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76章 草先生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步兵领到底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听完倪祎汇报,鱼不智和荀衍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好好明确说出“我知道特别领地”,又提出想购买战船,隐隐有挟秘密求交易的味道,考虑到关于布兵领的那些传闻,以及前不久那场惨烈海难,提出这样的要求在情理之间。

    可人心隔肚皮,不排除这是好好的一次试探,看飞鱼领的反应。

    如果飞鱼领表现得进退失据,过于软弱或忌惮,对方很可能得寸进尺,以秘密进行讹诈,最终将飞鱼领拖入泥潭,难以自拔;但太过强硬也不行,搞不好让对方恼羞成怒,不顾一切将所知道的事情公诸于众。

    尺度如何把握,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荀衍道:“主公,我们可能得与对方进一步交涉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:“我也这么认为,现在情况不明,勿贸然作出判断。休右,既然好好来了月牙湾,干脆邀请他进城,你代表飞鱼领和他聊聊,看能不能套出更多有用情报,摸清底细,我们再作定夺。”

    荀衍知道,鱼不智不可能直接见好好,这种事情只能由他出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倪祎回到月牙湾,邀请好好进城。

    好好欣然从命,成为第一个走进飞鱼城的外来玩家。

    满脑子都是战船、水师和女王的好好,压根没有意识到:如果飞鱼领属于非鱼领,分属不同阵营,即使飞鱼领因为谈判需要,没有把他视为敌人,但系统明察秋毫,怎会没有提示?鱼不智敢邀好好进城,就是因为逐鹿领和步兵领同在诸侯阵营,不会有来自系统的障碍。

    倪祎带着他走进城主办公室,里面有一位面罩黑巾的文士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倪祎道:“好好城主,我主目前不在这里,草先生负责飞鱼领一应事务。草先生听说城主大人亲自送箭过来,深受感动,破例邀您进城一叙。”

    好好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他早猜到倪祎只是一个挡箭牌,背后还有真正主事者,这位“草先生”显然就是。黑巾蒙面的文士,说明对方不方便暴露本来面目,联想到混迹于非鱼领的玩家曝料,有一位青年文士气度不凡,面前这位“草先生”,难不成就是非鱼领那位文士?

    难怪不敢露脸!

    又是一条重要线索!

    人啊,最重要是脑子得好使,有个好头脑,才能拨开迷雾看清真相……

    为两人相互引见后,倪祎离开,让好好与“草先生”有机会单独交谈。

    好好想直接切入正题,商谈购买战船的事,而荀衍想从侧面了解对方,哪会轻易让对方如愿。荀衍先是从当初租船运马,谈到这次好好亲自送箭,大赞两个领地传统情谊;又从步兵领和飞鱼领都在渤海边,算是比邻而居,谈到古代邻里和睦的轶事和典范……

    荀衍出自颍川荀氏,风度翩翩,谈吐不凡,又自带特性,一面黑巾丝毫掩盖不了其出尘气质。荀衍家学渊源,随便一个话题都能引经据典,雄辩滔滔,对事物常有令人耳目一新的独到见解,再随便挥一下,看似顺理成章,很容易就把话题引向其他方向,把对手带到沟里。

    好好兴高采烈地跟荀衍聊了好一会,才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草先生”不是那种独占言权的类型,与好好互动频频,大家谈笑宴宴,感觉如沐春风,看似有来有往,绝无冷场。可仔细一琢磨,好好很多回答是在对方诱导下完成,对话节奏尽在对方掌握之中!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谈话继续。

    好好心一横,不能再这样下去!

    他竭力想将谈话导入自己希望的方向,各种生拉硬扯,终于说到水师:“草先生,贵领水师精锐无双,跨海远征令强藩束手,本人十分艳慕。”

    好好本意,是想借此暗示“草先生”,不要跟我绕圈子了,我不仅知道飞鱼领是特别领地,而且知道是非鱼领的特别领地!非鱼水师远征丰产领,最近闹得沸沸扬扬,大家都是知道的。他相信“草先生”是个聪明人,肯定能听懂他言下之意。识相的话,接下来大家可以愉快地谈战船交易了。

    好好猜的没错,草先生听出这句话意有所指,只是和他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咦,说的不是逐鹿领……

    中间好象有些误会……

    对方有点沉不住气了,得诱他多讲一些事情,那继续聊点别的。

    “得好好城主称赞,乃我水师将士荣幸,在下亦与有荣焉。水师远征,除风浪威胁、航行寂寞之外,据说还有海中妖兽。《山海经》有云……”

    好好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劳资不想聊山海经,只想聊战船啊啊啊!

