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78章 飞刀传书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破虏骑的出击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经半夜休整,让将士们恢复体力,拂晓时分,曲晨率破虏骑再次出击。

    昨晚才将黑山军大营闹得鸡犬不宁,按理说短时间内几乎不会有太好机会,但曲晨还是那样做了,他本就不是循规蹈矩的性子。都道兵无常势,所有人都以为黑山军吃过亏后会有防备,飞鱼领不可能再度出手,反其道而为之,未必不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破虏骑卷土重来,的确出乎了黑山军的预料。

    破虏骑劫营后拍拍屁股走人,黑山军没有那么好命,忙着收拾烂摊子,灭火、处理伤亡、重新布雷警戒,辛苦了大半夜,很多人刚刚得空睡下。

    接到敌袭警报后,黑山军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昨晚搅得大家精疲力竭,才过去大半夜,大清早地又跑过来耀武扬威,难道那些家伙不知道,这明显悖离了常规作法吗?天都快亮了还跑来偷袭,哪有这么用兵的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

    不爽归不爽,骑兵再次冲进来,想睡是睡不成了,黑山军赶紧应战。

    吃一堑,长一智。

    昨晚教训惨痛,黑山军知道对方兵少,只要不轻易自乱阵脚,聚众抵抗,数百骑兵很难有太大战果。另一个利好消息是,由于营帐被大量烧毁,再没有多少东西可烧,虽说大家幕天席地比较凄凉,劫营骑兵想如法炮制纵火制造混乱,也没有办法下手,营地秩序相对井然。

    见没有太好机会,曲晨丝毫不恋战。

    破虏骑在营地外围冲杀了一阵,扔掉两个军团技,再次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拂晓劫营顶多干掉了三、四百人,从对敌杀伤看,效果算不上有多好。

    曲晨却对此感到满意。

    骑兵的价值,并不仅仅体现在对敌有多少直接杀伤,还有袭扰和牵制。如果峡谷道城墙外的黑山军整夜与守军对峙,今天的战斗势必会退下来休整,调生力军上去。骑兵来回折腾几次,大营里的黑山军没办法好好休息,一支疲军去攻城,王戣等人的压力也会小很多。

    曲晨决定,继续在大营附近骚扰,让黑山军不得半刻安闲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战马运出来,不好好表现一番,对不住那些海浪镇渔民……

    昨晚烧掉了黑山军攻城物资,苦哂部应该要重新赶制。

    造撞城木和云梯得伐木,营地附近的树被砍得差不多了,黑山军必须跑更远的地方。破虏骑没出来的时候,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随意遛达,现在则不同,只要骑兵的马蹄声响起,佑摸着黑山军心里就会发毛。营中剩下不到四千步卒,五百骑兵有能力在游击战中制造很多威胁!

    破虏骑退走,休整,为下一波袭拢做准备。

    骑兵来去如风,想打就打,想退就退,主动权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苦哂却是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天亮了,按照原定计划,应该由营内派出生力军,接替前线将士攻城。可所谓的“生力军”很多跟难民似的,一个个顶着黑眼圈打哈欠,指望他们攻上城头,不如期待天降陨石将飞鱼领砸得稀巴烂。况且攻城器械被烧,让将士们拿什么攻城?

    当务之急,似乎是立即派出人手伐木重新赶制。

    但苦哂与白雀部约定,中午发起总攻,现在派人伐木造云梯已来不及,何况骑兵在一旁虎视眈眈。拂晓时分的那次突袭,苦哂用脚后跟也能想到,飞鱼骑兵无意见好就收,这是打算跟他杠上的节奏。

    伐木不可为!

    不仅伐木不可为,苦哂首次开始担忧本部的安全。

    总攻在即,如果苦哂继续通过峡谷道向前线增兵,大营兵力势必空虚。飞鱼领骑兵武将战力强悍,军团技威力惊人,那厮也忒是狡猾,绝不硬拼,象剥土豆一样在外线逡巡,一逮到机会就冲上来咬两口。苦哂不得不担心,大营兵力降低到一定程度时,骑兵会不会改袭扰为强攻?

