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3章 重返巅峰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冷静!你可千万别想不开”

    “别冲动,冲动是心魔!”

    “大师之战,咱们这些小人物别掺和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头,我知道你跟这两只有过节,但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真想报仇,我教你个办法。常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也别再上去了,咱们骂死他们!就他俩这长相,就够咱们变着花样喷三天三夜的”

    鱼不智苦口婆心规劝招锋也就罢了,百忙中还抽空跟另外三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几位大师,你们该干嘛干嘛,不要介意旁边观众哈。这老头有点倔,俗话说老还小,甭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长老,我负责拖住老头,保证不让他给你添乱,待会你自个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双魔眼前一黑,这厮脸皮也是无敌,以为我们没听到他刚才说什么吗?

    鱼不智一边嘴里不停地碎碎念,一边卯足了劲把招锋往屋里拽。

    然而老头毕竟是武师高手,曾经还是一位顶尖高手,鱼不智弓手职业,不以力量见长,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拽不动招老头。老头站在那不是,想甩开他也不是,满面通红,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让他钻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在办公室门口较劲,独臂长老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双魔对视一眼,眸中都有几分喜色。

    昔日他们和招锋齐名,十几年前游侠会追杀令,招锋担纲追杀主力,连场血拼,两败俱伤,两人被击落悬崖才死里逃生,好容易养好伤势复出。想起前事种种,双魔对招锋多少有些忌惮,刚才招锋推门而出,两人心中着实咯登了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招锋境界下降已无悬念,以至于逐鹿领主死活不让他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独臂一位大师,他们面临的压力便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身在逐鹿城,双魔担心夜长梦多,既然已经成功逼得守方的大师现身,目的达成。鱼不智讲的话他们都有听见,徐飘渺等人快到了,徐飘渺是墨卫领,墨家弟子报复木角领的时候,双魔与他交过手。听到徐飘渺等人即将赶到,两人更不愿在城中与独臂交手,心生退意。

    临走前,两人也不忘揶揄招锋一番。

    大团笑道:“这小子说得没错,你还是在旁边好好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枯树冷哼:“境界消退还学人强出头,果然是死性不改,怒我们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招锋气得吹胡子,眼睛冲鱼不智一瞪:“你”

    鱼不智毫不客气地打断招锋,道:“你什么你?老头,你可别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两人这边扯皮,双魔作势欲走。

    独臂长老哪肯任他们离去,拔剑阻拦。

    二打一,双魔哪会惧怕独臂长老一人,身形一分,左右冲出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三名大师级高手便战成一团,但见剑影重重,锋芒逼人,三条人影走马灯似的滴溜溜乱转。独臂长老虽然以一敌二,却并不硬拼,只求缠住两人片刻,毕竟是大师级高手,双魔很难在短时间内击败他。

    招锋哪肯让独臂孤军奋战,拔腿就想上前,却被鱼不智紧紧拉住。

    “快放手!”

    “休想本领主眼巴巴地看着你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老头既感动又生气,急得跺脚,知道这厮铁了心不让他去参战,索性拔剑,但见剑花一闪,外袍一大片衣袖剑锋削断。老头终于离开鱼不智魔爪,飞身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招锋一加入,双魔分出一人对敌,独臂压力大减。

    与招锋对战的是大团。

    “十几年不见,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大团始终以笑脸示人,说话温声细语,象大团这样的胖子,很容易给人留下憨厚的既有感观,看起来象个老好人。大团主动过来对付招锋,就是想趁徐飘渺等人赶到之前,争取击杀或重创招锋,再与枯树携手出城。嘴上讲的客气,实际上出手最是狠辣。

    大师级武师对战高级武师,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招锋情况比较特殊,他曾经也是大师级高手,只是因为重伤境界下降。实力大不如前,对武学的理解和认识却不会随境界降低而减弱,即使现在是高级武师,也比普通的高级武师难缠许多。大团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一上来就展开猛攻,希望凭绝对的实力强行压制对手,将招锋击杀。