    尽管心中无比懊恼,好好还是不敢轻易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草先生”谈吐举止,卓而不凡,好好怀疑他很可能是一位历史人物,又以npc身份负责飞鱼领一应事务,可见在庙街十三少心中地位很高。与“草先生”翻脸,很可能导致谈判破裂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即使他知道飞鱼领是非鱼领特别领地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曝出去,对步兵领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可能使两个领地走向直接对抗。

    飞鱼领易守难攻,兵强马壮,揭其真面目不会对飞鱼领带来致命影响。可若是把庙街十三少逼到墙角,兵戎相见,步兵领恐怕是占不到什么便宜。跨州战争迟早会开放,与非(飞)鱼领陷入死斗,绝不是好好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耽误了哥跟女王畅谈人生,谁负得起那个责任?

    通过友好谈判解决问题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好好的终极目标是买到战船,而非平白为自己树立一个死敌。

    他理解飞鱼领可能存在的担心,怕因为让步被讹上,可“草先生”这样始终东拉西扯回避主题,也让好好十分难受。既不能把话挑得太明,又要让对方正视本方需求,还得想办法打消对方的担忧,这任务好难…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再难也得上!

    会不会是自己太隐讳,对方没有反应过来?

    那就再加把劲,让“草先生”明白,哥不是在虚张声势,哥手上有料!

    15分钟后。

    荀衍笑道:“好好城主希望购入战船一事,在下实做不了主,但在下会转告主公,由主公定夺,会尽快给好好城主一个明确的回复。飞鱼领正与黑山军作战,危如累卵,不敢让好好城主久居险地,待此间事了,再邀好好城主再来飞鱼领作客,以感谢布兵领对飞鱼领援手之德。”

    这相当于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好好识趣得很,易地而处,他也不会轻易答应下来,肯定得商议一番。好好也不计较,起身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倪祎就在城主办公室外守候,见好好出来,送他出城,登船北返。

    好好离开后不久,鱼不智走进城主办公室:“休若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主公,步兵领猜到飞鱼领是特别领地,但具体是谁的,误中副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为是哪家的特别领地?”

    “从先前谈话判断,他认为是非鱼领。”

    荀衍笑着,道出作出这个判断的原因:除“水师跨海远征令强藩束手”,好好还有几处失言,譬如他表示“贵领地战船建造水平闻名已久”,还委婉提醒“特别领地命名不宜与主据太相似”。

    几句话相对照,答案已是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没怀疑到逐鹿领,让鱼不智心中放心大半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目的呢,是不是那么单纯?有没有借机要挟之意?”

    “据属下观察,步兵领的确是求购战船心切,言辞恳切,没有在战船价格提出优惠要求。这也可能是因为我们还没答应卖战船给他,不便讨价还价。属下认为,他现在没有动那方面的坏心思,而且好好有主动暗示过,揭破飞鱼领对他有害无益,表达了希望与我们友好相处的意愿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荀衍虽然没有直接道出对此事的态度,不过,从他的表述可以感觉到,荀衍显然倾向于认为,步兵领不是他们最担心的流氓领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卖战船给他们,黑山军退了之后,让倪祎再跑一趟步兵领,议定相关事宜。价钱方面嘛过得去就行,步兵领对水师执念甚深,宰太狠极易激起对方强烈反弹,少赚一点也没什么。即使将来大家做不成朋友,少一个敌人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明见。”

    荀衍正容道:“战船坞需保持生产,不断积累经验,才能制造更好战船,斩蛟营仅一千之众,用不了多少,多余船只要么搁置,要么对外出售变现。卖船给步兵领,既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又可回收资金支持战船坞的生产。若非需得到主公允准,属下当场就想答应好好城主。”

    步兵领上门求购战船,也给逐鹿领提了个醒。

    飞鱼领开销巨大。

    前不久组建起了蚂蚁商队,贩马卖酒赚取利润,但是单凭商队的盈利,很难让飞鱼领做到收支平衡,免不了还得靠主据持续输血。善加利用飞鱼领战船坞科技攀升快的优势,对外出售战船,不失为一个赚钱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战船坞升级越快,可生产的战船越高级,利润空间越大!

