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8章 曹寅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有人跟我说过,你为不智城主经营特别领地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所言,荀衍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黑袍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还可勉强归结为对方有能力潜入飞鱼城内,听到相关消息。但对方直言飞鱼领是特别领地,甚至直接道出鱼不智名字,这些黑袍人对飞鱼领了解之深,大大出乎荀衍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对方能准确叫出荀衍名字,猜到逐鹿领身上不难。

    荀衍投效逐鹿领,当初曾引起很多人关注。前益州刺史郤俭对逐鹿领不满意,直接原因就是想挖荀衍却未能如愿。即便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荀衍未在逐鹿领公开露面,疑似失踪,但他与逐鹿领的特殊关系仍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黑袍人连番示警,以及帮助飞鱼领退敌,显然对飞鱼领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虽被揭破身份,荀衍倒也并不是很担忧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暗自揣测黑袍人身份。

    有人说起过,证明这些黑袍人应与逐鹿领有交集。

    飞鱼领情况特殊,特别领地孤悬冀州,在建成传送阵之前很难与主据互通讯息,有资格知道飞鱼领建设的人不多,嫌疑圈子并不大。再者,这些黑袍人身手高强,勇敢无畏,身上有股敏于行而讷于言的气质,这份气质和装束,都让荀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荀衍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些黑袍人的气质、装束和武功路数,跟徐飘渺等人很像!

    冀州特别领地选址,本就是在徐飘渺帮助下找到这里,徐飘渺对飞鱼领知之甚详。以徐飘渺在这件事情上的参与程度,以及墨家和逐鹿领的特殊关系,告知宗门,让宗门另外派人暗中保护飞鱼领,于情于理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阁下可是墨者?”

    那黑袍人笑了起来:“不愧是休若先生,慧眼如炬。”

    荀衍心头大定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禽迪义结金兰,墨者知道飞鱼领底细,对领地没有任何损害。

    墨家弟子为保护飞鱼领做了很多事情,出动了这么多人手,先是山中拖延敌人行程,接着又参与了阻击战,最后不辞辛劳追击并擒获敌酋,可谓尽心尽力,劳苦功高。荀衍感念墨者的付出,邀请墨者们到城中休息。

    对方婉言谢绝:“此间事了,我等需返回宗门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荀衍劝道:“回宗门也不用那么着急嘛,好不容易来一趟,倘若就这样让诸位离去,主公必责怪在下待客不周。况且峡谷道一线战事还没有结束,诸位何不再等一等,待黑山军尽退再走?”

    峡谷道那边,苦哂部被堵在中间动弹不得,根本用不着墨者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荀衍无非是想找个理由,款待一下墨者罢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休若先生好意,但我等实不宜在此久留,比邻而居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荀衍惊讶道:“比邻而居?”

    墨者笑道:“本门宗门就在群山中,否则也没办法提前发现黑山军行踪。”

    墨者退走,荀衍思忖片刻,再次回到逐鹿领。

    逐鹿城的战斗仍在继续,不过现在是白天,墨卫不适合参与正面群战,没有出动,都在抓紧时间休息。鱼不智听完荀衍禀报,又让人找来徐飘渺,才算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墨家宗门,的确就在飞鱼领南部群山。

    徐飘渺等人奉师门指派,来到逐鹿领听候宣调,竭尽所能保护逐鹿领,深受鱼不智信任。逐鹿领打算建立特别领地,根据拟定好的各种选址原则,最终决定在冀州渤海郡创建特别领地,并委托墨卫帮忙选择合适地址。

    逐鹿领选择在渤海郡创建特别领地,正好是墨家宗门所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巧合,让徐飘渺也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徐飘渺全程参与了领地选址讨论,很清楚逐鹿领选址原则是怎么来的,若非如此,恐怕徐飘渺很难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。

