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91章 堵长城缺口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公孙瓒原以为鲜卑骑兵在进攻村庄。

    近前一看,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一群汉军步卒堵了村庄前后门,正暴打鲜卑骑兵!

    村内汉兵并非官军打扮,看样子应是某支领地部队,或近战,或远攻,将鲜卑骑兵打得叫苦连天。人群中,一员蓝衣小将分外抢眼,手中大戟如蝴蝶般上下翻飞,鲜卑骑兵无一合之将。

    公孙瓒和他的白马义从,饶有兴致地看着村内战斗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身经百战,一眼便看出,这仗已经没有悬念,村内汉军赢定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想插手,也没有余地,村子里面道路狭窄,不利于骑兵作战。守着村门的汉军步卒,注意到公孙瓒的骑兵接近,虽说有看见是汉军旗帜,并未流露出敌意,可守门步卒还是不动声色地调整了防御重心,由专属对内防鲜卑人突围,变成内外兼顾,显然不准备放白马义从进去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还怕我们进去捡便宜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必胜无疑,外面来了支不认识的部队,当然有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错,哪个领地部队有这么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名义从对公孙瓒道:“将军,我过去问一下他们来历?”

    公孙瓒摇头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义从不再说什么,他加入义从已久,知道白马将军似乎有结交之心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战斗结束,村内士兵们开始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公孙瓒这时才吐气开声,高声道:“我乃辽西公孙瓒,村内何人主事?”

    那名蓝衣小将走出村口,应道:“原来是蓟侯,在下飞鱼领曲晨!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早伏击鲜卑的飞鱼领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你等杀了多少胡人?”

    曲晨想了想,道:“没有细数,应不到两千,一千五百人定然是有的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公孙瓒连喊了几声好,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幽州各郡国招募玩家通报讯息,右北平也不例外,飞鱼领在渔阳境内动静搞得这么大,公孙瓒之前也有听玩家说过,而且印象还相当深刻。

    公孙瓒是一位激进的民族主义者,对第一个敢于主动与鲜卑骑兵对抗的玩家领地,听闻事迹时便有三分好感。现在亲眼目睹飞鱼军伏击鲜卑人,心中更是欣喜不已。刚才他有看到曲晨的武艺,击杀鲜卑骑兵如砍瓜切菜,惊讶之余,再生出几分欣赏,对曲晨印象好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笑声止,公孙瓒道:“我欲驱逐来犯的鲜卑人,尔等可愿助我?”

    曲晨少年心性,又身怀绝技,向来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他早听说公孙瓒对异族强硬,以往对此没有太多感触,这次鲜卑南下,在幽并地区烧杀掳掠,犯下不少血案,磐石营将士无不义愤填膺,再说起杀得异族不敢越雷池的公孙瓒,曲晨油然生出几分景仰,更令他心折不已。

    身为大汉子民,谁不知道霍去病大破匈奴,封狼居胥?

    陈汤的那句“明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,不知让多少男儿壮怀激烈。

    曲晨投效于玩家领地,但他首先是一名npc,向来不缺乏热血。

    公孙瓒邀他相助打鲜卑人,曲晨打心眼里一百个愿意。

    曲晨是飞鱼领主将,是领主义弟地位尊崇,在外征战确有权临机决断。但曲晨知道,自己的决定直接关系到千余名磐石将士的安危,他正容道:“我部皆步卒,不擅奔袭,如何助将军杀敌?”

    “不会让你们奔波力战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笑道:“我率部追杀,你堵住这段长城缺口便是。”

    曲晨眸中异芒连闪:“莫非蓟侯想将鲜卑骑兵全歼?”

    “能全歼最好,可长城缺口这么多,多杀一个算一个吧,你可敢去守?”

    曲晨昂然应诺: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“好!你且快些准备,免得被他们逃掉,就此别过!”

    公孙瓒在马背上向曲晨抱拳示意,随即拨马离去,他一动,白马义从也跟着离开,急促的马蹄声渐渐消失在远方。

    曲晨感慨道:“不愧是白马将军,天快黑了,也不肯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二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王戣走了过来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曲晨转身看着他:“不想去?”

    “想!”王戣苦着脸道:“但我们在外面节外生枝,回去怕是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节外生枝?”

    曲晨面上似笑非笑,道:“我答应过荀先生,不会轻易将大家置于险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仍然是打伏击,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蓟侯那边一出手,会有很多鲜卑人仓惶北遁,咱们守在长城缺口处,等蓟侯把鲜卑人赶过来,总比我们在村庄里苦等强得多。我们帮他们守口,他们帮我们赶人,相互配合,既能多缴获一些战马,又能帮蓟侯堵住胡人,这么好的买卖,为什么不做?”

