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30章 无衣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月明星稀,海风习习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月亮湾燃起几堆篝火,十多人围坐海滩上,喝酒谈天,个个兴致盎然。海浪镇的渔民送上各种海产做成的食物,篝火边还有渔民娴熟地烤着鲜鱼,沙滩上香气扑鼻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除从逐鹿领过来的数人之外,飞鱼领有份列席者不多。

    荀衍和倪为首的飞鱼领官吏体系代表,曲晨、甘宁和王等军队主将,另外就是两个附属领地镇长,都是飞鱼领比较重要的人物。原本王有派些磐石营战士在附近警戒,晚宴开始后很快被鱼不智叫停。

    鱼不智道:“我们吃喝,却要将士们在一旁眼馋,不妥。此乃飞鱼领腹地,安全得很,让将士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只道领主体恤士卒,不敢有违,依言照办。

    徐庶等人都是第一次品尝海味。

    在逐鹿领时,四个夷民附属领地的存在,使得逐鹿人能吃到很多野味。今日一试海鱼宴,只觉鲜美无比,与益州山珍大不相同,一个个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荀衍忽地站起来,道:“今有酒无歌,在下略知些古乐,愿为诸君助兴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荀衍出自颍川荀氏,家学渊源,今愿献歌,皆一片叫好。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”

    “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”

    荀衍高声吟唱,音节短促,声调激昂。

    很多人知道,他唱的是《诗经》中的《秦风?无衣》。

    这是一首着名爱国诗篇,产生于秦地人民抗击西戎入侵者的军中战歌。在反异族侵略的战争中,秦国人民表现出英勇无畏的尚武精神,也创造了这首充满爱国主义激情的慷慨战歌。

    飞鱼领前段时间在渔阳郡与鲜卑骑兵交手,逐鹿领则在更早一些时候,与益南夷民叛军血战多场。荀衍此时唱起这首《无衣》,军中将领们立刻想起大家同仇敌忾,舍生忘死,与强敌血战的情形,随着荀衍的吟唱拍打自己大腿,和着节奏。

    有些官吏想到的则更多。

    荀衍乃荀氏名士,此时唱起《无衣》,说不定是在表达,对董卓在洛阳倒行逆施的愤怒和不满啊……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”

    “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”

    “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”

    至此,《无衣》三章已唱完,荀衍没有停下,拔出宝剑,用剑身有节奏地击打剑鞘,又从头开始唱了起来。古诗本就简洁,《无衣》更是如此,三章诗句大同小异,在重章复虽中诗意递进,令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徐庶忽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好歌,岂能无舞?我来为诸君舞剑!”

    拔出宝剑,将剑鞘掷于地下,徐庶随着歌声倏忽进退,宝剑银光流转,竟是跳起了军中流行的剑舞。月色下,一位文士击剑高歌,慷慨激昂;另一位文士打扮的英武青年,在篝火前拔剑起舞,徐庶气质本就比较特殊,既有文士儒雅,又有游侠英武,剑气纵横,场中竟隐隐生出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沙滩上,为两人加油喝彩之声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在附属领地镇长和官吏们眼中,荀衍唱得极好,徐庶舞剑也舞得极好。军中武将更多关注的是剑舞,徐庶的剑舞表演,根本不是徒有其表,而是真正能在沙场中搏杀的实战剑法!

    沙场搏杀讲究快准狠,生死一瞬间,绝无花巧可言。

    徐庶的剑舞却是一个例外,兼顾到实战和观赏性。

    甘宁一个劲地叫好。

    他虽不擅用剑,但他是王级武将,眼光非常准。能把实战剑法舞得如此绚烂,足以看出徐庶剑技之高明。

    甘宁知道徐庶有游侠背景,可他很少有机会见到徐庶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唯一见徐庶上阵,还是在降伏青蛟龙一役末段,徐庶短暂下场。但青蛟龙体型庞大,徐庶下场没多久,鱼不智就利用个人称号锁定了青蛟在的仇恨,甘宁还没来得及见识徐庶身手,别人就退回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逐鹿军主帅,除非万不得已,徐庶不应亲自出战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徐庶的剑舞,甘宁立刻意识到,自己明显低估了徐庶的武力。甘宁也不认为徐庶强到能跟他对战的程度,不过,就凭徐庶这一小段剑舞,说他是逐鹿军的一员战将,应该不会有人质疑。

