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5章 蚂蚁商队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苏双的建议,让曲晨有些措手不及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诚如苏双所言,靠飞鱼领那点说多不多、说少不少的贸易体量,除了粮食,别的几乎都可以自给自足,又没有自己的特产让商队有机会多赚点,确实不太容易找到有实力的商家接手。

    如果能自组商队,以上问题便都不再是问题。

    自家商队,没道理嫌弃领地业务有多少油水,而且不用担心忠诚问题。倘若飞鱼领卷入战乱,被强敌围困,再有节操的合作商队,恐怕也未必会不惜一切代价保障飞鱼领供给。自组商队则不同,只要有一丝机会,都不会放弃为领地输血。

    飞鱼领有太多秘密,就保守机密而言,自组商队显然更可靠。

    自组商队有这么多好处,逐鹿领众人似乎却没有往这个方面想,这是因为自组商队的条件相当苛刻,荀衍等人压根没想过,有机会自级商队。

    游戏中,npc商队多如狗。

    飞鱼领就时常有一些商队来访,逐鹿领那边,来访商队更是数之不尽。对npc势力而言,一名高级商人交付一千保证金,再找些人手就能拉起一支商队,成立商队的条件相当宽松。

    但那是对npc势力有优待,玩家势力要自组商队,难度顿时拔高无数。

    玩家势力自组商队,主要障碍有三个:

    1、商队创始人拥有大师级商人资格;

    2、获得至少三家大商家联名担保,方能获得官方注册资格;

    3、商队交付一百万保证金。

    保证金相对容易一点,有实力的玩家领地,想想办法,凑够一百万保证应该不难,但大师级商人和三家大商家联保,分明是强人所难。与npc商队创立条件相比,玩家商队创立条件难度何止百倍!

    不难看出,系统规则对玩家势力自组商队持扼杀态度。

    系统对待玩家商队这一现象上的双标,摆明就是不想让玩家涉足商界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其实原因不难理解,玩家势力在传送、通讯方面有着特殊优势。如果玩家组建商队和npc势力一样容易,要不了多久,满世界都是玩家商队倏忽来去。好好的热血战争游戏,搞不好会迅速完成向商业经营类游戏的转变,那还是三国题材游戏正确发展方向吗?

    正因为限制条件太过苛刻,逐鹿领没有把自组商队作为一个可选项。

    苏双的提议,让曲晨惊讶之余,隐隐有些预感。

    曲晨心生向往,不禁有些激动,问道:“苏先生如是讲,可是有办法?”

    苏双避而不答,笑道:“我本是商人,先生长先生短的,听着甚是别扭。我痴长将军十几岁,家中排行老二,汝若不嫌弃商人粗鄙,不妨唤我作苏二哥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甚好!苏二哥可象家兄那般,唤我阿晨。”

    当下飞鱼领有求于人,对方又有意示好,曲晨当即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见曲晨应得爽快,苏双心下大慰。

    “阿晨,领地自组商队,最难者莫过于大商家联保和大师级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苏氏贩马生意在河北闻名,和阿晨今日见过的张世平,皆为大商,如此一来就有两家大商家。我和世平略有几分薄面,再找一家大商家出面,联名推荐飞鱼领商队注册应是不难。三家大商家联保,阿晨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级商人确实比较难找,据我所知,全国的大师级商人仅数十人,绝大多数集中都集中在累世商贾之家,几乎不会有大师级商人愿加入领地。但阿晨对我有救命之恩,大家甚是谈得来,我对飞鱼领行事也颇为认同,愿举荐一人,帮飞鱼领把商队做起来。”

    曲晨大喜过望:“不知苏二哥欲举荐何人?”

