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28章 哥没当你是外人!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飞鱼领一间大屋内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两名阴阳家学徒,各据一桌,在纸上时而书写验算,时而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不远处,就是传送阵。

    主持传送阵,其实一个人就够了,逐鹿领和飞鱼领各派驻两人,是为了方便他们分工调配。然而,大多数时候,即便轮到某人休息,两位阴阳家学徒还是更愿意来这里,共同学习。

    主持传送阵非常悠闲,但他们半年后还得回五德村,邹谈老人教给他们的传承,也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和时间。虽然他们接触到的知识不多,但阴阳家传承博大精深,越是钻研,越觉得奥妙无穷,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两人在传送阵这边修行,可以相互探讨心得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们能随时观察传送阵,传送阵是阴阳家传承实际运用,蕴含着大量传承精髓。对于两位初入殿堂的新人而言,传送阵就是座宝库。

    蓝色微芒闪烁。

    两名阴阳家学徒蓦然警觉,抬头看向传送阵,正好看见一名白衫文士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!”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原逐鹿领乡民,一眼便认出,来者是逐鹿军主帅徐庶。

    徐庶看到两人,微笑着以目示意,他只是站在传送阵外,没有走过来。传送阵光华仍在流转,显然还有人在传送,数息之后,又传过来三人,传送阵的蓝色光华开始淡去。

    徐庶出来时,两位阴阳家学徒拱手为礼;第二位是名神态从容的武将,竟是白主将陈到;第三位是夷民青年,两人看得出是人打扮,不认识;等到第四人现身时,两名学徒再坐不住了,赶紧起身,跑过去正式见礼。

    能让他们如此动容的,自然是逐鹿领主鱼不智。

    董卓进京,把持朝政,专横跋扈,眼看着一场大乱即将来临。逐鹿领正在紧锣密鼓做战前准备,飞鱼领自然也不能闲着,更何况,徐庶有从飞鱼领抽调军力参战的计划,诸多细节需尽早敲定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联袂而来,正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陈到此行任务有两个,首要任务是为白选拔合格新兵。

    白兵经血战,正式晋阶为唯一性特殊兵种。

    无论过往战史,还是现今绝对实力,白兵在逐鹿领军队体系,都是当之无愧的王牌部队。只要有机会壮大白,鱼不智不惜代价。

    白兵的选材标准,已不是苛刻二字足以形容,从领地选,找盟友选,甚至获准跑到江州和垫江挑人,能想的办法几乎想尽了,目前只有465人,连五百人都不到。

    鱼不智让陈到一起过来,就是希望他挑选出更多白新兵。

    王平没有同行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征召条件虽相当苛刻,但和白比起来,选材难度相对较低。况且飞军皆是西南部山区夷民组成,跑冀州海边来选人,那就南辕北辙了。

    当值的阴阳家学徒,拿起登记簿。

    把他认识的三人名字记下,那位人青年,他却是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依例,传送需登记,不知壮士如何称唿?”

    “罗虎。”

    徐庶走了过来,笑着补充道:“这位是红菽部落少族长。”

    阴阳家学徒一一记下,点头道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等人离去,直奔飞鱼领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空无一人,好在鱼不智来过多次,值守卫兵都认识领主大人,忙将一行人迎了进去。不得不承认,值守卫兵相当有眼力劲,领主大人今天带这么多人过来,都是些生面孔,坐在办公室里没挪窝,显然是要与飞鱼领这边的人先见个面,不用提醒,赶紧分头通知荀衍、曲晨等人回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荀衍等人匆匆赶回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这些骨干,荀衍、曲晨、甘宁、王和倪,全都是从逐鹿领派驻过来,基本上彼此都认识。唯独红菽部落少族长罗虎,因为接触少的原因,有些人还不认识他,其实这个见面会,主要是把罗虎介绍给大家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开口询问,但所有人都很诧异。

