的预感,果断否认: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,我们没有办法聊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近我经常离开战区,你虽然没怎么问,其实很好奇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傻瓜才信你真的跑回去‘喝汤’,你根本没回领地!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了起来:“这是秘密,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久久发:“你愿意说?”

    鱼不智叹道:“本来不想说,但后面几天我很难有时间进游戏,有些事情一旦开启动了,就不能轻易停下来,总得找个信得过的人帮忙照应一下。我哥们这几天不在,想来想去觉得找你比较合适,但这可能会占用你一些游戏时间,影响你为军团做事情,需要绝对保密,想问问你是否方便。”

    黎迟外出写真,否则可由他经手,现在只能另外找人。

    久久发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通讯手镯另一端,鱼不智也不催促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久久发自带无穷负气运光环,经常出糗,但久久发是很聪明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鱼不智找他攀交情,久久发就知道鱼不智多半有事需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久久发是老好人性格,朋友找他帮忙,他通常不会有二话,鱼不智也很清楚这一点,以前有什么事都是直接开口。由此可见,鱼不智这次讲事之前的铺垫过于拖沓,侧面分析很可能他对久久发帮忙也有犹豫,显得十分不寻常。以两人的交情和彼此了解,不应如此。

    此事一定非同小可!

    正因如此,久久发反而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鱼不智声明可能会影响他为军团做事,对久久发来说不会是什么障碍,他主要负责战区通讯联络,稍有点责任心的军团成员都可以接替。天下和逐鹿领是铁杆盟友,虽说是私人求援,军团也必定不会扯久久发后腿。

    保密更不在话下,久久发始终认为自己运气不好,不是因为人品太渣。

    他犹豫的不是帮不帮,而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事关机密,鱼不智语焉不详,让久久发难以判断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不是很复杂?能否透露一下大致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不复杂。主要负责定期联络,监控进展情况并提供一些必要的情报,如果我没能提前回归,会偶尔上线看看进展,但主要跟进还得你帮忙盯着,最久可能会持续现实两天半左右。”

    久久发松了一口气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来梓潼县城,见面再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梓潼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联络点。快来吧,预定时间快到了,我带你跟他们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久久发不再多问,在私密聊天室里简单地说了下情况,咆哮光环等人表示理解并支持,久久发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吃饭兄忽然道:“梓潼属广汉郡,在巴郡以北,鱼不智怎么跑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咆哮光环回答得很干脆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雪音悠悠道:“看地图,梓潼和绵竹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绵竹是益州牧治所,会不会跟刘焉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又关刘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雪音侃侃而谈:“别忘了赵部。赵部发声明响应关东诸侯起事,不在主线以内,赵部与逐鹿领关系良好,上次冒着暴露的危险,帮鱼不智打退围攻,关系不浅。最近赵部被刘焉逼得很惨,有没可能铤而走险……”

    久久发看着聊天室的分析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鱼不智已经告知他一切,久久发清楚整个计划。

    他很想说点什么,却什么都不能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