    “他早年率磐石营出战的那些轶事,看来全都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甘宁思索着,荀衍已将《无衣》诗句唱到第三遍。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”

    “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长音收尾,歌声止,剑舞息,掌声起。

    鱼不智端着酒杯,叹道:“休若元直这番歌舞,慷慨高昂,壮怀激烈,两位文士的歌舞,有金戈铁马的热血与豪气,足见我逐鹿领尚武之风浓厚。正因军中男儿浴血搏杀,逐鹿乡民才能安享和平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举杯,敬军中将士!”

    众人都站了起来,举杯肃然道:“敬军中将士!”

    在座的除了罗虎暂时编外,余者皆是逐鹿人。

    每一位逐鹿人都知道,领地最受尊敬的一个群体是军人。

    薪资最高的群体,同样是军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领地为军人核定的薪资非常高,领地扩充军队规模时颇有压力。逐鹿领很多时候为钱所困,但领地从未考虑过调低军人群体的薪酬。

    在逐鹿领,军人是一个高危职业。

    逐鹿领一次次莫名其妙地遭受攻击,为了守护这个多灾多难的领地,很多热血男儿为此失去生命。如果没有那些逐鹿军人舍生忘死,保卫家园,逐鹿领怕是不知道覆灭了多少次,领地都没了,自然不可能有现在的强盛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逐鹿领薪资很高,福利也很好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普通的农夫,都能凭自己领到的薪水,过上相当不错的生活。普通农夫日子都那么好过,倘若随便学门感兴趣的手艺,不仅能领取补贴,薪水也更高,小日子过得更加滋润,还没有什么风险。

    从个人角度看,在逐鹿领,参军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。

    逐鹿军训练艰苦,且时刻可能遭遇危险,甚至丧命,为什么要参军?

    按理说,逐鹿军征兵工作应该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,逐鹿乡民对加入军队有异乎寻常的强烈意愿。领地每一次发出征兵告示,都有很多民众踊跃报名,甚至有适龄青年因为落选,而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加入军队,意味着牺牲。

    甘愿牺牲,源于对领地的高度认同和归属感。

    领地多难,需要热血男儿挺身而出!

    这就是逐鹿军人的信念!

    感受到场中的庄重氛围,甘宁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他投效逐鹿领不久,自组一营,成为水师主将。刚加入逐鹿军的时候,徐庶有跟他讲过逐鹿军战史,以及逐鹿军人肩上的职责,甘宁并没有在意,以为不过是例行公事。直到此刻,看到面前一张张肃穆认真的面庞,听到耳畔一声声饱含情感的应和,他才隐隐意识到,当初是他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原来逐鹿军人真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耍威风,显能耐,在这份赤子情怀面前,简直弱爆了啊……

    难怪每支部队训练都那么刻苦,益州的如是,冀州的也如是……

    甘宁首次对昔日与磐石营的冲突心生歉意。

    以前他有后悔过,但不是歉意,是因为被曲晨当众击败感觉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一直提心吊胆,生怕被人怀疑他与那场冲突有关,所幸的是那种情形没有出现,就连曲晨,似乎也完全没有意识到,曾和他交过手,就连他后来拿出双戟,大家也没有什么反应,看来是混过去了!

    大家可以为甘宁的这份天真浮一大白。

    他们当时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作为军人的职责。

    对领地的职责!

    冲动果然不可取……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当初太过轻狂,目无军纪,才有后面的事情发生。过来就应该第一时间报到嘛,以后万不可再那样魂淡……

    那些家伙虽然实力不怎么样,军人的气节却是不错的……

    注意到甘宁的神情变化,徐庶和鱼不智暗自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要“收拾”甘宁,又不能损伤这货颜面,鱼不智等人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苦心安排的这场思想教育课,于潜移默化中,让甘宁知道什么是军人,什么是真正的逐鹿军人,目前看起来效果还不错,起码这货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端正风纪,触动灵魂,效果应该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可徐庶刚才那场剑舞,应不足以让这货清楚地知道,逐鹿领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还有最后一步!

