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98章 攻占香陵道(终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江南军及时杀到。

    先是军团技在笑梅军阵中爆开,接着那江南武将连珠箭出,射杀多人,正以手弩痛击先登营的笑梅军阵脚大乱。江南军一拥而上,甘宁顺势率部反击,吐气开声,将原本顶在身前挡箭的敌军尸体扔出,几名笑梅军将士被砸中,成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笑梅军不甘心就此失利。

    鼓起余勇,在董卓阵营友军帮助下,和逐鹿联军、江南军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诸侯阵营这边,前线有甘宁这样的猛人冲锋陷阵,后面有江南武将箭矢支援,原本岌岌可危的逐鹿联军右翼,迅速转危为安,不仅稳住了阵脚,还逐渐占据了上风,将战线向董卓阵营后方推去。

    逐鹿联军前、左、右三面均在激战。

    木角骑兵虽然陷入重围,速度尽失,陷入苦战,不过骑兵是55级兵种,比普通领主部队优胜,而且那骑将十分骁勇,与王平步战竟然没有落下风。后方董卓阵营见木角骑兵被困,拼命冲杀,展开营救,使得前方的先登营不得不全力应付,难以和本方二线部队围攻木角骑兵,战况处于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左翼,董卓阵营的湖州军、诸侯阵营的丰产军,都陷入两面包夹境地。丰产军重装步卒众多,实力强横,可湖州领的蛮兵是比普通部队强的存在,与重装步卒仅有五个级差,且还有一名魁梧蛮将,狼牙棒挥舞起来重若千钧,丰产军重装步卒虽多,也压不住蛮将锋芒,同样是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当属右翼形势最好。

    徐庶决定给右翼加把火,联军弓手不支援左前两路,猛攻右翼。

    支援左翼和前卫,短时间之内难以分出胜负,战局仍将保持胶着态势,双方互拼消耗,委实无益。与其如此,不如先将右翼笑梅军击溃,将右翼优势迅速放大,从而解一面之危,再集中兵力对付另外两路姑姑。

    伤其十指,不若断其一指!

    弓手们挽弓搭箭,斜指长空,箭矢呼啸而出,争先恐后落入笑梅军阵。笑梅军在甘宁和江南武将合击之下,本就在咬牙苦撑,十分被动,从天而降的箭雨落下后,更是让笑梅军处境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在二十多名逐鹿军嫡系部队护卫下,七名弓手向右翼前线挺进。

    神射手小队出动!

    逐鹿军战场大练弓兵,由战区征召的部队负责近战,磐石营和无当飞军共五千余嫡系部队,几乎都是以远程打击力量出战。消耗无数箭矢,参加了数百次战斗,部队弓箭水准普遍提升,但晋阶神射手的仅7人,可见弓手晋阶神射手是多么不易。

    为速战速决,徐庶还派出了手中最精锐弓手参战。

    附近地形大致平坦,到处都在战斗,弓手在后方难以看清前线的情形。弓手对大致范围覆盖射击的影响还不大,可神射手是难得的战略狙击力量,那样的作战方式,无法发挥神射手的实力。

    神射手小队负责狙杀敌军武将,或基层指挥官。

    要想完成精准狙杀,首先要能够看到目标,神射手必须前移。

    二十多名临时担任护卫的逐鹿军士,深知神射手小队多么重要,每个人都誓死保护他们的觉悟。负责护卫队的是一名转职武将,与其他护卫队员一样,手持大盾,保持着高度警惕,时刻准备为神射手小队挡住流矢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跟太近,前面这么乱,我们偷偷摸上去射杀几个就可转移,你们跟在屁股后面,人多目标明显,万一被敌人看到,我们咋个干活嘛?要不你们在后面远远跟着,有事再过来掩护?”

    行进中,一名二十岁左右的浓眉青年,试图说服保护他们的转职武将。

    转职武将果断拒绝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浓眉青年不死心:“我保证不冲太近,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皱眉:“朴通,你是不是皮痒了?进了神射小队就想违抗军令?再敢聒噪,等打完这仗,小心我告诉熊栋大人收拾你!”