    “舍弟苏三忝为大师级商人,无所事事,不若让他去飞鱼领练一番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苏双和张世平也是大师级商人,可他是着名马贩,不可能放弃现在的事业。苏家虽然不在汉末四大商家之列,却也是全国知名的大商家,尤其他做的还是附加值极高且非常敏感的战马生意,没足够实力休想染指。与那些累世商贾之家相比,苏家差的只是些许史,些许底蕴。

    苏氏兄弟皆为大师级商人,自然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苏双举贤不避亲,决意把亲兄弟送到飞鱼领,其魄力让曲晨也很惊讶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商人虽然社会地位普遍不高,但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商人,到了苏氏这种层级的大商家,在地方上通常有些地位,地方官员多会给他们些许优待。当然,这些所谓的优待,是方便在需要用钱的时候更好的剪羊毛,背地里或会强逼硬讨,可至少在表面上,还是会给大商家留足脸面。

    飞鱼军战力不俗,又与公孙瓒有旧,苏家希望与飞鱼领交好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也没到需要将亲弟送到飞鱼领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仅是苏双亲弟,还是一位大师级商人!

    要知道,飞鱼领只是一个玩家领地,而且领主身份还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可苏双偏偏就这么做了!

    虽然他说得轻描淡写,曲晨却很清楚这个决定的份量,这绝不是单凭“救命之恩”或“谈得来”能解释的,充分说明苏双很看好飞鱼领的未来。以苏家的实力,让苏三去飞鱼领的决绝态度,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无论苏双有多少考虑,飞鱼领都能从这个决定获益良多!

    曲晨当即向苏双致以最诚挚的谢意。

    “阿晨,舍弟前日去外地处理生意上的一些事情,此时不在庄内,他回来后我会让他尽快去飞鱼领报到。找其他大商家联保之事,也需要时间运作,我三弟到飞鱼领之日,联保的事情想必应该已处理好了。阿晨回去后告诉令兄,只需准备好百万保证金,飞鱼领商队即将创立。”

    曲晨抱拳道:“多谢苏二哥!飞鱼领定会想办法筹够保证金,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翌晨,曲晨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两天后,一名青年回到苏家庄,正是苏三。

    苏三得知苏双准备让他去飞鱼领后惊诧不已,苏双将他带到苏氏祠堂,兄弟二人进入了一番深谈。

    苏双道:“我辈商贾,逐利而生,世人皆轻贱。”

    “然则战国时吕不韦谋秦,贵为相国,权倾天下,开商贾谋国之先河,可见商贾亦非生来低贱。吕不韦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他眼光独到,押注彼时在赵国为质的羸异人,异人继位后他才能做到秦之相国,可谓一本万利。”

    “大汉一统,彼时之情势,与战国群雄争霸时大为不同,吕氏之成就,恐再无人能望其项前,然商贾趋利避害、囤积居奇之道,与往年并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“我辈商贾挣下万贯家财,所谓怀璧其罪,有时反而为家族引来祸端,是故大商家莫不想方设法打通关节,寻找靠山。如糜卫甄吴等累世商贾,莫不是上下通达,方能风雨而不倒,兴旺数代。”

    “盛世歌舞升平,国泰民安,商贾的日子较为好过。可近年国祚不永,乱象纷呈,叛乱灾祸,兵连祸结,眼看局势纷乱,商贾之财恐成索面之索,再不想办法找到得力靠山,恐乱世到来时,苏氏宗祠难以为继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宗祠断绝,你我百年之后,有何面目见各位先祖?”

    苏三看着祠堂中的先祖牌位,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苏氏三兄弟,感情甚好。

    老大苏单英年早逝,老二苏双接掌了家中事业,苏三辅佐兄长。

    苏双接管生意后,力排众议由长期以来奉行的单干政策,转为与原先最大竞争对手张家合伙经营,停止互斗,整合两家资源,生意越做越红火,终于成为河北地区最大的马商。

    苏双眼光之精准独到,苏三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时局混乱,尽人皆知,但苏三没想到,在苏双眼中时局竟已糜烂如斯。甚至到了不赶快找到大靠山,或连苏氏宗祠都保不住的地步。

    古代宗族最大。

    或许今人未必认同这样的观点,但实际情况就是如此,很多人优先认同宗族利益,宗族利益大过国家或个人利益,越是大族,越注重宗族延续。

    举个简单的例子:诸葛三兄弟。

    三国时期,诸葛氏中有三兄弟被史家称为“龙虎狗”。《太平御览?人事部?品藻中》记载:“诸葛瑾弟亮及从弟诞,并有盛名,各在一国。于时以为蜀得其龙,吴得其虎,魏得其狗。诞在魏,与夏侯玄齐名。瑾在吴,吴朝服其弘雅。”

