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16章 五德村的内涵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特别领地飞鱼领孤悬冀州,离益州数千里,原本指导方针是低调发展,可幽并狼灾爆发后,飞鱼领正式走上前台,为外界所熟知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不小心出名了,又得到那么多上品战马,难免为人所觊觎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”。

    再所谓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。

    飞鱼领实力远不如主城,又没有办法主动亮出肌肉,让人不敢打主意,为提升安全等级,鱼不智最近可谓操碎了心。扩充磐石营、新建破虏骑兵、计划移驻冀州的水师,都是为了让飞鱼领变得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再怎么折腾,飞鱼领就巴掌大块地方。

    人口有限、产出有限,即使有主据做后盾不断输血,驻军同样有限度。没出事倒也罢了,一旦有人敢向飞鱼领下手,扛不扛得住那可没得一个准,逐鹿领再兵强马壮,也没有办法跨越漫长空间界限,为飞鱼领看场子。

    传送阵一开,问题将迎刃而解!

    最起码,飞鱼领抗击打能力会有长足进步,主据和飞鱼领的精英力量,调配和互动将更加容易。传送阵的建立,很可能对逐鹿军的军备模式,以及战斗支援模式带来革命性变化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:假设飞鱼领挨揍,眼见快支撑不住,逐鹿领传送白过去,让对手体验一把何谓“不动如山”;倘若这样还不够,再把无当飞军扔过去,用扎马钉阴死他丫的;倘若仍然搞不定,那就只有继续派磐石营过去,打消耗战,务必拖得敌人怀疑人生……

    继续狂想:能不能在一些战略地点造一些传送阵,让逐鹿军从此拥有,战略机动能力?先在木角领旁边来一座,隔三差五地派些精英部队过去,踢寄生屁股;以前跟司隶的笑梅领打过架,淡然那厮会不会怀恨在心?无妨,待哥在逆刺领建个传送阵,不服来战!

    霎时间,鱼不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先从飞鱼领开始!

    鱼不智将飞鱼领的秘密,向邹谈和盘托出,就逐鹿领和五德村的关系,以及需要倚仗邹谈建立传送阵的客观事实,坦白说出飞鱼领情形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邹谈对逐鹿领在冀州有一块飞地,感到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他很快意识到,传送阵技术的运用,对逐鹿领的安全和发展极具价值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的传送阵,老夫可以帮不智城主建好。”

    邹谈慨然应下,紧接着开始泼冷水。

    首先,传送阵只能建在领地势力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阴阳家的传送技术,有阴阳家传承的弟子使用,可寻个隐密无主之地,神州范围内均可传送。但普通人享受不到这样的便利,玩家势力限制更多,只能在领地势力范围之内传送。飞鱼领虽然远离益州,但特别领地是逐鹿领一部分,飞鱼领势力范围所及之处,自然可以和逐鹿领实现传送。

    鱼不智在全国各地乱插旗的企图,注定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在紫风领或逆刺领等友好领地修传送,同样没有可操作性,举个例子:即使是天下军团旗下的多个附属领地,明明都属于同一军团势力,可名义上分属不同领主,也无法建传送。

    其次,修建传送阵的成本很高。

    所谓“成本很高”,是邹谈的说法,大家应体谅他隐世太久……

    一座传送阵耗资百万,逐鹿领和飞鱼领都需建造,才能实现传送功能,也就是说总计要花费两百万金。两百万金,的确不是个小数目,但以逐鹿领的经济实力和人脉,挤一挤、凑一凑还是拿得出来。与传送阵的战略意义相比,两百万金建造费用,真心不算多。

    第三,传送费用非常昂贵。

    也是邹谈的原话,在这件事情上,鱼不智不得不承认,邹谈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传送普通人,距离越远,成本越高。

    邹氏先辈对传送技术研究水平,堪称登峰造极,他们甚至已经总结出,不同距离间实现传送的成本。邹谈告诉大家,在逐鹿领和飞鱼领之间传送,每人次传送成本至少在万金以上!

    每人次万金,传送两百人过去,就得花两百万……

    传送费不是一次性费用,费用如此高,传送大部队显然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鱼不智欲哭无泪,敢再多收点吗?

    徐庶眉头微蹙,传送费用太高,领地难以承担大规模调兵遣将的成本,传送阵对逐鹿领的战略意义,显然有必要重新考量。

    花那么多钱建设传送阵,使用成本如此高,是否值得投入那么多资金?

    邹谈见鱼不智神情,心中已明白几分,叹道:“传送费用这么高,确实不怎么划算。依老夫之见,不智城主大可不必痴迷于传送,把钱省下来发展领地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断然道:“多谢前辈提醒,但这传送阵,我们一定要建!”

    他已想得很清楚:传送费用再昂贵,也无法抹杀传送阵的战略意义!

    用传送阵将主据和特别领地联系起来,信息和情报分享会更加紧密。使用服务才有传送费产生,何时使用传送、传送多少人,自己控制,前期固定投资,其实就是修建两座传送阵的两百万金,逐鹿领完全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难以实现大规模即时传送,但关键时有办法救急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干了!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,考虑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清楚了,还得麻烦前辈帮忙,就是不知道传送阵什么样子,朋多大?”

    邹谈站起身来,道:“两位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邹谈的家在山谷底部,老人拿起一根火把,带鱼不智和徐庶走出小院,

    沿小院一侧紧靠山壁的青石路缓缓前行,山壁上湿漉漉的,野蛮生长的藤蔓占领了整个山壁,将红褐色的山壁染成浓绿。青石小路上十分干净,在潮湿的山壁下也没有生出青苔,可见经常有人在此经过。

    转过一道山壁,面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山壁后面,是一片空地,长约二十步,宽约十余步。

    青石小路向内延伸,直通向空地中央的一座圆形祭台,这就是传送阵!

