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4章 弃营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瓜兵上前,将本就狭窄的山路封堵。

    突然冒出一群非人生物,还拿着刀盾冲过来,黑山军着实被吓了一跳。姑且不提这些瓜兵实力如何,单是它们的出现,就足以让黑山军胆战心寒。古人对神秘力量甚是敬畏,很少有人能面对巫师仍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可黑山军要想突破,就必须先解决掉这些小瓜兵。

    尽管恐惧,黑山军还是得硬着头皮上前。

    与瓜兵交上手之后,黑山军的恐惧感才慢慢降下来。小瓜兵外形滚圆,看起来更象是玩偶,而非传说中可怕的鬼蜮,心理威慑力自然不足,再加上开战后瓜兵表现出的战斗力并不突出,对黑山军没有太大威胁,黑山军将士越打越有信心,越打心情越安定。

    颇繁打击下,最前面的一个瓜兵法力耗尽,恢复瓜籽形态。

    正值夜晚,黑山军看不到地上多了一颗瓜籽,但一个瓜兵被他们干掉,是确凿无疑的事情,黑山军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不过黑山军也有付出代价,守军暗箭不断打击黑山军。守军人数有限,又要防范黑山军弓手远程压制,守军弓手只能利用黑暗四处打游击,射不了几箭就得改换位置,尽可能给黑山军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战斗在继续。

    黑山军渐渐在实战中找到对付瓜兵的诀窍,通过不断重击,加剧瓜兵身上法力消耗,缩短瓜兵存续时间。

    齐心协力下,十多个瓜兵先后被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黑山军欢庆胜利,培瓜那边手一挥,又是十多个瓜兵冲过去,与黑山军纠缠在一起。等这一波瓜兵功成身退时,守军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,重整旗鼓,与黑山军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见守军重新上阵,培瓜闭目养神,抓紧时间恢复法力。

    以培瓜的法术,一口气变出上百瓜兵并不难,但他一直小心地控制着瓜兵数量,节省法力消耗。在这样的地形下,培瓜要做的就是用小瓜兵配合堵路,为参与防守的一百斩蛟水师分担压力。

    从群山中钻出来的黑山军有三千之众,扼守山区入口的仅有一百水师。

    培瓜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。

    逐鹿领此时也有强敌入侵,培瓜是鱼不智派来飞鱼领支援的唯一援军。在山区环境下,如果运用得当,培瓜一个人能起到的作用,不会比数百将士差,至少在培瓜法力耗尽之前,黑山军很难突破小瓜兵的阻截。

    培瓜和一百水师坚持得越久,对飞鱼领整个战事的发展越有利。

    黑山军很快找到另外两条可靠近飞鱼领的小径,所幸这里是飞鱼领选定的阻击战场,有充足时间观察环境,这一带所有敌人可能利用到的出口,都有人蹲点守候。黑山军一冒头,就跟主道上的同伴一样,陷入水师围攻。

    白雀情急之下只能拼命,下令部队不惜一切,全线猛攻。

    黑山军持续围攻,一百水师压力骤增,培瓜需要兼顾几个方向的支援,法力消耗加大。水师虽然占据地利,总能以多打少,但战斗中仍然难免出现折损,让本就捉襟见肘的防线更加吃紧。

    山中阻击战打响后,喊杀声传到峡谷道方向。

    苦哂部黑山军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白雀部!

    前线武将是苦哂心腹,知道白雀部已经动手,必定牵动守军防御力量,现在正是守军最困难的时候,于是当机立断,悍然下令发动总攻。沉寂了一天的黑山军苦哂部,一直忍受着城上守军箭矢骚扰,憋了一肚子火,现在听到城内有异动,又收到总攻命令,一个个如打了鸡血一般,呼号登城。

    王戣寸步不让,率领守城将士,与登城的黑山军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城墙处杀声震天,血流成河!

    听到城墙方向传来的喊杀声,白雀心头大定,苦哂部还在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峡谷道另一端的黑山军大营,苦哂也听到了城墙处的杀声。现在是夜晚,前线黑山军缺乏攻城器械,他们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发动攻击,那就是白雀部已经动手的情况下!

    白雀部终于来了!

