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67章 与君一醉(8/14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翟冏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位昔日同门做点什么。 .

    可又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学成下山,至今白身,游历四方纵情于山水,想拉扯也拉扯不上啊。

    那就与君一醉吧。

    翟冏拍了拍易风的肩,道:“记得你喜欢美酒,这次可是冲巴乡清来的?巴乡清可不好买呢,为兄好不容易买到两坛,准备一坛孝敬先生,一坛与同窗共饮,今日你我相遇,说什么也得喝一坛!”

    “怎敢让兄长破费,让小弟做东道……”

    翟冏面露不悦神色:“入门比你早,自然该我请。我住的客栈就在前面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见翟冏执意如此,易风不便拂了他的心意,只得听从翟冏安排。

    客房内,两人相对而坐,翟冏的仆人张罗了一些酒菜,又捧出一坛巴乡清,打开封泥,为两人斟上,屋内立时多了股浓郁酒香。两人把酒言欢,忆往昔在鹿门山苦读的诸多轶事,更觉前事如烟,重逢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易风问起翟冏近况,才知道他尚在赋闲。

    “刘景升名列八俊,温厚伟壮,被朝廷拜为荆州牧,弹指间平定宗贼,恩威并施,招诱有方,使得万里肃清,群民悦服。刘景升刚入荆州不久,此时正是用人之际,兄若有意依附于州府,必受重用。”

    翟冏神色黯然,叹道:“荆州府,我是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贤弟有所不知。我翟氏在南郡襄阳,与豪族蔡氏同处一地,两家素有龃龉,前前后后斗了几辈人,蔡氏现在如日中天,而我翟氏却日渐没落。刘景升单骑入荆州,那么快稳定住局面,他一个人能办到?不是,靠的是中庐蒯氏和襄阳蔡氏这两大荆州豪门支持,是故蒯氏和蔡氏受到重用。”

    “翟氏和蔡氏是宿敌,现在蔡氏在荆州府呼风唤雨,哪会给翟氏机会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翟冏苦笑道:“不瞒贤弟,刚得知刘景升任荆州牧时,为兄立刻结束游历返回荆州,就是想抓住这个机会。半路上听到蔡氏抢先一步,为兄知道事不可为,索性继续在外面游荡。”

    易风微微皱眉,他以前不知道翟氏和蔡氏有这么深的仇怨。

    “听说大庞先生也在为荆州府效力,兄长何不求大庞先生引荐?”

    大庞先生是庞季。

    刘表入荆州时,江夏贼张虎、陈生占据襄阳,代表刘表去说降的,就是蒯越和庞季二人。

    翟冏哂然一笑:“贤弟,庞氏与蔡氏相比,孰轻孰重?”

    庞氏经学传家,在士人中有名,可论家族势力,蔡氏才是荆州大豪门。刘表要想掌控荆州,蔡氏显然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易风再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宗族之间的斗争最是残酷,象翟氏和蔡氏这样数代仇敌,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。蔡氏是荆州望族,实力和影响力远在翟氏之上,又是在刘表刚到荆州时就靠了过去,算是共过患难的元老,无论从哪个层面衡量,刘表都不可能为翟氏得罪蔡氏。

    翟冏不去荆州府求职,看似消极,却也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不入荆州府,还可另谋高就;入了荆州府,被蔡氏明里暗里各种修理,那当真是自取其辱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堂堂鹿门山正式弟子,因为家族恩怨无法入仕,易风为他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翟冏因为这件事压抑了很久,说出来后心情好了许多,一个劲地招呼易风饮酒,一坛巴乡清很快喝完。喝到兴头上的翟冏,似乎忘了要给先生带一坛回去,让仆人端来最后一坛巴乡清,继续与易风痛饮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安慰一下易风,没想到反而勾起自己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按两人现在的饮法,两坛巴乡清未必够。

    易风知他心中苦涩,也不多说什么,席间借故出去了一趟,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翟冏看着易风道:“贤弟如今在何处高就?”

    “在一个领地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“领地”二字,翟冏心中又是叹息,他原以为,易风再怎么不堪,进入某个豪强家族做事应无问题,没想到付附于玩家领地,当真是可怜呢。心中虽是这样嘴,嘴上却不能直接讲出来,而且为了照顾易风脸面和情绪,他还得努力为对方找台阶下。

    玩家领地虽然不为士人看重,却也不是没有非凡存在。

    “领地啊,现在有些领地展得着实不错呢。就说这逐鹿领,天下第一城,领地繁荣,百姓富足,传闻颍川荀氏的休若先生都曾为逐鹿领效力,贤弟选择在领地做事,也不失为一条出路。来来,你我再饮一杯。”

    易风心道,休若先生可不是“曾为逐鹿领效力”,一直是逐鹿人,只是不在益州罢了,因为多年没有公开露面,故而被外界误以为荀衍已经离开。飞鱼领属于最高机密,不能向翟冏明言,遂举杯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兴致一上来,酒就喝得很快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坛巴乡清便见了底。

    易风好酒,但酒量其实不怎么样,喝起来颇为克制,两坛酒大多入了翟冏的肚皮。巴乡清后劲比较大,翟冏酒量虽好,也有点神思恍惚,一名客栈小二抱进一坛巴乡清放在桌上,他也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间,一名转职官吏来到门外。

    “易副城主原来在这里,商馆那边有些事情,想请您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等下就去。”

    翟冏惊了。

    易副城主?

    现在去商社?

    这里是逐鹿领,难道……

    没等他问,易风自己揭晓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,小弟得失陪一会。兄长既来到逐鹿领,小弟自当做东道,晚上在家中略备薄酒,还请兄长务必赏光,你我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易风飘然而去,翟冏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来逐鹿领,易风要做东道,副城主……

    他这时终于注意到桌上多了一坛酒,叫来仆人一问,才知道是店家小二所送。这巴乡清可不容易买到,售价五百金一坛,客栈可不会凭白送人,不过易风是逐鹿领副城主的话,一切疑问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让仆人去问店家,证实了易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翟冏一时间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资质远不如自己的易风,竟然在逐鹿领做副城主,掌管领地钱帐,看来深受领主信任,混得风生水起,翟冏为易风感到高兴。反观自己,正宗鹿门山弟子,却只能纵情于山水……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造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