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97章 攻占香陵道(续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傲视和白羽军决斗时,鱼不智派白毦,乔装代表傲视出战。

    那一次的对手,正是笑梅领的部队。

    凭借白毦超卓的战斗力,击败笑梅军,助傲视赢下决定胜负的第三场,,并最终赢得两帮对决的胜利,爆了一个大大的冷门。虽说白毦未表露身份,但在决斗中完胜号称“司隶最强”的笑梅军,着实让很多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鱼不智怀疑,笑梅领主淡然,说不定早就猜到了白毦身份。

    战胜装备手弩的笑梅军,不会是一般部队。至少司隶没有这样的部队。傲视是军团,相熟的领主不多,偏偏逐鹿领和傲视眉来眼去已是众所周知,从白竹弩到白虎靴、白虎护腕,从逐鹿领流出的这些优质装备,傲视总能拿到,可见两家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逐鹿领屡遭围攻,白毦多次出战,淡然联想到逐鹿领头上并不难。

    严格地讲,笑梅领和逐鹿领算是有点小过节。

    于公,现在是两大阵营玩家意气之争的关键时刻,逐鹿军军团技战法,对据点带来的压力极大。好不容易击溃了配合逐鹿军作战的诸侯阵营部队,获得与逐鹿军近身肉搏的机会,董卓阵营当然会好好利用。

    唯有派出最强的部队,尽量击杀逐鹿联军兵力,才能削弱军团技威力!

    于公于私,笑梅领都有冲上来的意愿和动力。

    手弩近距离施放,射程较短,威力却不小。

    徐庶的声音,在纷乱的战场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枪矛手后撤,刀盾手上前!”

    “弓手对右翼敌军覆盖射击!”

    刀盾顶在前面,盾牌阻挡手弩射界,让笑梅军最擅长的战法难以奏效。由于这片区域集中了大量部队,很多地方人挤人,手弩的射击方式是直射,最靠前的两排战士才有射击角度,后排部队没有办法发挥手弩远程威力,进攻效率大减。再加上甘宁就在右翼,横刀立马,左右冲杀,稳住了阵脚。

    徐庶应变极快,让弓手对笑梅军所在方位覆盖射击,利用弓箭抛射特性,对敌军制造区域杀伤,为本方近战部队提供了有力支援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想拼掉逐鹿军,态度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来的可不只是笑梅军。

    数千夷兵冲击逐鹿联军左翼,呼喝酣战,狂攻猛打,正是湖州领蛮兵!

    蛮兵比普通领主部队强一截,趁逐鹿联军弓手全力对付笑梅军的机会,董卓阵营猛攻左翼,前有湖州领蛮兵冲阵,后有大量弓手乱箭射来。在左翼压阵的是熊栋,尽管熊栋两柄大板斧舞得虎虎生风,依然没办法挡住对方全力进攻,防线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徐庶皱眉,再这样下去,他只能让飞军过去截杀。

    可飞军是最后一支精锐力量,人数又不多,这么快就将飞军推上前线,相当于提前打出王牌,其他战线再有状况,再无转寰的余地。

    徐庶指挥战事向来果断,此时却罕见地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蛮兵突破先登防线!

    熊栋浑身是血,仍然钉在前线,但他顾及不到的部分地方,防线被破,大批蛮兵顺着缺口继续冲杀,不断撕裂缺口,全力向弓手所在区域冲去。排在先登营后面的是领主近战部队,在徐庶指挥下,这些近战部队主动前提,抵挡董卓阵营猛攻,试图将蛮兵推到原先登防线之外。

    然而,战场上终究靠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最外围的先登营,有两千多重装步卒,后来加入队伍的几位领主玩家,兵力不少,囊中却有些羞涩,没有在战区招募重装步卒。鱼不智招人入队,是想多些部队提供军团技力量,兵多最要紧,质量方面不是太看重,毕竟还有先登营和逐鹿军够坚挺,没指望他们打硬仗。

    现在部队陷入重围,需要领主部队顶上去,战力不足便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努力,而是敌军攻势太猛。

    湖州领的蛮兵,对上领主部队占尽上风,后面还有董卓阵营远程支援,普通领主部队面对这样的阵仗,根本没办法如他们期望的那样实现大反扑,反而被杀得左支右绌,阵地不断沦陷。

    徐庶心中暗叹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即便他不情愿派飞军上去,也只能硬着头皮放杀手锏。

    身后一支援军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这支援军约四五千人,冲在最前面是清一色重装步卒,人数不下两千!两千重步斜刺里杀出,撞进蛮兵身后的董卓阵营部队阵中,那个区域原是董卓阵营弓手,弯弓搭箭射得正欢,被重步近身,顿时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援军重步刀枪齐出,将董卓军弓手杀得哭爹喊娘,恨不得多出两条腿。

    董卓军弓手一退,湖州领蛮兵后路被截,成为一支孤军!

