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4章 苏家庄(1/14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两天后,苏家庄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得知飞鱼领有位姓曲的青年在外面求见,苏双顿时知道,是曲晨来了。苏双亲自出庄相见,将曲晨和一干磐石营将士迎入庄内,派人妥善安置。

    曲晨笑容满面:“苏先生,上次答应送你巴乡清,这次便自作主张,不请自来。在下的兄长感念先生昔日慷慨赠马之德,特命在下带来些许薄礼,聊表心意,望苏先生笑纳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巴乡清”三个字,苏双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苏双是中山大商人,最擅与人打交道,先对飞鱼领主的礼物表示感谢,又提起“飞鱼军”在幽州打鲜卑骑兵的英雄事迹,对曲晨等人好一阵夸赞,大有将飞鱼军与昔日冠军侯霍去病相提并论的架势。曲晨基本还把持得住,随行的磐石营将士个个志得意满,顾盼自雄,就此定下轻松氛围的基调。

    苏双这才问起巴乡清。

    “那坛巴乡清,我日夜思之念之,你要再不来,我便去飞鱼领讨要了。”

    曲晨笑了起来:“苏先生,我带来的不是一坛。兄长知先生喜巴乡清,想办法多弄了一些,这次在下带了二十坛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坛?”

    苏双大吃一惊,得曲晨确认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,一个劲地道谢。

    苏双贩马生意做得很大,家资丰厚,巴乡清在原产地每坛卖到500金,商队将该酒带到神州中东部,价值会翻几倍。即便如此,二十坛巴乡清的价值,在他眼里也不是什么大数目,他可是一言不合就豪赠50匹战马的主。即使在冀州,二十坛巴乡清的价值,跟战马价值相比仍差得远。

    他谢的是飞鱼领这番心意。

    巴乡清产于益州,距冀州数千里,通过商人之手辗转送过来比较困难,否则以苏双的财富,也不至于没喝过巴乡清。在他看来,飞鱼领在渤海郡,能搞到二十坛巴乡清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既显示飞鱼领主诚意满满,更能看到对方颇有能量。

    他不知飞鱼领与逐鹿领是一体两面,产生这样的错觉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狼灾爆发时,曲晨对苏双有救命之恩,飞鱼军的表现让苏双大为震惊,慨然赠送了五十匹上品战马,除了有报恩的意思,更多是希望与飞鱼领建立良好联系。他和张世平贩马,需要在各方势力间周旋,最喜欢广交朋友,飞鱼军表现出远胜普通领主部队的实力,又对他们有救命之恩,趁此机会拉近距离,说不定哪天就能为他们带来帮助。

    回中山国不久,更多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飞鱼军在幽州与鲜卑骑兵作战,有不少斩获!

    另有传闻说白马将军公孙瓒欣赏飞鱼军,苏双更坚信自己当初的判断。就凭飞鱼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,就值得他花大力气示好,倘若白马将军欣赏飞鱼军的消息属实,飞鱼领的拉拢价值立马翻了不知多少倍。苏双是马商,深知获得公孙瓒认可,代表多么丰厚的利益。

    刚才他对曲晨说,“你要再不来,我便去飞鱼领讨要”,确有这个打算。他的主要目的当然不是去讨酒,而是借此机会,深化与飞鱼领的关系。

    曲晨的到来,让他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苏双看到飞鱼领礼品清单时,心头惊讶更甚。

    商人讲究和气生财,善于经营方方面面关系,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送礼是拉近距离的好办法,礼物谁都可以送,但并非所有人都会送礼。选择什么样的礼物、礼物份量如何,需要综合考虑对方职务、地位、喜好、时机、关系亲疏等诸多因素,才能恰到好处的选择好礼物,俨然一门学问。

    苏双这样的大商人,本就是送礼高手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礼单,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,却恰到好处,显得很用心,有几件看似没什么意义的小东西,苏双动了番脑筋,才揣摩到代表的喻意。见微而知着,这份礼单让苏双再次对飞鱼领的实力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有高人雅士呢!”

    苏双没有猜错。

    礼单出自荀衍之手,颍川荀氏这样的着名家族,送礼之道更是讲究。

    是夜,苏府大宴,苏双派人去把搭档张世平找来。

    张家也是中山大商,两家合作贩马配合无间,合作愉快,与飞鱼领交朋友,两人立场一致。既然曲晨来了,苏双自然要介绍两人认识。但张世平重病初愈,喝了几杯,与曲晨攀谈了一会,便不胜酒力,只得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酒宴毕,曲晨和苏双闲聊。

    闲聊中苏双不着痕迹地询问起,有关公孙瓒和飞鱼军的传言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这是苏双最关心的事情之一。

    曲晨知道要彰显飞鱼领价值,与公孙瓒的交情,是颇具份量的突破口。遂没有回避,坦然告诉苏双,自己曾与公孙瓒并肩作战,说到长城那一役,飞鱼军在缺口处设下埋伏,最终与白马义从一起,将进入渔阳境内的鲜卑骑兵几乎全部歼灭。

    “公孙大哥要我去白马义从,但我与兄长义结金兰,不忍弃兄长而去,公孙大哥这才作罢。他知道我想组骑兵,从战利品中挑了五百匹上品战马。外界都以为飞鱼军战斗缴获了两千匹战马,其实没有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苏双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曲晨与飞鱼领主有结义之情,他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但他压根没想到,飞鱼军和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有如此深的渊源。公孙大哥、邀他加入白马义从、豪赠五百骑,足以看出公孙瓒对曲晨的喜爱。

    做出铺垫之后,曲晨开始提及正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致情形就是如此,飞鱼领粮食供给有些问题,我家兄长打算找家有实力且信誉好的商队,却不知该找谁人合作为好。先生是中山大商,向有实力,又有一面之缘,兄长差我来问苏先生的意思,看先生是否愿意接下这桩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先生贩运马匹,未闻做粮食生意,若先生不便跨界,能代为介绍合适的商家,飞鱼领同样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苏双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一个玩家领地生产不出足够乡民食用的粮食,好古怪的感脚。

    他没有追问,以飞鱼领表现出来的实力,这样做必有不得已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贵领粮食缺口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是否还有其他需求?”

    “飞鱼领可有特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询问过相关细节后,苏双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坦率告诉曲晨,有实力的粮食商人他倒是能够介绍,但飞鱼领的粮食缺口不大,粮食生意利润薄,赚不到什么钱。飞鱼领其他物品多能自产,又无特产让人赚取额外利润,大商人未必看得上飞鱼领这点市场。

    曲晨有些失望,但他明白苏双说的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苏双提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何不自组商队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