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01章 蒲元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香陵道战场,逐鹿联军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再回香陵道,明显感觉到此处人气大幅度跌落,与上一轮诸侯阵营进攻时的热闹场景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其中固然有攻守易势缘故,可深层次原因还是上轮香陵道攻防太惨烈,消耗了两大阵营不少实力。这一轮共计有五个提案获得通过,阵营对抗点增多,参战玩家有更多选择机会,香陵道再难重现昔日人气。

    更何况,趋吉避凶是人之本能。

    游戏中群体性活动,几乎没有秘密,任务为逐鹿领提报,大家是知道的。提报者在提案范围内作战有战斗功勋加成,也是尽人皆知。明知逐鹿军在这里,很多董卓阵营玩家纷纷避开这片区域,惹不起就躲嘛。

    谁都不想被军团技连续轰杀成渣。

    从尝试过滋味的玩家反应看,被军团技虐的感觉一点儿都不美妙。

    五个阵营对抗战场,董卓阵营那边,参加香陵道对抗的报名最晚结束。也就是有些玩家手慢了点,没抢到报名参加另外四个对抗任务的机会,只好硬着头皮来香陵道,没接到任务的散客玩家,来香陵道的自然更少。

    多种因素共同作用,导致香陵道风光不再。

    逐鹿联军很快感受到战场的萧瑟气息。

    游荡大半天,撞见的敌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与前段时间连轴打仗时的繁忙和辛苦相比,现在冷清得厉害。

    徐庶和两位军团长商量一番,决定改变战术,不再漫无目的四处找人,改为守株待兔。找了处便于快速接近多个系统据点的区域,撒出大量玩家建立通讯联络网,监控附近大片地区,发现目标,再通知部队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既避免了战斗部队将精力消耗在不必要的往来奔波上,使部队获得休整机会,又能将联军机动优势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调整之后,逐鹿联军作战效率明显提高。

    休息待命时,甘宁来到徐庶身边。

    “元直,这趟出来真是无聊。”

    领主不在,而且现在没有作战任务在身,甘宁在徐庶面前随意了许多,直呼徐庶字。他加入逐鹿领前经常找徐庶,两人甚是熟络,私交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徐庶正坐在树下,手里捧着一卷兵书。

    徐庶莞然而笑,将手中书卷轻轻放下,道:“意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还意料之中,你就一点不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笑眯眯,悠然道:“着急无益,故不急。”

    感觉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,急惊风遇上了慢郎中,甘宁也没办法。甘宁这次过来,是因为闲得无聊,想问问徐庶有没有其他打算,譬如带部队离开香陵道去别的战场转转,但看到徐庶淡定的样子,甘宁就知道没戏。

    甘宁仍然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元直,没有仗打就没有战功,咱们逐鹿领至今仍排在第4位,没能超过木角领。负责跟队联络的那几名天下勇士跟我说,木角领刚刚招募了1500名重装步卒,看来是铁了心要和我们一决高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何不带我们打出去?逐鹿领岂能在木角领之后!”

    徐庶笑容一黯,叹道:“兴霸,上一场打得那么激烈,我军伤亡有多大,你一清二楚。你的先登营仅五百余人生还,此外飞军和磐石营也多有折损,虽然两大军团又补充了一些重装步卒,我们至今还有千余名将士需要休养,无法出战。知道你着急,就算有大行动,总得让受伤将士们恢复了再说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干嘛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有人如此沉不住气?”

