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07章 农田、野味、蔡侯纸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趁领地仍在向五德村运送人力和物资,鱼不智再次前往冀州。 23us.最快

    鱼不智感慨不已:“这是最近第几次去飞鱼领了?传送费贵得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细细回想,飞鱼领在幽州接引难民受到关注,鱼不智去了一次;鲜卑骑兵退走,去了第二次;加上现在,短短一段时间,是他第三次去飞鱼领。虽说传送花不了多少时间,开销却是不小,单程得耗去三万多金,跑完第三趟,十万金就没了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此无可奈何,谁让他把特别领地放那么远?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传送冀州,先去了傲视驻地,拿到卖白虎护腕的货款。天下军团那边的货款,已经让他将军事科技升级完毕,但飞鱼领即将修建战船坞,不难预见飞鱼领的开销会继续增加,鱼不智需要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斩青蛟行动即将开始,鱼不智不敢久留。

    拿到钱后,向星雷天军和小夜表示歉意,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飞鱼领办公室。

    鱼不智将带来的巴乡清堆在办公室一角,荀衍、曲晨和王匆匆赶到。

    这几人是领地骨干人物,鱼不智将逐鹿领近期发现五德村、甘宁的锦帆贼投效等重要事情,简单讲述了一遍,并告诉荀衍等人,过段时间甘宁的水师会移驻冀州,为飞鱼领构筑一道海上屏障。

    众人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飞鱼领陆路无忧,海上却无防卫,水师入驻,整体防御体系终于成型。

    “这是‘战船坞建筑图纸’和100万金,赶紧修建吧。”

    荀衍道:“主公,飞鱼领现在不缺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你先拿着吧,飞鱼领要建设、为长远计,两个船坞都需要保持生产,新近又添了水师和骑兵,军费开支会增加不少。我过来一趟路上开销不小,未必能经常过来,还是多留些钱给你们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荀衍不再说什么,将钱和图纸收下。

    战船坞落户飞鱼领,不代表原有的初级船坞就要放弃。

    战船坞只生产战船,而飞鱼领同样需要发展民用船只,满足冀州领地生产和运输方面的需求。同样的道理,逐鹿领初级船坞也会继续保持生产。鱼不智和徐庶曾考虑过,是否只保留一个普通船坞、集中精力攀升船坞等级,满足两地民用市场。但巴郡和渤海郡太过遥远,两地相距数千里,两地调拨舟船需走水道,行程还会大幅增加,没有可行性。

    同时维持三座船坞的生产,对领地经济是沉重负担,却必须承受。

    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交待完正事,鱼不智记挂着阴阳家考验任务,没有久留,自杀回城。

    身上无经验,自杀起来毫无压力,省下不少路费。

    回到逐鹿领时,准备工作已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参加行动的人员大多已分批进入五德村,物资运送也即将完成。

    最早进入五德村的是陈到,白兵全体进入;老游侠、独臂长老、墨家弟子紧随其后;领地特意征调了一百人和一百名夷民猎人;徐庶的“强袭奇略”特性,能大幅度提升全军攻击能力,肯定是要参与的;甘宁是逐鹿领唯一的水师悍将,王级猛将,也早已获准参与斩蛟行动;就连成军没多久的无当飞军,也抽调了五十名战士,参与本次行动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为准备这一战,逐鹿领准备相当充分。

    作为逐鹿领主、直接在邹谈手中接任务人,鱼不智显然也会参与。

    补充好箭矢和药品后,鱼不智看了看时间,走到驿站外面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名弓手玩家走出驿站,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看到鱼不智招手,弓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智哥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皱眉道:“早让你先升到30级,你偏不听,就喜欢临时抱佛脚。”

    那弓手玩家被埋怨,也不以为忤,道:“你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大概半个小时之后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道:“等下我会把你介绍给副城主和守将,对你开放领主办公室,你帮我坐镇一段时间,有什么突发状况,咱们线下通知。对了,你什么时候到我住处?”

