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20章 洋相百出的骑兵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斩蛟营移驻飞鱼领,是领地基于客观需求作出的决定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逐鹿领是大本营,有诸多精兵强将,万一遇事,战争动员能力非常强。青谷部落、白虎义从都能在领地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,天下军团和紫风领,和逐鹿领共同组成垫江铁三角,一荣俱荣,就差没穿一条裤子。

    逐鹿领外部环境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巴郡太守赵部和鱼不智算是患难之交,州府刘焉虽比较势利,是个典型的政客,但多少也得念及,逐鹿军护送他进入益州的那份旧情。管辖逐鹿领的npc势力,主动针对逐鹿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下,自然会优先强化飞鱼领的自卫能力。

    逐鹿领靠近汉水和宕渠水,但将水师置于内河显然是浪费,将斩蛟水师放在位于渤海边的飞鱼领,能更好发挥水师作用。

    由锦帆贼改编的六百多逐鹿水师,正在赶来飞鱼领的路上。

    考虑到路途遥远,破虏水师设定的一千编制没有满,甘宁获准直接传送过来,早点在飞鱼领就地招募水师新兵,投入训练,以便早日形成战力。

    瞬间从神州西边多山的益州,来到东面的冀州渤海边,甘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完成登记,甘宁走出传送屋。

    咸湿的海风迎面吹来,甘宁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海的气息吗,跟河风确实不大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大海浩瀚无垠,小爷倒要好生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甘宁是第一次来到飞鱼领,传送过来后,本来该第一时间找荀衍报到,让荀衍介绍他跟飞鱼领的重要人物认识,并配合组建水师,完成包括新兵选拔、落实营地、补给等一系列工作。可甘宁原是水贼出身,自在惯了,这次独自一人传送过来,便想先自个转转,然后再去报到。

    反正大部队还在路上,没一两个月到不了这边,晚点报到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初次来到一个新地方,甘宁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飞鱼领未曾对玩家开放,但还是会有商队过来,领地内时常有陌生人。甘宁在领地内走走看看,倒也没有引起乡民们注意。来到海边,看着海天一线,甘宁被震撼到了。浪花一**向岸上涌来,甘宁索性脱掉靴子,沿着海岸线行走,顺便了解一下飞鱼领周边地形。

    水师以后在这里驻扎,尽快熟悉环境,是为将者的本分。

    距海岸线约两百步之外,飞鱼城的石制城墙正在修建,显然是想将海岸线拒于石墙之外。

    甘宁看得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从领地防御角度看,石制城墙推进到这里是很高明的做法。如果敌人从海面进攻,城墙离海边大约两百步距离,会使得敌人在岸上缺乏纵深,想进攻又得突破石制城墙的保护,飞鱼守军则可利用城墙的保护,时刻保持对敌军的巨大威胁,可谓进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不过,那是建立在飞鱼领无力阻止敌军登岸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飞鱼领升到一级城市已经有一段时间,那时候甘宁还没有投效逐鹿领,领地没有水师,荀衍规划城墙建设时以稳守为主,无疑是一个明智的决定。现在斩蛟营移驻飞鱼领,除非敌军先击败水师,否则不可能直接威胁领地。

    以甘宁的骄傲,显然不会容许那样的情形发生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好地方,对领地又如此重要,就由我们斩蛟水师来守护吧!”

    顺着海岸线行走,渐渐离开飞鱼城附近的喧嚣人群。

    一座靠海而建的附属领地,赫然出现在前方。

    甘宁眼前一亮:“这应该就是海浪镇吧,战船坞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海浪镇位于月亮湾最南部,距离飞鱼城有一段距离,附属领地不对外开放,npc商队都是在飞鱼领做买卖,不会跑到海浪镇这边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此处比较偏僻,两支部队正在镇外空地上训练,步卒相对安静,骑兵的动静则搞得比较大,战马飞驰而过,带起一篷篷沙子,练得热火朝天,俨然把这里当成了户外训练场。

    甘宁看了会训练,很快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步卒实力普普通通,和白和无当比,差几个档次,普通部队罢了。至于骑兵,完全是一群菜鸟!”