    甘宁挠着头皮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先登营负责外围防御,保护远程部队,作战最是辛苦,上一仗的惨烈,甘宁感受最深。被编入先登营的都是战区征召,非嫡系部队,但先登营战场上承受的压力和考验,却是一点都不会掺假,逐鹿军也能通过先登营的战斗经历,及时发现问题,改良自身战法。

    徐庶思虑周密,做事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战前筹谋,战后总结,在逐鹿军是常态。

    “兴霸,跟我说说先登营近战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尽管有陷入重围的客观原因,可甘宁临时带领的先登营伤亡如此惨重,徐庶还是心有余悸。这次先登用的是临时部队,不是逐鹿将士,但绝大多数时候终究得靠逐鹿人打仗,先登营的惨痛经验,颇有借鉴价值。徐庶为逐鹿军主帅,看到先登营的惨状,心中感触很深。

    甘宁一下子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登受损这么严重是近战不力的原因,我以为弊在远程。”

    徐庶眸中精芒闪烁:“弊在远程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甘宁断然道:“表面看,我们的磐石营全是以弓手身份出战,以战代练,部队整体箭术能力大有提升,还出了朴通他们几个神射手,看似成果斐然,可实际上,但我军磐石营整体战力仍然赶不上真正的弓手部队。”

    徐庶点头:“训练出那么多合格的弓手谈何容易,磐石营只是临时客串,与真正的弓手部队比,确有很多不及。”

    衡量弓手部队实力,有几个很重要的因素:威力、射程和精准度。

    磐石营享受领地诸多加成,整体实力比普通领主部队强出一截,逐个拉出来看,感觉个个都不差,但军队最看重整体,个人能力再强,无法拧成一根绳,军队战斗力不可能太高。

    对于磐石营而言,大家弓术水平差异太大,是影响整体的最大问题。

    最强的有多名神射手,最弱的甚至连合格弓手水平都没到,参差不齐,实力悬殊,作为一个整体出现,难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磐石营是逐鹿领常规部队,在领地军队体系中,磐石营的业务范围很广。除了战时要上战场,平时还要承担安保、巡视、护卫、救援等一系列责任,有点象万金油,什么都要干,什么都得会。

    岗位需求决定了磐石营的技能多而杂,磐石营不会是专业弓手部队。

    专业弓手部队的战术战法,不是磐石营能熟练运用的。

    譬如说,近战部队需要弓手部队远程支援的时候,磐石营的支援范围往往离本方部队三十步开外,担心不必要的误伤,专业弓手部队有能力将这个距离缩短至十五步以内,最精锐的弓手部队,甚至可以做到数步之内。

    不客气地讲,磐石营的全弓手阵容徒有其表。

    若非阵中有徐庶、甘宁和王平压阵,出击军团有军团技傍身,徐庶不敢让磐石营这样练兵。一般情况下,逐鹿军有能力靠军团技迅速解决战斗,而一旦遭遇到前轮那样的硬仗,磐石伪弓手部队便现了原形。

    徐庶叹道:“如果磐石营能更好支援你们,先登营损失不会那么惨重。”

    甘宁倒是看得很开:“他们不是真正的弓手部队,已经尽力了。磐石营任务繁重,不可能专精箭道,专程压制力不足的问题不解决,以后够呛……”

    远程压制不够,近战部队压力就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确需要提升远程战力,不过别担心,刚好这事已经有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甘宁以目相询。

    徐庶淡然一笑:“最新消息,我们掌握了制弩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真是好消息!”

    弩威力大,操作简单,技术相对容易掌握,不象弓箭手需要千锤百炼,弩手部队更容易成形。除此之外,弩平射特性可正面狙敌,与弓箭抛射可互为补充,如果弩列装部队,逐鹿军的远程打击能力会有本质提升。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得太早,弩只能在装备中心制造,产量低,装备部队慢。”

    “产量低没事,慢慢就多了,袁本初提供给我们技术了?”