    一名黑山武将跑来询问:“首领,现在是不是该派人去前线?”

    “云梯都没有了,过去做什么?”苦哂苦笑道:“传令下去:紧守营寨,轮番休息,中午之前赶往城下;你再派个人去城下,通知前线的兄弟再坚持半天。”

    黑山武将有些犹豫,问道:“我们不造云梯,如何攻城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白雀部。只要白雀首领打开城门,飞鱼领就完了!”

    苦哂反复权衡之后,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白雀身上。

    白雀部正在群山中跋涉。

    行军比白雀此前预计的更艰难。

    白雀部选择从南部山区接近飞鱼领,实际上早前他偷偷来过这片区域,亲自走了一遍。可单独行动与集体行动是两回事,白雀能够成为一部首领,个人实力比普通黑山军强出不少,他可以轻松完成的行军线路,普通黑山军未必能够轻松应付。

    在群山中穿行,部队不宜太多。

    考虑到本部很可能需要打通城门通道,白雀这次带来了三千人。

    三千人在山中行军,遭遇的困难比小股部队高出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山里几乎没有明显的道路,很多地方的路要靠双脚踩出来,状况不断。山石承受不住多人重量突然垮塌、溪水附近被太多人踩过变得越来越湿滑、有人被蛇虫咬伤、清晨下了一阵小雨让行军风险加大……

    已经有十多人跌落悬崖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算上崴脚、中毒、摔倒等造成的非战斗减员,白雀部损失战力近百。

    清晨时,白雀认为部队应该能在午前抵达飞鱼领,只是休息时间较短,可从上午开始,部队遭遇了一些始料未及的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路上有人为制造的陷阱和简易机关!

    那些陷阱和机关大多杀伤力不是太大,看起来应该是猎人为捕猎所设,却着实给白雀部带来很大麻烦。山中行军本就艰苦,时不时路上还有陷阱,黑山军头大如斗,没有人愿意中招,行军速度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越接近飞鱼领,陷阱越多!

    白雀眉头皱得老高。

    十多天前,白雀独自进山探路,他非常肯定那时没有遇到陷阱和机关。陷阱和机关不会凭空而来,很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,刚好有猎人进山所设。这个意外情况,让白雀部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通常来讲,猎人布下陷阱后几天会再次进山查看。

    白雀现在只希望,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撞见猎人,从而功亏一篑。将士们非常疲惫,但白雀不敢停下稍息,他必须抓紧时间。

    飞鱼城。

    倪祎从武库中出来,神情疲惫。

    黑山军不退,守军轮番上城与敌对射,箭矢消耗很快。

    箭矢用得快,城上需要的补给增多,一夜之间补给了两次。

    倪祎负责军械后勤支援,前线将士在浴血奋战,他只恨手无缚鸡之力,无力上阵杀敌,唯有打起精神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,至少箭矢补给得跟上。昨晚他索性留在武库,随时准备点发前方所需,仅趴在桌上小睡了片刻。

    倪祎头痛欲裂,额头滚烫,估计是受了风寒,疲惫加重了风寒症状。

    他没有声张。

    留地现在遭遇强敌来犯,警报解除前,倪祎不允许自己躺下。

    他准备去前方看看。

    曲晨带500破虏骑离开了,虽说王戣紧急返回飞鱼领,可王戣的武艺没法跟曲晨比,他能调用的兵力非常有限,也不知道昨晚战况如何。不亲眼跑过去瞅上几眼,倪祎心里始终七上八下,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走在街道上,咸湿海风抚摸着脸庞。

    倪祎先是感觉比在武库中好了点,可胸中很快涌起一股烦恶,脑中一阵晕眩,他赶紧扶着一根门房柱子缓缓坐下。好一会,不舒服的症状渐渐消退,终于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一股风从头顶吹过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柱子上多了一把飞刀,飞刀上还穿着一块白布,隐有黑渍透出。那把飞刀插着倪祎头顶,稳稳地钉在门柱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附近没有其他人,倪祎起身将飞刀拔出,展开白布一观。