    传送阵直径约五米,中央是约一米直径的阴阳太极图,宛如两条鱼儿,白鱼黑眼,黑鱼白眼,尽显阴阳互补、相生相克之妙。以阴阳太极图为心,外面是一层层同心圆,雕刻着难以理解的晦**字或诡异符号。

    传送阵散发着淡蓝流光,有光线将传送阵的某些文字或符号连接起来,线条时隐时现,不断变幻。远远望去,隐约看到五行生灭、八卦符号流转。

    传送阵后方还有一个石台,偶有蓝光闪现,似与传送阵相和。

    整个传送阵,显得无比瑰丽,又充满神秘气息。

    邹谈带着两人向传送阵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座传送阵,乃我邹氏先辈设立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那石台是操纵台,用来选定传送阵外围不同文字和符号,操纵台需懂阵法的人才负责,老夫会为逐鹿领培训好必需的人员。文字和符号共三层,不同组合,代表不同传送目标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溶洞无法通行,这座传送阵是我们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建造这座传送阵,先辈们花光了多年积蓄,再也没有能力造第二座。五德村受青蛟扰害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我们依然不愿意离开,就是因为这座传送阵。我们有能力将村民传送到外面,但这座传送阵无法带走,也就没有办法找到下一个安全的隐世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逐鹿领伏蛟失败,老夫临死之前,只能选择把大家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,鼻子也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受到,邹谈老人说起这件事时的无奈。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强的青蛟,邹氏先辈们无力镇压,劣势越来越明显,仍不愿放弃先辈们创建的村庄,始终默默坚守,这份执着与顽强令人敬佩。可即使如此,邹氏还是没有把握保住这块清净之地,邹谈准备在临死前送走大家,正是因为他知道,自己死后再也没有人能守护五德村,被迫放弃祖祖辈辈守护的基业,老人心头的难过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徐庶甚至能感觉到,邹谈老人很可能打算独自留下,完成最后的守护。

    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呢!

    老人对五德村的感情是如此深沉,才对帮助他的逐鹿领如此另眼相看!

    这时候,邹谈走到石台后面,对两人道:“你们想不想上去试一试?”

    鱼不智讶然:“我们?”

    徐庶惊喜不已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准备把我们传到哪里,白虎山吗?”鱼不智一边走向传送阵,一边嘀咕道:“要不元直留下,通知营地里的人?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不用,等一下你们还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再不迟疑,走上传送阵。

    阵心的太极图开始转动,代表阴阳的黑白鱼彼此追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传送阵的蓝光由淡转浓,几个同心圆上的玄奥数字和符号,在蓝光照耀下依次闪烁,最后停在某个特定文字或符号上。几个同心圆同时缓缓旋转,旋转方向也各不相同,有的呈顺时针旋转,有的逆时针旋转。最终,被点亮的三个符号排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“呼啦!”

    毫无征兆地,两人只觉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时,他们出现在一座山谷底部。

    山谷颇大,环境清幽,有溪流在谷中蜿蜒流淌。

    小溪附近是成片的农田和菜园,田园间错落设有一些草棚,一些农具整整齐齐地放在里面。草棚还有另一个功效,如果干活时突然天降大雨,这些草棚能够为大家挡去风雨,等待天气转晴。

    不远处还能看到几座小山。

    山并不高,但上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依稀能认出一些是果树。林间有鸟雀欢唱,一只野兔发现谷中多了两位不速之客,呆呆地看了两人一会,然后象是受了什么惊吓,落荒而逃,旋即消失在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两人脚下,是另一座传送阵,却比刚才那个传送阵小了许多。这个传送阵直径约两米,附近没有操纵的石台,三个同心圆也没有多余文字和符号,每个同心圆上只有一个符号,三个符号呈直线排列。

    鱼不智试着拨打通讯手镯,依然提示在特殊地图,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“元直,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主公,属下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邹谈忽地出现在两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邹谈笑而不答:“两位不妨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忍不住翻白眼,嘀咕道:“这怎么猜得到?”

    邹谈指着身后的山壁,道:“后面就是五德村。”

    “五德村?”

    “这是山谷另一面?”

    看到两人不敢置信的表情,邹谈大笑起来:“没错,正是五德村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终于明白,为什么村庄所在的山谷看不到农田,除龟鹤之外也很少有野生动物出现,但五德村数百人仍能在此安居乐业,一住就是几百年。敢情五德村只是让大家定居的地方,村庄另一端的山谷,才是五德村的种植基地,可以让村民自由耕种,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如果将五德村视为桃花源,这个山谷就是桃源中的桃源。

    桃源之后,还有桃源!

    徐庶问道:“此谷有山有水,地势开阔,还有大量土地没有闲置。既然五德村受青蛟袭扰,前辈何不让大家搬进这里隐居?”

    邹谈不答反问:“你们看,这里的传送阵与外面是否一样?”

    当然不一样,大小差得太多。

    “这传送阵是简化版,事先设置好了传送目的地,定向传送至五德村。因为与五德村仅一山之隔,距离很近,传送一次只需10金,我们将村中物产卖到外面,换回来的钱,足以承担村民在两个山谷间的传送消耗。”

    “先辈创建五德村时,并不知道外面湖中有蛟。”

    “完整的传送阵在外谷,等到发现湖中青蛟,布下的传送阵无法移动。我们当然可以搬到内谷,可那样一来,五德村人将永远没有办法离开这里,重返人间。先辈们入此躲避战乱,并非决意从此与世隔绝,虽说大家在此隐居数百年,可要让大家彻底封绝于此,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一代代五德村人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死去,未曾见过外面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重返人间的梦想,始终未曾泯灭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