    益州叛乱期间,西园三校尉率部平叛,其中就包括袁绍和曹操。曹操靠奇袭立下大功,袁绍迫切希望建立功业,知逐鹿军能够在山地快速行军,便派人请逐鹿领帮忙。鱼不智欣然从命,帮助袁绍绕过叛军防线奇袭敌后,立下大功,让袁本初欠下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袁氏子弟心高气傲,不愿欠人,当时就问逐鹿领希望什么样的回报。

    鱼不智脸皮也厚,直接提出需要制弩技术。

    制弩技术为国家官办作坊所有,由考工令负责,直属太仆,袁绍当时虽然已经做到西园中军校尉,可制弩技术还不是他有权接触到的。

    袁本初听到逐鹿领的要求当场傻眼。

    制弩技术他给不了。

    制弩技术是高端技术,可以直接改变一个领地战力,破坏平衡的存在。游戏中,向玩家转让制弩技术,还需要面对系统设置的诸多壁垒,甭管哪个诸侯,都知道浮屠最大。

    袁绍让人告诉逐鹿领,制弩技术他拿不到,希望逐鹿领另外换个要求。可鱼不智宁愿让袁绍欠他一个人情,也不想随便要些好处把这个人情了结,遂咬定青山不放松,不提别的要求,还告诉袁绍方,“实在没办法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丢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出自汝南袁氏,断不可失信于人,更不可失信于玩家!

    袁绍无奈,只得让人转告鱼不智,他回到洛阳后慢慢想办法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在甘宁加入逐鹿领之前,但甘宁是水师大将,有资格知道一些隐密之事。听徐庶说,领地已掌握制弩技术,甘宁下意识便想到此事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主公还没有拜访过袁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领地有人自行悟出制弩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自行悟出!谁?”甘宁失声道。

    “装备中心的阿蒲,不对,现在已经是阿蒲大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蒲晋级大师级铁匠,悟出制弩技术,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。很难说清楚,是他晋级大师级人才后悟出制弩技术,还是悟出技术才得以晋级突破,这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逐鹿领有了一位大师级铁匠,并掌握了制弩技术!

    阿蒲悟出制弩技术,有些出乎徐庶意料。

    在鱼不智看来,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首次留意到阿蒲的大名:蒲元。

    鱼不智这才知道,阿蒲就是蒲元!

    阿蒲来到领地时,逐鹿领只是一个小村庄。

    为寻找领地升级必须的铁匠人才,鱼不智强行清剿8级山寨,战利品中就有一名高级铁匠。当时还同时得到“虎狼之威”称号和易容密室图纸,鱼不智没顾得上理会铁匠叫什么。紧接着鼠灾扩散,逐鹿军和賨人立即赶赴一刀峡阻击,更顾不上别的事情(见43章虎狼之威)。

    到后来,蒲元在铁匠中脱颖而出,进入装备中心。徐庶对蒲元甚是欣赏,唤他为“阿蒲”,鱼不智也就跟着那样叫,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蒲元本名。

    蒲元,三国著名铁匠。

    宋代《太平御览》记载,蒲元在斜谷为诸葛亮造刀三千口。他造的刀,能劈开装满铁珠的竹筒,被誉为神刀。蒲元造刀的主要诀窍在于掌握了精湛的钢刀淬火技术。他能够辨别不同水质对淬火质量的影响,并且选择冷却速度大的蜀江水,把钢刀淬到合适的硬度。

    据说蒲元在斜谷造刀时,认为当地水质不适合淬火,派人回成都取蜀江之水,取回水后一用,他就发现不对劲,水质不纯,取水人就是不承认。蒲元用刀划水,言杂八升,取水者叩头,承认半路水覆,以八升涪水抵数。

    “八升涪水”典故未必可信,不过蒲元铸就神刀,是史书有载的事实。华夏数千年历史,史书留下名字的工匠并不多,三国时代至少有两位,一位是蒲元,另一位是马均。

    象蒲元这样的历史人才,突破大师级瓶颈正常,突破不了才叫有鬼了。

    有点象张仲景,厚积而薄发,水到渠成,晋级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以蒲元现在年龄,成为大师级铁匠多少有点惊世骇俗,即便他是在史书中留下印记的著名工匠,这么年青就迈入大师殿堂,还是早了点。

    回到领地,了解到更多细节后,鱼不智对此有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他认为,蒲元晋级很可能是因为机缘激发所致。

    直接诱因很可能就是全铁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