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99章 五德村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!

    邹谈领着鱼不智走出树林。

    一路闲聊。

    鱼不智问道:“村长,这里是桃花源吗?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贵领地的荀源,也问过同样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你们以为的桃花源,若按荀源的说法,溶洞另一端小溪流淌,桃树成林,村人又是秦汉时躲避战乱来此隐居,他认为这里便是桃花源,也未尝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从先辈们到此建村开始,这里一直被称为五德村。”

    “五德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五德村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若有所思,他原本也倾向于认为,这里便是传说中的桃花源,但老人的解释合情合理。即使是《桃花源记》原文,也没有道出该村落的名称,所谓桃花源,不过是后人想当然的代指罢了。

    邹谈方才说起荀源,倒是提醒了鱼不智。

    荀源前段时间刚来过这里,在五德村住过一段时间,老人知道逐鹿领,知道鱼不智的名字,想来多半就是从荀源处获知。后来他才知道,这也是他片面的想当然了,实际情形并非他想的那样,荀源是有提到过他的名字,可邹谈对逐鹿领的了解,并不依赖荀源的信息。

    鱼不智遂提出另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“先前村长说,算到今日有人进来,难道村长会占卜算卦?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阴阳五行之道,老夫略知一二,占卜,小道耳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邹谈说得轻松,鱼不智心头却是凛然。

    占卜算卦是小道?

    在游戏中,占卜是饱含神秘色彩的一种技能应用,被归属为仙道序列,张角从《太平清领书》上学到的法术,其本质就是仙道之术。邹谈所谓的小道,绝不是象他自己说的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在与世隔绝数百年的村庄,准确卜算出有客人来访,这是何等的卧槽!

    阴阳五行之道,从来就没有简单的。

    邹谈老人坦然承认自己会卜算,再想到五德村自封于此数百年,沿途溶洞中不可思议的猛兽巢穴,鱼不智对五德村的好奇达到极致。

    行约半里地,一座村庄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村庄门口,早已聚集了大量村民,先前遇到的那几名孩童赫然在其列。鱼不智也不知道,是邹谈提前告知这些村民,抑或是孩子们先跑回来报信,所有村民望向鱼不智的眼神,有好奇、有犹豫,有欣慰,更多的是善意。尤其看到小汤姆老神在在地趴在鱼不智头顶,很多村民不禁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老人带着鱼不智走进村内,村民们纷纷让开。

    “村长!”

    “邹叔!”

    “邹爷爷!”

    很多村民对邹谈作揖,鱼不智能感受到,大家对老人发自内心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叔叔,叔叔!”

    一位小女孩冲着鱼不智挥手,苹果般的小脸蛋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鱼不智认出,小女孩是先前在树林中遇到的孩童之一,笑着挥手回应。这个举动,让他赢得了更多村民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喵~喵~!”

    一只大猫在晒坝里发出呼唤,鱼不智感觉头顶一轻,小汤姆飞快地从他身上消失,屁颠屁颠地跑到那只大猫跟前。汤姆用毛茸茸的小脑袋,不断厮磨着大猫头颈,状极亲昵,那只大猫也伸出舌头舔着汤姆身上的毛,为小家伙做起清洁来。

    鱼不智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他大概能够明白,小汤姆为什么总爱往这里跑。

    邹谈证实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不智城主,你的小猫很孤单,从小没受过母猫疼爱,煞是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逐鹿领没别的猫,汤姆只跟我亲近,我却没有多少时间陪它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他是爱猫之人,但游戏中不可能有多少时间照顾小汤姆。

    猫传入中国时间比较晚,普遍认为是汉代古丝绸之路开辟后,被波斯商人带到中国,最早也是秦朝传入,民间数量极少。中国古代神话中,与猫有关的神话几乎没有,十二生肖里老鼠都有一席之地,却没有猫的席位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堂堂天下第一城,竟找不到第二只猫,小汤姆没有玩伴。

    鱼不智现实中养过几只猫,一眼便看出,那只黄色大猫是一只母猫,小汤姆虽然在地下溶洞中威风八面,却还是一只小猫仔。以往经常不辞辛苦地跑到五德村,敢情是想来感受母爱了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小猫孤单,这个不难看出来。

    可邹谈刚才说“从小没受过母猫疼爱”,鱼不智身为逐鹿领主,自己都不知道汤姆小时候有没有妈疼,邹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要是这也能占卜出来……

    这老头深藏blue!

    待会得好好询问,定要把五德村底细扒得干干净净,裤衩都不留一条!

    邹谈全然不知道鱼不智的心思,带着他走进一处小院。

    小院简朴,十分干净。

    一条小渠直通湖泊,在院外聚成一方小池,池中大鱼游动,有烟有白,彼此追逐。渠中有篱笆为网,倒也不怕池中鱼游到湖里。

    那名在村外招呼鱼不智的小女孩,也跟了进来,乖巧地为两人沏茶。

    老人望向小女孩的眼神中满是慈爱,道:“这是老夫孙女邹凤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便是一阵喧嚣。

    “邹叔,大事不妙!”

    “那畜生又出来了!”

    老人眸中一寒,嗖地起身,让鱼不智先休息一会,随即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小女孩站在门边,面现忧色。

    鱼不智有些莫名其妙,但邹谈让他留在这里,他也不好僭越为客之道,只得与小女孩攀谈起来。问邹凤发生了何事,小女孩只是摇头,并不多说,再问起她的父母时,小女孩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邹凤父母,竟然双双亡故了,与爷爷邹谈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鱼不智问起原因,女孩泫泫欲泣,满目含悲,令他不忍再问。

    但从她的表情,鱼不智多少能推断出,其父母多半非正常死亡。

    邹谈懂占卜算卦,五德村人对他敬重有加,显然是有真本事,短暂交流中给鱼不智的感觉,也有几分世外高人作派。这样的一个人,竟然没能保住自己的嫡亲骨肉,看来这五德村,未必是他想象中的一片净土。

    鱼不智试图从有限信息中,推断出五德村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一条条信息在脑海中飞快闪过。

    五德村、秦汉时避世、邹谈、道家打扮、阴阳五行、卜算……

    脑中灵光一闪,鱼不智惊呼出声:“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(有人能猜到吗?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