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14章 五德村的内涵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打扫完战场,已是深夜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五德村方向却是灯火通明,邹谈老人回去告诉大家,青蛟龙已被降服,村民们激动万分,连夜张罗着酒宴,准备好好犒劳一下为民除害的逐鹿人。

    鱼不智带着大家赴宴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邹谈,而且单看过程,这是一场苦战,大家有资格享受盛宴。

    村中大晒坝上,临时摆起了桌子和竹席,自有村人招呼逐鹿军民落座。鱼不智和徐庶等人被引至上座,村长邹谈亲自作陪,刚刚坐下,村中妇人便端着各种不同的美味食物,流水般往临时会场上送。

    一名美丽的少女为众人斟酒,身姿轻盈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交换了一个眼色,都明白对方已发现其中异样。

    看酒坛样式,闻杯中酒香,这些酒应该只是最常见的普通浊酒。但是,酿酒需要消耗大量粮食,五德村没有农田,这酒的来路颇值得思索。

    五德村的酒显然并不多,每人斟了小半碗,酒坛就已见底,再没有酒被送上来,邹谈也歉然表示,村人酿酒极少,仅祭祀或重大时节使用,今天把存货全搬出来了,也只是分得每人一小碗。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军中禁酒,今日破例,半碗已是太多,多谢村中父老盛情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暗赞徐庶会说话。

    以军中禁酒为借口,聊聊几句,主人酒少的尴尬便被他轻轻消去。

    邹谈对大家的态度颇为友善,显然对逐鹿领降服青蛟龙极为满意。鱼不智惦记着完成了斩青蛟任务,获得邹谈认同,可还没得到实际好处,借着饮宴,宾主尽欢,开始出言试探。

    “邹前辈,五德村虽不错,可终究还是太过闷塞,相识即是缘分,倘若五德村民想走出去看看,我逐鹿领愿扫榻相待,定不会让各位村民委屈。”

    一番觥筹交错,鱼不智对邹谈的称呼,已由“村长”变为“邹前辈”。

    邹谈摇头道:“先辈在此建村,就是为了逃避战乱,现今外面灾乱频繁,和先辈避世时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,村人得知此情,更没人愿意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并不气馁,邀请村民,只是投石问路,他的真正目标还是邹谈。

    “那前辈您呢,可愿出世,重新传播阴阳家思想,恢复昔日之荣光?”

    邹谈一楞,喃喃道:“恢复阴阳家荣光吗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,正容道:“独臂前辈是墨家长老,墨家这几百年来的情形,与阴阳家大同小异,与先秦时相比明显衰落,但墨家宗门还在,历代墨者都以复兴宗门为已任。阴阳家曾是与墨者相差无几的大家,现在外面早已断了传承,邹前辈很可能是阴阳家当代最后一位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若不肯出世,阴阳家一脉恐就此断绝,前辈于心可忍?”

    “阴阳家的思想,无论五行论,还是五德终始说,至今仍为世人认同。珠玉璀璨,贤者不再,世人只道阴阳家已消亡,前辈可甘心?”

    “先秦百家之消亡,与汉武帝‘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’政策有明显联系,造成儒家一家独大局面,我不认为这是对的。尊奉一家,易使人思想僵化,因循守旧,固步自封,多种思想的碰撞、激荡和竞争,能让世人更好地评判优劣,迫使各家不断改革和完善自家理论,长远看,于神州更有助益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这番话,以世俗眼光来看,离经叛道算是轻的,如此旗帜鲜明地批判汉武帝独尊儒术政策的,怕是也只有玩家敢这么做了。在场之人,要么是逐鹿领部属,唯领主马首是瞻;要么是避世的五德村人,对汉室无归属感,他这一番言论说出来,顶多让人惊讶,倒也不会引起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鱼不智讲出这番话,并不代表他真的对“独尊儒术”持反对意见,该政策对华夏文明的影响和功过,实非他能轻易看透,只是想拉拢邹谈的说辞罢了。他知道,要是看不到一点希望,阴阳家出世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邹谈眸中精芒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儒术如日中天,不智城主何以有这样的想法?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不瞒前辈,说起来跟我义弟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义弟小迪,是墨家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墨家因我义弟的关系,派人进驻维护。我与小迪名列金兰谱,逐鹿领与墨家自然是同气连枝,很久以来一起在想,墨家被压制废黜,何尝不是受‘独尊儒术’政策拖累?”

