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1章 戴高乐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首次交锋,武陵寇被白毦兵阴掉近五百人。

    踌躇满志而来,兵力瞬间缩水四分之一,武陵寇首领面色铁青。他没敢继续在外单独扎营,率部跑到逐鹿领外,与玩家势力大部队会合。

    大兵压境,在城外发呆未免太过无聊,得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一支由领主部队和佣兵组成的联合部队,从西面绕过逐鹿城,沿逐鹿城和巴山镇之间的空隙南下,直扑夜雨镇。本次行动的意图,是测试夜雨镇守军抵抗强度,由于是进入逐鹿领相对稳固的区域作战,又有武陵寇前车之鉴,联合部队兵力高达五千人。

    来到夜雨镇外,联合部队随即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抵抗力量依然超出他们的预估,带队玩家不敢恋战,再次回到大营。

    大营内,檞寄生正与一位自由玩家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檞寄生面无表情:“还需要再试吗?”

    那名自由玩家摇头:“不需要了。我们尝试进攻过的各个附属领地,防守力量之和,已经接近逐鹿领现有军力最大值。你说的没错,鱼不智一定是用了某种方法,重新整合过白虎义从的力量,他的附属佣兵有办法机动。”

    玩家部队实力最强者是木角领,主事者却不是檞寄生。

    负责统筹并发起对逐鹿领军事行动的是复仇者联盟,木角领、武陵寇都是通过复仇者联盟居中协调,让不同势力共同参与本次行动,复仇者联盟的盟主地位不可动摇。

    担任行动总指挥的,是一位名叫戴高乐的自由玩家。

    戴高乐就是与檞寄生联系的那位堂主。

    在复仇者联盟里,堂主地位仅次于盟主,权力很大。

    戴高乐首次亲自指挥这样一场战斗,攻打的还是以善战著称的逐鹿领,心头激动可想而知。为了这一战,联盟做了充足且细致的准备,戴高乐对逐鹿领部队构成、各附属领地状况等情况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他知道,逐鹿军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现在鱼不智能动用的部队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戴高乐没敢奢望能势如破竹地推倒逐鹿领,他对困难有充分准备。

    白虎义从可机动作战的情况,是戴高乐从没有考虑过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有什么计划?就这么等下去?”

    见戴高乐只是让部队退回来,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,檞寄生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复仇者联盟鼓捣出的这支联合部队,人数够多,但檞寄生却有些不安。他很清楚逐鹿领的实力,临时在城外准备简易云梯攻打逐鹿城,在他看来纯粹是一个笑话。别看现在逐鹿领采取守势,可那是鱼不智没有放弃战役,一旦领地局势恶化,逐鹿军出击军团分分钟可以传送回城,那时怎么办?

    檞寄生对复仇者联盟感到失望。

    花了那么长时间,各种深谋远虑,原来不过是纸上谈兵!

    想到如果本次行动失败,以后对付逐鹿领会更难,檞寄生便一阵烦恶。

    戴高乐看了一眼檞寄生,郑重道:“对,就是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檞寄生感觉自己快爆了,强自按捺住火气,问道: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多次被对方言语挤兑,戴高乐脸色也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檞寄生,你想灭掉逐鹿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单凭木角领的力量,很难做到这一点,我可有说错?”

    檞寄生沉默片刻,爽快承认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不妨对有共同目标的盟友多一点信心,也多一点耐心。我们跟你一样想覆灭逐鹿领,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努力,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。我现在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,大家必须彼此信任,才有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檞寄生深吸了一口气,平静道:“你说的对,我为刚才的无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戴高乐面色稍霁:“我们现在不宜有大动作,最好让鱼不智觉得,我们对逐鹿领的威胁没有想象得那样大。赶制云梯,营造出我们准备强攻态势,如果我是鱼不智,会对此求之不得,利用坚城打防守战,对防守方更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一来,他就不会轻易放弃战役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我们准备妥当,直接发动总攻,逐鹿领的出击军团回来也没用!”