    朴通眼珠骨碌碌一转,嘀咕道:“以前在磐石营,受熊栋大人节制不假,可神射小队组建后直接由徐先生指挥,将来在军中的归属地位还没有确定,就算你告诉熊栋大人,他也不会说什么,还是你罚我得了,我的老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瞥了朴通一眼:“你小子瞪鼻子上脸了?要不我跟徐先生讲?”

    朴通脖子一缩:“我的哥,你可千万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嘴角掠起一抹笑意,不搬出徐先生,还真唬不住这小子。

    朴通原是他部下,以前在百人队里就是个开心果,经常跟大家开玩笑,脑子活泛,但作战技能并不突出。这次百人队编入出击军团,大练弓手,朴通显示出过人的弓术天赋,多次射杀敌军武将,并顺利晋阶神射手。

    进入神射小队,地位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朴通厉害处在于,7名神射手中他的实力仍然排第一,不仅射程最远、杀伤力最强,更重要的是他天生有射手的直觉,把握时机的能力出奇地强。朴通能够多次射杀敌军武将,绝非“运气”二字能够解释。

    或许是弓术潜能被激发,朴通的武力值井喷式增长,由最初的30多点,猛增至51点,比领地人才培训计划要求的最低门槛高出不少,而且还在缓慢提升。领主大人和徐先生知道朴通的情况后非常重视,两人商议了一番,决定火线提拔朴通,让他成为一名转职武将。

    转职后,朴通被任命为神射小队队长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,成为神射小队的队长,朴通未来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朴通还是原来那个朴通,与老上级说话也依然象原来那样随意亲切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本方部队中奔走,很快来到距前线约50步位置。

    转职武将停下脚步:“就这里,不能再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朴通看了看前方,笑道:“何大哥,再往前两十步位置更好,行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成成成,依你就是。我从磐石营调出来才多久啊,就被你肆意喝骂,全然不念及昔日情份,当真是世风日下,人走茶凉,凄凉若斯……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名叫何山。

    何山脑门上青筋突突直跳,对朴通怒目而视,眸子里差点喷出火,拳头也紧攥起来,恨不得揍这小子一顿。以前朴通经常跟大家开一些玩笑,他认为有益舒缓身心,曾经大为赞赏,现在才发现,这厮有时能把人烦死。

    不愧是入了神射小队的家伙,弓术大长,气人的本事也有长进……

    随身的护卫成员,也多是朴通昔日队友,见他故意作怪,哄笑声起。

    何山怒道:“少废话,干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提到干活,朴通立刻就象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面上戏谑和随意陡然消失,眸中一片清明,冷静中又有几分跃跃欲试,打量战场的目光宛如经验丰富的猎人。他将另外六名神射手分成两个小分队,每队三人,三名神射手对一个目标同时发难,狙杀普通转职武将概率很高,这是他们早就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。

    各自为战,目标很容易伤而不死。

    组小分队打击,虽然打击密度没那么高,却胜在效率够高,一击必杀!

    后者对敌军心理威慑更大。

    易地而处,换作是朴通自己,如果明知对面有神射手,被选为目标基本有死无生,朴通也会感到恐惧,也会害怕。即使军令或责任心让他能够保持镇定,继续在战场上奋战,但内心深处的恐惧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,难以正常发挥水平,更容易作出错误判断。

    两个小分队分散开来,自由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笑梅军的转职武将们,迎来此战最黑暗的一段时光。

    那员蒙面战将(甘宁)很可怕,江南武将箭法非常好,逐鹿联军弓手的范围打击也让他们苦不堪言,但这些都是明面上的威胁,躲着点能平安。不知从何时起,诸侯阵营后方人群中,不时射出几支箭矢,接连报销好几名转职武将,搞得笑梅军幸存的转职武将和基层指挥官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最过份的是,潜伏在人群中的射手非常狡猾,频繁变更位置。

    防不胜防!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,暗藏在人群中的神射手,逐渐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笑梅军感激涕零,终于走了……