    看来是山中行军太过困难,影响了部队行程,未能按原定计划在中午之前赶到。不过,趁晚上发动夜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更具隐蔽性,也更加突然,更容易给予守军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大营外,马蹄声渐近。

    一名黑山将领冲进大帐,急切道:“首领,那支骑兵又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苦哂看着那名武将,目光森冷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这名武将已经被飞鱼骑兵折磨得胆气全无,如惊弓之鸟,他很不喜欢看到部下无法掩饰住心头的畏惧。

    但客观地讲,苦哂不能过分苛责这名部下。

    飞鱼骑兵的强悍,从昨晚劫营情况能看出端倪,曲晨实在是太过生猛,苦哂部无人能阻挡曲晨的大戟。此前也有几个在苦哂部以勇悍著称的勇士,试图挑战曲晨,结果全都被曲晨砍瓜切菜般击杀,在无人敢直撄其锋。

    曲晨的军团技,更是让黑山军吃尽若头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从黄昏时分开始,飞鱼骑兵袭击行动越发频繁,两度突入苦哂部大营,作战方式越发直接,也更加大胆。苦哂知道,这是因为营中军队减少所至,飞鱼骑兵试图用凶猛的游击,不断削弱营中兵力,直到有机会打破大营!

    大营一破,峡谷道另一端的苦哂部就成了无根之木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苦哂部要么强攻破城,要么乖乖退走,免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破虏骑就象是一把锋利的刀,反复冲击,不断从苦哂部大营撕下血肉,大营的防守变得越来越困难。中午之前,苦哂部向峡谷道派出两千生力军,留守大营的黑山军只剩下两千左右,在飞鱼骑兵不断攻击下,兵力损失近半,如今还剩下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骑兵的折损轻微,至少还有四百能战之士。

    破虏骑与黑山军同为55级,不过破虏骑有魁塔加成,守城时尚不明显,上马恢复骑兵本色后,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在黑山军之上。有曲晨这样的王级武将带队,又充分发挥出骑兵机动作战的特点,故损失寥寥。

    四百骑兵vs千人步卒,以曲晨之能,已经能改袭扰为强攻,强行破营!

    这便是黑山武将感到慌乱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?”

    苦哂不满地训斥道:“骑兵来便来吧,他们反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黑山武将抹了一把汗,硬着头皮道:“属下这就去组织防守。”

    苦哂叫住他:“不用。通知营中所有人,我们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哪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进峡谷道。城墙处我军正发动总攻,说明白雀部已经有出手,白雀部突入飞鱼领,飞鱼领必破!我们现在动身进峡谷道,到城墙那边时,飞鱼领多半已经被打破了,正好入城问问飞鱼领主,为何犯我黑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座营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弃了。我死守营地,就是为了引诱飞鱼骑兵,不让那支骑兵回领地。他们既然很想要营地,送给他们便是,一座营地换飞鱼城,我觉得很划算。”

    黑山武将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飞鱼领破灭在即,这大营确实已经没必要再守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营地仅剩的少量兵力,想守也未必守得住,倒不如直接前往飞鱼领,与大部队会合。进入峡谷道后,飞鱼骑兵再难象在开阔地带那样纵横捭阖,本部将士再不用提心吊胆,担心被骑兵突袭。

    黑山军大营就设在峡谷道外。

    骑兵突入营中,正好看见最后一批黑山军进入峡谷道,留下一座空营。

    曲晨喃喃自语:“跑得真快啊,料到我们会发动强攻了……”

    峡谷道另一端,喊杀声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城墙处正在激烈交战。

    从时间看,山里的敌人应该已接近飞鱼领,甚至很可能正在发动进攻。整个白天,城墙防线没有大规模战斗,摆明了就是在等奇袭的黑山军到位,现在城墙防线开打,奇袭之敌肯定到了。

    曲晨忽然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荀衍授权他临机决断,他当时判断破虏骑返程也未必能赶上回城参战,决意留在外面持续扰乱黑山军大营,让苦哂不敢肆无忌惮地支援城墙一线。曲晨作出这样的判断自有他的道理,可他不知道领地如何应对,难免忐忑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曲晨想的全是如何打破大营。

