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80章 夹道欢迎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董卓阵营和武陵寇联手入侵,逐鹿领危哪累卵。

    决意一战的鱼不智,先要为群龙无的磐石营配备一位武将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马袁义。

    黄巾战役失败后,马袁义化名黄义成为朱提郡叛军领,并与武陵寇一起进攻逐鹿领。随着益南叛乱升级,朝廷军队进入益州境内作战,逐鹿领受袁绍的邀请,参与了奇袭朱提叛军后方,并成功将马袁义擒获,在逐鹿领审讯下被迫道出实情。

    马袁义一五一十地交待完他所知道的,但求死。

    但逐鹿领没有杀他,而是将他软禁起来,他平日里就在这个小院里种菜打时间。马袁义本是农民出身,后来加入太平道,逐渐受到张角重用,承担越来越多的组织和管理事务,已经很多年没有摸过锄头。如今被软禁,反而有机会重新找回做农夫的感觉,偶尔回想起种种前事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张忠经常过来看他。

    两人太平道故人,被同时派到巴郡做任务,先后失手被擒,如今张忠早已是逐鹿人,马袁义还是阶下囚。张忠一直劝说马袁义投降,重获自由,直言加入逐鹿领的各种好处,马袁义始终未置可否。

    逐鹿领没杀他,又不放他离开,自然是希望让他投降。

    对此,马袁义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他的过往经历,以及他和逐鹿领的恩怨,逐鹿领不可能任他远走高飞。他曾经的两个身份,马袁义和黄义,都是惊动了朝廷的叛军重要头领,很难被朝廷赦免,他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,没有未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,加入逐鹿领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他曾经非常恨逐鹿领,将黄巾起义失败,归咎于逐鹿领破坏了他的魁塔任务,导致黄巾军无法获得进一步魁塔加成,最终导致起义军的惨败。

    时间是最好的良药。

    宁静的生活,让马袁义心中的执念渐渐消退。

    易地而处,逐鹿领现领地附近有魁塔,将之开启,其实没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怨念淡去,马袁义却仍然没有投降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的心态很复杂,有对黄巾军的缅怀,有对任务失败的强烈愧疚,有数次败于逐鹿领之手的屈辱,也有一时间难以接受敌我身份的彻底转变。马袁义自己明白,其实制约他加入逐鹿领的最大问题只有一个:面子问题。

    是叛军重要头目,战败被俘已经够丢人了……

    当年为加入叛军自毁容貌,何其坚毅果决,轻易投降,面子哪挂得住?

    被囚禁的日子,他除了伺弄菜园,还有很多时间思考,全面回顾黄巾军的失败教训,试图找到原因。逐鹿领副城主易风过段时间就会来看望他,每次都是看他是否回心转意。马袁义知道易风是读书人,据说出自鹿门山,妥妥的名家弟子,于是主动向易风请教。

    易风告诉他:黄巾起义失败,除叛徒告密、敌人强大和朝廷武将多能征善战等表面原因之外,深层次原本在于农民起义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黄巾军缺乏有战略头脑的军事领袖人物,其起义计划的制定极不完备,起义后各地起义军没有迅地集结起来,而是分散在各地孤立行动,甚至不进行相互支援配合,终于被官军各个击破。同时起义军领缺乏军事指挥才能,张角、张梁、张宝、波才、张曼成、赵弘、韩忠等,个个都是只知固守一城一池,或久围坚城,与东汉军拼消耗,不懂得运用灵活的战术战法,取得主动,始终被动挨打,失败不可避免……

    马袁义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细细一想,的确如此!

    这么说来,没能顺利开启白虎魁塔,并非黄巾起义失败的根本原因嘛。

    我不是黄巾罪人!

    逐鹿领也不是罪魁祸!

    这是马袁义最大的心结,心结一解开,他的心态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。张忠和易风常与他见面,对马袁义的转变有直观感受。

    两人一致认为,马袁义对逐鹿领已不再有敌意。

    除非他愿意被囚禁一辈子,加入逐鹿领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鱼不智跑来找马袁义出山,正是因为有前面长时间的铺垫。现在情况紧急,他愿意给马袁义一个台阶,如果“求助”比“劝降”更能让马袁义接受,反正都是为逐鹿领效力,以什么方式达成目标,鱼不智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马袁义爽快地答应带兵作战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的两个名字都不能用了,以后就叫马义吧。另外你自毁容颜,容易让人想到朱提叛军领黄义,先戴个黑巾,后面我找人给你打副面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还有最重要一项:你得加入逐鹿领,否则没办法统率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行吧!”