    双魔在一起配合多年,大团一出手,枯树就知道他想做什么。枯树横身一挡,将独臂拦在另一边,让独臂难以对招锋施以援手。

    独臂似乎没有意识到招锋有危险,专心致志地与枯树交手。

    枯树虽然有些纳闷,心中却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大团那边,倒是很快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一阵猛攻,逼迫招锋与他比拼内力,这是高阶武者对付低阶武者的有效手段。大师级武者与高级武师,内劲之强弱有着云泥之别,大团相信,逼招锋拼内劲,是自己最有把握快击败对手的方法。

    招锋境界下降,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内劲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却没有按他想象的那样生。

    几次比拼内劲,招锋不仅不退让,反而须贲张,竟是比大团还来劲。比拼的结果,招锋也丝毫不落下风!

    大团越打越不对劲,失声道:“你这个骗子!”

    招锋冷哼:“老夫骗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境界没有下降!”

    招锋也不吭声,那神情却分明在说:“你才知道啊?”

    独臂叹道:“你们也不想想,如果前辈只是高级武师,我会如此放心地让他单独跟你交手?二对二,谁都不占谁的便宜,今晚就一决胜负吧!”

    大团和枯树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都说招锋境界退回高级武师,眼睛快瞎了,不愿继续担任游侠会长老,独自一人浪迹天涯,传得有鼻子有眼,跟真的一样,没想到居然是骗人的。这货不仅眼睛没瞎,武功境界依然是大师级无疑!

    这厮刚才还和鱼不智一唱一和,上演了一幕煽情剧目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也是为了迷惑他们的小伎俩

    阴险,实在太阴险了!

    卑鄙,简直卑鄙至极!

    在办公室门口看热闹的不干了:“你们说什么?老头还是大师级武师?”

    独臂笑道:“大人,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招锋哼道:“重回大师级这种小事,难道我还要敲锣打鼓到处宣扬吗?”

    鱼不智语塞,老头越来越拽了

    不过,看在领地多了一位大师级高手的份上,哥忍!

    鱼不智后来才知道,招锋能重回大师级,完全是张仲景的功劳。

    招锋的眼疾,其实就是当年旧伤落下的后遗症,张仲景为招锋治眼疾,即是为招锋疗伤。好歹是汉末三神医之一,张仲景医术之精湛实众所周知,普通眼疾,何需他在逐鹿领一呆数年?

    治好了招锋眼疾,就相当于治好了他的旧伤。

    旧伤一去,导致招锋境界下降的因素不复存在,招锋重回大师级境界,是迟早的事情。要知道,招锋毕竟曾经是大师,境界跌落后,对大师境界的感悟和认知尚在,重返巅峰比普通高级武师突破,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招锋境界恢复不久,他没好意思声张,其他人无从知晓,也只有同样境界足够高、又住在招锋小院里的独臂长老知道这一情形。

    这就是招锋要和独臂一起,直面双魔的原因。

    双魔自知占不到便宜,大喝一声,齐力逼退对手,飞一般冲向城外。

    独臂和招锋紧随其后,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墨卫和木角武师的对决占据上风,可一旦让双魔插手,墨卫很难在两位大师级武师手下全身而退。独臂和招锋铁了心跟双魔卯上,即便不容易直接击败对手,也需要把两人缠住,不让双魔卷入普通武者的战斗。

    双魔身法如电,不久便抵达北面城墙附近。

    越过城墙,就能直接回归联军大营,到时或隐或击,皆可自主。

    城上一声厉喝,数十支箭矢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上几条黑影高高跃起,奋不顾身地凌空下击。

    夜里看不清箭矢飞行轨迹,只能凭破空声判断大致线路,双魔应付起来本就有些吃力。那几个从城头扑下来的黑影,扑击之势没有留半分余力,有股一往无前的壮烈韵味,赫然是徐飘渺为的墨家弟子。

    双魔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鱼不智分明说,徐飘渺等人正赶往城主办公室吗?

    那厮奸诈,嘴里没一句实话!

