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77章 劫营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逐鹿城。

    雪音走出军团驻地,找到易风。

    “易副城主,鱼不智托我再传一句话:让王戣去菜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请转告我主,我马上让王戣过去。”

    雪音点头离开,自向鱼不智回话,他一转身,易风面上笑容顿时敛去,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深切担忧。早前鱼不智传回的消息,是让大家别太担心,没有提出抽调部队支援飞鱼领。没想到风云突变,现在突然要让王戣回去,说明飞鱼领的警报至今未能顺利解除,否则完全没必要再调派武将。

    在易风看来,也许目前情况应该还不是太严重,如果飞鱼领战事吃紧,优先抽调的应该是陈到而非王戣。还有另一种可能:局势不乐观,但领主担心主据安全,不敢让坐镇逐鹿领的最后一员大将离开,于是抽调了王戣。

    倘若是后者……

    蓝芒闪烁间,一道身影出现在飞鱼领传送阵。

    阴阳家学徒提前有接到消息,道:“王戣将军,速去峡谷道城墙。”

    王戣也不多话,出屋后拔足狂奔。

    一路上,王戣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他知道飞鱼领有事,但并不清楚具体情形,暗语中不宜传递更多讯息。王戣是土生土长的逐鹿人,一开始就参与了特别领地飞鱼领的创建,飞鱼领遇袭,王戣心头十分焦急。他很了解飞鱼领的情况,留守的两支部队没上过战场,而且骑兵和水师缺乏守城战训练,即使曲晨勇冠三军,但个人勇武在战争中的作用会削弱,王戣估计破虏骑和斩蛟营折损不小。

    守城的活儿,原本是王戣统率的磐石营负责。

    居然进攻飞鱼领,活得不耐烦了!

    飞鱼领磐石营被编入出击军团,王戣成了光杆司令,才被调回逐鹿领,接替同样进入战区的熊栋负责主据防务。得知飞鱼领却遭遇敌袭,王戣恨不得肋插双翅飞回去,与曲晨并肩杀敌。

    最终他接到回飞鱼领的命令。

    西门城墙下,王戣见到了鱼不智和荀衍。

    “主公!荀先生!”

    荀衍道:“王戣啊,你过来了就好,现在给你一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请先生吩咐!”

    “上城墙,接替二将军抵御敌军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戣接令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不久后,曲晨从城头下来,尽管经历了一昼夜鏖战,依然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荀衍点头道:“准备好了。海浪镇渔民全体上阵,从黄昏开始跑了几趟,将五百匹战马从海路运到飞鱼领北面的平地,十多名马夫在那边照看战马。渔船队正向那边运送干粮和兵甲箭矢,等你和挑出来的五百骑兵饱餐一顿,船队差不多也就回来了,到时再送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也道:“磨刀不误砍柴功,破虏骑守城辛苦,出击前好好吃一顿,晚上劫营的时候也能多些力气杀敌。阿晨,你快点过去吧,你在城上呆了一整天,没吃过一口热饭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心中一暖,道:“既如此,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骑兵劫营,出自曲晨的请求。

    黑山军苦哂部在缺乏攻城器械情况下,始终不退兵,让曲晨忧心忡忡,判断敌军多半有后手。曲晨原本性子跳脱,虽说近几年被推上飞鱼领主将,肩负特别领地安危,让他逐渐沉稳许多,但曲晨本质上不是因循守旧的人,性格影响解决问题的思路,他不希望被动等待黑山军出招,决定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曲晨坚信,黑山军宁愿被军团技轰,也拒不退兵,无非是想牵制守军。把守军主力吸引到峡谷道城墙一线,为奇兵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飞鱼领就两条路。

    一是西线峡谷道,另一条是东线海道。

    峡谷道被苦哂部堵着,奇兵多半会出现在海路,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这不仅仅是曲晨的看法,鱼不智和荀衍也是这样认为,根本没有人想到黑山军中有白雀这样的异类,原本被视为天然屏障的南北群山,居然成为敌军突破的目标。

    曲晨始终在东线保留了五百水师,就是防着敌军声东击西。可如果黑山军从东线发动奇袭,五百水师有没可能挡得住?