    这货半推半就地从了……

    接受邀请,加入领地,马袁义个人属性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马袁义:武力78,智力61,武将特性:无。

    客观地讲,马袁义的属性只能说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他的武力值和智力值不低,尤其是智力值,在黄巾武将中算是相当少见的,黄巾将领普遍靠武力刷存在感,智力值向来不高,三、四十点是智力值是正常水准,马袁义的61点智力值,在黄巾将领中算是一个异类。马袁义在黄巾军里多负责统筹、外交和组织工作,智力偏高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武力值78点,中级武将中的顶尖存在。

    但马袁义没有武将特性,让他的综合评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加入逐鹿领后,马袁义开始享受领地称号“虎狼之威”加成,个人武力值增加2点,实际武力值为8o点,迈入高级武将行列,可以使用军团技。马袁义对军团技心仪已久,望穿秋水却不能得,加入领地便获得相应加成,实现了对他个人而言前所未有的重大突破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当鱼不智告诉他,今次的对手有武陵寇和木角领时,马袁义苦笑不已。上次他进攻逐鹿领时,武陵寇和木角领与他是友军,前者直接参加了战斗,后者以五百骑兵在逐鹿领反复运动,迷惑并牵制逐鹿领军队军力,没想到再次相见,他已经成为逐鹿军的员,昔日两们队友成了必须击败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没有太多时间感慨,敌军已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部队和佣兵从逐鹿领北部南下,武陵寇则是如同上次和益南叛军合作时一样,从东面杀到。

    武陵寇和木角领曾经跟逐鹿领打过交道,知道逐鹿领有附属佣兵组织,上次围攻失利,就是因为在几个夷民定居点久攻不下,最终被逐鹿领逆转。这回他们吸取了教训,有意识地选择更容易对付的附属领地。

    北部敌军向逐鹿城进军,先要经过夷民定居点战夷镇。

    战夷镇至今没得到升级机会,还是个一级乡镇,但北部联军过战夷镇而不入,绕道南下。然而遇到从事畜牧养殖业的肥豕镇时,他们再没客气,冲进已成空镇的肥豕镇,将肥豕镇捣毁。

    附属领地众多,兵力有限,逐鹿领必须作出取舍。

    一级乡镇花钱就能重建如初,没必要浪费宝贵军力,毁了不会太心疼。

    敌军继续南下!

    北部敌军开到逐鹿城外,就近安营下寨,伐木造简易云梯,威胁主城。

    同时,分出数千部队向西,进攻西北方向附属领地。

    粮食生产基地巴山镇,三级乡镇,升级不易,逐鹿领重兵驻守。敌军动进攻后,数百支箭矢在空中飞舞,现镇内抵抗激烈,敌军并不硬拼,损失近百人后立刻叫停,继续向西面展开扫荡。

    粮食生产基地山北镇,一级乡镇,逐鹿领弃守,步了肥豕镇后尘!

    再往西走,过了白虎山往南,依次是草本镇和南宁镇。

    草本镇从事药材种植,是领地钦点的重点展行业,已升到三级乡镇,不容有失,逐鹿领同样是在镇内屯了不少白虎义从;南宁镇虽是一级乡镇,却是夷民定居点。敌军显然很了解逐鹿领各附属领地情况,毁掉山北镇后,跑草本镇试了试水,现守军数量不少后,果断回到逐鹿城外与主力会合,竟然连南宁镇都没有去过。

    逐鹿领以西,还有夜雨镇和山南镇,但前者有巴山镇顶在前面,夜雨镇本身也是三级乡镇,防御力不俗;后者在白虎山以南,隔着整个白虎山,除非敌军突破南宁镇或逐鹿城防线,很难有机会对山南镇产生威胁。

