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89章 人民战争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飞鱼军”在小山上设伏多日无果,围观玩家纷纷散去。?

    可游戏中永远不会缺乏无聊的家伙,楞是有几个人一直坚持到了最后,并现场直播了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一篷篷箭雨落下,骑兵落马的却不多。

    旁观者不知道飞鱼领伏兵,没有足够多的合格弓箭手,看到这个场景,只会认为鲜卑骑兵太强。要知道,飞鱼军表现出的实力相当不错,连飞鱼军箭击都是这结果,鲜卑骑兵果然凶残!

    即使如此,没有人认为,鲜卑骑兵能轻易逃出伏击圈。

    官道另一头,几棵大树从小山上倒下,鲜卑骑兵要想从伏击圈内逃出,必须先冲破这一关。而飞鱼军显然在附近布置了大量弓箭手,即使鲜卑骑兵下马清除障碍,也必然付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的表现再次让玩家们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面对看似足以让骑兵止步的障碍物,鲜卑人丝毫没有下马清障的打算,直接纵马从参差的树干上跃过!但见一匹匹战马腾空而起,矫健的身姿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完美弧线,轻轻松松便越过了障碍地带。

    不过,越过障碍区还是影响到骑兵队伍的度。

    后面的鲜卑骑兵见前方生拥堵,竟直接催马踏进水田,齐膝深的水田无法阻挡战马前进,水田更远离伏兵所在的小山,箭矢的威胁相对更小。越来越多的战马踏下水田,数十匹战马在水田中奋力前进,嘶声不断,浊水扬天,场景甚是震撼。

    被飞鱼军寄予厚望的障碍,完全未能起到阻遏敌军的效果。

    骑兵没有被拦下,飞鱼军的近战部队也没了上阵机会。

    就这样,鲜卑骑兵突出伏击圈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本次伏击没有能大获成功,但也不是没有收获,尽管鲜卑人骑术精湛,拨打箭矢身手相当不错,可还是有6o多人被射杀,52匹战马成为战利品。最重要的是,飞鱼领自身伤亡为零。

    这次伏击战,宣告了鲜卑骑兵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缴获,让许多领主玩家眼红不已。

    战马是骑兵的生命,鲜卑人牧马无数,骑兵坐骑没理由不是上品战马。幽州是战马产地,可即使按照幽州马市价格,52匹上品战马价值也在2o万金以上,运到内地州郡,战利品的价值会持续增长。

    一次伏击进帐数十万金!

    守株待兔,很没有技术含量的战术,对付骑兵效果却是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选好地点,有鲜卑骑兵过来就射上几轮箭,剩下的就是把战马牵回来,准备时间未知,战斗时间短,并且自身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固守伏击点,难度远低于在旷野与狼战,只要有能力在野外应付狼群的袭拢,就玩得了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这买卖不错,干了!

    幽、并地区的城市级领地,纷纷开始了行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同样把屠刀挥向鲜卑骑兵的,还有靠近幽并地区的玩家领地。既然飞鱼领能从冀州北上,其他领地自然也可以越境打游击。甚至一些乡镇级领地也趁着这股东风,高调向灾区派出大量部队,反正现在有宣战系统保护,他们也不用提防狼群,还不如趁此机会进灾区捞些人口或战马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游戏中最可怕的永远不是某个boss,或某支军队,是无所畏惧的玩家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条要道,都有玩家部队设下埋伏,大家料定鲜卑人遇袭后不会死战,心安理得地等着放暗箭。原本相当安全的掳掠,结果变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冒险旅程,颠覆了很多鲜卑人对南下掳掠的既有认知。

    同样倒霉的,还有狼群。

    大量领主部队进入灾区打伏击,不断与狼群生火拼。

    狼群打不过正规军,几乎每天都有狼群被歼灭,损失惨重,再不能象前段时间那样猖獗,对灾区据点的威胁也在不断降低。随着狼群不断减少,灾区据点正常秩序开始缓慢恢复。

    大量玩家势力参战,对飞鱼军的行动带来不小冲击。

    狼多肉少。

    到处有玩家部队打伏击,“兔子”撞到飞鱼军埋下的“桩”,机率更低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形势改变迫使鲜卑人进化,他们不再象以前那样横冲直闯,他们变得更加谨慎,行军路线选择越来越飘忽,并且在行军时常常派出小股骑兵的前哨,试探虚实。