    “跟你的副城主打过招呼,设好复活点,就下线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带钥匙。”

    弓手点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如此受鱼不智信任,又能自如进出他家的弓手玩家,自然是死党黎迟。

    黎迟的游戏昵称是逆刺。

    把逆刺叫过来帮忙,盖因五德村是特殊场景,里面通讯手镯无法使用。这次斩青蛟任务不容有失,逐鹿领精兵强将几乎全部参与了这次行动,外面要是发生什么紧急情况,或者五德村里面临时需要别的支援,可以通过线下方式即时传达,避免出现两边通讯断绝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去往领主办公室的路上,逆刺不时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别的不讲,单看街上来来往往的npc商队,便足以证明逐鹿领的繁荣。

    城主办公室,易风等人都在等候。

    两边介绍完毕,易风在办公室里下线。

    领地精英尽出,留守主将是王平和熊栋,王平临时代替徐庶执掌军事,他少年老成,慨然应下,也不是太紧张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转瞬即逝,徐庶和甘宁等人进来,准备和鱼不智同赴五德村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这是最后一批人员。

    一行人奔向白虎山,进雾林,入山谷,在溶洞内与小猫会合。

    小汤姆见到鱼不智,喵喵叫着,熟练地爬到鱼不智身上,小舌头亲昵地在他脸上舔了几下,最后惬意地趴在鱼不智头顶,不肯下来。鱼不智曾经走过一趟,知道沿着小溪前行即可,也不虞迷失,就这样顶着小猫前行。

    甘宁是第一次进入溶洞,看到沿途密密麻麻的猛兽巢穴,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顺利穿越溶洞,进入五德村。

    鱼不智等人的到来,得到了五德村民极大欢迎。

    白兵个个虎背熊腰气势沉凝,游侠前辈和包括长老在内的墨者入驻,还在一百名经验丰富的猎人布置机关陷阱。如此强大的阵容,让五德村民看到了击败青蛟的希望。

    得知鱼不智和徐庶到来,邹谈老人率村民到村外欢迎。

    鱼不智忙快步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何须如此客气?”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为解五德村之危不遗余力,贵部训练有素,而且纪律严明,入驻后一直坚持在村外扎营,村民们送去食物犒劳,他们也始终不肯接受。上次老夫亲自过去好说歹说,贵部勉强收下,可没几天就送了一批农具和兵甲作为回礼……五德村上下感念盛情,迎候不智城主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邹谈邀鱼不智等人入村。

    鱼不智婉言拒绝:“村长,青蛟不好对付,我还是先去看看准备得如何,才能放心,晚些时间再来村中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不智城主且自便,但晚上的接风宴可不能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村长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别过邹谈,一名墨者带大家去逐鹿军临时驻地。

    半路上,遇见匆匆过来相见的陈到。

    陈到带鱼不智和徐庶前往预设阵地,该预设阵地距离五德村不到一里,距离湖边直线距离约两百步,中间隔着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“我们询问了包括村长在内的五德村民,这里是青蛟经常出水的位置,另外还有两个不常用的登岸点,我们也做了准备,设置好了引蛟路线,可能碍事的障碍物都已清除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最早计划是带进来20只羊,作为引蛟之用,属下发现实地情况比我们预计的更复杂,遂找来一张白布写上新增需求,缠在汤姆颈上带了出去。如今,40只羊已全部送到,青蛟三个可能登岸点,各有10只羊沿途引诱,最后10只羊随时听用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几条引蛟路线,最终都会将青蛟引到这个预设阵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片区域,我们的猎人忙了十多天,布下了多种陷阱和捕猎装置。华老汉配置的几种混毒药物,也已分别布置在不同的陷阱或装备上,但那些毒对青蛟到底有没有用,现在还不得而知,只能到时候看实战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蛟一旦被困住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陈到总结道:“我们已完成一应前期布置,只等青蛟出现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陈到平时是相当低调的一个人,但交待给他的事情和任务,完全不用担心执行情况。不仅如此,陈到心思非常细腻,能很快发现计划中的纰漏和不足,并迅速作出补救和调整,具备很强的临机决断力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些性格特质,陈到也不可能成为传奇保镖。