    援军重步杀散阵营弓手,不作停留随即兵分两路,一路继续向前推进,另一路从蛮兵身后发起进攻,与逐鹿联军夹击蛮兵。援军的普通部队紧随其后,凭借大量重装步卒的战力,硬生生将董卓阵营左翼攻势切断!

    董卓阵营拼命反扑,箭如雨下。

    湖州领蛮兵情知不能腹背受敌,也将重心放到他们身后的重装步卒上,希望与后方本阵营友军一道,迅速击溃这支诸侯阵营援军,保持左冀攻势。

    那支诸侯阵营援军被围攻,战士不断倒下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部队近半兵力是重装步卒,使得部队战力和生存能力大增,尽管不断出现折损,那支诸侯阵营援军仍然顽强地稳住了阵脚,没有轻易被董卓阵营的围剿击溃。这支援军及时赶到,扰乱董卓阵营弓手,又迫使蛮兵返身作战,逐鹿联军左翼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队伍频道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支援军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多重步!传说中的土豪哥?”

    “是丰产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刚查了他们的旗帜,和丰产领旗帜一样,就是丰产领,真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右翼,先登重步与笑梅军的战斗处于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左翼,丰产军及时出现,危机不象刚才那样迫切,但远没到解除之时。

    后方,本阵营援军正快速靠近。

    队伍频道里,弥漫着乐观情绪。

    眼看着再支撑一阵,等更多援军赶到,就能击退董卓阵营这一波猛攻,恢复最初的军团技攻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!

    “笃笃笃!”

    逐鹿领军正前方,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有成建制骑兵的,目前只知道一个:木角领。

    木角骑兵在接近!

    攻击上一个系统据点时,木角骑兵就曾公然向逐鹿领搦战,逐鹿军不为所动,他们只得怏怏而回。现在,是香陵道之战的最后一个据点争夺战,连笑梅军和湖州军都上阵搏杀,木角骑兵也来插一脚,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徐庶传令:飞军在最外围先登防线身后洒扎马钉。

    徐庶提前作出预判,是打算送木角骑兵一份见面礼。待会骑兵出现后,先登营可以左右一分,任由木角骑兵深入,自有扎马钉让骑兵跪地唱征服,届时先登营再封死骑兵后路,力争将对手一网打尽!

    说到底,木角领和逐鹿领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将木角领引以为傲的成建制的骑兵剿灭,是徐庶想到的最好报复方式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足以让檞寄生伤心欲绝!

    骑兵终于在视线中出现,飞马向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徐庶冷静地计算着骑兵速度,在骑兵即将与先登营接触前,喝道:“分!”

    先登早有准备,潮水般涌向两侧,让出了中央通道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几个黄色光球悠悠飞出。

    黄色光球似缓实速,在人群中爆裂!

    军团技!

    竟然是军团技!

    前、左、右三个方向,各有军团技合力的黄色光球飞出。

    三个军团技,同时发难!

    队伍频道,惊呼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鹅靠!三个军团技同时发动!”

    “计划好的吧?”

    “至少三个高级人才,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一点预兆都没有,可能是董卓阵营准备的秘密武器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圈套!阴谋!陷阱!

    看到三个光球飞出,鱼不智立刻想到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一个陷阱!

    董卓阵营居然有三个能释放军团技的人才,此前没有透露出半点风声,至少论坛上没有消息。这样的情况,让众多诸侯阵营玩家产生了麻痹心理,认为董卓阵营没有军团技可用,实战中丝毫没有考虑防范军团技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董卓阵营中也有强者,且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论坛上没有消息,不代表对面没有高级人才,也不代表对方不会使用。关键时刻用出来,更容易获得出人意料的效果。

    譬如现在!

