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70章 飞鱼领遇袭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菜园有虫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单看字面意思,的确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即便天下驻地就在逐鹿城,传讯方便,可大家伙在战区打仗呢,菜园里有虫这点小事用得着第一时间知会领主?久久发就纳闷了,以他对鱼不智的了解,这厮好象不是那种什么都要亲力亲为的主儿,区区小事,易副城主自个想办法处理就行了嘛。

    可看到鱼不智脸色时,久久发立刻意识到不寻常。

   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!

    久久发没有猜错,“菜园有虫”,是一句暗语。

    逐鹿领和天下军团是亲密盟友,久经考验,彼此互信度很高,但有些事情鱼不智还是没办法毫无顾忌地跟他们交底。人多嘴杂,多一个人知道,一不留神说漏嘴的风险加大,有些秘密只能烂在自个肚子里。

    譬如说,特别领地飞鱼领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暗语系统里,“菜园”代表飞鱼领,“虫”代表敌人入侵。

    菜园有虫,飞鱼领遭到外敌入侵!

    鱼不智有想过逐鹿领可能遇袭,毕竟复仇者联盟等刁民一心想要害朕,讨伐董卓战役规则要求出击军团进入战区,留守领地兵力无形之中被削弱,有人趁机兴风作浪还说得过去。飞鱼领遇袭,却着实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飞鱼领孤悬于冀州,表面看和逐鹿领八竿子打不着,即使复仇者联盟看出端倪,渤海离战区很远,他们不太可能那么快在冀州集结到足够力量。鱼不智不认为复仇者联盟有那么大的本事,以飞鱼领表现出的战力和地形,敌人都敢攻,还不如直接进攻逐鹿领更省事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没有玩家长驻,易风发出暗语示警,显然是因为飞鱼领有人传送回来。鱼不智暗自庆幸五德村之行,若非邹谈老人帮着建成传送阵,让主据和特别领地紧急情况下能够及时传讯,主据很可能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鱼不智立刻找到徐庶,告诉他暗语的事情。

    暗语信息量很少,只说了有敌来攻,什么来路,多少部队,形势如何,一概不清楚。这也不能怪易风,暗语系统本就是紧急情况下使用,传递关键信息,否则很容易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两人简短商议了一番,决定鱼不智先回飞鱼领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两人初步判断:敌人数量不少,但飞鱼领应该没到生死存亡的关头。

    飞鱼领有两千骑兵和水师,若只是小股敌人袭扰,以荀衍和曲晨能力,自己就能解决问题,而不是立即派人回逐鹿领示警,因此敌人很可能不是什么小部队。但飞鱼领易守难攻,如果敌人攻势很猛、领地形势吃紧,暗语中大可加入一些形容词,突出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鱼不智一走,出击军团势必进入委任模式,但带队的是王级谋士徐庶,又有天下众在一旁随时通报消息,委任模式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若情况紧急,属下可立刻使用卷轴带部队传送飞鱼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叹道:“看情况吧,希望局面不至于糜烂到那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军团传送卷轴是紧急手段,机会只有一次,本是为主据遇袭留的后手。可出击军团一旦传送回城,就会因战区兵力不足被踢出战役,非万不得已,不会轻易使用。

    与徐庶商量完毕,鱼不智跟咆哮光环打了个招呼,有急事需暂时离开,让天下军团直接与徐庶合作,有分歧或难决之事,可直接与他联系。咆哮光环没有多问,一口应下。

    鱼不智匆匆向外黄县城跑去,传送必须到县城。

    久久发走到咆哮光环身边:“明显有八卦啊,我以为你会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了解鱼不智,应该跟我们讲的话,他拐着弯都会说出来,每次他念叨‘我朋友说’,我就恨不得把他嘴糊上。不能讲的,嘴巴说起泡也问不出名堂,何苦自讨没趣,又让朋友为难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狂奔回外黄县城,一路传送到飞鱼领。

