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24章 废少帝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尖叫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鱼智扭头一看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熟悉的容颜,熟悉的马尾辫,似曾相识的恐慌表情,后面正是叶欢儿。叶欢儿呆呆地站在那里,待她认出在干手器前的男人,似乎想起了特别可怕的事情,神情骇然,惊恐程度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叶欢儿穿着职业装,衣服左胸处的标识,与星辰集团的徽标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鱼智暗暗叫苦,没想到叶欢儿竟然在星辰工作,又是在这种情形下狭路相逢。这里是星辰总部,安保严密,工作氛围浓厚,一个女生在洗手间外遇到一位**上身的男子,周围也没有其他人,不害怕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看叶欢儿神情,应该是想到不堪往事。

    搞不好,这姑娘甚至会因为误会,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联想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暗恋者……

    球场相逢应该不是偶然,难道跟踪我……

    现在竟然跑到公司展开骚扰……

    知道她要从这里经过,故意在洗手间外**上身,太过分了……

    鱼智暗暗叫苦,都怪他当初自作聪明,在杜辰上门兴师问罪的时候,编造出暗恋叶欢儿的谎言。那次倒是蒙混过关了,不想后面接连几次偶遇,误解越来越深,现在应该已经被打上“变态”标签了吧。

    “呃,欢儿,外面大雨……”

    鱼智试图化解眼前的尴尬,主动打招呼解释。

    岂料,他一说话,女孩脸都白了,再次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鱼智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,“欢儿”是能随便叫的吗?

    以前几次接触,两人话都没说上一句,刚才叶欢儿身上没有佩戴名牌,鱼智却依然能够准确喊出女孩名字,还喊得那么亲密,想必在女孩心目中,自己这暗恋狂魔的身份已经坐实,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“别跑,欢儿!”

    鱼智想趁这次机会把话说清楚,拔腿便追。

    被一位**上半身的痴汉追,叶欢儿快被吓哭了:“别过来!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鱼智泪流满面,停下脚步,目送叶欢儿离开。

    遇见叶欢儿之后,鱼智再也无心烘干衣服,穿上t恤,回到会客室。这次的小插曲显然影响了他的情绪,接下来与相关负责人的会谈,鱼智全程兴致索然,简单回答一些问题后,便以衣服湿透为由,草草结束了会面。

    临走前,鱼智没忘记对报酬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他告诉与他谈判的胡小姐,如果星辰与愚人(鱼智公司名)签订长约,必须在保底酬劳基础上翻一倍。

    胡小姐的脸色很难看,不过鱼智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涨幅毫无理性依据,他就是故意捣蛋的,绝对不能跟星辰合作!

    回到家中,黎迟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洗澡,换好衣服,鱼智倚在沙发上啃苹果,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么一闹,那小妞肯定觉得哥不是好人,但愿不要坏哥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祸从口出,古人诚不我欺也。”

    “慎思、慎言、慎行!”

    鱼智苦笑着,将这件事抛到一边。事已至此,后悔无益,他相信星辰不可能接受他的条件,以后再碰见叶欢儿的机会微乎其微,就让时间这把杀猪刀,慢慢刮去那些不堪的回忆。

    吃完苹果,将手洗净,再次进入游戏。

    回到游戏看到一条未读系统公告:董卓废少帝。

    董卓手握兵权,出任司空,在洛阳无人能撼动其地位,行事越发跋扈。少帝没多少实权,对董卓本无威胁,但董卓进京后自称是董太后族人,以董氏外戚自居,少帝乃何氏所出,只要天子还是少帝,董卓这外戚地位便大打折扣。正因如此,董卓废少帝、立陈留王的念头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候董卓还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能盘踞洛阳,完全是因为手握重兵,可朝堂斗争跟战阵交锋不一样,董卓这样的空降兵,羽翼尚未丰,立足还未稳,涉及废立皇帝这样的大事,多少还是得顾及文武百官和世人的想法。为此,董卓开始为目标造势。

