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21章 下马威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甘宁看着面前的几名磐石营士兵,一脸无辜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磐石营认定甘宁是在刺探领地秘密,遂向王和曲晨汇报。

    王最初对此也没太在意,想发掘飞鱼领秘密的人多了去,但飞鱼军民对这样的情形早有防范,外人想有所收获可不容易。他询问了对方情形,得知甘宁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为,认为很可能是误入,便让磐石营去几个人,告诉对方不能在此地久留,顺便把对方带离这片区域便是。

    这么处理,本不该出现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但因为一点小误会,结果变得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名转职武将皱眉道:“交出武器,随我等离开。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本意,是暂时将甘宁武器收缴,等到飞鱼城时再把武器还他。毕竟对方在这片海岸逗留了较长时间,一直在眺望海浪镇,尤其是盯着战船坞猛瞧,形迹可疑,甘宁一看就是练家子,孔武有力,又随身携带兵刃。按照磐石营的安全规程,应该将对方兵刃暂时收缴,尽量避免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可甘宁初来乍到,并不清楚这是标准流程,反而视为缴械。

    堂堂水师主将,刚到飞鱼领就有人要缴他的械……

    以后还怎么混?

    将来水师怎么抬得起头?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实力辣么弱……

    绝对不能接受!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几个,也想缴我械?”

    甘宁本是水贼出身,性子非常高傲,以为磐石营要缴他械,傲气勃发。他桀骜惯了,这句话出口极冲,分明是没把这几名磐石营的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转职武将没料到对方如此嚣张,不愿解释,哼道:“阁下想故意闹事吗?”

    甘宁火气上来,再无顾忌,嗤笑道:“随便尔等。”

    转职武将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甘宁觉得冀州磐石营实力不过如此,磐石营内部并不这样看。

    这里是冀州,没有白、没有无当,破虏骑刚刚组建,磐石营一直是飞鱼领主力。他们曾剿灭过渤海郡的盗贼,偷过黑山军势力范围内的人口,狼灾时与狼群、鲜卑骑兵战斗,飞鱼领能有今日之气象,磐石营功勋卓著。被一个疑似探子的家伙当面挑衅,磐石营将士同样不能忍。

    转职武将决定给对方些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先揍一顿再讲道理!

    动手很快,结束得更快。

    一眨眼工夫,三名磐石营的人,全部趴在地上啃沙子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在海浪镇值守的磐石营士兵不干了,十多人立马冲出去。附近训练的数百磐石营也跑了过去,将甘宁团团围住,怒骂不断。

    甘宁知道这下事情闹大了,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表明自己身份,以避免事情进一步恶化。不过,甘宁性子极傲,如果没有人围上去,他可能还会告诉大家他是自己人,可现在被这么多人围住,再说这些未免被视为心虚示弱,以甘宁的脾气,万万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王和曲晨也赶紧向事发地点跑去。

    王怒容满面。

    对方有窥探嫌疑,在磐石营正常履行公务时动手,可视为对领地挑衅。更过份的是,三名磐石营的人被一个人弄翻,全无回手之力,这脸丢大了。无论如何,得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跑拢,人群中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义愤填膺的磐石营将士,见甘宁被围仍一副很的模样,心情更不爽,几名急躁的士兵率先动手,结果又被甘宁赤手空拳轻松放翻。军中最讲究团结,其他磐石营士兵哪里会任由袍泽挨揍,纷纷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空有一腔热血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磐石营一个个被甘宁击倒,地上很快躺了一片。

    王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他是逐鹿领老人,冀州磐石营主将,当年因为某位转职武将被击败,坚持与熊栋公平较量,便不难看出对他而言,荣誉高于生命。现在眼看着磐石将士被一个外来者击倒,王怒火中烧,恨不得马上冲上去。

    曲晨拦住了他:“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此人厉害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王有些不甘,辩解道:“可我是磐石营主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打断道:“他挑战的不只磐石营,你上去输了,大家面子上更难看。”