    “很好,叔至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陈到上前半步,轻声道:“主公,这个村子有些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找到在营中歇息的招锋、徐飘渺等人,随他绕湖边巡视。

    老头在鱼不智面前,仍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,背负双手,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最前面,与队伍保持十多步距离,一副“不与小辈为伍”的架势。众人都知道他喜欢跟鱼不智斗法,就连刚加入领地的甘宁也知道此事,一个个忍俊不禁,独臂长老只得向鱼不智说了一声,上前与老头同行。

    大家绕着湖边而行。

    一个个左顾右盼,兴致盎然,说是巡视,更象是踏青郊游。

    “这湖就这么大,有什么好看?年青人附庸风雅,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老头的声音从前面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更觉好笑,老头这话,显然是说给鱼不智听的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仿佛没听懂一般,泰然自若地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这次名义上是巡视,实际上,是为了验证陈到先前的发现,老头不知就里,还以为鱼不智带大家浪费时间,他也懒得解释,说清楚了,反而让老头尴尬。别看两人见面就捱,看起来水火不相容,可两人关系如果真的那么恶劣,老头也不会直言相谏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鱼不智心头疑问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陈到告诉鱼不智,他进入五德村将近二十日,发现五德村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溶洞这一端,也是一座山谷,山壁高耸陡峭,直插云天。

    从溶洞出来,就是这个大湖,大湖占了山谷一半以上面积;村子坐落于山谷底部,占了超过山谷总面积的三分之一;剩下不到两成面积,就是溶洞到村庄的这段道路,有一些树林竹林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再无它物。

    乍一看,似乎没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但陈到“保镖”出身,心思细腻,最擅长观察,很快便发现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五德村附近,没有看到农田!

    其实不只是五湖村近处,溶洞外的这片天地,都没有看到农田!

    没有农田,村民们吃的粮食从何而来?

    上次劳军的野味,这山谷里没有吧?

    鱼不智假装巡视,就是想验证陈到的发现,事实证明陈到说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看着大湖另一边的山峰,道:“飘渺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指着山峰,笑道:“这些山甚是险峻,我知道墨者精通技击之道,可攀得上这么陡峭的山壁?”

    徐飘渺不明其意,答道:“此山数百丈,我等可攀五十丈,但甚是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墨者都很难爬上去,普通人可有办法登顶?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又问:“你们到这里也有十多天了,村中可有厉害的武者?”

    徐飘渺心中一动,似乎话中有话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,他的回答相当谨慎:“在下近期曾经多次进入村内,未发现村中有高手。招前辈和长老也常去村中拜访邹前辈,以前辈和长老武功境界,这么小的村庄,即使没有见面,气机感应也会引起他们的注意,应无问题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,不再询问。

    这时候,徐庶从五德村出来,加入到队伍中。

    到村内要纸,是徐庶从“纸船”联想到的怪异之处。

    荀源凭纸船推断出溶洞另一端有人,当时不觉得有什么,但陈到发现谷中无田后,徐庶很快意识到,纸船似乎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动声色,问道:“元直,要到纸了吗?”

    徐庶低声道:“要到了,上好的蔡侯纸,不是赫、方絮。”

    古人以上等蚕茧抽丝织绸,剩下的恶茧、病茧等则用漂絮法制取丝绵。漂絮完毕,篾席上会遗留一些残絮。当漂絮的次数多了,篾席上的残絮便积成一层纤维薄片,经晾干之后剥离下来,可用于书写。这种漂絮的副产物数量不多,在古书上称它为赫或方絮。

    但是,改良造纸术是东汉宦官蔡伦,制成了蔡侯纸。

    蔡伦造出蔡侯纸,是东汉元兴元年(105年)。

    邹谈称,邹氏先辈秦汉时避乱进入此地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村内怎么会有蔡侯纸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