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9章 潜伏的巴郡重步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逐鹿领的攻守还未决出胜负,战事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深夜,联军大营遇袭。

    袭击来自大营北部和西部,戴高乐以为是逐鹿军虚张声势,多半又是趁机用军团技占便宜,自从联军来到逐鹿领,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多次。戴高乐也没放在心上,按照经验,敌军多半放了军团技就会走,追之无益,只是很随意地任由留守将士按例处置,并未作出特别应对。

    等到戴高乐快发现,自己完全错判了形势时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袭营部队战力强悍,突击坚决,大营北部、西部外围防线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攻破。袭营部队并不急于赶尽杀绝,他们驱赶溃兵向大营深处退走,武陵太守曹寅得到报告,命令嫡系部队武陵军稳住战阵,却被溃兵冲击,防线被自己人冲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曹寅对溃兵冲阵非常恼怒,令嫡系部队击杀本方溃兵,确保战阵完整。

    于领兵武将而言,曹寅的作法没有问题,为保全防线,冲乱战阵者死。但那些溃兵要么是领主部队,要么是玩家雇佣的佣兵,精锐程度和纪律性,均无法与诸侯部队相提并论,对军法残酷性的认识也多有不足。

    武陵军对友军下杀手,不仅没能杀一儆百,反而成功激起大家的义愤。

    “格老子的!杀自己人?”

    “脑壳有包哦!”

    “麻辣隔壁!打仗他不上,杀友军倒是威风八面,弄他!”

    “弄他!”

    某些愤怒的玩家不管三七二十一,命令自家部队以牙还牙,大营中部一片混乱。虽说大营正遭遇攻击,并且取得明显进展,但大家都没太惊慌,逐鹿军战力强则强矣,兵力却很有限,没有人认为对方可能攻破大营。

    不合时宜的小规模内讧,更一步削弱了营中防御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发现,袭营部队并没有象大家想象的那样,迅速退走,而是坚决地向大营纵深发起强攻,大家终于恢复了清醒,开始全力与敌军周旋。这个时候,他们才发现袭营部队兵力远比他们认为的多,而且战力非常强。

    “晕死,怎么是重装步卒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是!”

    全都是重装步卒!

    许多重装步卒突袭大营的可怕事实,让所有人油然生出不详之感。现在玩家势力没有办法招募到重步兵,袭营部队显然不是来自逐鹿领,而是另一家诸侯势力!

    猜疑间,袭营部队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“巴郡太守赵部在此,尔等无故犯我巴郡,今日定要让尔等血溅五步!”

    情况瞬间明朗,来者是赵部的巴郡军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赵部率八千巴郡军离开江州,去向不明,益州府担心赵部铤而走险攻击州治绵竹,外界却是多以为赵部去了前线参加讨伐董卓战役。武陵寇和曹寅的武陵军,之所以敢大摇大摆地来到逐鹿领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赵部离开后巴郡群龙无首,州府又不便在赵部响应关东诸侯号召时端了他的老巢,现在是巴郡的权力真空期,越境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赵部居然并没有巴郡,还跑来帮助逐鹿领解围!

    于公,讨伐董卓战役,赵部响应诸侯号召,光荣成为诸侯阵营一分子,逐鹿领加入的也是诸侯阵营,两者在同一阵营。赵部对付巴郡境内的董卓阵营玩家势力,虽有点狗拿耗子嫌疑,合理性却是毋庸置疑。武陵寇是盗贼势力,武陵军属于私自跨越州界攻击,巴郡府有责任和义务保境安民。

    于私,巴郡太守府与逐鹿领关系良好,拔刀相助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赵部做了多年太守,参加过平定五斗米道和益南叛乱,斗争经验丰富。他有八千重步,加上逐鹿领的部队,主场作战,完全有能力击败对手联军,但敌军势大,硬冲猛打即使获胜,自身损失也必然不小。

