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66章 翟冏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进言权?”

    “就是军议时可以言,对一些不明显悖离主线框架的事情提出建议,例如主动要求袭击某个目标,或者扼守某个战略据点,供能否讨论通过……换句话说,玩家有望通过自身努力对战役施加些许影响,甚至可能量身打造最适合的任务。 .建议得到采纳、完成任务,能得到较高功勋评价,从而在冲刺功勋排名时处于有利位置。”

    咆哮光环看着鱼不智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

    “你那位‘朋友’,有内部消息吧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逐鹿城。

    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,易风笑得春风满面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他的心情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心情好,是因为领地经状况明显好转。

    易风掌管逐鹿领钱袋子,对任何关系领地收入的事情,都会比较敏感。领地收入一直很好,可开支也不是一般地大,易风经常处于水深火热状态,偏偏鱼不智又是那种没钱了就找易风的领主,可怜的易副城主如惊弓之鸟,生怕什么时候领主又要他拿一大钱出来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賨布和巴乡清,吸引了越来越多商队来到天下第一城做生意,逐鹿领俨然已成为益州东部的商品集散地,领地日渐繁荣,展形势喜人。很多商队在此兜售商品,并采购需要的东西,即使他们没有直接买逐鹿领的产品,在此地交易,领地也有抽税可赚。

    逐鹿领税率是15%,略低于系统城市税率,和玩家领地默认25%税率比,更是有明显优势。易风曾经认为,把税率调这么低,会导致领地税收损失,但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离谱。领地能吸引众多商队过来,靠的可不仅仅是名气、规模和特产,税率低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领地能吸引到足够多的商队时,商业税收相当可观,这是一个利好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飞鱼领那边,已经开始自制巴乡清,再经蚂蚁商队之手贩售,飞鱼领对主据的经济依赖会逐渐降低。将来商队展起来之后,飞鱼领自负盈亏也不是没有可能,这是第二个利好。

    还有第三个利好。

    雪音没有跟天下大部队去战区,易风从他口中得知,逐鹿军在战区进展顺利,还和天下合伙开了个什么中心,帮助阵营弱势玩家对抗敌对阵营,据说生意兴隆,赚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赚了不少钱呢!

    不愧是主公,打仗的时候也能靠帮人赚钱,既仁义又英明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有赚到钱……

    带着愉悦的心情,易风走进初级装备中心。

    资金状况好转,不代表领地没有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升级领地的某些必要条件至今没有进展,譬如说技能人才。

    逐鹿城升二级城市已经很长时间,各项建设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二级石制城墙和驰道已完成大半,领地目前资金充足,那两个耗资巨大的建筑物早晚会完工。顶级铁匠铺和初级兵工厂,因为缺乏必要的技能人才,到现在都没办法动工修建。

    初级兵工厂需要双技能中级人才,领地正针对性地加紧培训,多花些时间总能看到成绩,大师级铁匠却没那么容易搞定。到目前为止,收购高级人才升级图纸希望渺茫,寻访大师级铁匠前景黯淡,完全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最靠谱的破局办法,或许就是通过战役获取图纸。

    可因为某些原因,易风对此不敢有任何奢望……

    易风到初级装备中心,是因为鱼不智托天下团的雪音传话。

    阿蒲看到易风,忙迎了上来:“易副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阿蒲,主公传来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在战区,事关前线,阿蒲面容一肃:“易副城主,主公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前线战事频繁,飞军的毒箭消耗比较大,毒箭无法在战区就地补充。你也知道,我们现在还造不出弩,毒箭是无当飞军最重要的远程攻击手段,对敌时威慑效果非常好,没毒箭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阿蒲有些茫然:“大人,让我们打造箭矢没问题,可我们不会制毒箭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易风笑了起来:“飞军的毒箭,是他们自己用普通箭矢浸毒液加工而来,听说光是毒液浸泡并晾晒就要九次,还有一些别的工序,耗时很长,用的是夷民猎人们代代相传的那一套,你们怎么可能会?制作毒箭我会找夷民老猎人帮忙,你们负责制作箭矢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武备库的箭矢不够用了吗?差多少?我们马上赶制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。武备库箭矢存量还很多,是主公在战区看到一种箭矢,跟我们打造的不大一样,让我过来问问,咱们领地能不能自制。”

    阿蒲痴迷于锻造,闻言精神一振:“怎么个不一样法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先那种箭用料比较讲究,箭杆不是常见的木杆或竹杆,而是铁杆,全铁箭穿透力和杀伤力极强;其次,箭杆和箭镞连接处有几道血槽,射中人后,血液通过血槽流出,会让人在很短时间内失去作战能力。”

    玩家领地自造箭矢全是木杆或竹杆,仅箭头是金属所制,也就是箭镞。制箭不光是铁匠的事,铁匠负责锻打出箭头,制杆是木匠的工作,最后将箭头和箭杆组装在一起,箭矢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逐鹿军用的铁箭,其实全都是铁制箭头配竹木杆。

    制箭选用木杆或竹杆,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:制箭成本和战士素质。

    铁贵而竹木贱,锻打箭头要不了多少铁,箭杆耗铁量起码是箭头几倍,而铁杆对箭矢综合评定加成远没有那么大,性价比看起来比较低;再一个,全铁箭比竹木杆箭重,对战士素质要求非常高,非精锐部队难以操控自如。

    阿蒲道:“箭杆也要铁制的话,造价不便宜啊。”

    阿蒲只提了成本问题,他不会怀疑飞军素质。

    易风道:“主公就是嫌贵没舍得多买,试用效果相当不错,才想到自制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现这种箭矢,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。