    在这里训练的部队,自然是磐石营和破虏骑。

    冀州磐石营和益州磐石营一样,只是领地常规部队,实力其实并不差,否则也没办法在幽并狼灾中打出赫赫威名,但与陈到的白、王平的无当飞军相比,磐石营显然不够看,在逐鹿领军队序列中排名最低。

    甘宁加入逐鹿领后,对领地军制多少有些了解,降服青蛟龙的战斗中,他亲眼见过白兵的坚韧和勇悍,也见识到无当飞军玩扎马钉的变态能力。

    甘宁行事高调,骨子里同样高傲自负,既然投靠了逐鹿领,成为逐鹿水师主将,他当然想在军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荣耀。

    军中敬重强者,实力为尊。

    要想成为逐鹿军中的耀眼人物,最具说服力的做法,就是练出一支实力超卓的水师部队。甘宁看过两支特殊部队的惊艳表现后,标杆在前,心中对水师的期望值极高,磐石营的水准很难让他感到惊艳,磐石营给他的第一印象是“实力普通”,完全是因为参照物太强。

    破虏骑被他视为“菜鸟”,完全是因为骑兵初建所致。

    骑兵不比步卒,骑马控马是骑兵的基础课程,飞鱼乡民会骑马的不多,曲晨对此也没有更好办法,只能从骑马开始教。到现在,很多骑兵连骑马都不熟练,训练场上状况百出,谁能看得出来骑兵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“听说骑兵的头儿叫曲晨,是主公结义兄弟,领地中人都夸他有万夫不当之勇。今观其军,不过如此,想必是位只知好勇斗狠的莽夫,大家顾及主公颜面,言过其实了……”

    甘宁善养士,做水贼时锦帆贼名声那么响亮,最重要的就是能打。

    破虏骑兵的拙劣表现,让甘宁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终于知道,主公为何要千里迢迢调水师过来了,靠这群家伙守护飞鱼领,主公前段时间一定睡不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甘宁在此坐镇,定不会让主公失望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继续踏浪而行,甘宁很快看到船坞轮廓。

    因为海浪镇位于海边,不排除有不怀好意的家伙从海上渗透或接近,镇内的战船坞又不容有失,荀衍对海浪镇的防务非常重视。飞鱼领不惜在镇内靠近岸边的地方修筑箭塔,五百磐石将士进驻,海浪镇外部设有岗哨,阻止外人进入。

    战船坞在海浪镇,斩蛟水师在飞鱼领的驻地,多半是这里!

    甘宁亮出身份,应该能进入镇内,甚至进入战船坞参观。可他初次来到冀州,不先找全面执掌特别领地的荀衍报到,自个四处遛达,被大家知道未免有些不妙,遂按捺住进入镇内急切心情,远远眺望着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,自己已经引起有心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海浪镇不对外开放,离飞鱼领又那么远,罕有外人至。

    即使有玩家坐船在这边靠岸,都会被驻军带到飞鱼城海岸,曾经有十多位想搞出大新闻的无聊玩家,企图通过聚众闹事逼飞鱼领主出马。他们无视守军警告,拒绝离开,并直播过程,不料守军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强硬,也不请示,二话没说便将他们当场击杀,并列入飞鱼领黑名单。几位勇敢的先行者,就这样以身殉道,再没办法到飞鱼领窥探机密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再也没有玩家敢以身试法,挑战飞鱼领的正当权益。

    玩家都很少来的偏僻海岸,出现一名npc原住民,而且带着一对短戟,明显是练家子,简直比黑夜里的萤火虫还要耀眼。甘宁还没有什么过分举动,故而没有人上前喝止,可他的一举一动,尽在守军监视之中。

    烈日下,磐石营和破虏骑继续训练,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王双臂抱胸,默然看着磐石营训练,神情轻松。