    荀衍早已在驿站外等候,显然他料到领主会最先过来。

    “休若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荀衍道:“有人趁夜偷袭,派往西面峡谷前出值守的四名哨兵遇害,所幸磐石营离开后二将军增设有暗哨,暗哨发现敌情示警,对方偷袭不成转为强攻。到现在为止我军打退敌军两轮进攻,毙敌数百,但敌军并无退意。”

    “事发突然,西边峡谷道被敌军占领,我们还不知道敌军有多少兵力,属下已派船海路迂回,绕到敌后,务必弄清楚敌军人数和来历,最多半日,会有更准确的消息回来。我们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,敌军不属于某个领地,而且从敌军前两次进攻规模,以及他们对待伤亡反应来看,我们初步估计,敌军兵力很多,可能不下万人!”

    鱼不智眉头微蹙,形势不妙。

    来犯之敌不属于玩家领地,是npc势力。

    这里是渤海郡,关东诸侯盟主袁绍的地盘。

    袁绍现在正带着部队在河内战区,一个能出动万人规模的npc势力,大举进入渤海境内搞军事行动,无异于对袁绍的挑衅。就好比趁主人不在闯进别人家中偷东西,必然会被主人忌恨。

    难道是冀州刺史韩馥?

    也不能!

    韩馥倒是有那实力,但人家也是十八路诸侯之一,而且他胆子比较小,否则不会被别人几句话讲得让出冀州,后来因误会落得个忧惧自杀的下场。韩馥还是袁氏门生,两人现在是合作关系,不至于这样对待袁绍。

    既非韩馥,又非袁绍,这就坐实了是外来势力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?

    多想无益,鱼不智和荀衍赶往峡谷方向。

    曲晨正在城墙上巡视,关注着敌军国动向,见鱼不智快步走来,曲晨英武的面庞上现出一抹微笑,蹬蹬蹬几步跑过来打招呼:“大哥,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阿晨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们刚才攻了两轮,被我们用箭给射回去了,连城墙都没机会摸到。我们占据地利,城墙离峡谷出口仅百米之遥,整片区域都在我军射程之内,他们一出谷口就得挨箭。那些家伙已经不敢在谷内空地上呆,退入峡谷道。”

    曲晨神色轻松,墙外空地上倒卧着数百具敌军尸首,都是被弓箭射杀。城墙建的位置扼守要冲,又居高临下,敌军进来后无所遁形,会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,问道:“我军伤亡如何?”

    “敌人前两轮是佯攻,我军仅数人被流矢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磐石营去了战区,飞鱼领现在只有破虏骑和斩蛟营,还都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新兵,没上过战场,阿晨你得小心一些,尽量减少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登城作战的是哪支部队?”

    “破虏骑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你倒是舍得让你的宝贝骑兵登城作战,我以为是水师呢。”

    曲晨洒然一笑:“这不是磐石营不在,没办法吗。现在敌情还不够明朗,现在是从峡谷道进攻,可也得防着他们声东击西,坐船从水路直接杀进来,因此我没敢让水师过来。再说箭术是骑兵看家本领之一,我们现在差得远,这里的地形,正好让我们的新兵练手。就算敌人攻上来,肉搏战骑兵也比水师强一点,领地伤亡会少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娓娓道来,诸般思量应对,大将之风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住点头,问道:“知道对方什么来路吗?”

    曲晨犹豫了一下,道:“不是太有把握,我思来想去,有可能是黑山军!”

    “黑山军?”

    “对!大哥你看,被我们射死在谷内的这些敌人,兵甲装备不够统一,比散兵游勇稍好一点;冀州能出动这么多部队攻势我们的,黑山军算一个;最重要的是,我们曾经在黑山军地盘上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没有说下去,鱼不智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早前飞鱼领缺人口,曲晨和王率磐石营潜入中山国,在海浪镇渔船队的帮助下,一夜之间掳走4个村庄的乡民。虽然事情做得隐密,时间也过去这么久,但难保不会留下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黑山军本就是造反派出身,连朝廷都拿他们没办法,封张燕为中郎将管辖太行山区,黑山军仍不时寇掠周边郡国,其张扬跋扈,可见一斑。以黑山军行事作风,倘若查到村民失踪是逐鹿领所为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!趁袁绍在河内讨伐董卓,大举进入渤海境内复仇,是黑山军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黑山军攻掠州郡都敢做,攻打一个小小的玩家领地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荀衍神情严肃:“主公,若是黑山军,有些不妙!”