    王说不出话来,曲晨说的没有错,如果他也被击败,对磐石营士气挫伤更大。他深知曲晨的本事,既然曲晨挑明了告诉他不是对手,那便意味着他几乎没有赢的可能。曲晨负责飞鱼领整个军队事务,又曾经是磐石营老大,断然不会坐视对方在此撒野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磐石营将士纷纷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曲晨快步上前,人群潮水般退向两边,待曲晨通过,才再次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甘宁终于见到曲晨。

    蓝衣、大戟、丰神俊朗,与传说中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曲晨一步步迫近的慑人气势,更是让甘宁心中赞叹,象甘宁这种高手,已能够通过所谓的气机感应,大致推测出对手实力,曲晨显然也是位高手,而非他先前认为曲晨沾了领主义弟身份的光。

    短短一分钟不到,地上倒了二十多位磐石营将士。

    曲晨扫了那些被击倒在地的人一眼,面色稍霁。

    “阁下出手还算有分寸,只是让他们暂时没办法再战,没有人受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遭多人围攻,还能做到举重若轻,赤手空拳击败数十人,曲某佩服。不过,阁下窥探飞鱼领机密在先,拒绝值守将士的劝离并出手伤人于后,曲某不得不领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曲晨只道甘宁是外人,言语间处处以“飞鱼领”示人。

    甘宁倒是知道曲晨身份,先前只是猜测,“曲某”一出,他便确认无疑。这厮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况且已经动了手,心知很难善了。但曲晨刚才说得明明白白,他在此远望战船坞,被守军视作探子,有权予以驱离,最近自己不仅不配合,反而与值守将士发生冲突,大打出手,占不了道理。

    甘宁心下忐忑,原本想痛痛快快打一场的念头,霎时淡了几分,分辨道:“在下不是不愿离开,可他们要我交出武器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冷冷道:“携带武器,窥探领地,我部当然有权暂扣武器。”

    甘宁一楞:“暂扣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暂扣,送你离开时就会交还,这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。难道你以为,我飞鱼领会觊觎阁下背上双戟?”

    甘宁挠头:“我以为他们想缴我械,原来是一场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哂然一笑:“误不误会,打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是误会,你为何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。但是这么多兄弟被你打倒,如果只凭一句误会就任由阁下离开,未免会被别人笑话我飞鱼领无人。你我先打一场,若能赢我,今天不会有人阻止你离开。如果你输了,我会送你去行政中心,由荀副城主作出裁决。”

    送去荀衍那里?

    哦no!

    不能输,绝对不能输!

    甘宁深吸一口气,也不多言。

    从背后取下双戟,双手握住:“既如此,来吧!”

    曲晨一脚踢在戟杆上,戟尾离开地面,他顺势舞了个漂亮的戟花:“请!”

    两名王级武将,各自执戟对峙。

    强者之争,虽尚未交手,气势都在快速攀升。

    曲晨必须为逐鹿军争回颜面,甘宁则无法接受战败后被送到荀衍面前,两人都有必须赢的理由。彼此气机锁定,两人知道遇到难缠对手,再不敢有任何保留,凛然杀气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旁边的逐鹿将士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,浑身起鸡皮疙瘩,后颈似被人吹着凉气。王忙提醒围观军士散开,直到退出三十步以外,那种极端不舒服的感觉才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甘宁用的是双戟。

    《吴书》中有记载,“宁能双戟舞”。

    甘宁能用的兵器其实不止双戟。

    攻皖时他被吕蒙保举为升城督,用铁链身先士卒,《三国志》中说:“宁手持链,身缘城。”降服青蛟龙时,甘宁就是用的铁链。除此之外,甘宁箭术也很不错,甘宁投吴之前在江夏太守黄祖帐下,孙权攻江夏,甘宁隔船射杀了东吴大将凌操,从此被凌操之子凌统视为不共戴天的敌人。

    铁链是用在攻城作战,甘宁最趁手的武器,还是双戟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甘宁是水师将领。