    罗虎是红菽部落少族长,逐鹿领与该部落关系密切,独占该部落市场,红菽部落也多次在逐鹿领有难时,派族中勇士相助,两家关系向来非常好。不过,红菽部落与青谷部落略有不同,青谷部落已经成为逐鹿领附庸势力,大家已经是一家人,红菽部落却还要差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严格地讲,红菽部落是“外人”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存在,本就是逐鹿领最大秘密,轻易不敢示人。

    新近建好的传送阵,更是足以在全国掀起巨大波澜的革命性建筑,鱼不智也没有瞒着罗虎,径直带他坐传送过来。

    以上两点,不难看出鱼不智对罗虎的信任,至少没把他当外人。

    带罗虎过来,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鱼不智轻描淡写道:“罗虎少族长听说飞鱼领依山傍海,甚是好奇,这次是来游山玩水的。休若啊,你赶紧安排两个向导,陪少族长在附近转转。”

    荀衍眼前一亮,他并不多问,领罗虎出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外,荀衍直接派了两名卫兵客串向导,吩咐他们照顾好罗虎后,自个又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鱼不智在等他回来,才向大家揭开谜底。

    罗虎出现在飞鱼领,当然不会真的为了游山玩水,他是来实地考察的。

    红菽部落与逐鹿领非常亲近,若没有逐鹿领的投资,红菽部落或许还跟别的人部落一样,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。饮水思源,红菽部落对逐鹿领的认可度,一点都不逊色于青谷部落。

    就建交时间、部落规模和友好度而言,两个部落基本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可青谷部落举族迁居白虎山,并率先成为逐鹿领附庸势力。

    被青谷部落抢占了先机,红菽部落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于是罗虎少族长跑来找鱼不智,强烈要求鱼不智一碗水端平。青谷部落能投靠逐鹿领,红菽部落当然也可以嘛!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,未必你瞧不起我们红菽部落啥?”

    罗虎说这话时,委屈地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如果其他领主知道,象红菽部落这样有战力有特产的npc势力,主动求着要加入某个玩家领地,不知会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游戏中,马太效应表现得很明显。

    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。

    对送上门求笼罩的人部落,鱼不智自然是好言安慰,言之凿凿地坚称对两个部落一视同仁,好不容易才让情绪激动的罗虎平静下来。但鱼不智没有办法答应罗虎,让青菽部落也成为附庸势力。

    城市级领地,能拥有的附庸势力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在逐鹿领成为都城级领地之前,红菽部落依然只能保持其独立性。

    游戏规则如此,罗虎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少族长退而求其次,表示希望也象青谷部落那样,举族迁居至白虎山。似乎只有这样,红菽部落才能和逐鹿领站在一起,不用担心被抛弃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想了很久,没有立马答应罗虎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兹事体大,容我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罗虎快疯了,以为鱼不智不想接纳红菽部落。

    毕竟青谷部落已经成为逐鹿领的附庸势力,巴乡清、布技术已掌握,红菽部落除了提供一些战力,再不能为逐鹿领带来更多利益。逐鹿领村镇阶段时,人部落的战力对领地颇为重要,但现在逐鹿领已经是二级城市,兵骁将勇,屡战屡胜,不差红菽部落那几百条汉子。

    后来罗虎才明白,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数日前,鱼不智告知了罗虎,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鱼不智欢迎红菽部落迁居,但不是想他们迁到白虎山,而是去渤海郡。鱼不智坦率告诉罗虎,在幽并狼灾名声大噪的飞鱼领,是逐鹿领特别领地,是逐鹿领精心布置在冀州的暗子。特别领地远离主据,因其特殊性,无法象主据那样方便地对外寻找合作伙伴,即便飞鱼领现在已经赫赫有名,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彻底改观。

    飞鱼领不容有失,只能靠自己人守护。

    逐鹿领这边已经有青谷部落投靠,鱼不智遂希望特点相近的红菽部落,迁到冀州飞鱼领,继续强化飞鱼领的防御能力。飞鱼领虽然靠海,周围却是连绵群山,如果能找到适合生存繁衍的营地,红菽部落就可以在此落户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主要是出于长远安全方面的考虑。

    以飞鱼领的地理位置,如果临战时有人佣兵相助,安全系数会更高。

    短期效应也很明显:如果能尽快落实这件事,等讨伐董卓战役爆发时,就可以从飞鱼领调动更多部队,徐庶调派部队,会有更多空间。

    罗虎当时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乖乖隆的咚,飞鱼领属于逐鹿领,不智城主好大的手笔!