    曲晨心中没有半分把握。

    飞鱼领地形特殊,西线易守,东线难防,月牙湾的海面上有无数条路,敌人可能从任何一个地方登陆。水师有在沿岸派出斥候,敌军突袭到城下才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,可东线城墙宽度接近西线宽度十倍,仅五百水师,如何能守住漫长防线?

    更何况,城墙之外还有海浪镇,战船坞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被敌军攻入海浪镇,战船坞很难保住。

    事实上,倘若敌军奇兵当真在东线出现,临时征兵御敌是绝对不行的,对手不是鱼腩部队,而是黑山军。逐鹿领将被迫召回出击军团,或者让主城那边派精兵悍将紧急驰援。前者,意味着逐鹿领提前结束战役;后者,必然导致领地经济大伤,并加大主城那边的风险。

    曲晨不希望那样的情形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他决定趁夜出击。

    不管黑山军有什么阴谋诡计,苦哂部堵着峡谷道始终是一个巨大威胁。虽说敌众我寡,但曲晨还是认为可以主动出击,争取先将西面的敌军击溃。只要西面警报解除,即使敌军奇兵杀出,飞鱼领也只需要对付一面之敌。

    破虏骑是骑兵,放在城墙上显然影响了部队正常发挥。

    出去游击,用速度优势攻击、牵制或袭扰敌人,更能体现骑兵的价值!

    鱼不智和荀衍赞同曲晨的看法,的确有些冒险,可现在情况不容乐观,死守不出只会遂了黑山军的愿,放手一搏或有破局的机会。就兵力对比看,飞鱼领处于绝对劣势,守城兵力都紧张,这种情况下攻出去看似有些冒失,但也容易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把王戣紧急调回来,就是为了接替曲晨,守好防线。

    破虏骑在守城战中先后折损了两百多人,仅剩七百余人,大半带着伤。曲晨带走五百骑兵,守军要兼顾东西两线防御,兵力捉襟见肘,让原本负责飞鱼领日常防卫的王戣接手,最起码峡谷道防卫不至于轻易崩溃。

    用膳毕,五百破虏骑被渔船送往集结点。

    突袭最要紧是隐匿,破虏骑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人衔草,马含枚,足裹布,只求兵马突降时全无声息。

    星光下,破虏骑利用对周边地形的熟悉,悄然绕到黑山军大营。

    营中黑山军虽未到前线参战,可为了支援前方战事,伐木造梯,运送军械,也是累得够呛。苦哂和白雀有过约定,白雀部会在明日上午完成山中行军,稍事休整,中午杀进飞鱼城,与苦哂部里应外合,迅速解决峡谷道守军,打开城门让大军进城。

    明天是总攻的日子,参与总攻的部队需要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破虏骑摸到营外时,黑山军大多已进入梦乡,值夜的军士也缺乏警惕,靠在哨卡上昏昏欲睡。没有人想到飞鱼领能劫营,峡谷道被堵得严严实实,城墙外的本方部队一直没有放弃对守军的干扰,怎么出得来?白天的交战不难看出,守军兵力不足,应该没有能力对黑山军大营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说到底,黑山军虽然不能说是乌合之众,却也不是身经百战的精锐。

    黑山军的懈怠,减轻了破虏骑袭营难度。

    几名尖兵偷袭干掉哨兵,正跑去打开寨门,黑山军浑然不知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曲晨轻拍战马出阵,看着身后的骑兵。

    “守城战,大家干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骑兵,骑兵擅长的不是守城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之后,他们将记住破虏骑之名!”

    骑兵们默然望着他们的主将,胸中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寨门被打开!

    “点火!”

    一人两个火把,千个火把被点亮。

    黑山军营寨附近,有几名自由玩家蹲守,由于位置的关系,再加上骑兵弄出的声响不大,先前破虏骑接近营寨时他们没有发现。不过,这么多火把同时亮起,仿佛夜空下的千份荧火,顿时意识到有不寻常之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荧火”乍起,化成一道长龙。

    曲晨手执大戟率先纵马冲了进去,五百骑兵紧随其后,冲进黑山营寨。沉闷的马蹄声如战鼓擂动,惊扰了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凄厉的示警声响起,营地内顿时炸了锅,被从睡梦中惊醒的黑山军士,手忙脚乱,很多人甚至衣甲都来不及穿好,慌慌张张地从帐内奔出。跑到帐外一看,许多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骑兵劫营!