    他是在阵营补给点看到铁箭矢,这种铁箭开始没有出现在商品清单中,后来才无意中现,见单价高就试着买了点,果然好用。几位同做任务的领主也想采购一些,结果清单里根本没有,不得不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鱼不智能买到,那几位领主却买不到,就是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有人断言,与逐鹿领的功勋排名有关。

    鱼不智并不认同这种看法,他更倾向于是逐鹿领采购大量箭矢的结果。

    逐鹿军战役中大练弓手,箭矢消耗很大,可为了训练出更多合格弓手,并减少嫡系部队不必要的伤亡,该花的钱必须花。丧心病狂三连击暴露后,逐鹿军更多利用军团技歼敌,保护好战士,军团技才会有稳定的力量来源,远程打击成为近期逐鹿军主要作战模式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求助中心安排的委托非常紧凑,逐鹿领常没时间回收箭矢,部队箭矢消耗量猛增。

    与委托收入相比,箭矢浪费的钱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大量采购后补给点出现高阶产品,在游戏中很常见。

    逐鹿军认可全铁箭的威力,若能自制成功,可以为领地节省不少成本。

    阿蒲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他抬起头来,说道:“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易风大喜,他很了解阿蒲的脾气,没有把握不会说得如此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难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阿蒲有些不好意思,解释道:“其实没多难。全铁箭与我们现有做法比,箭镞基本不需要改动,只是多了打造箭杆,箭杆结构也很简单,关键在于杆上要有血槽。我们为白毦打造的长矛就有血槽,缩小一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技术上不会有问题,但血槽深度和长度等细节有待进一步确定,什么尺寸既能有效放血,又能减少工作量,需要反复试验才能得出最佳方案。如果能看到实物,或者能看到箭矢大致图样就好了,可以省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易风断然道:“实物我来解决!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逐鹿军手上有现成全铁箭,让雪音跟鱼不智说一声,鱼不智传送回城,或者找一位天下玩家帮忙跑一趟,无非是花些传送费而已。易风前往天下军团驻地,托雪音和鱼不智联系,具言此事,被告知送箭人已在返城途中。

    半小时不到,几支全铁箭送到初级装备中心。

    从军团驻地出来,易风在逐鹿街头漫步。

    城内人潮涌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易风胸中油然生出几分感慨和自豪。

    作为逐鹿领副城主,这座城能有今日气象,有他一份心血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从加入领地那一天起,易风就与这里结下不解之缘,他刚来逐鹿领时,逐鹿领还只是一个一级乡镇,现在已展成为二级城市,变化不可谓不大。每每念及领地经历的磨难与战争,易风油然生出些许不真实感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易风比任何人都清楚,逐鹿领走到今天是多么不易。

    他掌管领地钱袋子,更加不易!

    徐庶去战区前还称赞易风,夸他处理政务越来越得心应手,进步明显,易风非常开心。徐庶向来有一说一,不会随便夸人,况且易风自己也清楚自己的成长,与刚来领地那会相比,当真是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按他自己的话说,被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领地总是缺钱,易风经常愁得连酒都喝不下。

    但易风很满意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对领主,对领地,他有一份非同寻常的感情。

    一个落魄的鹿门山学子,被领主相中,不以其资质驽钝而看轻,反而直接把他放到副领主位置,让他负责掌握领地财政大权……这份知遇之恩,易风自问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。

    倘若庞先生和昔日同门知道他现在的成就,一定会很惊讶吧?

    易风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路过酒馆门口时,一名白袍青年低着头从屋内出来,与易风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白袍青年连忙致歉:“兄台,对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易风一边埋头整理衣服,一边向对方表示不用介意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看着他,神情讶然,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:“你可是易风?”

    易风抬头一看,又惊又喜:“翟兄!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道:“正是!自打先生让你外出游学,一去多年,你再没回过鹿门山,也没捎回来音讯,为兄甚是挂念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贤弟,你这一趟走得远呢,连昔日同窗和先生也见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责备之意,易风忙作揖陪罪道:“翟兄误会小弟了。说来惭愧,下山之后谨记先生之言,行万里路以长识见,辗转到了这益州,受邀在此定居,为主人管理钱帐支出,职责所在,未得闲返乡,家人迁居益州都非小弟经手,至今没有机会回荆州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资质差,能拜入鹿门山,皆因先生悯惜,门生无缘得先生亲授,在山中年余,多靠翟兄和山民兄转相传授……昔日情谊,毕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若得机回南郡,定回山拜见先生,和各位兄长!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名叫翟冏。

    翟冏年龄与易风相仿,地位却不同,他是鹿门山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解释,翟冏心中芥蒂尽去。

    游历到此受邀定居,身上有职务没机会回乡,的确不能怪易风没回山。

    故友重逢,易风没有直接说自己是逐鹿领副城主,只提部分工作职责。易风不想对方误以为他显摆,可这番表述,却让翟冏产生了误解。

    刚才易风有说替人管理钱帐,是要紧职务,没办法轻易离开倒也正常,可堂堂鹿门山门生,沦落到替人管帐,还是让翟冏唏嘘不已。再想到几年不让易风回乡,连家人迁居都由其他人操办,翟冏心中更是认定,易风的主人刻薄寡恩。

    翟冏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易风资质不好,常被一些同门取笑,他看在眼里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后来先生要求易风下山游历,他本以为或许对易风是一件好事,换个环境,可以有新的际遇,没想到竟然混到现在这般田地。

    易风头上间杂的几根白,似乎也在证明他遭遇的坎坷与沧桑。

    哎,好可怜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