    笑梅军在甘宁、江南军和逐鹿联军弓手联手打击下,本就守得稂辛苦,继续被点名射杀武将,相信撑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崩盘。对方神射手的离开,对笑梅军而言显然是件好事,另外几个方向都在激烈交战,神射手没道理只盯着右翼,适时向左翼和正前方的董卓阵营部队送些温暖,才算公平嘛。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道,神射手小队根本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朴通将两个小分队召回,静静观察。

    何山很了解朴通,知道他定是另有打算,凑了过来,低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朴通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敌阵,道:“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鱼,看偷偷放军团技那位会不会又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山悄然大悟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刚才三个军团技同时发难,有两位施放者被验明正身,唯独右翼这边,谁放的军团技,至今大家都没有任何头绪。

    逐鹿军靠军团技战法横行战场,深知放任一个能施放军团技的敌人,后果是多么地严重。如果能够找出正主,趁对方再次出招时设法就地狙杀,绝对是一件一本万利的事情,逐鹿军可以减少一分威胁。

    的确是大鱼!

    军团技冷却时间取决于施放者等级,王级人才冷却时间5分钟,顶级人才冷却时间10分钟,高级人才15分钟。逐鹿军能用军团技的强人很多,将士们对规则相当熟悉,现在离刚才董卓阵营军团技过去近十分钟,如果对方冷却时间结束,很可能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朴通提前将两个小分队召回,显然是为了麻痹敌人!

    能释放军团技者,至少是高级人才。

    七名神射手近距离狙杀同一目标,虽然未必能击杀对手,却并非全无机会,要是能重创对手,也是个不错的结果。

    何山皱眉:“我们离得太近,军团技放出来你们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朴通道:“我这不在观察吗,争取提前出手。就算对方放了军团技出来,也不见得扔到我们这一块,我觉得值得冒一点险。”

    何山不再说什么,只是招呼着护卫队员,和他一起挡在神射小队前面。

    十分钟节点一点点临近。

    朴通其实并不看好敌人会在这个时间节点出现,高级人才已非常难得,十分钟是顶级人才水平,更是凤毛麟角。可他没有想到的是,敌军后方一支小队进入他的视线,行踪诡异。

    一群人保护着一名黑袍士,悄然向前移动。

    朴通心头狂跳,难怪对方放了军团技要躲起来,原来不是武将!

    “发现可疑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左前方那个黑袍人,锁定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!”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射!”

    七支箭矢几乎同时脱手飞出,直奔那黑袍士而去!

    那黑袍士还在等待最后一点冷却时间过去,哪知道早已成为目标靶,箭矢飞来时,骇得面色惨白。保护他的将士拼命掩护,有人和身扑向箭矢,有人拼命推开他,但终究没能躲过全部,被三枝箭矢射中。

    手臂和大腿各中一箭,另一箭正中胸口!

    黑袍士大叫一声,颓然倒地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笑梅军大乱,附近军士全都冲了过来,将那片区域围住,掩护那些近身护卫人员将黑袍士抬到后方。

    甘宁和江南军顺势猛攻。

    笑梅军似乎已无心恋战,全军后撤,将战斗交给友军。

    笑梅军败走,成为这场战斗的分水岭。

    补上来的董卓阵营部队,扛不住甘宁和江南军猛攻,阵地失守,江南军越过先登营,继续向董卓阵营发起进攻。江南军身后,更多诸侯阵营部队顶了上来,不断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右翼形势大优,甘宁和联军弓手支持正前方。

    那骑将见势不妙,在其他友军帮助下,拼命杀出一条血路,仅以身免,入阵的五百木角骑兵全灭!

    三路围攻去其二。

    剩湖州领一支无法改变大局,欧阳小毒物只得保存实力,下令退兵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最强大的几支部队全部受挫,未能重创逐鹿联军,也无力阻止诸侯阵营援军补位,已经预示了战局走势。

    军团技攻势再起!

    诸侯阵营再接再厉,携手冲杀,将战线不断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据点被攻破。

    香陵道之战,终于分出胜负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