    鱼不智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岂止“有些不妙”,分明是“非常不妙”。

    黑山军鼎盛时期号称“众至百万”!

    《后汉书皇甫嵩传》有名号记载的黑山诸帅共有25人,“大者二三万,小者六七千”,没有在史书中留名的不知还有多少。即便兵力数字存在水份,百万有些夸张,就那25位首领,几十万部队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黑山军盯上,对飞鱼领而言无异于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游戏中的黑山军,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。其中一个特殊之处,就是系统对黑山军的等级评定。

    黑山军是黄巾被镇压后兴起的农民起义军,很多首领随黄巾起事,甚至自号黄巾,与黄巾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因此黑山军最初的等级评定,也是和黄巾军一样,被评定为50级。

    这个评级,因为张燕被拜为平难中郎将而改变。

    张燕这平难中郎将,获准管理黄河以北山区行政和治安事务,相当于一方诸侯,按照常理,他率领的黑山军应升格,与60级朝廷部队并驾齐驱。可张燕实际上反贼色彩从未褪去,依附于他的黑山各部各行其事,跟以前当叛军时一个样,部队升格到60级难以服众。

    再一个,黑山军兵太多,若等级若是跟朝廷部队一样,轻松吊打周边,河北州郡谁都睡不了好觉,实力平衡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黑山军最终被系统评定为55级。

    比黄巾和领主步兵高,比朝廷部队低,取了个中间值。

    整个逐鹿领除了白和无当这两支特殊兵种,只有破虏骑等级与黑山军持平,其他常规部队都要逊色几分。飞鱼领骑兵和水师都是没上过阵的新兵,唯一能在理论上和黑山军抗衡的骑兵,还被当成步卒使用,战力势必打折扣,也就是说,飞鱼领现有部队很难与黑山军刚正面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召回徐庶率领的出击军团?抑或让白紧急驰援?

    前者意味着逐鹿领就此告诉战役。

    后者需要付出五百多万资金,鱼不智倒是有办法筹到钱,可只够单程,过来容易回去难;况且白兵一动,逐鹿领精锐尽出,如果复仇者联盟趁机在逐鹿领搞出什么动静,主据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得尽快弄清楚敌军来历,再做打算。”鱼不智道。

    现在对情势的判断,大多建立在臆测之上,对方是不是黑山军,对飞鱼领威胁系数大不一样。如果对方只是一般的贼寇,本方却大动干戈地调动出击军团或白,显然有惊弓之鸟的嫌疑,闹出一个大笑话。

    荀衍有些为难:“斥候还要点时间才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道:“要搞清楚外面是不是黑山军,其实也不难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天马上黑了,我带几个人趁夜出城,抓一两个活口就是。敌军都在峡谷内,只要我们行动足够快,他们基本不可能拦住我们,为了保险起见,城上将士需准备接应,如果敌人追上来,弓箭封锁谷口,给我们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个计划有点冒险,鱼不智考虑再三,同意了曲晨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相信曲晨的实力,这种情况下,抓到活口并全身而退的把握很大。形势迫人,容不得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曲晨下城准备,等待天黑。

    鱼不智想了想,问荀衍道:“休若,飞鱼领石制城墙都修好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飞鱼领依靠山势省下不少工程量,石墙半月前就已竣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断然道:“提前升级领地吧。”

    荀衍有点诧异,为避免引人注目,飞鱼领被要求暂不升级,等待机会,现在让他直接升级有违初衷。但他很快明白鱼不智的想法:飞鱼领遭强敌入侵,保守对领地没好处,还不如趁大家注意力大多在战役上,将领地升至二级城市,增强飞鱼领战争潜力。

    “诺!属下马上去办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