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50章 原则问题(2/14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原想借聊天和鱼不智攀交情,坦然告知对方自己的目标,就在桥东不远,过桥是最快抵达任务点的办法。 23us.最快又以任务时间紧迫为由,营造出必须尽快过桥的形势,再向对方提出借道请求,显得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湖州领和逐鹿领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黄巾起义战役中,逐鹿领功勋总榜排名首位,湖州领排名第八,都是以战斗力着称的成名领地。两个十强领地被随机到同一个县,分处不同阵营,又在战场上狭路相逢,难免让人感慨天意弄人。

    但欧阳小毒物认为,两个领地没必要火拼,至少现在没必要。

    强者惺惺相惜,或者彼此忌惮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因为规则的改变,游戏规则与黄巾起义战役有很大不同,讨伐董卓战役出现的淘汰机制,各参战玩家势力必须尽可能保留参战资格,战役是一场马拉松,保持实力变得非常重要。除非有迫不得已的原因,例如被动任务,玩家应尽量避免折损较大的战斗。

    对强大势力而言,与另一个强大势力的对决越晚越好。

    战役初期,菜鸟那么多,何必硬要跟硬茬子杠上?

    碰到这种情况,大家见面聊聊,彼此给对方个台阶下,就能和平收场。况且逐鹿领是天下第一城,领主中的顶尖强藩,实力、名气和领地规模都在湖州领之上,欧阳小毒物琢磨着,自己把姿势摆低点,借道请求得到对方应允的概率应该非常高。

    借道只是借口,关键是建立互不侵犯的默契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坦率告诉鱼不智,自己接的是被动任务,无论如何得完成,任务地点离你的伏击点不远。如果鱼不智爽快答应借道,好意思跟在五湖军屁股后面捣蛋?这次谈判全程都有录像,胆敢背信弃义,录像发到论坛,让广大吃瓜群众喷死这丫的!

    只要鱼不智同意借道,欧阳小毒物需要的默契就得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某人眼神飘忽,神情诡异,欧阳小毒物心知不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!

    “你我战场相逢,阵营不同而已,没有私怨。小毒物急着做被动任务,提出借道,按理说我不应该拒绝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面现难色:“借道不要紧,可你过去打我这边盟友,好像不太好?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忍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什么是盟友?

    兄弟势力才可以称之为盟友,比如垫江铁三角,把全国战役中同一阵营的玩家称作“盟友”,这是哪门子说法?盟友未免太不值钱了吧!

    这家伙想要好处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部队战力更强,抓住机会敲竹杠,真是个可恶又贪婪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,易地而处的话,可能我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吧……

    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,果然是至理明言!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欧阳小毒物不动声色地放出筹码,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斥候回来把交战情况一说,我立马猜到肯定是不智兄在这边搞事情,本想联络一下交个朋友,奈何现在是战役时期,不同阵营无法联系。直接跑过来交涉吧,又觉得有些冒昧,正发愁呢,后面来了一支我方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同一阵营,但我与他非亲非故,没有义务告诉他前面有埋伏,不智兄动手的时候,我也是远远望着,没有上前添乱,不智兄可放心收割。我对不智兄非常佩服,那支部队死活,我也懒得理会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半晌无言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这番话,分明是在告诉鱼不智,刚才那支部队,就是他送给逐鹿领的见面礼。你丫的再狠敲竹杠就没意思了,还是见好就收吧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些牵强,那支部队又没有放弃战斗,怎能算湖州领送礼?

    可仔细一想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欧阳小毒物动动嘴,提醒那位倒霉的领主一句,鱼不智打不了伏击,只能老老实实地退回桥东拉开架势守阵地。湖州领全是蛮兵部队,与其他玩家联手,完全有能力给逐鹿军制造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这小毒物算盘打得精,偏偏人家讲的还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鱼不智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主动邀他谈话借道,他脑中灵光一闪,貌似可以收过路费?这次出来打游击,战区征兵豪掷一百万,剩下的钱已是不多,战役才刚刚开始,军营购买军粮、扎马钉和箭矢虽然都是平价,但以逐鹿领出击军团的规模,以及大练弓手造成的箭矢消耗,军费开支很大。

    收过路费,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一线曙光。

    本想赚些外快,贴补下军用,没料想遇到欧阳小毒物这么精明的家伙。一番话讲下来,楞是让鱼不智觉得,坚持收人家过路费没有天理。

    可第一笔买卖就泡汤,貌似兆头不好(没小钱钱入帐心里不平衡)……

    得找个合适的理(借)由(口)才行。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理由就是第一笔买卖绝对不能黄!

    据说生意人很忌讳这一点,哥做广告公司,也算生意人,不能坏规矩!

    贼不空手,也是同样的道理,唔,这例子不妥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鱼不智瞬间有了坚持的动力。

    如此正(奇)当(葩)的理由怎么说出口?对鱼不智来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给欧阳小毒物讲了一个故事:有个朋友,因为灾荒穷得揭不开锅了,准备拦路打劫收过路费,赚点小钱钱继续混生活。没想到,第一次出手就碰到一个他非常欣赏的家伙。他心里很想让对方过去,但他原来是生意人,笃信第一笔生意无论要做成,赚多赚少无所谓,这对他是原则问题。可坚持收对方过路费他又过意不去,良心受到煎熬,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哭笑不得,半晌道:“关系到原则问题……那就象征性地收一点,对方应该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伸出大拇指:“欧阳兄的想法,与我不谋而合!”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又一次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那个朋友是你自己吧?”

    “欧阳兄慧眼如炬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立马就承认了,脸都没红。

    欧阳小毒物觉得再和这家伙多讲话会被拉低下限,问道:“标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按人数,每人10金,不过那是对别人,欧阳兄随意支持几千金就行。以后欧阳兄如果占着要道收过路费,本人也会守规矩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小毒物对鱼不智的印象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每人过路费10金,与征兵成本比不值一提,鱼不智要价还算比较厚道,以富庶闻名的天下第一城,居然连几千金都能看上眼,让小毒物不胜唏嘘。最后一句“本人也会守规矩”,相当于告诉欧阳小毒物,逐鹿领无意在外黄县与湖州领对决,以后大家碰上,都可以采用这种方式解决。

    小毒物眼中尽是同情。

    点交易请求,放上1万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