    白布上有字。

    看清上面的字迹,倪祎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其他,拔腿向城墙处跑去。

    倪祎赶到城下时,鱼不智正在城上观战。

    曲晨守城的时候,为确保安全,坚决不同意鱼不智和荀衍上城,即使鱼不智仗着玩家身份不怕死,曲晨也没有松口。不过,现在守城的是王戣,王戣不敢象曲晨那样强硬,尤其是把他从逐鹿村平民提拔成武将的鱼不智,领主硬要上去看看,王戣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如今情势不同,敌军缺乏攻城器械,城头上比以前安全许多。

    荀衍想一起上去,王戣哪敢让他冒险,只好在城下无聊等待。

    看到倪祎跑得飞快,荀衍心知必然有急事。他知道倪祎性子一向沉稳,很少慌乱失措,能从多位转职官吏中脱颖而出,代表飞鱼领对外交涉,足以说明倪祎拥有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倪祎跑得喘不过气来,结结巴巴道:“先生,有人飞刀传书!”

    荀衍接过白布一看,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白布上短短十个字:告诉大人,南面有敌接近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鱼不智被紧急叫到城下。

    倪祎本来身体不适,被白布上的信息吓得不轻,再加上刚才一阵疾跑,出了一身热汗,头痛脑热症状反倒轻了几分。他将刚才飞刀传书的始末,一五一十细细道来,不敢漏过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“休若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荀衍神情凝重:“恐非无的放矢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面沉如水:“如果是黑山军故弄玄虚,试图以书信诱使我们分兵,看似有这种可能,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,那样的假设是说不过去的。南面是绵绵群山,警告说有敌接近,我们只需要派人前出侦察预警,要不了多少军士,就能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荀衍道:“预警不需要动用士兵,猎人和药农便足以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如此一来,诱我们分兵可能性不大,书上提醒南面有敌接近,但凡行事稍微稳妥一点,得到匿名警示,不会只顾及南面,其他方向的警戒也不会落下,我认为声东击西同样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主公明鉴!”

    南面和北面的绵绵群山,一直被视为飞鱼领天然屏障,大家从未设想过敌人会从山里钻出来。若消息属实,部队在城墙防线竭力抵挡敌军进攻,敌人突然自山中杀出,进入飞鱼城腹地,可与城外之敌里应外合叩击城门,也可直接杀向领主办公室,无论采用哪种策略,都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。

    得到提醒后,结果将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徐庶有特性,鱼不智等人较容易接受“山中可行军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以黑山军的实力,有些奇人异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报信的人是谁?

    是个人行为,还是某个组织?

    他(们)怎么知道敌人从南面接近,并及时向飞鱼领报信?

    峡谷道被堵死,海面和东边城墙有水师把守,而飞刀传书发生在城内。除非报信者早就混进城内,伺机放假消息迷惑守军,这将推翻先前的判断,指向报信者心怀恶意;如若不是,则说明报信者有能力潜入飞鱼城。对方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鱼不智和荀衍不认为,报信者对飞鱼领心存恶意。

    他们特地去传书地点看了看,那把飞刀钉入木头门柱颇深,倪祎拔刀花了不少力气,显然是高手所为。对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城内,能向倪祎飞刀传书,也能暗杀倪祎甚至荀衍,或通过纵火、下毒等方式制造混乱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那样做,就是最大的善意!

    结合信中示警内容,对方帮助飞鱼领的意图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飞鱼领很快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监视峡谷道的猎人被召回,所有猎人和药农被动员起来,各带干粮和小旗进入山区,约定以旗语接力传递消息,在南北山区各自建立监视网。

    有了监视网,飞鱼领还需要更多部队。

    曲晨率五百骑兵在外征战,至今不知道飞刀传书的事,领地虽已派人走海路出去寻找,设法让曲晨知道情况。骑兵来去如风,要找到曲晨部需要时间,而且峡谷道被黑山军堵死,部队很难短时间内回城。

    鱼不智纠结无比,要不要不惜血本传送白毦过来?

    通讯手镯亮起,是雪音。

    多支董卓阵营部队出现在逐鹿领周边,无视警告,直扑逐鹿城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