    而且,在过往纷乱战斗中,如果对方使用军团技足够小心,没有被发现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个军团技几乎同时发动,分明是事先安排好的战术配合。

    正前方,发出军团技的木角骑兵武将;左翼,湖州领蛮兵阵中一蛮将,提着狼牙棒冲到阵前,黄色光球从狼牙棒顶端落下;右翼,光球从人丛中聚集、出现,释放。爆裂,自始至终,逐鹿联军众多玩家,没有人看到光球由谁发出。

    右翼光球由谁发出,未曾亲眼所见,难以下定论,但右翼主攻的董卓阵营部队来自笑梅领,该光球较大机率为笑梅领发出。木角领、湖州领都有高级(至少)武将,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    被军团技轰炸,逐鹿联军出现规模折损。

    右翼,百余名先登营重装步卒陨命!

    左翼,湖州领蛮兵为打通与本阵营友军联系通道,军团技施放目标是丰产领部队,近两百名丰产领重装步卒被击杀!

    木角骑兵武将发出的军团技,战绩最差,仅灭杀五十余人。这是因为,徐庶为歼灭木角骑兵,提前让前方先登营退往两边,木角骑兵武将施放的军团技落点正是兵力最密集的中部,先登向两边撤退,恰巧避开了军团技,让木角军蓄势已久的强劲攻势,未能收到理想效果。

    木角骑兵原以为可以凭军团技轰开缺口,三个方向军团技齐出,必然使逐鹿联军遭受重大打击,出现慌乱。按照原定计划木角骑兵应抓住战机,毅然决然地从前方突入逐鹿联军阵中,与另外两个方向的友军部队一起,以雷霆之势瓦解守军防线,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先登主动让出通道,木角骑兵武将仍坚定地执行着命令。

    骑兵部队顺势突进!

    骑兵突击,步卒除非结成密集枪矛阵,否则根本难以抵挡。仓促之间,逐鹿联军来不及结阵,看似很快会被骑兵部队冲得支离破碎,可还没等木角骑兵与第二层近战部队接触,战马悲嘶,接二连三地失去平衡倒地,马上骑兵被甩出老远,有些落地时脖颈折断当场丧命,更多骑兵被摔得七荤八素,晕头转向,还没完全回过神来,诸侯阵营部队已经上来围杀。

    扎马钉!

    尽管出现了一些意外,徐庶事先抛出的扎马钉,依然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见木角骑兵自投罗网,前方先登营将士呐喊着,将骑兵退路重新堵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当飞军越众而出,向误入扎马钉区域的木角骑兵杀去!

    王平秉承了逐鹿武将临阵当先的传统,健步如飞,持刀步战,接连将五名木角骑兵砍翻马下,杀到木角武将马前。木角骑将长兵下击,王平左手盾牌扛住,发力前冲,右手刀顺势砍在战马前腿,战马吃痛,人立而起,将马背上的骑将抛下马背。

    那骑将也不是省油的灯,人在半空,百忙中长枪毒蛇般刺出,直取王平后颈。王平发现不对时立刻向前倒,但已经有些来不及,眼看着就要伤在骑将枪下,所幸两名无当飞军及时杀到,斧盾齐出,替王平挡下这一击,那骑将手腕微抖,枪尖斜撩,刺中一名飞军咽喉!

    将部下为救自己被杀,王平大怒,和身飞扑而上。

    附近几名飞军见袍泽被杀,也纷纷扑了上来,与王平合攻那木角骑将。骑将失了战马,持枪步战又陷入重围,却丝毫不惧,展开枪势,与王平等人杀作一团,居然不落下风!

    左翼,湖州领蛮将施放军团技虽有不少斩获,但丰产领重装步卒众多,被轰杀近两百人,损失的重装步卒只占总数的十分之一,并没有伤及筋骨,后队补上,与湖州领蛮兵战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右翼情况却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被军团技轰杀百余人,前方出现一段真空地带,笑梅领弩兵顺势发威,手弩连射,先登营损失惨重!

    强如甘宁,也在弩箭齐射之下被搞得手忙脚乱,左臂中箭!

    要化解右翼险情,最直接的办法是用军团技。可徐庶的冷却时间未到,甘宁倒是能用,可他奉命以高级武将频率放军团技,

    逐鹿军军纪森严,空有利器,没有命令,无法出手!

    甘宁被手弩射得十分狼狈,却还是不敢违令,情急之下从地上抓起一具尸体,挡在身前,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笑梅军步步进逼!

    一个黄球从甘宁身后飞出,在笑梅军中爆裂!

    紧接着几支箭矢破空而至,连续射杀三名笑梅领转职武将,箭无虚发!

    江南军赶到!

    (写这段战斗超过预期,上中下没写完,这章续还没完,下章咋办0=0……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