    他让部下高声打明旗号,就是给敌军施压,希望迫使某些人退兵。

    乘胜追击和正面对决,自然是前者更轻松愉快。

    赵部相信,即使玩家势力破罐子破摔,那支带来攻城器械的诸侯部队,却很难不顾忌与巴郡军交战的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纵军私入别郡境内本就犯了大忌,倘若再和别郡守军发生直接冲突,事情闹大了,很难收场。赵部之前离开,对外宣称是响应关东诸侯号召,讨伐董卓,共赴国难。这个时候私入巴郡,很容易被扣上“里通董卓、戕害同僚”的帽子,成为关东诸侯的敌人,也必然被庶民百姓痛骂。

    赵部猜的很准。

    得知袭营者是赵部时,曹寅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此时曹寅的心情,就象一个闯入别人家的小偷,原以为主人没有在家,可以为所欲为,没想到主人临时返家,手里摆弄着一把宝剑……

    不需要思想斗争,曹寅果断决定闪人。

    赵部不会凭空出现,这个时候现身说明早有准备。巴郡是赵部的地盘,即使不考虑一应后续事宜,在这里与巴郡军交手,也纯粹是自讨苦吃,根本不可能有胜算。既然如此,好汉不吃眼前亏,赶紧撤退为妙。

    武陵军一撤,联军更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袭营部队是赵部的巴郡重步,玩家部队和佣兵难以抵抗,本指望武陵军的重装步卒力挽狂澜,不想曹寅毫无节操地直接开溜,让大家如何是好?

    曹寅刚退,沙狼的武陵寇也毫不犹豫地出奔。

    武陵军和武陵寇,两个原本应该对立的npc势力,此时意见出奇一致。与事npc势力不约而同地敲起了退堂鼓,把玩家势力扔在一边,等到玩家们回过神来时,巴郡重步已杀近,他们成了曹寅和沙狼等人逃跑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正在前线攻城的,皆是玩家部队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们想全身而退已不可能。

    戴高乐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檞寄生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巴郡重步袭营成功,联军阵脚大乱,攻城部队不敢久留,纷纷鸟兽散。鱼不智看得分明,逐鹿城城门洞开,守城将士们一吐先前苦守城池的被动,昂然杀出城外,与巴郡重步一起,对联军展开严厉打击。

    磐石营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毦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賨人佣兵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各附属领地的白虎义从得到天下众通知,也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毦、重步、賨人战力皆远在普通领主部队之上,磐石营受魁塔加成,实力也更胜一筹,可以说除了白虎义从之外,出击部队对上普通领主部队都能占据上风。更重要的是,攻守相易,巴郡重步突然出现,直接改变了整个形势,联军再无裹众击寡之优势,心理落差巨大。

    武陵军和武陵寇的退走,更是让联军士气大挫,军心浮动。

    联军兵败如山倒!

    逐鹿军被围攻数日,将士们心中不忿,如今反守为攻,追杀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赵部恼怒外郡部队擅入郡境,更不满玩家势力与外境诸侯势力相勾结,于私要帮逐鹿领出一口恶气,于公要让越境诸侯脱一层皮,眼看武陵军果断退走,巴郡重步急于追赶,对那些挡路的联军部队下手也是极狠。

    一路追杀,联军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曹寅的武陵军跑得很快,然而还是未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联军大营在逐鹿领正北,巴郡重步是从北面和西面发动袭营,南有逐鹿城阻挡,败军唯有向东面逃窜。武陵正好在巴郡东面,曹寅要逃回老巢,也该向东面走。但是,赵部之所以如此布置,就是吃准了敌军不愿意与巴郡军硬拼,故意网开一面,以免敌军走投无路,从而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如果一开始就把路全都堵死,敌人为了自保,只能拼死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以两军实力对比,倘若真象那样死战,杀敌一千,自损也得有八百。

    赵部久经战事,逐鹿军统帅徐庶更是王级谋士,两家联合发起的行动,不应该出现那样的失误。

    三千巴郡重步,埋伏在十里以外。

    武陵军退至彼处,巴郡重步出,严阵以待扼守住官道及周边密林区域。曹寅不愿与巴郡军交手,令武陵军绕道而行,走了几里地才发现桥梁被人毁坏,明显是巴郡军提前做了手脚。曹寅大骂赵部无耻,其实他骂错了人,毁桥的是巴郡军不假,但提出这个馊主意的却是逐鹿领,在战区毁桥打劫颇有心得,马上就在巴郡学以致用。

    武陵军无奈,就地伐木修桥。

    木桥将成,追兵已至。

    逐鹿军和巴郡军一路追杀联军至此,见武陵军在修整桥梁,也不进攻,在不远处停下歇息。曹寅暗自庆幸:武陵军威武,追兵必是不敢过为己甚,看来追击无非是做做样子,赵部和鱼不智都不傻,知道逼一支诸侯部队死战必两败俱伤,虚应故事罢了,最明智的做法,就是礼送武陵军出境。

    心照不宣,便是如此!