    “小迪有可能成为墨家下任巨子,振兴墨家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。但现在是儒家独尊,墨家想要复兴,谈何容易?想来少不了斗争。”

    “儒家很厉害,影响力巨大,坦白地讲,墨家再次崛起面临重重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可小迪是我义弟,无论多么困难,我都会竭尽全力帮助他重整旗鼓!墨家弟子为守护逐鹿领,已有多位墨者捐躯,始终无怨无悔。他们为宗门未来而战,尽到了自己的本分;我将来能做的,也是尽到自己的本分,做兄弟的本分!”

    “逐鹿领被称为‘天下第一城’,也算小有成就,但指望一个领地帮助小迪完成心愿,我觉得不够,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从五德村离开,我一直在思索诸子百家的事情。墨家不缺死士,不缺机关师,但以辩论见长的相夫氏之墨已断绝,一家学派如果没有思想,只有技术和武力,有可能占据一席之地,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面临阻滞。”

    “墨家的一些思想,在春秋战国时能获得一些小国拥护,秦汉之后国家一统,兼爱、不攻等思想已不适应新的时代,即使相夫氏之墨再现人间,想在思想领域取得重大突破,我以为可能性不大。而如果没有深得大家认同的思想挑战儒家思想,没有人能动摇儒家的主导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现在的墨家,只有技术和游侠,没有被广泛认可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家不同,是纯粹的思想流派,阴阳五行、五德终始说深入人心,大九州论同样影响深远,与儒家思想冲突并不大。如果阴阳家能重现人间,即使没有新的理论推出,也比较容易获得世人认同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家思想和墨家技艺同时现世,虽未必能动摇儒家主导地位,但找到适合各自位置、避免继续沉沦消亡,我想应该不难。如果能引发其他隐世门派出山,再现百家争鸣之盛况,也不是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若前辈愿重新入世,传播阴阳家思想,逐鹿领愿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独臂长老和徐飘渺听得目瞪口呆,心潮起伏,感动不已,

    他们都出自死士一脉,宗门现在有哪些利弊,未来有什么样的机会,其实墨者内部一直有在探讨,但看清别人容易,看清自已最是艰难。他们从未想过,鱼不智对墨家现状的分析如此透彻,对墨家未来的思考如此深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鱼不智还试图,为墨家重新崛起营造更有利的大环境。

    徐飘渺等人瞬时觉得,所有的付出和牺牲都有价值。

    不愧是小迪义兄!

    难怪小迪那么牵挂逐鹿领……

    这两人,真是兄友弟恭的楷模啊……

    呸呸,“兄友弟恭”又是儒家的主张,儒家思想这几百年的渗透和发展,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,咱墨家的主张,的确已经没有多少人认同了……

    一定得把不智领主刚才那番话禀报宗门,研究之,探讨之……

    一群墨者久久不能平静的时候,邹谈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重新出世,宣传和推广阴阳家的思想和学说,恢复先辈荣光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的提议,对邹谈有很大吸引力。作为邹子后人,见到阴阳家没落如斯,邹谈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。阴阳家主张提倡阴阳、五行学说,至今还有很大影响力,的确有很大机率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声长叹,邹谈遗憾地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动心,原因很简单:先辈遗命。

    邹氏先辈创立五德村时,曾有言在先:后人可出世,不可传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留下这样的遗命,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或许是厌倦了学派间的抨击和竞争;或许是希望后人远离俗世的喧嚣;甚至说邹氏先辈预见到百家被罢黜结局,鱼不智也会信,邹谈都能算到他抵达五德村,邹氏先辈为什么不能未卜先知?