    磐石营成军较早,以五百巴郡老兵为框架,先后经历了两次扩军,部队由五百人扩充至两千人。虽然有两次扩军,但新兵完成基本训练就被派到幽州渔阳郡,经历过实战考验,磐石营并非绝对意义上的菜鸟部队。应该掌握的作战技巧,将士们都会,剩下的就是不断练习,熟能生巧。

    以磐石营目前水准,已无需王守着大家训练。

    磐石营扩军后,陆续增补了一些转职武将,作为磐石营的基层骨干。磐石营日常训练多由那些新晋武将负责,以便让他们尽快熟悉自己的角色,培养与战士们的默契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王对磐石营的训练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与不远处的破虏骑相比,磐石营的表现不要太完美。

    不时有骑兵坠马,随军医师忙得恨不得背上长对翅膀;有骑兵控制不好马匹,紧紧抱着马脖子,可怜的上品战马差点被勒死;还有人在马背上扭秧歌,时不时猛扯战马耳朵或尾巴……

    看到曲晨生无可恋的样子,王便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能让向来乐观开朗的曲晨这样,破虏骑兵的现状显然很糟糕。

    曲晨制止了一匹发狂战马,把吓得面无人色的骑兵救下,埋头走过来。王俯身从地上拾起一个水囊,扔了过去,曲晨头也没抬,接过水囊,拔开塞子,仰头一阵猛灌。

    “二将军,破虏骑有点够呛啊。”

    “马都不会骑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缴获的上品战马,那匹马怎么发狂了?”

    曲晨幽怨地看了王一眼,叹道:“换你脖子被勒得喘不过气,也那样。”

    王笑了起来,道:“二将军,骑兵这么难带,要不你申请回磐石营吧?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曲晨断然拒绝,道:“别看他们现在洋相百出,等熬过这一段起步阶段,能够熟练控制马匹,后面就好办了。等破虏骑形成战力,你就知道骑兵的厉害了,跟步卒比,骑兵有很多优势。”

    王点头:“这倒是,我们跟鲜卑人干过仗,见识过骑兵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曲晨哈哈一笑:“知道骑兵的厉害就好!磐石营还得再加把劲,现在多流汗,将来上战场的时候才能少流血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这不一直都在努力训练吗……”

    磐石营的精锐程度已达到普通级,但“精锐程度”主要与军团技有关,决定能否施放军团技,以及部队能否掌握更高阶军团技能。训练和练级能让部队精锐程度提升到普通级,普通级之后,只能通过实战提升精锐程度。

    然而,并不是说精锐程度到普通级后,就不用再训练。

    精锐程度能反映出军队大致实力,但两者不能划等号。

    系统后,几乎所有领地部队都能轻易练到普通级。

    以部队骁勇善战著称的逐鹿领,至今没有一支部队提升到精锐级。

    如此多普通级,实力是否大致相若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!

    影响军队实力的外部因素有很多:兵种、武器装备、军事科技、各种加成、道具、武将特性差异等……

    抛开所有外部因素,两支同是普通级的部队,也可能实力悬殊。

    差距来自训练中的付出程度不同。

    通过训练提升部队精锐程度,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功能。

    阵型演练与切换速度、作战技巧、力量、速度和准确度、装备掌握、团队配合熟练度……都能通过训练不断强化,并直接在战斗中体现出效果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决定生死往往便是在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训练提升部队精锐程度有极限,提升战斗力却无止境。

    通过训练不断强化部队作战技巧,才是训练最重要的作用!

    同样的军队,精锐程度不同,战斗力可能会有很大差异。

    逐鹿军向来以严格训练著称。

    这种风气始于白。

    白之主陈到为人低调,唯独对练兵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。白的刻苦训练,直接影响到曾经想争王牌地位的磐石营。组建无当飞军的王平,也延续了这一优良传统,王平与飞军同吃同住,与飞军一起完成训练,没有人抱怨辛苦。

    除了内部榜样作用,外部压力也是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逐鹿领多次卷入战争,一场场血战,一位位袍泽战死,让大家深刻意识到努力训练有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曲晨喝完水,准备继续回去督促骑兵训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名磐石营士兵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将军,有人窥探战船坞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