    如今大营真的破了,准确地讲是对方自知守不住了弃营而走,峡谷道外再无敌人,破虏骑失去目标。现在突然闲了下来,明知道领地仍在激战,曲晨身为飞鱼领头号战将,却没有办法及时赶回去,心情之焦躁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苦哂敢放弃大营,进入峡谷道,看来是对攻破飞鱼领颇有信心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决定,相当于断了本方后路。

    若攻不下飞鱼领,苦哂部被夹在城墙和峡谷道之间,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峡谷道内甚至没有足够水源,飞鱼领只要守住两端,甚至不用出手,就能把苦哂部饿死、渴死在绝地。没有足够把握,很难想象苦哂敢这样做。

    苦哂的选择,让曲晨多了一些不安。

    守得住,的确有望将苦哂部一网打尽,可万一城里守不住呢?

    曲晨无法接受同伴们在城内拼命,他却只能在外面远远旁观。

    必须得做些什么!

    破虏骑要想参战,就得进入峡谷道。

    可峡谷道地形,非常不利于骑兵作战,破虏骑进去,相当于自缚手脚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曲晨很快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不能让苦哂可以心无旁骛地攻击城池,追进峡谷道,让他们两面受敌。骑兵不能进去,那就下马步战,破虏骑又不是没守过城,峡谷道地形不利兵力展开,正好能够发挥出个人战力优势,他只需带上百余人,就能撵在苦哂部的屁股后面,不断向城墙方向靠近!

    其他骑兵可以暂且在大营里休整,随时接替力战过后的同伴。

    苦哂部撤得匆忙,营内还有粮草、兵甲等物资,这些都是战利品,破虏骑留在大营,顺便看管这些缴获的物资。

    一百破虏骑兵下马,跟随曲晨走进峡谷道,与断后的黑山军展开肉搏。

    曲晨进入峡谷道的时候,山中阻击战正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守军占据着地利,但人数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五百破虏骑出城野战,城墙防线兵力捉襟见肘,从东线调了两百水师;得知南面山中有敌人,荀衍被迫又从东线抽调了一百人。至此,东线只剩下两百水师,这两百人要负责漫长的月亮湾城墙防线,要守卫海浪镇,还要轮流派出斥候和游艇出海警戒,再也抽不出人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荀衍比较沉稳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没有任何消息显示东面有状况,可他不会轻易放弃东线警戒,除非飞鱼城即将被敌军攻破,最低警戒水平必须保持。

    峡谷道城墙方向,由于苦哂部响应白雀部的行动,突然发动猛烈进攻,将剩下的所有攻城器械都用上,大有不破城池誓不罢休的气势。王戣率部与黑山军死战,战事激烈,一时间也没有余力支援山中阻击部队。

    白雀部退无可退,一副搏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培瓜不断唤出瓜兵挡道,可随着阻击部队伤亡逐渐增加,维持扼守路口的兵力变得越来越难。指挥阻击战的是一名年青的转职武将,见势不妙,果断把四处打游击的弓手撤了回来。本方弓手主要起骚扰作用,可现在黑山军是拼命的打法,骚扰效果不大,不如撤回来加强近战兵力,轮换休息。

    撤回弓手让防线稳固了些许,但还不足以解除危机。

    多个路口需要瓜兵支援,培瓜法力在不断减少,恢复远远赶不上消耗。

    白雀部仍在千方百计想办法扩大战线。

    再没有路口可供利用,他们便砍山藤结成藤绳,固定在高处,组织身手矫健的勇士抓着藤绳,荡过山涧,直接在守军扼守的路口后方落地。虽然有人不慎跌落山涧,空降的黑山军,仍足以瓦解本就岌岌可危的防线。

    水师武将急忙带人去封堵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几名黑袍人从黑暗中钻出!

    黑袍人提剑冲上,干净利落地将空降的十多名黑山军尽数击杀,如同暗夜中的杀神。水师转职武将还没跑到事发地点,前方已没有站着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一名黑袍人道:“报信的人,不介意我们搭把手吧?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眼前一亮:“当然!”

    黑袍人点头:“我们来了,你们可以歇会。”

    一声呼哨。

    更多黑袍人从黑暗中现身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