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3章 签约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回到逐鹿领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磐石营刚经了扩军,白兵和无当飞军皆有新兵入伍,逐鹿军上下厉兵秣马,紧张备战。

    不止是部队在忙碌,行政中心也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新招募部队兵甲配给,营房扩建,以及由这些带来的一系列后勤支持,都需要易风为首的行政中心一一落实。磐石营这次增编1500人,人数最多,但磐石营对装备要求不高,领地铁匠们打造的兵甲有存货,解决起来不难,倒是人数较少的白和无当飞军,让行政中心着实忙活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白的超长长矛,采用分体式矛杆,不仅有效减轻了负重,还能让白根据不同形势,选择对适当的矛杆长度,白兵有更多的战术选择余地。但分体式矛杆制作起来相当麻烦,尤其是螺纹,必须由高级铁匠手工打磨,制作周期旷日持久。

    白骤然增加两三百人,相当于翻了一倍,装备供给顿时吃紧。

    装备中心有提前打造白武具的准备,但这次白扩充太勐,存量无法满足需求。易风不得不抽调更多高级铁匠,加班加点,为白打造武器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的情况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飞军盔甲和白一样,都是鱼鳞铁甲,算是制式装备;团盾打造简单;武器则是让飞军战士在兵器库里自由选择,各自拣顺手的用;飞军的专属装备目前只有扎马钉,但同样有不少存货,补给起来也相当方便。

    新增的两三百个白,让领地后勤保障系统忙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特殊兵种好用不好养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有徐庶统筹全局,鱼不智本打算抓紧时间,继续练级。

    要想挑战魁塔高层,获得更多将魂和战功,就得不断提升自身实力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意外情况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游戏头盔与现实通讯设备连网,以便玩家在游戏时不会错过现实讯息。鱼不智正准备去练级点,游戏头盔提示,现实中有通讯请求。

    下线,接通,对话。

    结果令鱼不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星辰正式通知鱼智,星辰集团准备与愚人公司正式签署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鱼智以为自己听错,提醒道:“我要求的酬劳,是你们最初报价的两倍!”

    “鱼先生,我们很清楚这一点,集团接受了您的要价。”

    鱼智抓狂。

    星辰最初提供的保底报价,其实已经比愚人广告当前收费略高一点点,即便星辰财大气粗,鱼智直接提价翻一倍,无论怎么看都象是在故意捣蛋,按理说星辰这样的企业不应该接受,可他们偏偏接受了!

    这什么鬼?

    鱼智喃喃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认为鱼先生的才华完全配得上那样的条件。如果没有别的问题,希望您尽快过来完成签约,集团最近有个项目的广告策划急需定案……”

    鱼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这结果,哥当时应该翻十倍,看你们还敢答应!

    事已至此,鱼智也不可能反悔,回复了会面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定在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鱼智希望速战速决,力争在讨伐董卓战役爆发前,把星辰的合作搞定。象星辰这样的大集团公司,无论签约还是具体工作,都会有一套严格流程,说不定流程会相当繁琐。何况对方答应他的期望薪水,自然有权对工作质量提出更高要求,应该不象那些知根知底的老客户,轻轻松松便能交差。

    简单拾掇了一下,再次前往星辰大厦。

    了解星辰与广告业务有关的组织架构、工作流程和基本要求,明确各自责任与义务,以及违约条款等细项内容。

    由于是外包业务,星辰定期将下一阶段的企划创意需求发给愚人公司,愚人在规定截止时间之前提交广告案,并按照星辰方反馈进行修改或重新制作。愚人主要是做广告初案,只要初案没大的问题,获得认可,后续细枝末节的工作,自有星辰企划部去做。

    说得直白一点,星辰需要的是鱼智的创意。

    与正式员工相比,对外包合作者的要求,相对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从合同细则不难看出,星辰非常规范,相关内容几乎无可挑剔。但鱼智还是找到他认为不合理的要求,并为此不依不饶地与星辰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每月到星辰与相关负责人座谈,当面交换意见,听取业务前瞻报告,加深彼此了解……这没有必要吧!真的,没这个必要,网络时代,随随便便都能联系上,视频也可以啊,为什么一定要见面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直接发邮件打电话都行,我改,一定让大家满意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喜欢座谈?原因就多了,一,浪费时间;二,我社交恐惧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做好,启动中止条款即可,这个真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在鱼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星辰方面最终作出让步:同意尽量以网络途径联络,座谈频率由每月一次,改为每季度一次。

    签完协议,拿着第一批企划创意需求离去。

    没错,是一批,不是一份。

    第一批企划创意要得比较急,为配合一个大项目的整体进程,十天内必须完成三份创意需求。十天时间不是让鱼智提交初始文案,还包括与星辰方面审核通过等一应程序,时间非常紧迫。

    时间太急,或许这才是星辰会破例答应鱼智无理要求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鱼智决定抓紧时间,漂亮地完成这份委托。

    先前故意漫天提价,是因为他不想与星辰合作,但既然对方答应条件,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,情况便已不同。鱼智虽然没有把愚人广告做大做强的野心和**,但不代表他没有职业精神,事实上,他对待工作非常认真,否则,愚人广告也不会好几年都没有流失老客户。

    答应的事情,接受的委托,必须尽力做到最好,这是鱼智的职业态度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煮一壶清茶,放起舒缓的音乐。

    在袅袅茶香和跳跃音符中,鱼智以最舒适的姿势靠在沙发上,拿起企划创意一个个看了起来。他看得很仔细,不仅看企划创意,还认真学习星辰集团的企业文化、项目背景、目标消费群等相关资料,缺少什么就找星辰方面要,还不时在网上查询需要的询息。