    檞寄生道:“我现在相信,你们也想趁此机会灭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就是。”

    复仇者联盟发起的这次行动,不是想逼鱼不智放弃全国战役。

    逐鹿领发展得太快了,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,联盟内部早已达成共识,如果不能尽快解决逐鹿领,时间拖得越久,联盟复仇成功的可能性越渺茫。现行宣战制度下,一对一单挑,覆灭逐鹿领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是一次难得机会,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联军不再分兵掠地,只管伐木造简易云梯,一副毕其功于一役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们不愿主动进攻,逐鹿领却不会任由他们舒舒服服地做准备。

    磐石营和白毦集结起来,开始不断在联军大营周围出现。也不做别的,靠军团技大招占便宜。陈到和马袁义轮番上阵,放完军团技后便扬长而去,每次军团技少则轰杀数十人,多则百余人,积小胜为大胜。

    连遭打击,联军依然气定神闲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城头上,鱼不智和易风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看到陈到领着一批磐石营放完军团技,轰杀数十人后安全归来,易风喜形于色,大声喝彩:“主公,陈将军的军团技很快可再次释放,照这样下去,我们可以用军团技耗死对方!”

    鱼不智却是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算过,军团技用完后需要多久时间恢复?”

    易风笑容一滞。

    普通级部队,每分钟恢复1%精力。游戏时间流速现实时间流速的8倍,现实3小时,游戏中便过了一天。游戏中一昼夜部队最多恢复精力180%,恢复速度就那么快,不可能更多。

    陈到是王级武将,王级武将军团技冷却时间为5分钟;此外,王级武将发动军团技时,可抽取士兵上限为4000人,白毦和留守磐石营加一起才3200余人,每次最多可抽取40%力量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逐鹿军军团技力量恢复远远赶不上消耗。

    易风终于明白问题所在:看起来现在逐鹿军不断占便宜,但后继乏力。而且,敌军知道如何在军团技攻势下减少损失,小部队分散开来箭矢迎敌,军团技难以获得最大战果。

    照现在的情况来看,一天下来,总共能击杀一两千人便已不错。

    但敌人不缺心眼,可能给逐鹿领那么多时间?

    鱼不智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最迟今晚,他们会有大动作!”

    易风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苦哂部营地。

    与白雀部约定的总攻时间就快到了,苦哂下令,两千儿郎穿过峡谷道,接替从昨天一直在前线与守军对峙的部队,用剩余不多的云梯攻城,为白雀部制造突袭机会。

    虽说攻城器械所剩无几,苦哂仍对攻陷飞鱼领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他信任白雀,如果黑山军有一个人能率部穿越群山,杀进飞鱼领内部,那个人只能是白雀。飞鱼领兵力不多,最强悍的骑兵部队还不在城内,只要白雀部三千儿郎出现在城内,飞鱼领陷落将不可避免!

    苦哂没有亲自赶赴前线。

    他要留在大营,牵制那支讨厌的骑兵,减轻总攻部队和白雀部的压力。

    耳边,隐约听见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苦哂面露嘲讽之色:“还真是活泼呢,继续在外面闹腾吧,等到飞鱼领被攻破的消息传出,真想看看那些家伙是什么神情……”

    飞鱼领南部群山。

    苦哂憧憬着攻陷飞鱼领的时候,白雀心情却是极度焦躁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已经竭力加快行军速度,可还是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,无法在约定的今日中午走完这段艰难的行军,必将错过与苦哂约好的时间。作为黑山军一部首领,白雀很清楚错过总攻时间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担任奇袭任务的白雀部,应该在正午时分冲进飞鱼城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苦哂会不惜一切地猛攻城墙防线,吸引飞鱼领兵力,让他们无暇兼顾到其他方向,为白雀部直捣黄龙创造条件。

    白雀部无法按照赶到指定地点,苦哂部的猛攻将失去意义,除了增加兵力和攻城器械的损失,不会对战局有更多帮助。等到苦哂部攻击无以为继,即使白雀部发动奇袭,覆灭飞鱼领的机会也会小很多,搞不好还会成为一支孤军,反而把自己陷在里面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白雀即使想打退堂鼓也不行。

    一则,他不清楚苦哂部的情况,答应同伴却临阵退缩,是黑山军大忌;二则,白雀部是突击部队,在山中行军讲究轻装疾进,所带给养能省则省,只有一天的粮食,现在走回头路,半路上就会断粮。

    走错一步,步步皆输!