    王戣再不多言,仔细一想,确实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决定转移阵地到长城缺口,战利品和难民,不能继续留在村庄。

    逐鹿军护送难民和战马回到密云镇,100多名伤兵都留在镇内,另留下50余人照料伤员和战马。狼灾退去,战马可以赶到镇内吃草,粮食供给压力小了许多,曲晨并不急于将战马运回飞鱼领。

    安顿好伤兵,带足干粮和箭矢,千余磐石营将士连夜赶往长城缺口。

    磐石营没有能力正面阻击鲜卑骑兵,来到目的地,部队立刻忙碌起来。挖陷阱、陷马坑、在坑里埋好尖竹、再拉起一道道绊马索,最后在上面用附近找的枯枝败叶铺上一层伪装,忙了一天一夜,长度超过一百米连环陷阱带宣告完成,平谷长城缺口通道完成封锁。

    王戣和七百多磐石将士爬上荒废已久的古长城,在城垛上休息待命。

    曲晨亲率剩余五百枪矛兵,躲在靠塞外的长城另一端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鲜卑人没有象曲晨预料的那样,陆续从长城缺口北撤。

    公孙瓒的到来,未能吓退入侵渔阳郡的鲜卑人,他们前期掳掠不顺利,既入宝山,不愿空手而回。越来越多的族群合兵一处,竟纠集了七千余骑,兵力远在公孙瓒之上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有兵力优势,认为可以与公孙瓒一战。

    公孙瓒的勇猛和决绝,让所有鲜卑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发现鲜卑主力,立刻主动发起了进攻!

    渔阳境内,上演了一场骑兵大战。

    战马往来奔驰,箭矢破空呼啸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的斗箭,两军对射到黄昏,白马义从占尽上风,射杀数百同样以骑**湛闻名的鲜卑人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公孙瓒不仅没有见好就收,顺势休整一晚再战,反而毅然决然地发动骑兵冲阵。

    弓弦震颤,箭矢坠落黄尘!

    马刀挥舞,碧血抛洒长空!

    不时有骑兵坠马,这种情况下,坠马者多半会被战马践踏至死。

    骑兵的冲阵对决,比起步卒冲阵更为惨烈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和鲜卑联军对决,吸引了众多玩家势力观战。

    一些领主部队也在附近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公孙瓒是汉末群雄之一,倘若能在战斗中帮上一把,说不定就能收获一份友谊。公孙瓒可不是泛泛之辈,而是能与袁本初争霸河北的厉害人物,能获得公孙瓒的认可,或许领地就将迎来一个腾飞契机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即使不能令公孙瓒刮目相看,趁白马义从与鲜卑骑兵火拼,在旁边打打边鼓,捞些战利品貌似也不错。鲜卑骑兵没什么值钱的,但上品战马可是价值数千金……

    很多领主亲临现场,希望找到补刀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,在外围看到骑兵对决的惨烈画面后,他们的美梦砰然破碎。

    骑兵对决大多在高速运动中完成,步卒很难插上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领主更为现实,不奢望和公孙瓒怎么样,他们目标就是战马。两支骑兵大乱斗,阵亡骑兵越来越多,战场附近到处都是无主战马,一些领主悄悄让部队去牵无主马匹,准备牵了战利品走人。

    浮屠显然不认同这种行为,对领主提出警告。

    “抢夺战利品将被视为偷窃,将遭受交战双方严厉报复!”

    领主们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鲜卑人的惩罚倒也罢了,骑兵不擅长攻城,且未必敢于深入大汉疆域,可若毛了公孙瓒,后果是大大地不妙。公孙瓒是朝廷的人,手握重兵,骁勇善战,谁胆敢抢他的战利品,就算公孙瓒不亲自上门,随便跟所在州郡说一声,估计都能让那领地神州除名。

    后果太可怕,赶紧让部队回来。

    鲜卑人挡不住公孙瓒的猛攻,被迫后撤,准备整顿好兵马再战。

    但公孙瓒仿佛不知疲倦一般,率部穷追不舍,白马义从激战两天一夜,终于打得鲜卑联军溃不成军,余部仓皇后撤。一千五百余骑鲜卑联军残部,在白马义从驱赶下,向长城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哨探发现鲜卑骑兵踪迹时,磐石营已休整了两天。

    部队得到了休整时间,可由于渔阳境鲜卑联军的成立,分批伏击小股鲜卑骑兵的美梦落空,千余磐石将士,必须在野外抵挡大群鲜卑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!

    (欠1000字,明天补上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