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42章 抢得先机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阿胖失声惊呼,但松花领主显然不会拿这件事情开玩笑,有敌对势力进入领地并发动攻击,领主总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提示。阿胖脑子飞快运转,很快想到他认为的最符合逻辑的原因。

    从松花领离两大军营的距离看,诸侯阵营的任务玩家不应该这么快。

    现在有两种可能:一是非任务诸侯阵营玩家无意中闯入松花领,希望借此机会扫荡功勋;二是诸侯阵营接到相关任务的玩家势力,出发点并非诸侯大军营,而是某个更靠近松花领的位置,这才是他们能抢在本方援军之前,赶到松花领的原因!

    第一种情况,只能说松花领运气不好,碰到随处游荡打秋风的游击队,但“游击队”没有必须完成被动任务的压力,通常不会与防守方死磕,他们为功勋而来,防守方只要能表现出强大实力,游击队意识到对方不好惹,强行进攻,很可能导致自身出现重大损失,很多人会选择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现在讨伐董卓战役刚开始,没必要把宝贵的部队轻易消耗掉。

    第二种情况则要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战役被动任务完成与否,直接关系到参战玩家势力能在战役中走多远,累计三次失败就会被踢础战役,没人敢不重视。如果来的是诸侯方任务者,对方绝不会轻易放弃任务,这将是一场提前爆发的硬仗!

    但是,如果来的是诸侯方任务者,对方不可能所有参战者都恰好在松花领附近,来的应该只是部分成员,只要松花领守军能先把他们击退,或者制造足够大的杀伤,将削弱诸侯方任务玩家整体实力,使得后续战斗变得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首先得判定对方来历。

    阿胖问道:“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满头大汗:“很多!领地地图上的红点密密麻麻,至少五千人!”

    阿胖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敌军来了五千人以上,一个刚好离松花领不远的任务参与者,可能性微乎其微,遂道:“那多半是诸侯方零散游击队,他们有没有开始动手?”

    “在攻击附属领地!”

    阿胖断然道:“带上部队,我们走!”

    等两位领主赶到事发地点时,才发现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时,松花领正转移附属领地乡民,派到各附属领地部队也就一两百人。这么一点军队,显然无法阻挡入侵者的进攻,入侵的诸侯玩家轻松杀散松花领小股部队,然后开始掳掠乡民!

    这让阿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按照战役规则,正常情况下需击杀或俘虏敌方军队,乡民不计功勋值。以松花领为目标的对抗任务,明确指出评判任务成败的是“松花领军民”,普通npc乡民才会被赋予功勋值,但这仅限于诸侯阵营的几个任务参与者,其他诸侯玩家,掳掠松花领乡民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进攻松花领的诸侯玩家掳掠乡民,意味着阿胖先前的判断出了问题!

    诸侯阵营任务参与者先与本方援军之前,抵达松花领!

    入侵者选择的进攻目标,是一个二级乡镇。

    守军赶到事发地点时,敌军已经裹胁着那个二级乡镇近四千乡民返程。另有近千部队袭击了另一个一级乡镇,轻松杀散松花领守军,正冲入镇内,掳掠乡民离去。

    阿胖和松花领主见到了入侵者。

    有军团玩家,有领主部队,人数也远远超过松花领主预计的五千之众,看起来不会低于七千人。领主部队数量尤其多,一眼望去,几乎全是npc士兵,玩家数量不到千人。

    松花领主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敌势浩大,且已经抢得先机。

    被击杀守军顶多两三百人,可两个附属领地的人口,加起来超过五千,如果任由对方将这些乡民带走,松花领的第一个被动任务将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对守军来讲,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还有补救机会。

    战役规则:击杀或俘获敌方部队可获得战役功勋,但如果涉及到平民,只能将人掳走并带回本方大军营,杀害普通乡民不仅得不到战役功勋,还会落下“滥杀无辜”的坏名声,为所有npc唾弃。

    任务允许进攻方掳掠普通百姓,看似网开一面,其实变相增加了难度。

    对抗任务允许掳掠平民,是为了防范目标敌军龟缩不出,让进攻方无处下手,从而憋屈地输掉任务。对绝大多数的进攻玩家而言,如果有选择,大家宁愿与敌军部队痛痛快快大战三百回合,直接在战场上斩获足够人头,也不愿费时费力掳掠护送乡民回去。

    带平民走不快,守方穷追不舍,长期缠战,反而容易付出更大代价。

    守军已经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阻止诸侯阵营玩家,将本方乡民带回阵营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松花军再龟缩后面没有任何意义,两个领地五千余部队,冲向诸侯阵营部队,竭力阻止敌人带乡民离开。守军部队当然不止五千人,后续部队正源源不断赶过来。

    阿胖第一时间联络本地董卓阵营玩家,只需告诉阵营盟友“松花领被诸侯阵营玩家袭击”,想捞功勋的自然会来。与此同时,松花领主在队伍频道里通报了最新情况,催促队友们抓紧时间,赶来支援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队伍频道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那样快?”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任务就开始动身,没理由落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劳资还没到战场,你家的五千多乡民被人家掳走,你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如果不想输掉被动任务,大家赶紧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带乡民走得慢,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队友指责,松花领主满肚子委屈,谁都没想到诸侯玩家来得这么快。但客观地讲,正是因为他警惕性不高,被敌军一举掳走足以让队伍失败的“战利品”,队友们着急上火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至于敌军为什么来这么快?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,游戏这么大,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在所难免……

    松花军和阿胖的部队,开始竭尽全力挽回被动局面。

    诸侯阵营的领主部队自然不会放弃到手的“战利品”,出兵截杀。

    他们的总兵力不比对方差,还有援军在快速接近,而诸侯阵营因为需要分兵押送乡民,行军速度无法更快,他们相信起码有机会拖住对手。

    甫一交手,他们便遭了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一个桔黄色光球,在守军最密集处爆开,绽放出一片桔云。桔云笼罩范围内,数百守军瞬间失去了活力,一个个颓然倒下!

