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73章 轮战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撞城木直接攻击城门,一旦城门被攻破,城墙上的防守便再无意义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必须优先解决撞城木!

    撞城木威胁比较大,制作起来不难,几乎是攻城战中必定出现的武器。磐石营在的时候,自然也有专门对付撞城木的方法。

    城门正上方,守军开始向下面扔油桶。

    桶内全是火油,每桶重量超过百斤,守军要将沉重的油桶搬上一米多高的城垛缺口,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。可这是在战场上,城下几百名弓手虎视眈眈,第一个油桶抛下后,黑山军拼命阻止守军继续推油桶下来,箭如雨下,接连有多名军士在试图搬油桶过程中被箭矢所伤,虽有几个油桶被推下去,却未能砸中撞城木,火油流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撞城木在继续攻击城门!

    关键时刻,一道蓝色身影冲过去,一手提着大戟,单臂抓起一个油桶,脚下不停,发力一蹬,竟然提着百余斤重的油桶直接登上城垛。那人吐气开声,将手中油桶扔出,油桶准确砸落在撞城木上,火油四溅。

    如此神勇之人,自然是曲晨。

    城下乱箭飞至,戟影展开,叮当声接连响起,却伤不了曲晨分毫。

    曲晨砸下第二个军团技,作为对黑山弓手的回敬,城下再现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旁边早有机灵的军士将火把扔下,火油被点燃,撞城木上起火,推撞城木的黑山军被迫退开,就地收集沙土向撞城木着火处盖去。由于先前砸中的油桶太少,撞城木沾上的火油并不多,火势竟逐渐被控制。

    曲晨哪会让他们得逞,先后又将两个油桶扔下,准确地砸在撞城木上。火势大盛,蔓延至撞城木全身,至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城门危机解除!

    主将的神勇,守城将士全看在眼里,士气大振,人人奋勇,个个争先。登城的黑山军士折损不小,更重要的是云梯能用的越来越少,撞城木也被毁,继续攻下去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。

    鸣金声起,黑山军终于退回峡谷道。

    城墙上,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一群没受过守城训练的骑兵,击退敌军猛攻,他们有权力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在先前原战斗中威风不可一世的曲晨,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冷静。他让精疲力竭的战士下城休息,换上来一批生力军;趁敌军退去的时机,让在城下等候的乡民补充军械物资,为下一轮战斗做准备。

    他知道,敌人还会再来,而且不会给他们太多时间!

    拖得越久,守军军团技逐渐恢复,会对攻方制造更大杀伤。

    黑山军有充足的兵力可供调用,对方准备好的攻城器械绝不止这一点。

    长达数里的峡谷道非常不适合大部队进驻,俘虏已经证实,苦哂将临时大营设在山谷之外,攻城器械也是在谷外赶制。峡谷道不仅让对方无法大量屯兵,也对军械运输带来不少麻烦,导致黑山军的进攻缺乏连续性。飞鱼军已经用实际行动让黑山军明白,他们不是可以轻易击败的对手,所以下一波进攻,黑山军应该会投入更多兵力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黑山军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峡谷道方向的战斗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尽管兵力悬殊,但守军凭借占据地利,黑山军兵力难以展开,大量兵力堆积在城墙外空地上,能对守军产生威胁的仅弓手和爬梯登城的少数人。破虏骑在实战中不断积累经验和信心,应对越来越纯熟,再加上有曲晨这样的王级武将一直在城头督战,城头阵地守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对守军威胁最大的弓手,成为军团技优先打击对象,损失惨重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破虏骑守得越来越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第二批云梯损毁过半时,守军开始有余力在城上投入更多远程兵力,用箭矢对城下敌军发起反击。曲晨更是亲自弯弓搭箭,他虽不以箭术闻名,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射击,箭无虚发,接连射杀十多名黑山弓手!

    又一批扛着云梯的黑山军,从峡谷道冲出。

    飞鱼领城墙后,有十座箭塔。

    数十名士兵驻守在箭塔内,箭塔在不断吐出箭矢,支援城上守军作战。居中一个箭塔火力明显比其它箭塔弱一些,里面有两个非战斗人员。曲晨坚决不同意荀衍和领主战时上城墙,两人只得退而求其次,攀上箭塔观战。

    见守城将士已稳住阵脚,两人无比欣慰。

    一群没上过战场的菜鸟,首战遭遇如此强悍对手,没有被敌军打崩溃,反而战得有声有色,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曲晨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勇猛无畏,身先士卒,教会了大家如何在战场上保全自己、杀伤敌人,紧要关头从不退缩,给了将士们极大信心。

    尤其令两人称道的是,曲晨对战士们的轮换。

    西线城墙防线1500名新兵,以百人队为单位,分批登上城墙参加战斗。曲晨不会把城上所有人换下去,一个百人队上去,还有两个百人队“老兵”在旁边传帮带,把自己刚刚学到的战场生存技巧教给新人,避免懵懂的新兵付出不必要的血泪代价。一个个百人队轮番上场,基本十分钟时间就换一队,上去三十分钟左右就能下来休整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十分明显,不仅让城上守军始终保持着良好体力,也让大家轮流感受真正的战斗是何等残酷,为接下来更加激烈的战斗打下基础。很多将士在抓紧时间交流心得,希望下次登城作战时有更好的表现。

    城上战斗正酣,城下也不平静。

    城上守城物资在不断消耗,尤其是箭矢和火油,领地官吏组织起大量民夫向城上搬运,忙得不亦乐乎;毁损的守城器械被民夫带下来,如撑杆,工匠们在紧急修补;医师正在为受伤士兵处理伤口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看着登城梯方向,道:“水师也上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荀衍:“是啊,破虏骑全部轮换过了。二将军应该有考虑到,水师步战比破虏骑更不堪,现在局面已经稳住,水师上去正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想了想,问道:“休若,你有没有觉得,黑山军战法有点奇怪?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以飞鱼领地形和兵力,苦哂部九千之众想通过峡谷道强攻,成功希望渺茫。你看他们的进攻,人是不少,但能够直接投入战斗的就那么一点,兵力优势完全无从发挥,我要是苦哂,要么调集足够多的云梯和撞城木发动一场总攻,要么干脆撤围而去,象这样耗下去,他们纯粹是来送死的!”