    竞争对手大量涌现,狩猎目标极尽狡猾,加大了飞鱼领伏击难度。

    曲晨断然作出改变。

    飞鱼军不再去要道设伏,曲晨带着部队干起老本行,接引了数百难民。

    这些难民并没有被带回临时据点密云镇,而是被带到废弃的三级村庄,暂时安置下来。15oo多名磐石营将士,只有2oo多人留在密云镇帮助协防,确保双方合作能够继续进行,因为磐石营还需要一个安全便捷的前进据点。绝大部分磐石营将士,藏身在那个废弃村庄民居里,等待鲜卑骑兵上门。

    仍然是打伏击,曲晨将伏击点换到了系统据点。

    “飞鱼军”开始接引难民,让那些有心跟随观察的自由玩家大失所望,与其看飞鱼领接难民,还不如在某个伏击点看热闹,有希望曝出猛料,还不用东奔西跑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“飞鱼军”的新动作。

    这个调整,是曲晨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    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,步兵想从骑兵那抢到战马,伏击是最好的办法,但伏击的方式却不止一种。鲜卑南下是为了劫掠,路有万千条,可鲜卑骑兵最终目标仍是据点,与其在某条路上碰运气,还不如找个小据点以逸待劳,诱使鲜卑骑兵过来送死!

    逐鹿军缴获最多的一战,就是鲜卑骑兵冲进镇内,关门打狗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喜欢劫掠村庄,却苦于狼灾的影响,幽并境内村庄都被废弃,迫使鲜卑人进攻防御力更强的乡镇级据点。逐鹿军主动打造一个三级村庄,鲜卑骑兵看到,岂肯放过这块肥肉?

    事情的进展,的确和曲晨设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诱饵布置好第二天,猎物闻风而至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频频遇袭,他们也学乖了,派出更多侦骑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两名鲜卑骑兵途经此地,现一个三级村庄有乡民活动,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催马抵近侦察,确实是一个三级村庄,里面有许多汉人老弱妇孺,村庄的木篱笆虽大致完好,但还是能看到一些被破坏的痕迹,应是与狼群搏斗留下的疤疤。

    侦骑泪流满面,找到个软柿子不容易咧……

    两人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是夜,5oo多鲜卑骑兵冲进村庄,准备享受一场期盼已久的饕餮盛宴。

    迎接他们的是冰冷的武器,和滚烫的鲜血。

    军团技在人群中爆开,直接将这支鲜卑骑兵的领——某位部落族长——“斩”,使得鲜卑骑兵从一开始就失去统一指挥;紧接着,大量汉军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,向失去度的鲜卑骑兵起攻击;黑暗中到处有箭矢在空中呼啸,骑在马上的鲜卑人成了最显眼的靶子,集结了全部合格弓手的近距离射击,命中率比上次在小山上远射高出不知多少,鲜卑骑兵既要抵挡汉军步卒近身搏杀,又要承受弓箭点名伺候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见大势不妙,鲜卑骑兵试图突围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村庄是逐鹿军苦心经营的战场,想走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村庄两个大门皆有逐鹿军重兵把守,枪矛排成林,强冲者无异于送死;篱笆墙下,遍地竹签和陷马坑,很多试图从篱笆墙突围的鲜卑骑兵,因为战马误踩陷马坑,身体失控掉在竹签阵内,身体被锋利的竹签洞穿,场面惨烈;一些路口,还有守军精心设置的绊马索,倘若有鲜卑骑兵加通过,绊马索会让他们玩一把空中飞人,即便没有当场摔死,早已埋伏在附近的磐石营将士,也会用武器向他们致以亲切“慰问”。