    以双魔的武功,要击杀这几名墨家弟子不难。但现在城上有弓手配合,难免要花一点时间。一旦不能迅突围,在城墙处被独臂和招锋追上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双魔无奈,身形一拐,沿着城墙疾奔,希望找到防守漏洞突围。

    奔出数百步

    正想上城,弓弦声再起,又是几名黑衣人扑下。

    双魔再转,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两轮狙击为本方大师级高手争取了些许时间。时间虽不多,却足以让两人赶了上来。独臂长老双腿连蹬,在城墙上几次借力就顺利登城,在城上与双魔平行疾奔,不让两人有机会直接回大营,招锋则在城下撵着两人屁股猛追。四名大师级武者度全开,所过之处,带起几股气流。

    双魔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他们入城是为了调虎回山,便于他们对墨卫展开屠杀。

    可他们没想到,招锋恢复了大师级境界,与独臂联手,两边都是两位大师级武者,双魔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现在招锋和独臂封堵他们回营之路,把他们往别的方向驱赶,摆明了要死缠烂打,不给他们对付墨卫的机会。墨卫有不少墨家弟子,整体质素强于木角武师,没有双魔出手,木角武师如何能是墨卫对手?

    但现在大团和枯树自顾不暇,管不了那么多,还是自个儿脱身要紧。

    四位大师级武者足狂奔的时候,飞鱼领的战斗也进入了全新阶段。

    白雀部经过艰苦跋涉,天黑时分,终于摸到飞鱼领外。

    白雀让将士们抓紧时间恢复体力,准备战斗。

    今晚,他们必须动一场夜袭。

    不仅仅为了与苦哂部的约定,更为了三千将士能自由地活下去。随身携带的干粮已经吃完了,如果今晚攻不下飞鱼领,他们只能饿肚皮。

    能不能活着回去,全看晚上这一战!

    白雀不知道苦哂部还在不在攻城,由于苦哂部攻城器械被烧,只能龟缩城下等待城内乱起,城墙方向听不到交战声,进一步加剧了白雀的担心。休息了没多久,白雀部下令全军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为避免被守军提前现,白雀部在较远的地方休整。

    从休整地到飞鱼领,有两个山头距离。

    白雀完全没想到,惹在山里负责瞭望的药农和猎人,通过旗语把白雀部的消息传了回去,他们的行踪已经在飞鱼领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这支奇袭部队往前走了不远,就遭遇到守军伏击。

    箭矢毫无征兆地从黑暗中飞出,将走在最前面的几名黑山军射杀当场。

    还是被现了!

    白雀焦急万分!

    这里是山区,道路崎岖陡峭,一边是峭壁,另一边是悬崖,易守难攻。守军不需要太多兵力,扼守住路口,就能让黑山军被困在山中,引颈就戮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硬着头皮向前强攻。

    黑山军也知道现在必须死战,冲不过去,全军覆灭,奋不顾身地猛攻。他们前仆后继,拼死向前,试图用血肉之躯为同伴冲开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一个个黑山军倒下,依然没有取得进展。

    白雀却看到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从箭矢密度看,守军人数不是太多!

    守军人数不多,利用地形,围攻冲上去黑山军,形成局部多打少局面。即便如此,黑山军通常也能抵挡几下才被杀死,这说明守军实力不如本方!

    实力不强,人数不多,靠地利扼守,看似稳固,其实有潜在危机。

    但守军会累。

    守军难以快解决战斗,体力会持续消耗,等他们精疲力竭,有地利也难守住防线!而且,白雀从守军表现断定,黑山军整体实力在他们之上,只要冲破山道阻截,大军杀进飞鱼领,强攻主城,胜算很大!

    他必须抓紧时间冲破阻截。

    飞鱼城依山而立,入城之路肯定不止一条,黑山军寻找附近其他道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雀派出自己的亲兵队强攻!

    亲兵们上去后,守军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守军阵地后方。

    一名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农夫,摸出一把瓜籽,往地上一扔。

    “咿咿!”

    十几个顶盔贯甲的瓜兵,排着队向路口走去,将路口堵得严严实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