    荀衍道:“属下也有这种感觉,如果不是苦哂不懂用兵,就是另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两人心中暗凛。

    如果敌军另有图谋,着眼点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进飞鱼领就两条路,一是西面峡谷道,二是东面海道。

    鱼不智断然道:“要注意海上,让水师多派斥候船出去,小心警戒!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二将军早前已经下达过命令了。”

    城上形势稳定,东面海上方向也有警戒,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,鱼不智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,和荀衍离开箭塔,腾出位置给箭手。

    刚到地面,倪满头大汗地跑过来,神色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倪发现,城上箭矢消耗很快,武库箭矢存量已去两成。

    按照这种速度消耗下去,箭矢存量撑不过三天!

    鱼不智面色铁青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城上将士正与敌血战,后勤突然跑来说箭矢用太快,到底是想搞哪样?

    荀衍给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飞鱼领铁匠数量远没有逐鹿领多,特别领地创建后,铁匠们不仅要打造兵甲箭矢,还得负责领地农具制作,生产力有限。

    幽并狼灾爆发后,磐石营进入幽州作战,飞鱼领前期积存下来的箭矢消耗不少。飞鱼领先后两次扩充磐石营,接着破虏骑和斩蛟营正式上马,部队装备都得由铁匠打造。最近才好不容易完成了部队装备需求,开始为武库补充备用兵甲箭矢,没想到黑山军突然大举来犯,箭矢存量不足的问题立刻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,领地一直在全力赶制箭矢,只是没想到城上消耗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荀衍一脸愧疚,鱼不智面色稍霁。

    飞鱼领产能有限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前期在幽州消耗很大,随后大幅度扩充了军队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荀衍没有什么责任,只是一系列巧合导致了这个情况出现。现在前方战斗激烈,没有足够箭矢可不成,即使工匠们正在加班加点赶制,也赶不上前线的消耗。如果三天后黑山军仍然不退,前线将士就只能全程与敌人肉搏,部队伤亡会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谁都不愿意看到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忍苛责荀衍,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,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不管用什么办法,必须确保前线将士有充足箭矢!”

    一艘斥候船载着倪,向北方驶去。

    斥候船其疾如飞,披波斩浪,最后在一个玩家领地码头停下。

    好好正在战区打游击,通讯手镯亮起,是帮他与领地传讯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副城主要求见我?拜托,我在战区!”

    “他主子有种不参加战役,我还想多捞点功勋换奖励,哪有空回来跟他聊天?况且飞鱼领主有多你也知道,每次都让npc出面,他直接跟我联系多省事啊,有啥事跟我副城主谈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想找我们买箭?可以!正愁箭矢多得用不完,能赚些钱挺好。飞鱼领没报名参加战役,他们为什么买箭?奇怪,要不你们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肯说?不说拉倒,早猜到问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那副城主开着战船来的?让那副城主等一下,我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委任部队,回县城,传送回步兵领。

    好好在码头上见到了急于回城的倪,也见到了倪的船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以“找倭岛女王谈心”为己任的、有远大抱负的领主,好好对战船的渴望无比强烈,尤其是在领地水师遭遇一场惨烈的海难后,好好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才能搞到战船。看到飞鱼领斥候船时,好好两眼发直,口水在万有引力作用下,不由自主地向下流淌。

    “领主大人,听说您有事要当面和我说?”

    倪和布兵领副城主谈好箭矢交易,急着回去复命,本不愿在此停留,但箭矢交付还需对方配合,由布兵领派船送货到飞鱼领,是最快捷的方式,对方说领主有事和他讲,倪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候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到好好现身,立刻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好好打起了哈哈:“其实没啥要紧事,倪副城主好不容易来一趟步兵领,于情于理都应该招待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倪哭笑不得,婉拒道:“城主大人一片好意,在下受宠若惊。只是现在领地正遭遇敌军围攻,在下需马上回去复命,美意心领,请大人勿怪。”

    好好大惊:“有人进攻飞鱼领?omg!”

    倪直接无视了最后一句,认真道:“正是。若非战事激烈,我军箭矢吃紧,在下也不会跑来步兵领买箭。钱我已经付过了,还请贵领地赶紧把箭送到月亮湾,如此则感激不尽……”

    倪向好好作了个揖,匆匆登船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好好还沉浸在飞鱼领遭遇攻击的震惊之中。

    就凭飞鱼领的战力和地形,谁那么想不开去啃那么硬的骨头?逼得人家副城主紧急跑出来买箭,可见战事之激烈!奇怪的是,这么惊爆的消息居然没引起大家注意,讨伐董卓战役一开,没参战的玩家势力全都暂时被边缘化了。

    谁在进攻飞鱼领?

    飞鱼领主出人意料地没有参加全国战役,难道就是因为意识到有危险,不得不放弃全国战役的机会?

    很有可能!

    不参战,敌对阵营就打不了飞鱼领。

    也不对!

    飞鱼领没参战还是挨打,动手的肯定不是参战玩家,难道是npc势力?

    一定是npc势力,飞鱼领的麻烦大了!

    等等,好象跑题了……

    我大老远从战区回来,是为啥事来着?

    斥候船箭一般离去,留下一条长长的尾浪。

    好好如梦方醒:“晕!战船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