    前期的信息了解,就用去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星辰集团是新客户,按照鱼智的习惯,先尽可能了解客户的这些信息,可以避免在实际工作中走弯路,是必须优先掌握和了解的内容。打个比方,如果不知道某个客户的产品或服务崇尚简约自然,广告创意往奢华高调的方向上走,广告做得再好,跟公司文化冲突,结果很可能是浪费大家时间。

    工欲善其事,必行利其器。

    签约后第四天,鱼智就将他的广告创意文案发给了星辰。

    除去最初的两天信息收集,鱼智实际上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将三份企划创意需求完成。不得不承认,这厮在创意方面非常有天赋,或许是因为双倍酬劳刺激的缘故,这几天鱼智的状态出奇地好,才思泉涌,信手拈来。对他这样的专业人士而言,如果能想到好的创意,制作广告初案是非常简单的事情,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愚人的速度,显然让星辰方面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三天完成三份企划创意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,能不能表现得认真一点!

    负责与愚人直接接洽的企划总监胡小姐,实在有些苦笑不得。胡小姐就是“面试”鱼智的那位,由于企划部无法拿出让公司及合作伙伴满意的广告文案,才不得不寻求外包,这么重要的事,企划总监自然得亲自把关。

    看过愚人的广告初案,以及鱼智为每个创意制作的讲解音频文件后,胡小姐不得不承认,做广告是要看天赋的。

    胡小姐对愚人的效率相当满意。

    召集企划部讨论、报星辰项目总负责人过目、联络合作伙伴方讨论……

    一系列流程走下来,三份广告初案有两份大致通过,只需要做一些局部小细节修改。星辰企划部集体泪奔,尼玛,以前接近十轮审核都没通过一个,该不会是对方被折磨得失去耐性,所以这回差不多就给过了吧?

    还有一份被驳回重做。

    驳回的原因是:合作伙伴方为拓展市场,决定推出一款与公司先前风格迥异的产品,因而星辰的广告初案便显得稍有点不合时宜。换句话说,广告挺好,只是合作伙伴方自已抽风,想不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胡小姐对鱼智大写的服。

    结果反馈给愚人广告,鱼智挑灯再战。

    最后一份企划创意不是太顺利,称得上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话说创意就象怀孕,不是想怀就能马上怀上,也不是不想怀就怀不上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突然推出一款与此前长期风格不一致的产品,是一次尝试。

    既然是尝试,便意味着不确定和摇摆,既想要阐述清楚这款新产品的实质,又希望不要对公司一贯风格带来太大冲击,这个度难以把握。瞻前顾后,几经反复,不断挣扎,几易其稿才最终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,鱼智早日完成委托,早日回游戏练级的计划泡汤。

    游戏不会因为任何人缺席,而停下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中山国,安国县。

    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,向着中山国北部行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支商队,为首一名青年剑眉星目,昂然端坐在战马上,威武不凡,大戟悬挂在马儿侧腹。青年身后是两辆马车,其他人身上披坚执锐,兵甲整齐,步履沉稳,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。

    两辆马车上,各有一面蓝色大旗。

    旗面上,一条鱼奋力跃起,取鱼跃龙门之喻意。

    这是飞鱼旗,是代表飞鱼领的战旗,为掩饰与逐鹿领的联系所制。早前磐石营出征幽州,打的就是这种旗帜,随着飞鱼领名声大噪,飞鱼旗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。

    曲晨带着两车礼物去中山国拜访苏双,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而且关注飞鱼领的玩家众多,带两车礼物出去,瞒不过大家的眼睛。荀衍索性让曲晨打着旗号,大大方方走出去。

    安国县城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曲晨不是第一次到安国县境内,不久之前,因为飞鱼领缺少人口,他率领四百磐石营偷偷潜入中山国,在黑山军地盘上掳人,一夜之间,将几个村庄的乡民全部带走就是在这安国县(见第367章掳人)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想起上次来这里时干的勾当,曲晨面上不禁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青脸,还有多久到苏家庄?”

    一名脸上有青色胎记的磐石营士兵道:“禀将军,过了安国县向西北是定县,苏家庄离定县不远,我们沿水走就行了,大概还有两天路程。”

    曲晨显然跟青脸很熟,笑道:“你要是带错路,就自己沿水游回去。”

    青脸道:“我原是安国县人,这哪能错?错了我钻土回去都行!”

    队伍中一声哄笑。

    骑兵和水师忙着训练,这次随曲晨去苏家庄的都是磐石营士兵,别看曲晨已经去带骑兵,但他此前一直在磐石营,磐石营都是他的老部下。曲晨在战场上身先士卒,可平日里,在下属面前毫无架子,喜欢开玩笑,是以磐石营士兵都跟他很亲近,一路行来,气氛都很欢乐。

    青脸的确是本地人,原先在太行山区的一个村庄务农,就是在那次掳人行动中去到飞鱼领,幽并狼灾爆发后,磐石征扩军,青脸得以加入军队。这次曲晨去拜访苏双,需要熟悉当地的向导,青脸自告奋勇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队伍从县城穿城而过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集市上,一名货郎面现讶色,不住打量着飞鱼领一行人。

    曲晨等人离开后,货郎收起摊子,挑着东西出城。

    出城后向西,进入太行山区,将货物寄在一个小镇山,货郎继续上路,径直进入一个山谷。山谷戒备森严,里面是一个黑山营寨。

    货郎走进一个营帐。

    “头领,可还记得前段时间水竹等村村民失踪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我今日在安国县城,看到水竹村的青脸,现在在一个领地当兵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从旗号看,是飞鱼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