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47章 改弦易辙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离开人群密集区域,逐鹿军展开游击模式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他们在战区四处流窜,一有机会,便断然出击,得手之后又飘然远去,绝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,以免落入与大部队缠战对耗的局面。以逐鹿军的实力和运动能力,他们几乎总能在不长的时间里结束战斗,再一击远扬,所过之处,纵然算不上是寸草不生,也绝对有能力留下遍地哀鸿。

    开战没几天,外黄县董卓阵营,就有很多逐鹿领的恐怖传说。

    人多势众、战力强横又来去如风,无论谁碰这样的对手都会感觉头大。尤其是逐鹿军神出鬼没的移动,让董卓阵营完全难以提防,即使有人提出集结重兵伏击逐鹿领,都因为逐鹿军不断移动变得几无可能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功勋值在不断增长。

    临行前在军营接的三个任务均已完成,1点功勋到帐;部队持续战斗获得的功勋有5000多点,大头来自那一场林中伏击,两位不知人间凶险的鲁莽领主贡献了两千多功勋,大约占了本轮战斗功勋的一半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无法满意。

    征召了更多部队出战,算上任务奖励,两个游戏日共获得约七千功勋,看似相当不错,但逐鹿领功勋获取效率,比第一个游戏日低。

    完成被动任务只用了一天时间,狂赚7233点功勋。

    一天的收益,与这两个游戏日的总收获相当。

    战斗获取功勋效率并不差,差距主要在任务贡献方面。

    第一个游戏日,凭借在被动任务中的决定性表现,逐鹿领获得极高任务综合影响力,仅任务贡献奖励的功勋就有05点。这次逐鹿领选择单飞,接的都是相对简单的个人任务,自然无法染指团队对抗任务贡献奖励。

    但鱼不智并不后悔。

    有所得,必有所失。

    团队对抗任务固然有丰厚的贡献回报,然而获得任务贡献奖励的前提,是团队完成任务。胜利者赚得盆满钵满,失败者赔得血本无归,风险与收益,向来是一对孪生兄弟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说,自己参加团队对抗任务一定能赢。

    即便是鱼不智,也不敢打这样的包票。

    团队对抗任务,比的是综合实力和配合,不是哪边有更强的高手玩家,就一定能赢。团队对抗任务中,配合至关重要,配合需要的默契、服从和牺牲不会凭空而来,游戏中强者可以用武力镇压比自己弱小的玩家,但很难让比自己弱的玩家仅仅因为实力差距,就俯首帖耳,甘愿服从。

    配合默契的例子不是没有,譬如说袭扰松花领任务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甲乙丙丁合作愉快,有多方面原因。

    首先,那是被动任务,被动任务相当于战役淘汰赛,没有玩家敢大意;其次,同队玩家里面2军团1个人,丁的领地才一级城市,实力相差悬殊,谁都明白完成任务得依靠逐鹿领,比较容易接受最强者指挥;第三,从任务开始阶段,逐鹿领就表现出不可替代的领袖作用,作战时逐鹿军也总是顶在最前面,没有保存实力让队友去死的劣迹,堪称队长的典范。

    再加上鱼不智较好相处,逐渐获得大家信任。

    任务结束后,甲乙丙丁才会纷纷过来加好友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敢奢望,每次接团队任务,都能碰到不添乱又好相处的队友。万一碰到一个自以为实力还不错的二级城市抬杠,队伍的团结就会有问题,甚至出现内部分裂也不是不是可能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那种情形,大家只能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用个体对抗一个团队,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鱼不智更愿意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选择当独行侠虽拿不到团队任务贡献,却也不用承担相应风险与责任,象现在这样想打就打,想撤就撤,纵横来去,逍遥自如。以逐鹿军的战力,有能力保证相对稳定的战斗收获,并且自身战损控制得非常好,即使现在功勋获取效率稍微低一点,战力犹在,以后多的是机会赚回来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不是百米比赛,而是一场马拉松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功勋值超过一万四千点。

