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90章 渤海风云儿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巴郡治所江州。

    “赵太守,先前离去,州牧府以为大人已至洛阳,为何仍在巴郡逡巡?”

    赵部眼皮也不眨一下,悠然道:“的确是去会盟,但路上知道有人欲帮助董卓,趁我不在时对巴郡下手。我既是巴郡太守,虽有心会盟杀敌,却不能不管根基所在,更不能让奸人得逞,有错吗?”

    州府特使目光一寒:“太守大人离开这段时间,江州无事,何来奸人?”

    “看似无事,实则暗中打巴郡主意的多了。特使如果不清楚此间缘由,不妨回去问问州牧大人,是也不是,一问便知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益州特使大怒,喝道:“赵太守似有诬州牧府之意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赵部眸中厉芒一闪而过:“诬州牧府,特使何出此言?我部走武陵方向往鲁阳会盟,半路无意中得知武陵太守曹寅有异动,调集郡兵携攻城器械,潜入巴郡境内,图谋不轨。我为巴郡太守,安能坐视不理?武陵军无故越境,犯我益州,何故我骂曹寅奸人,也会有人认为是对州府不敬?难不成,武陵军入巴郡是州牧府授意,抑或州府巴不得巴郡被董卓同党攻陷?”

    益州特使一时间语塞,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先前他以为赵部有暗讽州府之嫌,毕竟刘焉要拿下赵部不是什么秘密,若非赵部以响应关东诸侯号召自保,说不定巴郡太守早就换人了。响应起兵后,州府不得不表态支持,却一直催促赵部离部启程,要说赵部心里没有一点怨气,怕是谁都不会相信,借故揶揄一番,尽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特使受命于刘焉,有责任维护州府尊严,认为赵部失言自然表示不满。可赵部这番说辞,把武陵军入境搬出来说事,州府特使的指责反而给人做贼心虚之感。赵部更是借题发挥,影射益州府借外州之刀杀人,指控严厉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赵部指对方为“董卓同党”。

    巴郡公开响应关东诸侯号召,属实;巴郡府出兵,属实;出兵后辖区空虚,武陵军进入,也属实。即便曹寅没有率部进攻江州,赵部非要说他跟董卓有关系,曹寅百口莫辩。倘若益州府被人与武陵军联想在一起,多半也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当今天下,谁跟董卓沾边谁倒霉。

    赵部暗指州府是董卓同党,这顶大帽子,州府可不敢背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何出此言?武陵属荆州,不归益州管辖,武陵军擅入巴郡一事,州牧大人很恼怒,已派人向荆州牧发要求彻查。巴郡在益州境内,益州府安能和武陵军入益有关联?太守大人却道益州府与外州诸侯相勾结,不合情理,煞是可笑,此论实无法让人信服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武陵军入巴郡与州府无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无关!”

    “特使所言也有道理,看来是我误会了。”赵部摸着胡子,沉声道:“幸亏特使及时提醒,我已让人着手起草檄,誓与那些为虎作伥者决一死战,既然州府与此事无涉,檄便只对曹寅,不对州府。”

    特使抹了一把汗,居然找人作檄……

    如果檄里指益州府与巴郡府同谋,虽然大家未必信,终究有损声誉,能让州府从不必要的麻烦中解脱出来,特使稍稍松了一口气。但转念一想,特使顿时发现不妙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作檄,是要讨伐武陵军?”

    “当然!似此公然为虎作伥之徒,岂能让他逍遥法外?”

    特使心中一咯噔。

    来此之前,州牧府众人判断过形势,担心赵部借题发挥赖在巴郡不走。现在赵部果然打算借武陵军入境做章,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州府既然想到这个可能,自然有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武陵军擅入巴郡,此事涉及荆益两州,益州府已开始同荆州府交涉。然,据州府所知,武陵军并未攻击巴郡任何郡县,曹寅进军逐鹿领后也未主动出手,就算武陵军擅闯之事成立,也不能证明他们意欲威胁巴郡府。”

    赵部面色一寒:“特使之意,曹寅犯境无碍?”