    鱼不智请他去渤海郡选址,徐飘渺悄然回了趟宗门,具言此事。

    宗门对此的态度很明确:逐鹿领决定在渤海建立特别领地,看来也是天意使然。禽迪和鱼不智是义兄弟,兄弟情深,否则宗门也不会派徐飘渺等人去逐鹿领。既然特别领地注定要落在渤海郡,以墨家和逐鹿领的关系,不可能袖手旁观,暗中保护特别领地,墨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既然要暗中保护,特别领地和宗门所在地越近越好。

    最终,徐飘渺推荐了飞鱼领所在的月亮湾。

    月亮湾曾经有一个小渔村,是距离墨家宗门最近的据点。

    墨家有人在渔村中隐居,既有前哨站功能,又能为宗门收集外部信息,还可以让一些外出历练的墨家弟子有一个临时落脚点。徐飘渺本人,就曾经在那个渔村住过一段时间,刚好不久前渔村被毁,那块地非常符合逐鹿领对特别领地选址条件,离宗门又足够近,徐飘渺推荐后被荀衍顺利选中,在渔村旧址上创建了飞鱼领。

    飞鱼领建立第一天起,就一直受到墨家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此前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大状况,墨者无需出面,直到这次黑山军来袭。墨者飞刀传书,直接参与与黑山军的战斗,最后又告诉荀衍大家比邻而居,是觉得经过这些事情后,宗门所在地秘密难以继续掩饰,索性坦率相告。

    墨家宗门显然对这一天早有预见,提前有跟徐飘渺通过气。

    见鱼不智问起,徐飘渺就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以飘渺所言,墨家宗门在飞鱼领南面群山中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皱眉道:“前番我欲让红菽部落迁往冀州,罗虎少族长和元直走遍了南北群山,未能发现适当的迁居之地,他们何以未能发现墨家宗门?”

    徐飘渺笑道:“宗门重地,首重隐秘,外有阵法掩护,不知方法者无法进入。阵法乃是战国时请阵法高人所设,至今已有数百年,从未出现问题,外人绝难发现其中端倪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很了解徐庶的为人,严谨缜密又足智多谋,什么事情交到徐庶手中,徐庶基本都能很好地完成,偶有失手也被证明是客观条件难以达成,徐庶主观上都会人力所能及的做到极致。象寻找定居点这种任务,没什么障碍,最要紧的是尽心尽职,以徐庶的性情,既然参与了,没道理错过明显线索。

    宗门外有阵法掩饰,外人难以发现,很好地解释了徐庶等人无发现。

    实际上,墨家宗门所在地,就是徐庶在山中看到的阵法n廊。

    那次徐庶与罗虎走遍群山,无意中发现阵法n廊,因当时天色不早,同行者精疲力竭,徐庶不便回去细看。返程路上,他们走的又是山外大道,再加上徐庶只当阵法n廊是巧合,不信随便在山中转一圈就能看到阵法,也没放在心上,与罗虎等人径直回了飞鱼领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飞鱼领,已是灯火通明时。

    一行人连夜传送回了逐鹿领,徐庶更没机会去证实此事。

    就这样,徐庶与墨家宗门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如果徐庶回去探访,即便他找不到阵法入门之法,看在两家的关系上,墨家多半也会主动现身,表明身份,提早让飞鱼领知道他们的存在。当然,即使先前不知道墨家宗门就在附近,对飞鱼领也没有什么影响,墨家对飞鱼领的暗中保护,始终都有持续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小迪也在飞鱼领附近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鱼不智正容道:“等此间事了,我想抽时间去贵宗门一趟,一则拜会巨子及各位宗门前辈,二则感谢墨家对逐鹿领的无私帮助,第三,小迪离开这么久,我很想看看他,到时还需飘渺引见。”

    “乐意效劳。”徐飘渺爽快应下,又道:“墨家隐世数百年,宗门重地不宜被外界知晓,希望大人、先生为本门保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荀衍相视一笑:“飘渺放心。”

    得到想要的承诺,徐飘渺满意离去。

    城墙方向的厮杀和呐喊声,依然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荀衍皱眉道:“还在进攻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从中午到现在,几乎没有停过。”

    “领地兵力还够用吗?”