    鱼不智看了看功勋排名,总榜第25位,比刚完成被动任务时提升2位。功勋获取效率降低,排名却保持上升势头,这也让鱼不智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逐鹿军刚刚结束一场小规模战斗,在林间休整。

    徐庶派出大量斥候,跑来找鱼不智商议:“主公,敌人越来越多,我军穿插游击的空间越来越小,再这样下去,不是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人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系统维护结束,到现在已经过去17个小时,距讨伐董卓战役第一次阵营选择截止时间仅剩7个小时。如果错过这次报名时间,最后一次机会是72小时之后,换算成游戏时间即24天。再算上第一次报名的24小时,如果在第二次机会才确定阵营,会比最早一批进入战役的玩家晚一个月左右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那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随着第一次阵营选择截止时间临近,越来越多的玩家结束观望,正式进入战役。最近几个小时,参战玩家势力呈井喷式增长。

    战役刚开始,大家普遍兵力充足,现在很多地方人满为患,这种情形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大家在持续不断的火拼中兵力大损,或越来越多的玩家因被动任务失败被踢出战役,才会有明显改善。

    参战势力越来越多,游击空间自然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逐鹿领偷袭频频得手,也迫使董卓阵营玩家提高了警觉性。

    徐庶道:“敌人太多,偷袭越来越难了,为避免被发现,我们很多时间在路上转进,将士们体力消耗不少。依属下之见,我们应改变战法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认为,既然现在游击空间太小,对手警惕性提升,不若改弦易辙,改游击战为阵地战。占据有利地形,以逸待劳,既增加战斗机会,也能免去全军将士往来奔波之苦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与最初计划有很大差异,但鱼不智仍然毫无保留地选择支持。对形势和战局判断,徐庶是首屈一指的专业人才,王级谋士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召回斥候,逐鹿军一改先前小心翼翼的做法,开始高速运动。

    部队向本方大军营方向撤了一段距离,最后在一处河滩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选定战场,徐庶颇费了一些心思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处于外黄县交战区中部,离董卓阵营大军营更近,严格地讲,应该是董卓阵营控制区,但诸侯阵营参战玩家在附近活动得也不少。徐庶在此摆明车马,董卓阵营很难截断逐鹿军退路,可打可撤,进退无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交通枢纽。

    列阵待敌,最重要的是位置,越是交通枢纽,越能让敌军难受。

    外黄县诸侯大军营和董卓大军营,大致呈东西分布。诸侯大军营在东,董卓大军营在西,恰好与酸枣战区与洛阳战区相对位置不谋而合。从逐鹿军现在的位置,向东西方向各延伸5里,沿两大军营中线画两条平行线,两条平行线围成的区域内结合地形与道路,具有战略意义的交通枢纽有三个,这里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附近地形也比较适合防御作战。

    一条小河蜿蜒流淌,河不宽,却足以让部队驻足不前,一座小桥连通两岸。河边约五百米开阔地,顺着官道继续往前走,是连绵的小山和树林,地形逐渐变窄。这条官道在桥后大概两里处分叉,延伸向远方,敌军绕道来攻会比较远,事不可为时逐鹿军可以从山林中脱身。

    单看地形图,这个位置似乎并不是很要命。

    但徐庶把这里选作战场,早就有全盘打算。

    平日里,系统禁止玩家破坏公共设施行为,天大地大系统最大,没有浮屠点头,想破坏也破坏不了。可战役进行期间,为使得战争更接近真实,该禁令放宽,参战玩家可以在战区摧毁公共设施,以达到相应战略目的。

    徐庶下的第一个命令,就是派出数百磐石营沿小河奔走,将上下游五里之内其他桥梁全部毁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十里内只有这一座桥可用。