    战马在营寨中往来奔驰,燃烧的火把扔得到处都是,一些骑兵将随身携带的皮囊塞子拧开,远远地抛洒在帐篷上,皮囊中火油流出,火势大盛,营中仿佛点起了一团团大型篝火。有的黑山军未能及时奔出,被大火吞噬,呼天抢地从帐中抢出,扑倒在地上拼命翻滚。有人不走运正好从皮囊滚过,身上原本不大的火苗燃遍全身,象是一根人形火炬,被烧得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骑兵们分散开来,将火把扔向四面八方,绝不让一方受到冷落。

    黑山军试图救火,但骑兵哪会轻易让他们如愿?

    一支支骑兵小队呼啸而过,箭射,枪刺,刀砍,尽往黑山军身上招呼。黑夜之中,但见营中到处是火光和浓烟,急促的马蹄声俨然是夺命的丧钟,马蹄声倏近倏远,每一次接近,必有凶神恶煞的骑兵挥舞屠刀,收割黑山将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,视线所及处,到处都有骑兵在痛下杀手!

    营地中一片昆乱,到处都有惊恐不安的黑山军在呼喊奔忙。

    骑兵远超步卒的速度,加大了黑山军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一些小头领试图整顿部队,可大家都在慌乱奔逃时,他们的行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招致破虏骑优先打击。一名黑山武将好不容易在附近收拢了百余人,准备籍此稳住阵脚,以密集队形阻挡骑兵行动路线。

    但他们早已被曲晨盯上,军团技在人群中炸开,倒下数十人。紧接着,几支骑兵小队从不同方向冲入敌阵,将敌军残部杀散,骑兵小队也不赶尽杀绝,保持着高速机动,向下一个目标奔去。

    在破虏骑针对性打击下,黑山军很难组织起有效抵抗。

    骚乱,跟营地中的火势一般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破虏骑入营方向到大营中部,尽皆陷入混乱和大火之中,大营后部稍好一些。苦哂被数百亲兵保护下退往后方,感觉威胁不再象刚才那样迫切,苦哂终于回过神来,派人收拢部队,不管火势,先全力杀退劫营骑兵。

    察觉到守军正逐渐恢复秩序,曲晨并不贪功,率部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破虏骑速度有绝对优劣,曲晨个人战力值爆表,无人能撄其锋。

    破虏骑要走,黑山军想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蹄声远去,空留下遍地狼藉。

    破虏骑一口气跑出五里开外,停下来清点伤亡,才发现仅少了十余骑。与骑兵们取得的丰硕战果相比,本方折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破虏骑首次以骑兵姿态出击劫营,堪称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酣畅淋漓的胜利,最能提振将士们的勇气和信心。

    骑兵们兴奋不已,大家纷纷感慨骑兵突击是何等过瘾,何等铁血无畏!

    曲晨没有打断骑兵们的讨论,首战告捷,对破虏骑未来成长非常关键。他庆幸当时自己没有变战姑,果断收兵,再打下去本方折损必定迅速增加。一场大胜难以抹去失去众多袍泽的痛苦,到那个时候,气氛将会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破虏骑为胜利欢呼的时候,黑山军大营却是另一番景况。

    苦哂得知损失情况时,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营内有五千之众,竟然被数百骑兵冲进营中杀人放火,然后拂袖而去,如入无人之境。传扬出去,苦哂部又会被其他黑山部嘲笑。

    劫营时间不是很长,伤亡却相当惨重。

    五千儿郎,折损过千,大部分并非被骑兵直接击样,而是被大火烧死,或自相踩踏而死,另还有近千人受伤,原本准备明日用来发动总攻的部队,就这样被打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物资损失也不小,三分之二的营帐被毁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攒了一天的云梯和撞城木,被骑兵们烧得一干二净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