    特使道:“犯境当然有碍,但攻击郡县和攻击领地,其中轻重大为不同;直接出手与休兵旁观,又有不同。武陵军携攻城器械而来,显无善意,但他们此前并未出手,所谋者又是一个领地,就此断言曹寅此举是意欲进犯巴郡,未免有些不公。”

    赵部冷笑:“尊驾倒是大度,外兵入侵这等大事,也可轻言带过,佩服!”

    “州牧府已遣使交涉,何言轻言带过?只不过州牧认为,此事既然州府已出面,赵太守便无需太过介怀,自当整顿兵马早日出发,莫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州府的意思我大致明白了,就是不予追究,早日离开江州城,是吧?”

    特使笑道:“赵太守忠心报国,响应号召共讨董卓,乃救国救民之大事,岂能因些许宵小琐事而中断?况且武陵军入境一事已成为荆益两州之要务,不再是巴郡与武陵郡间的事情,州府会全力以赴讨回公道,大人尽可放心。再则关东诸侯集结已近尾声,即将与董卓决战,大人若因此事窝在后方不动,难免被外界误以为临阵畏缩不前,有损大人清誉,州府很难坐视……”

    特使侃侃而谈,语带机锋。

    将武陵军入侵事件大事化小,就是为了逼赵部再次出师。

    赵部同意,州府再不会让他有象上次那样突然消失的机会,“礼送出境”,新太守上任,断其归路,益州全境尽在掌控;赵部不同意,那不好意思了,州府那边早为他准备好了“临阵退缩”、“沽名钓誉”等一撂大帽子,务必压得赵部翻不了身,先把人搞臭,州府再出手强行拿下巴郡,无人可非议。

    赵部哂然一笑:“特使说曹寅领兵入巴郡,无图谋郡县之心?”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的确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他有!”

    特使声调转高:“太守大人,这般指控应有证据,否则便是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赵部面露讥讽之色:“州府需要证据,我就给你们证据。”

    特使有些不安:“太守大人有何证据?”

    “曹寅率五千重步入巴郡,还带了大量攻城器械,州府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除冲车和云梯,武陵军还带了濠桥。”

    “濠桥乃常规攻城器械,带上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赵部冷笑道:“濠桥,用于渡濠沟或护城河,逐鹿领乃名震四方之领地,却并无濠沟或护城河,逐鹿领尚且如此,攻击巴郡其他领地更用不到濠桥。特使大人,你不妨替我想想,曹寅大老远地带濠桥到巴郡,是想用在何处?”

    特使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答案其实很简单:只能是对付郡城或县城!

    “请回报州牧大人,武陵军擅入巴郡,剑指江州,居心叵测,必是受董卓指派,暗中袭取巴郡断我后路。象此等不忠不义之人,人人得而诛之!若不对为虎作伥者施以惩戒,恐更多人呼应董卓,关东诸侯恐也陷入泥淖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非巴郡与武陵郡之间的事,也不是益州府和荆州府之间的事,而是护国诸侯与董卓党羽之间的斗争!将对外发布檄,具言此事,整军备战,为护国诸侯阵营讨伐武陵叛逆。至于关东诸侯与董卓的决战,自有其他诸侯当之,我是不会去了!”

    数日后,河内战区诸侯军大营。

    袁绍、王匡和张杨在军帐内议事。

    袁绍轻咳一声,问道:“诸位应该都听说了巴郡发生的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两位太守都表示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王匡面色凝重:“赵部响应号召,兴兵讨伐董卓,前脚刚走,后脚巴郡就被武陵军入侵。所幸赵太守半路上发现不对,悄然折返,才免于被曹寅袭取巴郡,无处容身之窘境。赵太守由此不敢再率部离开,决定讨伐曹寅。”

    张杨也道:“不错。那武陵太守曹寅偷袭巴郡,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私仇也好,利益之争也罢,毕竟是在赵太守引兵和我等会合时发生的事情。倘若不让曹寅付出代价,难保董卓暗中拉拢其他诸侯,偷偷在我们身后使绊子,到那时,我等进退失据,何谈讨贼?此风不可长!”