    至此,北方董卓阵营部队拔掉逐鹿领两个附属领地后,稍稍安静下来,逐鹿领西部、北部暂时处于安全状态。

    从东面进攻的武陵寇是npc势力,武陵寇曾经在白虎镇吃过不少苦头,这次学乖了,不再尝试啃硬骨头。武陵寇得到的情报是,白虎镇以南还有两个新建附属领地,均为一级乡镇规模,应该是守军防守薄弱环节。武陵寇兴冲冲地准备捏软柿子,上手才知道,捅了个马蜂窝。

    白虎镇南面的两个附属领地等级的确不高,但逐鹿领没有放弃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两个附属领地非同一般,对逐鹿领意义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纱线镇出产賨布,五粮镇生产巴乡清,关系到逐鹿领经济命脉。因为技能人才数量跟不上,并且前段时间附属领地升级机会全部留给了飞鱼领,纱线镇和五粮镇都还是一级乡镇,但这两个附属领地升级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敌军来攻,纱线镇和五粮镇的人口物资都转移到主城,但依然有防御。

    不仅有部队,而且是王牌部队!

    陈到的白毦兵,就在纱线镇。

    事实上,纱线镇是徐庶在领地防御体系中设下的小陷阱。

    徐庶预料到,以逐鹿军的强悍战力,敌军不来便罢,来必是大兵压境,利用数量优势抵消逐鹿军的质量优势。逐鹿城有石制城墙难攻,敌军势大,必先对附属领地下手,尤其是那些处于领地外围、等级又不高的附属领地,最容易成为敌军优先打击对象。

    攻击低等级附属领地,试探逐鹿领反应。

    守,则领地军力被摊薄,低等级附属领地驻军有限,防御力差强人意,敌军能够用较小代价,持续消耗守军有生力量;不守,敌人也不会有损失,清理掉一些附属领地,既打击守军士气,又破坏领地正常生产秩序。

    这不是阴谋,而是建立在绝对兵力优势之下的阳谋。

    阳谋最是难投机,当弃则弃,但徐庶至少可以给对方制造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肥豕镇、山北镇重要性不够,弃了也不可惜,可纱线镇和五粮镇不同,领地支柱产业所在地。如果能保留下来,减轻一些重建对领地经济的影响,逐鹿军必须有所作为。况且,前面弃掉个别附属领地让敌军降低警惕,不找机会阴对方一把,如何说得过去?

    得知东线是老对手武陵寇,仅两千部队。

    鱼不智果断选择阴他们!

    木有办法,北面的玩家部队实在太多了,不太容易坑到。

    武陵寇来到纱线镇时,镇门大开,人迹全无,俨然一个被遗弃的空镇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npc势力,但这次是和董卓阵营玩家联合行动,为协调一致,及时互通消息,复仇者联盟有派玩家跟随武陵寇。北面玩家势力接连毁掉两个弃守附属领地,武陵寇第一时间便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看到纱线镇情形,贼寇们大喜,以为和肥豕、山北镇一样。

    逐鹿领兵力吃紧,他们也是清楚的,弃守貌似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武陵寇入镇,打算赶紧毁掉纱线镇后,再去下一个附属领地。

    数百白毦从屋中跑出来,“夹道欢迎”入镇贼寇!

    见白毦人少,武陵寇一开始心头也不怵,满心以为这是守军垂死挣扎,武陵寇完全可以凭人数优势把伏兵消灭。交上手才现,这支持长长矛的部队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,不仅战力强横,配合默契得令人指,乒乒乓乓打了一阵,倒下的全是自家兄弟。

    踢到铁板了!

    武陵寇领见势不妙,果断退走。

    他们贼寇出身,最懂见风使舵趋吉避凶,说走就走,脸都不会红一下。

    把白毦放在纱线镇,是想靠这支王牌部队一举歼灭武陵寇,最不济也要重创对手。陈到开战后连军团技都没敢放,仅让部队肉搏战,就是怕把对方吓退,没想到武陵寇仍然退得如此坚决。

    陈到再无保留,军团技出,衔尾急追。

    一路追杀到白虎镇外,董卓阵营玩家部队火赶来接应。

    陈到收兵,率部进入白虎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