    步将或骑将作战多用长兵或重兵,水将因战斗方式不同,很多使短兵,甘宁水战用的就是双戟。史料记载,甘宁有一次差点在军帐中与凌统动手,被众将劝住,拿的也是双戟。

    海滩上,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一朵云缓缓遮挡住阳光。

    光线转黯淡的一刹那,甘宁发出一声怪叫,旋风般掩近,手中双戟不断上下佯动,不让曲晨轻易判断出攻击方向。曲晨则丝毫不为所动,大戟平指,微微向上斜挑,漠然注视着甘宁,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甘宁找不到破绽,左手戟砍向大戟戟枝,随即右手戟跟进,杀伐勇烈。

    曲晨却不与他硬拼,腕间略微一转,戟枝已避过甘宁前戟,毒蛇般反刺向甘宁脖颈。甘宁后戟立即变招,迎向曲晨大戟,但电光石火之间,曲晨大戟在空中顿了顿,打了个时间差,让甘宁后戟同样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待后戟力道用尽,大戟再次闪电般斜撩,目标仍是甘宁脖颈!

    好在甘宁另一支戟已收了回来,横戟颈前,准备硬接。

    大戟却突然变向,改削甘宁手肘。

    甘宁脚下发力,身体旋转着险险避过大戟的攻击,同时一大篷沙子向曲晨面部飞去。不等旋转停将下来,甘宁已如出闸猛虎一般,俯身向曲晨冲去,趁曲晨视线受阻拉近距离的意图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围观将士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抛沙子!”

    “这厮好卑鄙!”

    “太不讲究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甘宁对这些喝骂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别看他平时很要面子,可那也得看什么情况,甘宁水贼出身,抛沙子如果能赢得战斗,为什么不用?战斗本就残酷,很多时候非生即死,只要能获得优势的手段,他用起来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。

    他需要拉近距离,距离是关键。

    一寸长,一寸强。

    一寸短,一寸险。

    曲晨大戟是长兵,甘宁双戟是短兵,近不了身,无法对曲晨带来威胁,如果一直被对手压制在有效攻击距离之外,失败是迟早的事情。反之,拉近了距离,短兵的优势会越来越明显,长兵则因为失去施展空间,变得处处受制。

    曲晨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大戟轻灵得象一只蝴蝶,上下飞舞,或刺或削,或封或劈,招招不离甘宁要害,将长戟优势发挥到了极致。他对大戟的精细控制让人叹为观止,不断变招,以快打快,如此高强度的战斗,两人的兵器竟然从未接触!

    甘宁其实巴不得硬拼,打乱曲晨戟势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出现,完全是曲晨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王级武将,在高强度的战斗中还能做到这一点,足以看出曲晨恐怖的变招速度与实力。

    围观将士见甘宁被压制,不断鼓噪欢呼。

    王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实力比在场其他人都强,这场交战看似波澜不惊,甚至到现在连兵器交击都没有过,但其中凶险,却远比那些乒乒乓乓乱砸一气的战斗更甚。

    转眼间,百招已过。

    甘宁依然无法突破长戟封锁,进入能够直接攻击到曲晨的位置,但在他不懈努力下,已经成功拉近双方距离。一直大开大阖的甘宁,耗费了更多体力,但他并不在意,因为他已经一点点向对方靠近,即将取得突破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!

    甘宁猛然跃起,双戟向下猛砸。

    甘宁也善用戟,打了这么久,自问已经摸透几分曲晨的戟法。

    曲晨戟法精妙,天马行空般变化莫测,变招更是快到极点,是他迄今为止仅见的强劲对手。不过,但凡精于招式者,力量通常会相对逊色一些,靠招式弥补力量上的不足,是很常见的思路,曲晨一直避免与他双戟硬拼,想必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甘宁这下跃起下砸,正是曲晨来不及变招的时候。

    曲晨只有两个选择;避让或硬挡。

    避让,甘宁将进入足够攻击到曲晨的位置,抢到主动;硬挡,甘宁凌空下击,曲晨如果向上硬挡,还需额外承受甘宁体重,甘宁不认为曲晨有跟他硬碰硬的资本,硬挡必定占不到便宜,还是他抢到主动。

    这一击,便是他凌厉反扑的开始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曲晨嘴角浮现起一抹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不退反进,大戟似缓实疾,挑向甘宁双戟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