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500章 他做初一,我做十五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回大本营,补给,休整,军议。

    第二场阵营军议提案环节,由于总榜排名发生了改变,共有九个玩家势力有提案权,比上一轮多了一位。再加上已经有过一次提案经验,玩家群体藏龙卧虎,论坛上自有智者畅所欲言,楞把议案要领挖掘得七七八八,有理有据,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大家普遍认为,第二轮议案成功率,应该比第一轮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实际情况跟大家猜测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有一个残暴领袖缘故,不用象诸侯阵营这边需要各大佬协调,也可能是因为本阵营前段时间流血比较多,董卓阵营军议进度明显比较快。四个议案,有三个顺利过关。

    紧接着轮到诸侯阵营。

    诸侯阵营几个议案一报,观看直播的群众频频摇头。

    五个提报势力,有三个势力议案内容高度相似,仅议案名称稍有区别:、和。议案目标都是确保在接下来的任务期间,不让董卓阵营将香陵道地区夺回。

    对抗任务中常出现这种情况:某方攻占某地,原守方阵营视形势变化,针对该地刷新出进攻任务,对面阵营也会因应出现防守任务,使攻守互换,大家从头再来。如果两边够配合,围绕某个据点来来回回刷上几个回合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系统刷新随机阵营任务有这样的前科,稍有留神,不难找到规律。

    香陵道之战,堪称上轮军议时段最刺激、也是最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诸侯阵营攻下香陵道,浮屠设计任务时一贯有就简和逆向复制的尿性,就势推出香陵道防守任务,可谓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好几位提案者提报了同一任务,让浮屠肿么办?

    抛绣球么?

    或者干脆让可怜的浮屠无限死循环,然后不堪重负,启动自我毁灭……

    第一阶段战役,玩家只能被动接受任务,没有进言权,大家都缺经验,莫名其妙地出现这种情形,众人都有点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考虑浮屠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结局如何,吃瓜群众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大家低估了浮屠的淫荡,处理这种情况,貌似对浮屠来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随军谋士先表决了另外两个不同议案,二过一,被驳回议案那位玩家,英勇无畏地违背了论坛智者们总结出来的一个禁忌,涉嫌与主线情节冲突,被浮屠断然驳回,进一步证明智者们的伟大。

    重头戏在后面,评判三大相似议案。

    很多玩家认为,最合理的做法,莫过于将三个议案合而为一,姑且算是大家共同提报。毕竟防卫香陵道议案无违规之处,大家要做的任务一样,只是说法略有差异,共享提报,大家都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或者,给大家重头提报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系统的裁决让大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随军谋士宣布:议案获准通过,和提案与版雷同,被认定为假冒伪劣提案,坚决驳回,不准上诉。完全没考虑三案合一,也不接受另行提报。

    可怜两位玩家以头撞地,表示这是千古奇冤……

    ,是逐鹿领的提案。

    直播间,智者们进入舌战模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逐鹿领独过?快想!”

    “是鱼不智提的,完成了,系统默认他有知识产权吧?”

    “能别扯蛋吗,知识产权都出来了?不过我认同你的思路,逐鹿领最先提报并完成与香陵道有关的提案,系统可能默认为,他对香陵道相关议案有延续性和优先权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谬!我倾向于认为跟提案玩家相对实力有关,三个雷同提案,逐鹿领功勋值最多,总榜排名最高,系统一贯抓大放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还抓大放小,不让他们重提,公平何在?”

    “重提浪费时间,诸侯们倒也罢了,你让与会玩家情何以堪?还有我们这些看直播的,你到底有没有一点主权意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知道各直播间掀起了骂战,提案通过,他只想军议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系统判定之前,鱼不智一直比较淡定。

    实力说、优先说的论点他都有想到过,但真正给他足够底气的,是那则系统公告:“……本阵营npc势力对逐鹿领信任度提升,下次议案被通过的机率增加,恭喜鱼不智玩家。”

    有这道系统承诺,鱼不智从未担心自己的提案被否。可另外两位兄台,直接被取消了该轮提案资格,还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。鱼不智先前以为,可以给他们一个补救的机会,没想到系统竟然如此绝情,直接打了回票。

    浮屠野蛮无情,由此可以见矣。

    这次诸侯阵营军议中出现的状况,给大家提了一个醒,提案时最好大家先通通气,避免无谓的自相残杀。进入了功勋总榜前十的玩家才能进言,整个游戏最多十个人,同阵营几个能提案的玩家稍微碰一下,就能防止意外事故发生,其实不难做到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宣称,这轮两个玩家势力提案被驳回,是浮屠为了告诉大家:游戏中要有团队意识,要珍惜彼此之间的友爱……

    军议结束,大家散场。

    走出中军帐,鱼不智把星雷天军和咆哮光环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趟领地,出击军团委任给徐庶,跟你们一起刷功勋。”

    星雷天军皱眉:“现在是冲刺阶段,你还跑?”