    桥梁被破坏后,系统会根据桥梁实际位于某个阵营控制权,在阵营内发布修复任务,接任务玩家只需护送物料和工匠过来,并保证施工期间工匠不受干扰,桥梁就能修复。

    修复需要时间,在那之前,玩家只能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徐庶命人毁桥,只要扼守住这座桥及后面的官道,敌军很难突破封锁,在其他桥梁被修复以前,在附近作战的玩家都会受到影响。由于这里属于董卓阵营控制区,对董卓阵营玩家影响尤其大,沿河十里,小河西边的董卓阵营玩家通行受阻,无法及时赶到前线,小河东边的董卓玩家失去后援,又被断了后路,前景堪忧。

    徐庶没打算一开始就据桥而守。

    在董卓阵营发现此处有“路霸”盘踞前,打打伏击貌似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两天逐鹿军收获的功勋值,差不多一半来自那场伏击。

    即使是伏击,徐庶也准备玩一些小花招。

    所谓兵不厌诈,逐鹿军大部队过桥,第一个伏击点在桥西林中。

    那里更靠近董卓大军营方向,并不是最佳伏击点,一旦久攻不下,很容易被随后赶到的董卓阵营玩家夹击,到那个时候,想过桥退回河东岸不会太轻松,搞不好伏击不成,反把自己送到敌军重围之中。

    在看起来相对更安全的区域,董卓阵营玩家警惕性更低。

    这正是逐鹿军的机会。

    以逐鹿军实力,较短时间内击溃敌军,是大概率事件,两位王级人才,和一位高级武将的阵容,单靠军团技就能轰得很多参战玩家怀疑人生。即便攻击不顺,有甘宁这样的王级武将断后,徐庶也有信心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徐庶在桥东还留了一千人,藏在官道旁的林中。

    两边设伏,无论哪边有董卓阵营玩家出现,进入伏击圈后都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部队埋伏好不久,斥候来报,有敌西来。

    西边是董卓阵营纵深方向,应该是从大军营出来,赶赴前线的部队。逐鹿军大部分正好在桥西,全军屏息凝视,静候第一个猎物进入圈套。徐庶相信第一场伏击战很快就将展开,据斥候说,对方行进速度很快。他估计这支部队是接了某个时间压力较大的阵营任务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情形,有些出乎徐庶意外。

    敌军虽然赶时间,却非常谨慎。

    数名夷民打扮的敌军士兵,摸进逐鹿军藏身区域外围,遭遇本方斥候,双方斥候爆发了一场短暂但激烈的肉搏战。逐鹿军担任斥候的是无当飞军,史上响当当的王牌部队,虽然还没有正式晋阶唯一性特殊兵种,获得军团传统,但飞军基本素质仍远超常规部队。

    战斗结果,飞军完胜。

    可飞军没能留下所有敌军斥候,

    对方也是夷民,在山野地形行动自如,不输飞军。后面的敌军斥候看见本方袍泽很快被击杀,毫不犹豫转身就跑,飞军斥候虽射杀了两人,但还是有一名夷兵冲出树林,躲过飞军斥候的追杀。

    即使全部留下,对方斥候没回去,也知道前方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支高速接近的敌军,前冲之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或许不甘心就此绕路,那支敌军没有马上离开,在伏击圈外就地休整。飞军斥候带回来更多情报:敌人约3500人,都不是汉人,全是夷兵。

    鱼不智叹道:“被他们的斥候发现,伏击打不成了,赶紧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斥候很快被我们击杀,摸不清我们实力,他们到现在也没离开,应该有不得不尽快赶往前线的原因,在犹豫要不要冒险强行通过,或者等我们自行退兵。他们急,我们不用急,不妨再等等,说不定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不解:“还有机会?”

    徐庶沉声道:“这里是敌占区,被对方斥候发现林中的伏兵,通常做法,是赶紧撤走,到别的地方再找机会。用兵之道,虚虚实实,我们反其道而行之,有可能他们还会踩进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恍然大悟,问道:“现在我们是不是要挪挪窝?”

    徐庶笑了起来:“不错,他们不绕道,一定会再派斥候侦察。”

    西岸部队很快接到命令:全军沿山林后撤两里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