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8章 讨伐董卓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两个小时系统维护时间很快结束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翘首期待的玩家,纷纷进入游戏。

    进入游戏后,照例又欣赏到一段cg动画,但凡全国战役总会有这一出,显得甚是隆重。cg动画大致交待了讨伐董卓战役爆发的原因、各参战诸侯、以及战役初期各部军队配备情况。

    共襄义举的十八路诸侯,明细如下:第一镇,后将军、南阳太守袁术;第二镇,冀州刺史韩馥;第三镇,豫州刺史孔;第四镇,兖州刺史刘岱;第五镇。河内太守王匡;第六镇,陈留太守张邈;第七镇,东郡太守乔瑁;第八镇。山阳太守袁遗;第九镇,济北相鲍信;第十镇,北海相孔融;第十一镇,广陵太守张超;第十二镇,徐州刺史陶谦;第十三镇,西凉太守马腾;第十四镇,北平太守公孙瓒;第十五镇,上党太守张杨;第十六镇,乌程侯、长沙太守孙坚;第十七镇,渤海太守袁绍。再加上曹操本部兵马,共计18路。

    十八路诸侯来自四面八方,离洛阳有近有远。

    战役之初,诸侯势力主要在三处集结,形成三大联军。

    酸枣联军为兖州、豫州两路人马,张邈、刘岱、乔瑁、袁遗、鲍信和曹操都在酸枣;河内联军为冀州人马,袁绍、王匡、张杨等人皆在此集结;鲁阳联军为荆州人马,袁术等待孙坚北上与他会合。另有孔屯兵颍川、韩馥留邺城为后援,此外,北平太守公孙瓒、西凉太守马腾、北海相孔融等离得较远的诸侯,抓紧时间率部向战区挺进。

    本次战役战区便是酸枣、河内、鲁阳和洛阳为基点,围成的广袤区域。

    战区并非一成不变。

    随着战役不断推进,npc势力军队开始转进,交战热点区域发生变化,战区也会随之改变。事实上,等诸侯联军完成集结,全体向洛阳进军,两大阵营npc主力部队逐渐接近,直至短兵相接,战区会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不过,对玩家们来说,当务之急是先确定加入哪个阵营。

    早定阵营,早取功勋。

    扬州,丰产领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没有,报哪边?”

    女弓手看着苏离,目露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女孩眸中的那份期许,苏离心头响起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知道女孩的心思,虽然她已经在两个人之间作出了选择,却并不希望曾经形影不离的好朋友,因为她的原因在游戏里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黄巾战役时,丰产领以新兴领地的姿态强势崛起,但昔日情敌的领地是老牌强藩,若非大家处于同一阵营,可能对方早就跑到扬州找他拼命了。客观地讲,丰产领那时候实力要差对方很多,真打起来,占不到任何便宜。后来系统,不在同一个州的玩家势力无法宣战,大家安享和平。

    苏离很了解对方性情,一旦战败,丰产领几乎没有继续存续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起两人的恩怨,苏离心头苦涩。

    大学时代的一对好哥们,喜欢上同一个女孩,女孩最终选择了苏离。

    失意者认为他先向女孩表白,作为他最信任好兄弟,苏离不应该横刀夺爱,挖兄弟墙角不可原谅。可实际上,苏离和女孩早在高中时代就认识,彼此互有好感,进入同一个大学后才发觉,原来某些种子早已在心田种下,稍遇和风细雨,便悄然萌芽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站在苏离的角度,即使是好朋友,他也断不可能让出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于是兄弟决裂,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现实中形同陌路,游戏中便是死仇,无从化解。

    女孩希望他能适当忍耐,可苏离也有自己的骄傲,男儿则可轻言后退?但感觉到女孩深深的担忧,苏离心中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我选择加入诸侯阵营。”

    对苏离而言,既然可以在战区征兵,加入哪个阵营无所谓,土豪领地,习惯于用钱将一个个竞争对手砸趴下,这是他底气所在。但客观地讲,以对方实际情况,更适合加入诸侯阵营,丰产领先选择诸侯阵营,双方在本次战役中发生冲突的概率,应该会比他选择董卓阵营要低一些。

    这样做并不足以规避开战风险。

    最稳妥的做法,是暂缓确定阵营,等对方作出选择后再挑边,浪费的时间不会太多,但苏离不愿意那样做。

    为了身边人的感受,他愿意适当让步,但不代表他会毫无原则地退让。

    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凉州,木角领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户间钻过,照亮了一片土地,寄生静静地坐在办公室一角,他的位置处于办公室大门和光柱后面,如果此时有人从外面走进来,不容易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寄生知道,很快有人会联络他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通讯手镯亮起。

    接通通讯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是复仇者联盟负责与他联系的堂主。

    “讨伐董卓了,这是我们难得的机会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寄生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鱼不智最近很少上线,可能现实中有状况,或者他是在等全国战役,现在系统公告已经出了,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,相信他会增加在游戏中的时间。希望他早些确定阵营,我们才好做最后的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寄生打断了对方,道:“他会选诸侯阵营。”

    堂主不以为忤,耐心道:“我也认为他加入诸侯阵营的可能性更大,但在确切的消息出来之前,我们要多些耐心,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寄生问道:“如果他也等呢?”

