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1章 行路难(14/24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陈到和曲晨这场对决,激战两百余回合,不分胜负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最终还是鱼不智喊停,判为平手。

    两人的这场比武,自然是事先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让曲晨下场挑战,徐庶早料定甘宁不敢出来,先让这家伙煎熬一阵子,然后陈到再出场应战。陈到性情随和,为人低调,如果不是事先做了安排,很难想象他会在这么多人面前,主动出来和曲晨比武。

    和曲晨全力打一场,是陈到来飞鱼领的第二个任务。

    荀衍献歌,徐庶舞剑,都是为了造势。

    有了他们的造势,鱼不智后来提到领地尚武精神,敬军中将士那番话,便显得顺理成章。不仅让甘宁真正感知到何谓军人的操守和职责,令其对以往作为反思,又方便曲晨下场挑战。

    参与这件事的就五人:鱼不智、徐庶、荀衍、曲晨和陈到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事情进展顺利,尽在徐庶掌握。

    不确定因素也有:有甘宁在旁边看着,曲晨和陈到的交手必须是真打,或至少九分真一分假。要让甘宁明白,陈到是跟他与曲晨同一等级的战将,曲晨不能赢,陈到不能输,就怕两人过程和结果不能兼顾。实战情形表明,徐庶多虑了,两人完全放开了打,陈到与曲晨也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还有个小意外,就是王举手说,打不过曲晨。

    无意中补了一刀,让甘宁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比武结束,甘宁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这场晚宴对甘宁触动颇大,晚宴结束后的几天,甘宁一度有些消沉。

    他需要时间反思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没有人跟甘宁提及他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些风波,但荀衍和曲晨时刻关注着甘宁。看着他一天天重新变得开朗,再次充满斗志和动力,他们知道,大家的一片苦心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对甘宁的变化体会最深的,莫过于锦帆旧部。

    六百多名锦帆旧部千里迢迢抵达飞鱼领后,发现他们熟悉的头领变了。他依然与兄弟们肝胆相照,但对军纪的要求变得极为严苛,训练频率和训练量让营中哀声一片;他依然霸气,却不再象从前那样爱出风头,也不再热衷于与某某比高低;最过份的是,他还要求兄弟们讨论一些奇怪的问题。

    军人的职责是什么?

    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?

    怎样才能带出一支强悍的水师?

    都是些什么鬼问题!

    我们可能遇到一位假头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追随甘宁多年,估计有些锦帆众早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可毕竟是多年兄弟,甘宁轻财重士,一直很照顾大家,虽然变得比较厉害,大家仍不忍离弃;此外,领地给的薪水确实非常高,还有战船可开。原锦帆众咬紧牙关,努力适应从水贼到水师的蜕变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,回到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海鱼宴结束后,甘宁回了水师驻地,其他人则沿着海岸线返回飞鱼领。

    路上,陈到汇报了选兵结果。

    陈到走遍飞鱼领、黄陵镇和海浪镇,共挑出合格白新兵57人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这一城二镇,共计两万多人口,符合陈到选拔要求的仅57人,可见白门槛之高。鱼不智略微有些失望,不过陈到却是很高兴,他对飞鱼领的选兵结果表示满意,认为飞鱼领军士综合素质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陈到拿出在紫风领和天下领地选兵做类比。

    紫风和天下领地人口远超过飞鱼领,共选出90多人,但其中三分之二是无当飞军,陈到选中的新兵才30多人,远低于飞鱼领。

    白原有465人,加上飞鱼领选出的57名新兵,白兵力终于破五百。

    以领地目前的经济状况,不可能让这么多人走传送阵回去,花50多万让新兵早点回领地,是非常奢侈的败家行为,也没有这个必要。明日一早,这批新兵就会踏上前往益州的漫漫长路。

    估算路上需要的时间,新兵赶得上在战役开始前形成战力。

    鱼不智接着又询问罗虎,寻找定居点的情况。

    罗虎坦率告诉鱼不智,今天没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这些山太险,路难走,探查起来非常慢,估计至少还得四、五日,才能把这片地方走完。不过,从山体大致走势和险峻情况来看,我觉得很难找到适合定居的地方,连大一些的山谷或平地都找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地方没看,还是要等看完才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来飞鱼领多次,对附近地形比较了解,心知罗虎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飞鱼领南北两面的群山,山高林密,行路之难堪比蜀道,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路,人迹罕至。飞鱼领也有猎人和药农,但猎人和药农也只能在最靠近飞鱼领的山区外层活动,采药成果还算过得去,打猎收益则有些寒碜。由此不难看出,附近山区条件之恶劣。

    要红菽部落迁移,最起码得在山中,找到能让他们生息繁衍的土地。

    人喜欢沿溪边靠山一面盖吊脚楼,再考虑到出行的便利,山势便不能太高太陡,目测这片荒山很难有合适的地方。鱼不智原本寄希望于人惯于在山中生活,或能找到适宜地点,他其实也没有多少底气。

    罗虎的话,印证了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鱼不智仍然不肯死心,在最终结果出来前,他始终愿意保留一分希望。如果红菽部落能够迁过来,对飞鱼领安全乃至生产,都将有积极作用。

    行路难问题,引起鱼不智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罗虎还要四五天才能看完,鱼不智等人不可能等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元直,看来你也得辛苦一下,陪少族长实地探察。”

    徐庶当即应了下来,他的开路特性,最适合在恶劣地形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曲晨被鱼不智叫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刚才在场上没明显破绽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曲晨先前在逐鹿领,活泼跳脱,往好说童心未泯,往坏说是极不成熟。

    后来随荀衍来到飞鱼领,曲晨统领着当时唯一的部队,肩负保卫飞鱼领的千钧重担,压力之下,心性成长很快,比以往稳重了许多。处理甘宁引起的这场风波,从现场控制、事后通气和补救措施,曲晨的判断和应对可圈可点,进步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此深感欣慰。

    “阿晨,交给你一个任务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