    赵部的檄一发,其他诸侯很快从玩家口中得知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关东诸侯态度出奇地一致。

    不惩治武陵太守曹寅,将来大家被人从背后捅刀子的机率很大,于公于私,必须支持赵部,声讨曹寅。

    益州地处神州西部,离洛阳远,举事也晚,很难及时赶到前线与大家会合,但赵部是益州境唯一响应关东号召的诸侯,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,哪怕是挂个名,于讨伐董卓大局有害无益。而且,赵部代表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关东诸侯阵营,阵营必须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“我和酸枣、鲁阳等地诸侯联络过。”袁绍沉声道:“其他诸侯的看法,与两位一般无二,认为必须声援巴郡太守,将诸如曹寅等投机之人扼杀在摇篮之中。等会我让人拟立公,声援赵部,务必让此事有个圆满结果。”

    王匡和张杨皆点头称善:“甚好!”

    离开大帐,袁绍回到自家营地。

    着人召来主簿陈琳,让他书写公。

    陈琳也不回去,就在帐中提笔挥毫,一蹴而就,片刻就写成一篇檄。陈琳当众念之,檄风格雄放,气灌注,笔力强劲,众人无不叫好。

    袁绍拍板:“此大妙,立即对外公布。”

    陈琳道:“主公,逢元图派人传讯,黑山军攻打飞鱼领一事也有了结果,飞鱼领安然无恙,黑山军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细细道来!”

    “诺。我军斥候回报,飞鱼领骑兵不断袭扰黑山军大营,军团技频发,让黑山军疲于应对。后来不知何故,那支黑山军竟然放弃大营,全军进入通往飞鱼领的峡谷道,被飞鱼骑兵顺势断了后路,困在峡谷道中动弹不得,最终弹尽粮绝,不得不束手就擒,现飞鱼领已恢复商队进出,战事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黑山军主动放弃大营,自断后路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此为最大致败之因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,那样做跟自杀无异。有人说黑山军首领昏了头,逢元图却不是这样想。他认为除了飞鱼骑兵不断逼迫之外,应该还有其他原因,否则那支黑山军断然不会自己往绝地钻,只是那支黑山军全军覆没,没有一个人走脱,具体发生了什么,至今难知。”

    苦哂部进峡谷道,是因为坚信白雀部奇袭能够成功,故而苦哂才会在破虏骑持续打击之下避入峡谷道。白雀部在深山中穿行、和飞鱼领交手全过程,都不是外界能够知晓的,所以苦哂率部进入峡谷道,看起来很蠢。

    至于白雀部,入城受阻,军粮耗尽,不得不分散夺路逃走。

    茫茫群山,行动艰难,没有了白雀,白雀部将士在山中行动极其困难,饥肠辘辘不说,还得忍受墨家死士的攻击,亡命山中,哪还顾得出山方向。一些黑山军士自忖活着走出大山希望渺茫,纷纷回头,要求向飞鱼领投降,免得死在群山中被虎豹虫蛇害了性命。

    投降的投降,被杀的被杀,还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死在山里,白雀部虽不至于象苦哂部那样全军覆没,最终活着出山者不到两成,损失十分惨重。那些幸存者吓破了胆,出山后也不敢在附近久留,更不敢提自己是黑山军,灰溜溜地自回太行山谷不提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外界还没有白雀部参战的消息传出。

    一个玩家领地全歼九千黑山军,即使有非常明显的地利优势,却仍然足以让大家感到震惊。如果外面知道,被飞鱼领打败的黑山军不是一支,而是两支,势必会更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众将恼怒黑山军趁人之危,私自入境,形同打脸渤海太守,愤愤不平。得知他们被飞鱼领歼灭,众人大觉解气,对飞鱼领不吝溢美之辞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一个玩家领地歼灭如此多黑山军,是了不起的战绩。

    袁绍叹道;“不想我渤海领地也有如此风云儿!”

    陈琳笑道:“不错,那飞鱼骑兵主将尤其出色,率数百骑兵游弋于黑山军大营左右,多次杀进大营都能全身而退,最后逼得那黑山主将进退失据,自入绝地,其骁勇善战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袁绍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名谋士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逢元图传话,飞鱼领押送黑山俘虏至南皮,移交太守府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