    少帝走北芒,回宫后便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被流放到朔方的大儒蔡邕得以返家,董卓听说了蔡邕的名声,便征召他做自己的僚属。蔡邕自称有病,不肯接受征召。董卓大怒,骂道:“我能把蔡邕全族杀得一个不剩!”蔡邕感到恐惧,只得接受命令。他到洛阳后,被任命为司空祭酒。董卓对蔡邕十分敬重,以考绩优秀为理由举荐他,使他在三日内连续升迁三次,在三个不同的官署任职,最后被任命为侍中。

    董卓强征蔡邕,是为了表明尊重士人,拉拢人心。

    紧接着,董卓将目标转向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出自在朝堂中影响力巨大的汝南袁氏,本人又先后出任中军校尉、司隶校尉等职务,主导和推进诛杀宦官的行动,在朝中颇有声望。更何况,袁绍现在是司隶校尉,有自己的部队,在司隶权力很大。如果能得到袁绍支持或默许,董卓在洛阳城的日子会更加滋润。

    董卓对袁绍说:“天下的君主,应该由贤明的人来担任。每当想起灵帝,就使人愤恨。‘董侯’(刘协,因董太后抚养得名)看似不错,现在我打算改立他为皇帝,不知他是否能胜过‘史侯’(指少帝,刘辩出生后被送到道人史子眇家抚养,故被称为‘史侯’)?有的人小事聪明,大事糊涂,谁知道他又会怎样?如果他也不行,刘氏就不值得再留种了!”

    袁绍说:“汉朝统治天下约四百年,恩德深厚,万民拥戴。如今皇上年龄尚幼,没有过失传布天下。您想废嫡立庶,恐怕众人不会赞同您的提议!”

    董卓恼怒,手按剑柄呵叱袁绍说:“小子,你胆敢这样放肆!天下大事,难道不由我决定!我要想这样做,谁敢不服从?你以为董卓的刀不锋利吗!”

    袁绍也勃然大怒,说:“天下的英雄豪杰,难道只有你董公一个人!”

    袁绍把佩刀横过来,向众人作了一个揖,径直而出。董卓因新到洛阳,见袁绍是累代高官的大家,所以没敢害他。袁绍把司隶校尉的符节悬挂在上东门,离开洛阳逃奔冀州。

    司隶校尉出奔,洛阳再无人可抗董卓!

    董卓召集文武百官,自比伊尹、霍光,蛮横宣布要立陈留王为帝,谁敢反对都以军法从事。在座的人无不震骇。只有尚书卢植说:“从前太甲继位后昏庸不明,昌邑王有千余条罪状,所以有废立之事发生。现在的皇帝年龄尚幼,行为没有过失,不能与前例相比。”

    董卓大怒,要杀卢植。

    蔡邕和议郎彭伯为他求情,说:“卢尚书是全国有名的大儒,受人尊敬,如果现在杀了他,会让全国都震惊失望。”

    董卓这才作罢,没有杀卢植,只是免去他的官职。

    董卓派人把废立皇帝的计划送到太傅袁隗看,袁隗回报同意。

    九月初一,董卓在承德前殿召集百官,威胁何太后下诏废黜少帝刘辩,废少帝为弘农王,改立陈留王刘协为帝。袁隗把少帝刘辩身上佩带的玺绶解下来,进奉给陈留王刘协。然后扶弘农王刘辩下殿,向坐在北面的刘协称臣。

    何太后哽咽流涕,群臣都心中悲伤,但没有一个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董卓又提出:“何太后曾逼迫董太后,使他忧虑而死,违背儿媳应孝敬婆母的礼制。”把何太后迁到永安宫。

    新帝登基,改年号“昭宁”为“永汉”,再次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九月初三,董卓命人毒杀何太后。公卿及以下官员不准穿丧服,丧礼上只穿白衣而已。董卓又把何苗的棺木挖出来,将尸体肢解砍为末段,扔于道边。还杀死何苗的母亲,把尸体扔在枳苑中。

    种种暴行,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九月十二,董卓改任太尉,兼领前将军,并加赐代表皇帝权力的符节,以及作为仪仗的斧钺和虎贲卫士,进封为侯。