    鱼不智和荀衍一拍即合,当即决定将战船销售作为飞鱼领重点产业。

    长期以来,外界觉得飞鱼领有很多不可思议之处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,就是飞鱼领没有支柱产业,如何支撑领地展,并养活那么多部队?

    出售战船,有助于缓解外界对飞鱼领资金来源的质疑!

    夕阳西下,红霞漫天。

    峡谷道方向的战斗,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。

    黑山军狂攻猛打,似乎铁了心不给守军喘息的机会,起一**进攻。曲晨始终在城墙上呼喝酣战,逐鹿军众志成城,将黑山军的攻势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城墙下,三根撞城木被焚烧后的残骸仍在冒出袅袅青烟,残破的云梯遍地都是,散落的兵甲,新鲜或干涸的血渍,还有黑山军尸体,共同勾画出一幅宛如鬼域的画卷。夕阳余晖下,半空中十几只秃鹰和乌鸦往来盘旋,想下来大快朵颐,又忌惮那些全副武装,杀红了眼的将士,焦急地聒噪着。

    从早到晚,逐鹿军先后打退敌军十二波进攻!

    尽管守军轮换了两轮,高强度的战斗,和战斗时高度紧张的神经,仍然让很多初上战场的将士感到分外疲惫。

    唯有从未下前线的曲晨,始终轻松自如,不见半分疲态。

    看着城下的黑山军,曲晨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黑山军的坚韧与执着,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飞鱼领易守难攻,长长的峡谷道也给黑山军制造了不少麻烦,尤其是攻城器械运输,撞城木也好,云梯也罢,通过几里长的峡谷道都不是易事。到目前为止,黑山军准备好的云梯剩下已不多,仅存的数十部云梯被收起,似乎在等待谷外运来更多,或者用作最后的总攻。

    没撞城木,云梯未投入战斗,战斗却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他们用盾牌为掩护,保护弓手与城头守军对射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。守军的军团技就会威,黑山军明知道时间拖得越久,对他们越不利,黑山军依然不退!他们学会采用松散队形降低军团技杀伤,每次只会损失三五十人。

    士兵力量低于2o%时无法抽取,破虏骑和斩蛟水师精锐级普通,每分钟可恢复1%力量,也就是说,至少2o分钟才能施放一次最低烈度军团技。即使王级武将军团技冷却时间仅需要5分钟,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。

    军团技的威慑力和杀伤力,被削弱到极致!

    弓手对射,倒是没有箭矢供应问题,可城下黑山军盾牌连阵,杀伤效果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黑山军看似愚蠢顽固的死战不退,让曲晨非常不安。

    不对劲!

    仗不是这么打的,敌人一定另有所恃!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想将飞鱼领主力牵制在峡谷道,出奇兵从海路动进攻?曲晨始终在东线保留5oo水师,就是防着这一手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曲晨的判断并不正确。

    黑山军的确有奇兵,但奇兵不会从海上来。

    飞鱼领南部群山。

    一支黑山军正顶着漫天晚霞,艰难前行。

    白雀部!

    苦哂请白雀助战,不仅因为关系亲近,还因为白雀具备某种特殊能力。黑山领很少有人有武将特性,白雀是一个例外,他的特性类似于徐庶的,可降低复杂地形对部队的影响,只是效果比徐庶差很多。

    苦哂部宁愿挨军团技也不退,是为了给白雀部创造突袭机会!

    白雀部的目标,是从群山中杀出,直接突入飞鱼城腹心!

    (上月加更:6月票1打赏,共7更,会尽快完成,悉知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