    邹谈拒绝出山,鱼不智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可仔细一想,这种结果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邹氏是五德村保护者,堪称隐世村庄存续基石,倘若邹氏离开,看不出这个隐世村庄还有什么价值。

    正所谓祸兮福所依,邹谈虽因祖训无法入世传道,却给出了折衷方案。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有句话老夫非常认同,阴阳家的传承,的确不该就此断绝。老夫不能亲自出山,调教弟子出世传道却是可以的。阴阳家传承看重天赋,五德村人丁单薄,没有合适的人才,逐鹿领人口众多,想必能挑出天赋出色者,继承阴阳家技艺与传承,不智城主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阴阳家精于术数、阵法、阴阳五行之道,应用广泛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邹谈主动提出,代逐鹿领培训人才,鱼不智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,贵领地荀源曾在五德村住过一段时间,老夫发现他天赋异禀,非常适合学习阴阳家各项传承。老夫当初曾劝他留在五德村,继承我的衣钵,守护这片世外之地,然而此子坚持要先返回领地,告知不智城主此间情形,老夫只得放他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荀源是数百年来首位进入五德村的外人,老夫卜算出,此子与阴阳家有缘。老夫想收荀源为入室弟子,还望不智城主成全。”

    荀源狂热追寻桃花源,来到五德村,面对邀请能不为所动,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同意!

    为斩青蛟任务忙活这么久,终于有了实际收获!

    鱼不智很快知道,获得邹谈认同的好处,远比他想象的丰厚。

    主动提出可为逐鹿领培训人才后,邹谈随即抛出了第二根橄榄枝。

    “青蛟龙被不智城主降服,五德村有望进入数百年来最好的发展机会。村庄发展需要大量投入,五德村人少力微,急需外部资金注入,不智城主可愿投资五德村,让此地成为真正的世外桃源?”

    貌似从未听说过,主动要投资的npc势力。

    不愧是阴阳家当代家主,要赞助都要得如此正大当明,理直气壮!

    特殊地图上的隐藏势力,主动求笼罩,岂能拒绝?

    鱼不智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逐鹿领刚好还有一个投资npc势力的名额。

    领地升至城市级以前,可以全额投资两个npc势力,鱼不智很早就拿下了青谷部落和红菽部落,实现垄断经营。领地升至城市级之后,投资名额增至三个(见第216章限制投资)。鱼不智本打算再投资一个人部落,利用人部落的特产,为领地创造更多财富。

    那时候单位投资成本,已经比游戏初期高太多,并且逐鹿领产业结构问题业已凸显,资金非常紧张,没有办法一下子拿出独占市场的庞大资金。如果不能一下子拿下全部市场额度,总投资成本将涨得飞快,很不划算。

    囊中羞涩,鱼不智只得暂且忍耐,希望攒够一笔巨款再说。

    巨款没攒到,先迎来历史进程推进,导致投资成本进一步飙升。待系统结束,投资一个最弱渣的npc小势力,没有五百万金,想都别想!

    那时候鱼不智穷得叮当响,当即断了投资第三npc势力的念想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资金危急,直到青谷部落成为附庸势力,才算有了本质改变。可青谷部落投靠后,逐鹿领获得巴乡清和布生产技术,从投资角度讲,再花费巨额资金投资一个人部落,显然不是明智的决定。逐鹿领一直没有找到更有价值的投资目标,第三个投资名额便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逐鹿领恰好能够满足五德村的投资需求!

    虽说还不知道投资五德村有何回报,但按照浮屠的尿性,隐藏势力油水多多。即使没别的好处,邹谈为逐鹿领培养人才,花些钱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邹前辈,全额投资五德村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邹谈惊喜交加:“不智城主愿全额投资吗?需要100万金呢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才100万金?

    给!

    哪怕砸水里,哥也认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