    “白毦和賨人都在城墙上,有他们在前面顶着,磐石营伤亡没那么大。但对方是车轮战法,我军将士没有喘息之机,守得甚是辛苦。我已经从后方附属领地陆续抽调白虎义从上城助守,敌军意图直接攻灭逐鹿城,不愿在附属领地投入兵力,倒是给了我们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从飞鱼领调些部队回来?”

    鱼不智苦笑道:“一万金一个人呢,我们现在手头是有点钱,可也架不住这样糟蹋。培瓜倒是可以回来了,他的瓜兵守城战能帮上忙,如果现在峡谷道的战斗结束,也可以让陈晨回来支援,不过我估计他不用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荀衍目露喜色:“主公,可是要发动了?”

    鱼不智眸中寒芒一闪,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残阳如血,白日将尽。

    联军大营,中军帐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汉子端坐帐中,神情倨傲,端着一个酒壶,旁若无人痛饮着。

    一名士快步走进中军帐,来到中年汉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长史,战情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太守大人,前方依然胶着,那些异界勇士部队正准备夜战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面现愠色:“有我军带来攻城器械,攻打一个缺兵少将的领地,尚迟迟不能竟全功,损兵折将不说,还连累我军损失部分器械,着实可恨!可笑他们还在中军帐里高谈阔论,极力鼓动我军上阵破城,器械是我出的,他们打不下逐鹿城,就挨撺掇我亲自出兵,活都让我们做了,要他们何用?”

    长史苦笑道:“即便如此,大人也不必把他们赶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太守道:“若非我军不宜亲自动手,何须与他们合作?可照现在的情形,看来免不了最终还得我们出战,落下一个越境击敌的口实,留下后患。”

    长史劝道:“大人息怒。那些异界勇士部队战力固然有限,击破逐鹿领之心,却是比任何人强烈。逐鹿军向来骁勇善战,不易对付,他们攻之不下实属当然,虽说我军器械有损失,守军亦因此付出代价。有人帮我们消耗守军实力,我军将士少一些折损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?只是看到攻城器械被毁,心中不忿。”

    长史显然也在担心此事:“属下已经让人清点过,攻城器械尚剩下一半,从今日交战情况看,属下估计,夜战难免也有折损。如果夜间攻不下城池,明日所剩攻城器械必然不多,到那时,即便我军不想出手,也只能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太守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将酒壶顺手一扔,问道:“沙狼呢,有没有上去?”

    沙狼,就是武陵寇的首领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长史道:“武陵寇草寇出身,野外剪径是常事,强攻坚城却非他们所长。武陵寇虽然比普通贼寇强,但趋吉避凶是贼寇天性,最懂见风使舵,打顺风仗抢战利品比谁都快,象现在这样的硬仗,他们是能免则免。在下还听说沙狼刚开战就吃了大亏,折损五百余人,这种情况下别指望他会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太守大人率部亲至,沙狼更不敢过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太守面色稍霁,自嘲道:“也是。沙狼的贼寇团号称武陵寇,我这武陵太守在此,还带了五千部队过来,正所谓官贼不两立,他躲着我也是应该。武陵寇和武陵太守竟然联手对敌,岂不可笑!”

    长史低下头:“大人也是不得已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中年汉子不是别人,正是武陵太守曹寅!

    郡守、国相皆可视为诸侯,曹寅自然也是。

    武陵郡与巴郡接壤,按行政划分却不是在一个州。

    武陵郡属荆州地界,巴郡则归益州管辖。

    武陵军潜入巴郡参与军事行动,属于越界攻击,而且是越过州界攻击,事情一旦败露,势必引发一场轩然大波。不仅巴郡有权对武陵军发起攻击,就连益州府都有可能出手,讨伐武陵郡的不当行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赵部率部离开了巴郡,参加讨伐董卓,曹寅也不敢冒大不韪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