    白雀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部队未能在约定时间赶到飞鱼领,不是他不尽力,也不是山间险道行军遭遇的各种困难所致。最直接原因是,山中陷阱多得那叫一个丧心病狂,他从未见过,谁布置陷阱会布得如此密集。

    如此阵仗,是要把山里的飞禽走兽一网打尽吗?

    太没公德心了!

    白雀基本断定,布下陷阱的就是飞鱼领猎人。

    这片群山外围有几个系统据点,但陷阱最早出现的位置是在群山中部,越往飞鱼领方向,陷阱布得越多越密。根据苦哂部早前侦察到的消息,那个方向没有别的领地或据点,这锅必须得飞鱼领背。

    部队一边排除陷阱,一边艰难跋涉。

    白雀决定,无论如何也要走完这段路。

    为了与苦哂的约定,也为了本部将士不饿着肚皮在山里挣扎。

    白雀现在已无暇去想苦哂等不到奇袭部队,下一步会怎么做,他能想到的最坏结果是苦哂退兵,但苦哂部为复仇而来,而且多少应该了解山中行军的艰难,只要本部耽搁时间不是太长,苦哂于情于理都不该很快退走。即使苦哂部毫无节操地撤围而去,白雀相信,本部三千儿郎冲入城中,直接攻下飞鱼领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雀还不知道,由于飞鱼领骑兵袭营成功,烧毁了苦哂部的攻城器械,苦哂根本没有办法如期发动总攻。苦哂寄希望于白雀替他打开城门,白雀没有在约定时间出现,并不会导致苦哂部毫无意义地强攻。

    错进错出之下,黑山军也算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总攻未能在约定时间发动,只是推迟,不会取消。

    一名武将满头大汗跑过来:“首领,陷阱太多,能不能让大伙儿歇一会?”

    “不能停!”

    白雀断然拒绝,厉声道:“我们的干粮只够今天食用,如果不想饿肚子,天黑前必须到达飞鱼领外。中午我们赶不到,那就趁晚上发动夜袭。”

    飞鱼城。

    倪祎找到荀衍,什么也没讲,将一块带有墨渍的白布交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荀衍眉头一皱:“又来了?”

    倪祎点头:“嗯,第二次飞刀传书,从外面钉在武库大门上。”

    展开白布,上面内容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告诉大人,有敌三千,陷阱滞行,白日无忧。”

    荀衍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前次飞刀传书,只是告诉飞鱼领,南面有敌人正在接近。第二次传书,明确了敌军兵力,和抵达飞鱼领的大致时间。有了这些消息,飞鱼领可以更有针对性地作出布置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出手相助,但传书者明显对飞鱼领抱有善意。

    “信上的意思是,有人在山中布陷阱帮我们阻敌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山路难行,谁有那么大的本事?附近没有别的据点,谁在帮助我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属下却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倪祎,你还记得上次来飞鱼领的那个賨人少族长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,是红菽部落的罗虎。”

    “传书者能在群山中阻敌,并屡次向我们通风报信,应该离我们不远,或许就在山中。可罗虎为寻找合适的部落定居点,和徐元直走遍附近山区,一无所获,倒是让我有点迷糊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,荀衍很快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得立刻回一趟逐鹿城,面见主公。你再派些人从海路出去,务必找到二将军,将最新传书内容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请二将军火速赶回领地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们的人什么时候找到他,还是算了吧,让他临机决断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