    阿胖一直很沉稳,看到这一幕时,再也无法保持淡定。

    “军团技!他们有军团技!”

    能施放军团技的,至少是高级武将!

    兵力相当,一方有军团技另一方没有,没有军团技那方将会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但没有办法,因为自己疏忽挖的坑,含泪也要往下跳。

    阿胖道:“军团技有冷却时间,15分钟,我们的援军也就到了,顶住!”

    在两位领主殷切目光注视下,守军迎着淋漓的箭雨,勇敢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诸侯玩家部队里的弓手不是太多,训练出合格弓箭手没有那么容易,但还是有数以百计的守军士兵,在与攻方部队近身的路上倒下。

    好容易冲过弓手远程打击,开始肉搏战。

    阿胖满心以为,守军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,孰知,这是噩梦的开始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的对手是磐石营。

    诸侯阵营队伍只有两个领地,鱼不智显出作为队长的担当,正面战场,毫不犹豫地让嫡系部队顶了上去,争取先给守军严厉打击,避免陷入缠战。

    磐石营是与他们等级相若的部队,可这支部队属于逐鹿领,享受领地称号“虎狼之威”和徐庶元帅类特性加成,实力比普通领地部队强出一些。更重要的是,逐鹿军享有白虎魁塔加成,全属性提升10%,如此一来,实际战斗力比普通领主部队高出不止一个档次!

    肉搏战,守军部队倒地速度扶摇直上!

    白虎魁塔额外增加部队两成防御力,磐石将士在与松花守军的对决中,优势更加明显,混乱的战场上不断有人倒下,可吃亏的似乎总是守军部队。刚开始的时候情况还不太明显,随着战斗的延续,蜂拥而上的松花守军,在磐石营战阵面前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磐石营几乎全都经历过多场血战考验,实战经验丰富,配合更为默契,又有徐庶指挥,看似激烈的战斗,磐石营始终注意协同保护。磐石营这边,体力不支或受伤军士很快会被换到后方,减轻了本方折损。另一方面,松花守军急于阻止入侵者离开,又低估了敌军实力,再加上受到些地形限制,部队一窝蜂冲上去,看似壮观,其实杂乱无序。遇到经验丰富且实力更强的对手时,弱点被放大,看起来输得极惨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几乎尽是松花守军倒下,磐石营如同礁石般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看起来难免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一股惊悚恐惧的氛围,在战场上无声蔓延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玩家,均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一会,诸侯阵营队伍频道里终于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甲:“强,太强了!”

    乙:“队长v587!”

    丙:“队长,你这样交不到朋友吧……”

    丁半晌无言,作为队伍中两位领主之一,他受到的冲击比大家都强烈。

    难怪逐鹿领以前遭遇那么多次围攻,最终都化险为夷,就凭这战斗力,逐鹿领的确有资格成为一只打不死的小强。

    董卓阵营的两位领主,受到的打击更大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外黄县领主,在自家地盘上作战,被打成这样,都有点恍然。

    松花领主面无人色:“我去!”

    阿胖脸涨得通红:“是谁?对面是谁?”

    通讯手镯亮起,阿胖木然接通,片刻后,默默挂断。

    “论坛上有消息说,逐鹿领在外黄县,刚才从大军营出发,接了任务。这个消息已经得到证实,现在外黄县的诸侯大军营里都在谈这事。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一滞,喃喃道:“对面是逐鹿军?”

    阿胖苦笑起来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!他从大军营出发,怎么可能比我们的援军更快?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突然变得激动,向来温和的他怒不可遏,声音也变得尖锐。

    阿胖非常理解好友现在的心情,叹道:“我也不知道,对面是逐鹿领呢。”

    “逐鹿领,逐鹿领……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重复念了几遍,终于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对面真是逐鹿领,快速抵达战场,似乎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阿胖看了松花领主一眼,道:“你现在需要做出决定,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明白阿胖的意思,逐鹿军凶名赫赫,实战也确实凶残,继续打下去,他们全无胜算,最后势必伤亡惨重。倘若就此收手,第一次被动任务失败,不过领地部队大多能保存下来,以后还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阿胖这样问,分明是照顾他的感受,将决定权交给他。

    松花领主很快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收兵吧,不能战役刚开始,我们就把老本打光了。”

    阿胖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守军潮水般退下,诸侯玩家部队护着乡民们撤离。

    看着留在后方警戒的磐石营,松花城主握紧了拳头,终究没有做什么。

    阿胖安慰道:“他们不会退得很轻松,我通知了本地董卓阵营玩家势力,会有人给他们制造麻烦。你先不要告诉那几个猪队友,诸侯阵营有逐鹿领,就说你寡不敌众,部队折损了不少,为避免战损数量让对方直接完成任务,不敢继续追击。他们不甘心任务失败,多半会继续追击,说不定能阻止对方回到大军营,甚至于把你的乡民给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松花领主应得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与逐鹿军交手的情形,现在仍历历在目,他非常清楚,阻止对方完成任务的可能仅限于理论。但不管希望多渺茫,让另外几个队友追上去试试,对松花领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不告诉队友逐鹿军的存在,他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松花领为阻止对方损失这么大,那些猪队友也有出血的义务吧?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行军速度堪比蜗牛,松花领怎么会遭受这样的损失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