    曹寅很快发现,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    桥成,武陵军开始鱼贯过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追兵悍然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桥未成,攻之必死战;待桥成,武陵军有路可走,抵抗不会那么强烈。追兵趁这个时候发动,就是要以最小代价获取最大杀伤,摆明了割对方肉。

    曹寅下令一部断后,掩护其他部队过桥。

    两家重装步卒实力相当,武陵军依托地形节节抵抗,倒不虞很快败退。但是,还有一支逐鹿军参与追击,这支部队就是白毦。

    军团技开道!

    长矛阵冲杀!

    数百支超长长矛,将武陵军断后部队战阵冲得七零八落,巴郡军跟进,合力杀散敌军,生生打乱了武陵军撤退计划。大量武陵军没有来得及过桥,就被追兵追上,不得不返身交战,被如狼似虎的追兵打得节节败退,很多人慌乱下被驱赶到河中,或被枪矛捅刺,或死于乱箭之下。

    脱离险境后清点损失,曹寅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五千武陵军入益州,最终跟随曹寅活着逃出生天的仅两千余人,折损大半。所有攻城器械尽数失落,损失极其惨重。更令曹寅不安的是,这样的战斗武陵军难免有人被俘,严刑审讯,他擅自率部进巴郡之事势必东窗事发,将来是否有麻烦、会遭遇什么样的麻烦,殊难预料。

    曹寅肠子都悔青了,惶恐不安中。

    武陵寇则比较好运,追兵主要目标是曹寅的武陵军,没把贼寇部队放在眼里,再加上沙狼毕竟是贼寇头子,不敢与曹寅照面,出逃时刻意选择了不同路线,幸运地没有遭受更大损失。

    至于联军中的玩家势力,被迫替武陵军挡刀,在巴郡重步和逐鹿军联手打击下被揍得哭爹喊娘,大半被歼灭在逐鹿城外。若非后来逐鹿领和巴郡军全力追杀武陵军,玩家部队和佣兵能活着离开的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结束追杀,赵部率部先回到逐鹿领。

    鱼不智邀赵部入城,在城主办公室小坐。

    “多谢赵兄出手,逐鹿领得保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不智,你我之间无需客套,即使我不出手,你只需召回徐元直等人,逐鹿领依然无事。我伏兵白虎山,逐鹿领暗应粮草并为我掩饰,免被州牧府发现端倪,顺便为逐鹿领外援,约定之事,何谢之有?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了起来:“话虽如此,若无赵兄八千重步,逐鹿领之围难解,且必须放弃战役,赵兄帮了我大忙。”

    赵部回想起前事种种,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“要说帮忙,若非不智提醒,我很难想到响应关东诸侯号召这步妙棋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尤如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朝不保夕,是鱼不智的灵机一动让他看到了破局的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事态的发展也象鱼不智先前所预料的那样。

    益州府改口支持巴郡府讨伐董卓、催促巴郡府出兵,都已经一一印证;赵部悄然率部潜伏在逐鹿领境内,刘焉至今不敢明着染指巴郡府内政军务,也在意料之中;逐鹿领可能被强敌攻击,同样应验。

    联军兵临城下,鱼不智始终没有召回出击军团,底气就在于赵部在侧。

    唯一没料到的是,武陵军涉及此事。

    诸侯部队卷入,使赵部帮逐鹿领解围风险更大,但赵部还是果断出手。所幸的是,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鱼不智突然道:“曹寅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赵部瞥了鱼不智一眼:“我知道,他送了你一些攻城器械。”

    反击开始后,逐鹿乡民兴高采烈地往城里搬攻城器械,赵部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。我说他是好人,并不是因为攻城器械,而是给了赵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机会?”

    “赵兄,你有不离开巴郡的正当理由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