    “他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通讯手镯中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益州叛乱时,马袁义的益南叛军,和武陵寇共击逐鹿领,五百木角骑兵有参与行动,虽然没有直接参战,以扰乱为主,但木角领终究是暴露了。战斗结束后,木角领长期遭遇逐鹿领报复,复仇者联盟是知道的,即便后来逐鹿领停止了报复,可用脚后跟也能想到,鱼不智不会忘记有这个敌人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待敌人一贯冷血,没理由不找寄生聊聊人生。

    现行战争申请制度下,逐鹿领无法向木角领宣战。允许玩家势力直接对抗的大型战役,就成了能够对决的唯一机会。

    要了断前缘,首先得处于对立阵营。

    他们想逐鹿领先确定阵营,鱼不智当然也可能在等待他们的选择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从明面实力看,逐鹿领强于木角领,鱼不智应该有一些优势意识,认为自己占上风,利用战役机会报复木角领的意愿会更加强烈。另一方面,木角领一直与周边玩家势力保持距离,换句话说,看起来寄生没有盟友,而逐鹿领和紫风领、天下军团组成的铁三角,另外另一个大军团傲视与他关系也很好,可谓优势明显。

    单靠木角领,确实很难应付逐鹿领的报复。

    但还有复仇者联盟和木角领同一阵线。

    复仇者联盟并没有直接参加上次的行动,他们坚信鱼不智还不知道联盟的存在,依然潜伏在暗处,等待机会,给予对手致命一击。木角领在明,复仇者联盟在暗,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。

    他们为这个目标准备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们的战斗意愿同样强烈。

    无认从哪方面看,鱼不智都不该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可如果两边不约而同地观望对手,结果便尴尬了。

    寄生突然道:“我先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哪边?”

    “董卓。”

    寄生的声音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韵味,仿佛一场阴湿的雨,补充道:“他应该选诸侯。我先选了董卓,他更没理由不选诸侯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堂主很欣赏寄生的决绝,认准目标,不惜将一切押上去,绝不动摇。复仇者联盟内部很想知道,寄生如此痛恨鱼不智的具体原因,他曾经试图窥探其中秘密,但很快就打消念头,因为寄生表达了不悦。

    寄生用最直接、清楚的方式,提出警告。

    堂主丝毫不怀疑,继续窥探对方秘密,寄生会毫不犹豫地中止合作。

    寄生并不属于复仇者联盟,似乎也无意加入。但象他这样兼具冷静、果决、不惧怕牺牲等特质的人,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联盟不愿意失去这个合作者。

    “你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并州,江南领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重返总榜三甲!”

    金坷垃用力挥舞着拳头,象是在许愿,又象是为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黄巾战役中,靠那名年青武将的优异表现,江南领长期排名总榜前三,甚至一度占据榜首位置。奈何战役中后期风云突变,一匹匹黑马横空出世,不断追赶排在前面的江南领。

    逐鹿领一飞冲天,金坷垃没觉得太意外,毕竟是向来风骚的老牌强藩,先灭垫江黄巾大本营,又接到清剿巴郡黄巾任务,腾飞之势不可阻挡。被逐鹿领超越,金坷垃勉强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被木角领和丰产领先后超越,退居总榜第四,却让金坷垃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当时木角领和丰产领,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。前者靠骑兵起家,后者靠孔方兄制霸,以令人惊讶的速度迅速崛起。尽管如此,拥有强将的江南领,也不是没有竞争力,可关键时刻江南武将重伤,江南军后继乏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江南领的排名滑出前三,金坷垃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武将遇袭,是金坷垃的好友一手操办。

    正是那次计划好的“遇袭”,把即将离去的武将留了下来,并决意投效。

    隐患解除,从此可以轻装上阵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,金坷垃不想再留下遗憾。

    “重返三甲吗?你上次总榜第四,意思是前进一名就行了,有志气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他信心满满的样子,有人开始大泼冷水。

    军师玩家瞥见金坷垃脸涨得通红,继续补刀:“先不说这目标是否远大,我怀疑某人有没有认真考虑过竞争对手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看看那些成名角色,就说黄巾起义的十强吧。”

    “非鱼领和步兵领强在水军,讨伐董卓战役里,水师估计没多大用处,姑且当他们缺乏竞争力;军团实力进步明显,但现在仍然很难与领主抗衡,估计也是打酱油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逐鹿领那样的狠角色,你以为江南领能战而胜之?”

    “丰产领有钱、木角领有骑兵、湖州领的蛮兵也越来越多了……这三个领地,你觉得自己能稳羸哪个?”

    “黄巾战役中笑梅领没能进前十,我觉得是没有发挥出真实水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只是成名领地,黄巾战役黑马不少,谁知道讨伐董卓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远的不说,新近冒出来的飞鱼领,战斗力就不比你江南领差……”

    军师最后道:“你豪言要重返前三,哪来的自信?”

    此时的金坷垃,已经被军师的嘴炮轰得头晕脑胀,先前的气势全无。

    “我,我有那么差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,只要选对阵营,运气好一些,前十应该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金坷垃开始翻白眼,运气不由自己决定,他能决定的是选择哪个阵营。

    “我该选哪边?”

    军师显然早就想过这问题,毫不迟疑道:“当然是诸侯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觉得董卓阵营好象更有奔头,有吕布、李儒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关东,多在关东地界混,不选诸侯联军,想以后被穿小鞋吗?”

    “官网上说,战役结束后会大赦,象黄巾战役那样。”

    军师苦笑道:“你应该是很久没看论坛了,前段时间有个帖子很红,说的就是上次战役选黄巾阵营的某个领地,表面上没有被朝廷清算,但申请开通州府传送阵时被州府各种拖延,他有个领主朋友以前站朝廷阵营,申请时间比他晚,却更早获批准通过。帖子一发出,很多人现身说法表示支持……”

    金坷垃大吃一惊:“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消息未必准,不排除那个可能,我的看法是宁可信其有。你在黄巾战役中选的朝廷阵营,这次没必要站大反派董卓一边,还是诸侯阵营稳当,没那么大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