    三人同出一氏,却分投三国,各自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分属敌国,其中固然有各自喜好抱负的原因,但从更深处讲,还是为了让家族更好地生存繁衍。无论哪一国最终胜出,诸葛氏都有人占据高位,家族不会就此衰落。即使有人落在敌国手中,只需告知对方,出自诸葛氏,基本上不用担心被马上砍掉,虽未必能轻易脱身,捡回一条命相对容易些。

    三国时代,类似事例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比如颍川荀氏,荀谌为袁绍谋得冀州,袁绍待荀氏兄弟如上宾,但荀与荀谌告别,跑去投奔曹操。无论两人谁得天下,荀氏都能兴旺兴达。

    汝南袁氏同样如此,董卓乱权时,袁绍袁术在外面起兵,与董卓翻脸,可洛阳城里还有他们叔父袁隗在朝廷做事,袁隗也是做过三公之位的牛人,是不是同样有两边下注的意思?只是他运气不太好,遇到个不讲理的董卓,董卓才不管你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,也不管袁隗是大儒马融的女婿,你两个侄子敢起兵打老子,老子不灭你全家,难道等你们当内应?

    说这么多,是想让大家明白,那个时代宗族的影响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苏双提起宗族存续,苏三便知道,这件事情已经没得商量,他没得选。苏双不仅是他的兄长,更是苏氏现任族长,既答应了对方,说话是算数的。

    宗族需要找靠山,苏氏子弟都应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偏偏是飞鱼领?

    就算飞鱼军前段时间声名鹊起,但那只是一个玩家领地。

    “飞鱼军骁勇善战,领地暗藏高人雅士,又与右北平太守公孙瓒友善。”

    “白马将军是什么样的人,你我皆知,幽州第一军事强人,北方异族畏之如虎。我苏氏常年在北方贩马,若得白马将军青睐,无论战马生意,抑或是家族安全与运势,都将与从前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为兄也想找个更靠谱的靠山,但商贾没有地位,名士诸侯爱惜羽毛,要钱找我等,过后便无情份,有谁愿意真心接纳我们?飞鱼领则不同,以我观之,其领主对商贾并无轻视之意,又与白马将军为友,我苏氏与飞鱼领越亲近,就相当于间接与白马将军扯上了关系,长远来看,对我们的马匹生意大有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留在家中,固然能帮我分担一些,却无助于宗族大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飞鱼领组建商队,宗族起码多一个外援。你做得越好,对飞鱼领的价值越大,我苏氏宗族便越安全!”

    苏三苦着脸:“兄长,我听说飞鱼领主从不见人,来神秘,令人费解。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我过去,是不是应该再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苏双断然道:“为商者首重眼光,此时相投,方能显出我苏氏诚心敬意。倘若等飞鱼领再创佳绩往投,乃趋炎附势,难被看重呢。何况我说的是让你过去飞鱼领帮忙,倘若为兄看走了眼,过段时间找个借口回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小弟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苏三再不犹豫,慨然应下。

    “商家联保一事尚需时间,预计六七日吧,走时你记得带上一百万金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,为何?”

    苏双笑道:“我前日与曲晨交谈,提到飞鱼领准备保证金,他面现难色。我连兄弟都送过去了,也不在乎再给一百万金,作为晋身之礼。”

    十日后,苏三前往飞鱼领报到。

    他没能见到传说中的飞鱼领主。

    鱼不智忙于现实中的事情,最近偶尔上线看看,很快地离去。

    好在曲晨从中山国回来,报告自组商队的事情后,兹事体大,荀衍又特地回了一趟逐鹿领,没碰见鱼不智,便把大致情形告知徐庶和易风。鱼不智后来上线,辗转得知此事后,做了一些指示。

    自组商队应隐秘行事,避免让人联想到逐鹿领或飞鱼领。

    蚂蚁商队诞生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