    如此机密的事都跟俺明讲,说明不智城主很信得过俺嘛!

    罗虎心中非常激动,但这是涉及到整个部落的大事,而且还是迁至数午里外的海边,他没敢立即答应下来,表示要回去和老爹商量好了再回复。鱼不智对此表示理解,只是告诉罗虎,飞鱼领关系重大,除了老族长罗精,不要再让其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罗虎拍着胸脯应了下来,表示绝不会向其他人泄漏此事。

    红菽部落最终回复是:先过去看看,如果有合适地方,愿意举族迁移。

    红菽部落肯作出这样的承诺,显然更多是为了服从逐鹿领的战略利益,愿意作出一定牺牲。离家数千里,又是从西部山区搬迁到东部海边,水土服不服都还两说,红菽部落提出先实地考察的要求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于是才有了罗虎这次随行。

    飞鱼领都告诉罗虎了,鱼不智也不介意让他知道传送阵。

    既是为赶时间,也是用实际行动告诉罗虎:哥没当你是外人!

    罗虎感动得眼泪哗哗的。

    荀衍等人也非常高兴,大家都知道人善战,如果红菽部落能迁过来,对飞鱼领的安全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剩下的都是熟人,鱼不智没有让大家继续留在办公室,大家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破虏骑初建,问题多多,曲晨回去继续训练新兵。

    甘宁的情况和曲晨类似,他的锦帆贼旧部还在路上,这些天在海浪镇征召了三百多新兵,补满斩蛟水师编制。海浪镇多是会水的渔民,招募的新兵通水性,但也仅此而已,将渔民训练成合格的水军,甘宁任重而道远。

    曲晨和甘宁没空,带陈到选兵的活儿落在王身上。

    昔日陈到刚到逐鹿领的时候,带他跑遍各附属领地选兵的,正是王。这次又是王带他选兵,往日情形,一一在脑海中浮现。不同的是,上次是在益州逐鹿领,这次是在冀州飞鱼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王,只是磐石营一员普通武将,而现在,他已经是冀州磐石营主将,独自统领两千人的部队。

    王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领地在成长,自己也在成长。

    倪是放在明面的“副城主”,负责行政中心事务,但内部人员都知道,他负责忽悠外面的人,荀衍才是飞鱼领真正主事人。倪很清楚自己角色,知道重要决策应由荀衍参与,遂礼貌地向众人告退,径自回行政中心去了。

    先前还很多人的办公室,只剩下鱼不智、徐庶和荀衍三人。

    闭门议事,从中午到黄昏。

    办公室大门再度打开,三人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从三人轻松的神情看,多半已经就重要事宜交换了意见,并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鱼不智经常到飞鱼领,徐庶还是第一次过来,他此前对飞鱼领的认知,仅限于其他人的描述。好不容易亲临特别领地,自然不会错过实地走访的机会。身为逐鹿军主帅,徐庶也有责任充分了解飞鱼领地形和防御体系。

    荀衍欣然作陪,亲自带着徐庶和鱼不智巡视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巡视完飞鱼领和黄陵镇,荀衍继续带两人前往月牙湾南端的海浪镇。

    荀衍兴致勃勃道:“甘宁过来以后,斩蛟水师就驻守在海浪镇。”

    徐庶道:“先前见兴霸,果然没以往那样飞扬,有点蔫蔫的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冷哼道:“他自找的!到飞鱼领不先来报到,跑去跟磐石营打架,若非阿晨正好在场,将他击败,不知最后闹成什么样子。以甘宁的臭性情,在那么多人面前输掉,蔫是必然的。我倒觉得他蔫得还不够,这次定要让他明白,逐鹿军不是任由他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主公息怒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