    曲晨出声道:“赏过战歌剑舞,在下也手痒难耐。想在场中找一人对战切磋,弘扬我逐鹿领尚武之风,同时为大家祝酒,大哥可否准允?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咪咪:“阿晨有心为大家祝酒,岂能拂了一番美意?准!”

    曲晨长身而起,拾起地上的大戟。

    走到场中,将大戟插在沙滩上,曲晨双手抱拳向四方致意。

    “谁愿下场,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甘宁先还打算看热闹,后来细细一想,冷汗顿时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曲晨想干嘛?

    曲晨武功有多好,他是知道的,在场这些人里面,能与他一战的……

    哎哟喂,这家伙不是想挑战我吧?

    他要挑战的肯定是军中之人,徐庶肯定例外,就只有我能与他匹敌嘛!

    上次是被他算计,无谓消耗了大量体力,再跟他打一场,倒也未必输。可一旦交手,别的人不敢说,曲晨必定能通过我的戟法,发现我就是那日在海浪镇外闹事的人,额的老天爷呐……

    完蛋,搞不好要暴露了!

    我现在说肚子疼遁走,会不会太显眼?

    可是,不跑的话,他主动挑战我怎么办?

    我是拒绝呢,拒绝呢,还是拒绝呢……

    怎么拒绝才能显得自己避战不是因为胆怯,又不失风度?

    一时间,甘宁愁肠百结,彷徨无助。

    思忖间,曲晨第二次邀战:“谁愿下场,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王举手道:“二将军,在下打不过你,就不上来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曲晨笑骂道:“没想跟你打,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,还得勤加操练。”

    甘宁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你们什么意思?

    喵的,王故意的吧!

    你倒是把自己摘出去了,劳资可咋办?

    他们该不会是早就串通好,趁这次机会,在主公面前揭发俺吧……

    一念及此,甘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愿一试。”

    甘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转头一看,竟然是陈到。

    曲晨大笑道:“早间未来冀州时,常与叔至切磋,互有胜负,惺惺相惜。离开逐鹿领后一别数年,一直无缘相见,今晚下场,正是想与叔至再战,让叔至看看,我这些年可有长进!”

    陈到起身,提枪走入场内,沉声道: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甘宁,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激动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

    是我想多了,原来曲晨想挑战的人是陈到,不是我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曲晨说以前和陈到经常切磋,互有胜负?

    甘宁曾经与陈到一同参加了斩蛟行动,在他记忆中,陈到为人很随和,行事非常低调。与传说中的青蛟龙战斗,靠的是团队力量,个人再勇武,也不可能与青蛟龙硬碰硬,因此陈到的个人战力没有给甘宁留下太多印象,倒是陈到统率的白兵,英勇顽强,坚韧无畏,让甘宁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甘宁一直认为,陈到是练兵奇才,但个人战力应该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曲晨将陈到视为强劲对手,开玩笑的吧!

    二将军,怎能因为好多年没见面,顾及陈到面子说这种话?待会你是准备故意放水,跟陈到战上几十个回合再赢他吗?

    太虚伪了!

    枪起!

    戟出!

    两人交上手,甘宁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曲晨戟法精妙,千变万化,大戟势大力沉,挥舞间势不可挡。另一边,陈到枪法看似平凡无奇,每一招都是那么普普通通,远不如曲晨戟法好看,却滴水不漏,任曲晨如何勐攻,都被陈到随随便便化解,始终无法突破枪式。

    如果说曲晨现在是强攻战法,陈到就是防守反击。

    主采守势,间或反击,却又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甘宁脸色渐渐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不是假打,两人这是玩真的!

    陈到的确是曲晨势均力敌的对手!

    叔至兄,你这种级数的高手,为何如此低调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