    鱼不智歉然笑道:“没办法,有点事必须处理。”

    飞鱼领和逐鹿领先后遇袭的时候,鱼不智也曾将部队委任给徐庶带领,和天下军团合作。咆哮光环深知,委任给徐庶打仗,丝毫不比领主在时差,鱼不智在的时候,指挥部队行动的也都是徐庶,倒是显得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去吧,我们帮你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见星雷天军仍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,鱼不智笑道:“我提报守卫香陵道,并非图省事,而是因为我们刚刚在香陵道呆过一段时间,地形相对比较熟,出状况的机率比较小。经过前段时间的火拼,第二波军议阶段再出现那种强度的混战几无可能,我估计后面的战事会比较平稳,让徐庶和你们配合,自由发挥,我放心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上一轮血战,两边都很受伤,挂掉的部队难以补充,参战玩家整体实力明显下降了几个档次。这轮军议虽然出现了两位诸侯阵营玩家含冤出局,但两边一共有五个议案通过,与上轮仅两个议案获准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语。玩家实力在损,多提案又分流了本就已经遭遇重创的玩家,再想重现第一场议案时的惨烈场面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目送鱼不智离去,星雷天军一把搂住咆哮光环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们团在逐鹿城有人留守,有事知会一声便是,他跑回去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套话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那厮秘密有点多,我们要都有你这样的好奇心,估计成天都会疑神疑鬼。大可不必理会那么多,谁没一点秘密呢?这段时间你经常有事没事旁敲侧击问鱼不智的事情,以前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八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八婆?”星雷天军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一脸严肃道:“不是我,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那小子和我妹走得比较近,你以为我稀罕问他的事?”

    咆哮光环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抱歉啊,误解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补偿做什么?来,说些我不知道的猛料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军团长背后议论鱼不智的时候,笑梅领主正处于狂暴状态。

    淡然咬牙丢下一句狠话:“从今往后,劳资和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几位相熟的玩家朋友理解他的心情,试图开解。

    “淡然,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仍然排名总榜第一,现在是冲刺阶段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冷静?”

    淡然目光犀利如刀,喘着粗气厉声道:“我的历史人物重伤不起,能不能救回来都不知道,我花了多少心思好容易招到他,你们是知道的,还没来得及让他一鸣惊人,直接被搞成这样,我怎能咽下这口气?此外领地部队损失惨重,手弩毁弃,我怎么冲刺?拿什么冲刺?”

    一名玩家道:“如果不能冷静,保住总榜第一的机率为零,你心甘?”

    淡然一滞。

    当然不心甘!

    换谁处在他的位置,也不会心甘。

    “手弩部队损失惨重,补兵就是,你是司隶领主,扶风离河南尹不远,相当于家门口作战,别人战损严重补不了兵,你能补,这是你最大的优势!至于你那位系人才,现在虽然伤得很严重,可毕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休养一段时间又生龙活虎,有什么大不了?”

    淡然默然。

    朋友说得没有错,他现在还排在总榜第一,就近补兵的便利令人羡慕,抢分有望,不应该轻易失去理智。冷静下来的淡然,很清楚自己为何狂怒,他对那名黑袍士看得极重,历史人物难得一见,何况是顶级人才。

    “是他先要取我的历史人物性命,还是用暗箭手段,这梁子结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排名始终在他前面,有些按捺不住了,竟然来这招釜底抽薪。可惜啊,我的人命大,连中三箭都没死……这次我的运气比较好,我倒想看看,他的历史人物被杀,会是什么样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你要弄他的历史人物?”

    淡然冷冷一笑:“礼尚往来,他做得出初一,我做得出十五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木角领。

    军议结束,檞寄生让木角领残部在虚拟空间继续休整,独自返回领地。

    传送回领主办公室,走到门前,门外站着几名卫士。

    “叫穆忠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大人!”卫士领命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穆忠,就是木角领副城主,即深受木角乡民爱戴的那位能干转职官吏。

    回到角落里坐下,檞寄生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木角军在上一场战斗中骑兵全军覆没,损失非常惨重,他以特殊办法搞来的上品战马,至此已不复存在,成为过眼云烟。幸亏骑将及时逃出来,如果连骑将也断送在逐鹿联军手下,檞寄生更难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冲动了!

    他向来理智,绝少冲动。

    让骑兵强冲逐鹿联军前阵,现在看来还是有些莽撞。

    当时同意那样做,是坚信三强联手突然发难,以隐忍多时的军团技打开突破口,能够给逐鹿联军沉重打击。还有众多友军配合,没理由不赢。

    骑兵冲阵,是因为彻底搅乱对手阵形。

    大军冲杀,陷入重围的逐鹿联军一旦稳不住阵脚,就会如冰雪般消融。

    他的策划无可厚非,本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徐庶居然早就算准他会那样做一般,提前让无当飞军撒下扎马钉,木角骑兵不仅未能突破敌阵,反而陷入重围。无当飞军扑上去围歼骑兵时,檞寄生肉痛之余还试图安慰自己,骑兵吸引了无当飞军,即使骑兵全灭,也能为进攻两翼的笑梅领和湖州领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下,只要被冲破防线,逐鹿军必然被人海淹没。

    徐庶、王平、还有那位蒙着黑巾的武将,很可能死在乱军之中!

    这些历史人物一旦战死,逐鹿领剩下的实力便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果真那样的话,即使让檞寄生用骑兵陪葬,他也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笑梅领和湖州领没能完成任务,因为丰产领和江南领来了。

    檞寄生没有办法责怪淡然和欧阳小毒物,淡然损失更重,而欧阳小毒物是在两路友军都已经失败之后,才将自己的部队撤走,做到了仁至义尽。要怪的话,只能怪丰产领和江南领刚好出现。

    檞寄生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为什么他们来得这么快,这么及时?

    他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,需要檞寄生作出决断。

    骑兵没有了,战役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木角领现在排在总榜第三,身后就是死敌逐鹿领,他现在必须想清楚,要不要全力争夺功勋总榜排名。

    穆忠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他终于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要领地所有可调动的钱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