    董卓知道不能仅靠强权压制百官。

    董卓联合司徒黄琬、司空杨彪一起为党人平反,恢复他们的爵位,并提拔他们的子孙为官。他在幕僚们建议下,亲近士人,征召名士入朝为官,又选拔大量名士担任地方太守等要职。最绝的是,他还不计前嫌,对因为厌恶自己而弃官出走的袁绍、王匡、鲍信等人授以太守,以示和解。

    至此,董卓已权倾朝野。

    少帝被废,董卓专权,这便是洛阳近期发生的大事。

    游戏中已是九月下旬,按照历史轨迹,曹操十二月起兵并号召关东诸侯共起讨伐董卓,离次年一月正式起兵,还有三个多月时间。游戏与现实时间为8:1,换算成现实,只剩下十多天时间。

    玩家们知道,真正的乱世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号角即将吹响。

    为了能在讨伐董卓战役中有更好表现,玩家势力纷纷开始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鱼不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逐鹿领主据,共有三支部队:白兵、无当飞军和磐石营。

    其中,白和无当飞军都是小部队,唯独磐石营编制达到三千五百人。二级城市兵力上限是一万,主据实际兵力不到最大兵力一半,但逐鹿领还有附属佣兵白虎义从,以及人部落,这样的兵力,守护领地基本能胜任,可如果出兵参加历史战役,兵力明显有点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鱼不智没理由放弃争夺战役功勋,按理说应该考虑扩充磐石营。

    可逐鹿领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不是不愿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没钱!

    很早之前,逐鹿领就有扩充磐石营的计划,以便领地在外敌窥视和历史战役间找到平衡,既能应对隐伏在暗处之敌可能的袭击,又能在历史战役活动中保持足够竞争力。徐庶数月前就明确向鱼不智提出,至少要将磐石营扩充至六千人,也就是增兵两千五,逐鹿军才初步具备双线作战能力。

    计划之所以搁浅,完全是因为后来发生的变化。

    变化来自于飞鱼领。

    在逐鹿领的整体战略里,特别领地飞鱼领的角色,应该是潜伏的暗子,在渤海之畔默默发展。凭借飞鱼领特殊的地理位置,易守难攻,不需要保持多少兵力,就能守得稳稳当当。然而幽并狼灾的发生,曲晨等人秘密接引难民,不小心成为众矢之的,使得飞鱼领一夜之间成为焦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逐鹿领不得不增强飞鱼领的军力。

    为满足前线实际需求,飞鱼磐石营不得不调整计划,额外扩军一千人。

    曲晨在渔阳郡的优异表现,出人意料地为领地带来两千余匹战马,组建骑兵部队迫在眉睫,于是多了一千破虏骑。

    紧接着,姑姑甘宁率锦帆贼加入逐鹿领,同时领地有了战船坞,而且飞鱼领确实有必要注意海面防御,水师建设也势在必行。斩蛟营的编制同样是一千,其中六百余人是锦帆旧部,差额部分由甘宁在飞鱼领就地征召。

    冀州新增磐石营、破虏骑和斩蛟营,加起来就有三千人,比徐庶先前计划的最低增兵数量还要多出五百人。就是说,逐鹿领本来要扩充的部队,全被飞鱼领给占了。

    单看扩军人数,多五百人问题似乎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实际情况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飞鱼领新增的部队分属不同兵种,骑兵和水师的军费开销,和常规部队磐石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骑兵的战马还好是自己缴获,替领地省下一大笔巨款,水师战船却只能投入真金白银一艘艘建造。即便不考虑战马和战船的投入,骑兵和水师日常开销,也比普通步兵高很多。

    战船坞的出现,使领地在原有两个船坞基础上,又多了一个烧钱项目。

    新增部队和战船坞在飞鱼领,但飞鱼领无进帐,买单的始终是逐鹿领。新增军费和船坞消耗,将逐鹿领的财政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投资五德村、传送阵体系建设,更是让逐鹿领背负了债务。

    鱼不智向傲视和天下各借了一百万金,虽然两个军团没有催债,可历史战役将至,大家都在备战,鱼不智仍要求易风尽快把钱还上。

    战役将至,逐鹿领无力扩军。

    徐庶站了出来:“主公勿忧,缺钱有缺钱的做法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