    大半个村庄成为战场,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村庄相对平静的小块区域,是逐鹿军设置的安全区,安置着普通乡民。这些难民已经是飞鱼领的百姓,用他们作为诱饵是迫于无奈,但逐鹿军从未放松对他们的保护,王戣亲自率部守在这一线,防范鲜卑人冲入平民区。

    无法逃脱,绝望的鲜卑骑兵纷纷下马步战,开始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在他们印象中,定居点的汉人部队远没有边军骁勇善战,只要马刀舞得好,杀出一条血路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鲜卑人很快现,那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逐鹿军部队编制中,磐石营是最普通、最没地位的常规部队,虽说有白虎魁塔、领地称号加成,硬碰硬未必是鲜卑骑兵的对手。但是,率领这支部队的将领是曲晨,传说中的曲阿小将,王级武将!

    数百人对上王级武将率领的部队,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曲晨的大戟犹如追命绞索,无人能遮挡他的锋芒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有限止的抵抗被曲晨轻松击破,接下来便是一面倒的屠杀。

    五百余鲜卑骑兵,除数十骑在村外警戒得以幸免,进入村庄的鲜卑骑兵全部伏诛,无一逃脱!而鲜卑骑兵的垂死挣扎,也导致磐石营3o多名战士阵亡,伤者近百。

    此战,共缴获上品战马418匹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。

    天亮后,数百逐鹿军赶着马群的画面,再次在玩家世界掀起一场地震。

    “鹅卖糕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幻觉,一定是幻觉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一个秘密:这些战马是飞鱼领花钱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看不到飞鱼领队伍里很多士兵受伤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负责运送战马的王戣,无从知晓外界对此的评论,却不缺乏保密常识。先前的行动中,部队一直未能摆脱被玩家窥伺,虽然没有造成不好的结果,但没有人喜欢身边随时有人跟着。王戣率部回到密云镇后,只是护卫着战马在镇外就食小半日,其他时间都在镇内休整不出。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,逐鹿军带着粮食和一些箭矢,趁着夜色离开。

    王戣回到伏击据点,那几名守在密云镇外的自由玩家还懵然不知。

    五日后,又有3oo多匹战马被送回密云镇。

    守在密云镇外的自由玩家,这时候才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就说镇子里的守军怎么连着几天没动静,原来人家早就偷偷溜出去了。哥们只是想曝点猛料而已,至于象防贼一样防着吗?

    消息放出后,玩家世界又是一阵人仰马翻,论坛上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“神秘领地飞鱼领,又撸到数百匹战马!”

    “谁是幽并天象事件最大赢家?”

    “飞鱼领揭密!”

    “深度观察:为你剖析真实的飞鱼领。”

    ——并州,江南领。

    “某人领地就在灾区,帐下有猛将加盟,却还没人家飞鱼领赚得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某人私下里以河北最强领地自居,您给我一拳,我大牙快笑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羞耻啊羞耻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军师玩家大声吟哦,如醉如痴。

    金坷垃脸涨得通红,怒视军师,最终还是没有火。

    这位损友嘴比较贱,他是知道的,再怎么讲,帐下历史武将正式投效,应该归功于损友的馊主意,被当面嘲讽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金坷垃道:“飞鱼领一定用了比较特殊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军师嗤笑道:“傻子都看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是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金坷垃就等他这句话,反嘲模式开启:“某人自诩才高八斗,智珠在握,这么简单的事你好意思说不知道?”

    军师:……

    ——司隶,笑梅领。

    淡然遥望东北,喃喃自语:“从论坛披露的消息看,飞鱼领前前后后缴获的上品战马,总数应在千匹左右,真是让人羡慕……这个时候,我军应该已经进入并州境内,装备着短弩的部队,表现应该不会比飞鱼军差才对。”

    ——幽州,步兵领。

    步兵领是知名领地,部队有加入伏击鲜卑人的行动,缴获数十匹战马。比不上飞鱼领,但与很多颗粒无收的领地相比,步兵领战绩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好好此时的心思,全在飞鱼领身上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搞到4oo多匹战马,是六七天前的事,至今没人来找我租船,看来飞鱼领主确实没在领地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独立玩出这么大的手笔,那个倪祎是何方神圣?”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