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88章 租船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小山上,磐石营将士百无聊赖。?

    有人与同伴闲聊,有人索性蒙头大睡,奈何蚊虫不太识趣,时不时地出来扰人清梦,巴掌拍在身上的啪啪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王戣巡视完一圈,走到一棵大树下。

    一杆大戟下端插进土里,深达半尺,上端倚靠在树身上。

    曲晨双手交叉抱脑后,闭目躺在树下一块大青石上,嘴里习惯性叼着草茎,不紧不慢咀嚼着。这根草茎显然已被他咬了很长时间,圆润的草茎,大半截被牙齿咬平,就象吃过的甘蔗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接近,曲晨眼睛没有睁开,含糊不清地问道:“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戣口中应着,自顾着找了个地方坐下,皱眉道:“二将军,我们在这边设伏三天了,还没有开张,是不是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换个地方你敢肯定鲜卑人一定会经过?”

    王戣语塞,三条路线选其一本就是碰运气,鲜卑人来不来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们分兵设伏吧?把网撒大点,逮着鱼的机会也多。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曲晨睁开眼睛,从青石上坐了起来,没好气道:“你以为鲜卑人好对付?我答应了荀先生不得冒进,鲜卑人不是鱼,就算是鱼,你应该有听过何谓鱼死网破,分兵设伏,另一张网你敢保证伏击能赢他们?”

    王戣无言以对,曲晨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磐石营敢跑到平谷找鲜卑人麻烦,主要倚仗曲晨的卓战力,没有曲晨压阵,磐石营没有挑战鲜卑骑兵的底气。

    王戣苦笑道:“鲜卑人不来,狼群倒闻着味来了。我们没捞着一匹战马,在这里杀掉的狼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理解王戣焦躁的心情,只是笑了笑,起身重新摘了一根草茎,把嘴里嚼了许久的那根丢掉,回到青石板上继续咀嚼,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似乎一点也不急躁。

    王戣很佩服曲晨这一点。

    曲晨平日里比较跳脱,有时象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,给人感觉没有个正形,但关键时刻,曲晨比任何人冷静,也比任何人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“二将军,有个事一直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白丘镇换到密云镇,白丘镇那2oo多匹战马运回去了没?”

    王戣探察完平谷回到白丘镇,部队当天便步行北上,将先前缴获的两百多匹战马寄养在白丘镇。当时曲晨告诉王戣,领地会负责战马运输事宜,磐石营只管好好打仗便是,王戣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这几天闲着没事,他越想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先前认为领地会用渔船把马运回去,毕竟飞鱼领靠船队运输有传统。但飞鱼领的中级渔船,每船每次限载一匹战马,那么远的路程,船上必须配备马夫照顾,以免战马受惊出现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问题是,飞鱼领哪有那么多马夫?

    从逐鹿领出时,有带几名马夫,到冀州后清剿盗贼、掳掠黑山地盘、接收难民等行动,马夫数量倒是一直在增加,苏双赠马时也送了两名高级马夫给飞鱼领,可满打满算,飞鱼领的马夫应该不到二十人。

    按照现有运力,飞鱼领需要跑十多趟,才能把战马全部运回去。

    战马寄养在镇内,每天消耗不少粮食,很难想象领地会拖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此事荀先生没说他具体会怎么做,不过有他处理,我们瞎操什么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有荀先生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不会怀疑荀衍的能力。

    曲晨和王戣聊天的时候,布兵领迎来一位不之客。

    布兵领水师刚刚结束了一场海上拉练。

    水师武将向好好汇报:“主公,属下率部出海训练,途经月亮湾靠岸补给,这位飞鱼领官吏说,希望与我们做一笔生意,属下便带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转职官吏揖手道:“在下倪祎,忝列飞鱼领副城主,见过好好城主。”

    好好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转职官吏,半晌才道:“原来是飞鱼领副城主,最近贵领地闹得出动静可不小,可谓是风头正劲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城主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水师将领说,你想和我们谈一笔生意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倪祎笑道:“我们希望从布兵领租用一些船,如果好好城主能卖些粮食给我们,那便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租船?据我所知,飞鱼领渔船不少,为何还要寻求外租?”

    倪祎叹道:“飞鱼领确实有不少船,但都是中型渔船,我们需要大船。”

    倪祎向好好解释了原因:租船是为了运回战马。

    运马回领地无外乎两种选择:6路或水路。

    6路有狼群,需大部队随行护送,但磐石营去了平谷,只能选择水运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船坞虽然一直在努力升级,奈何起步较晚,到现在为止,能够生产的最大船型是中型渔船,运人运物资还勉强凑合,可若是运载战马,每次只能载一匹马。

    有些马怕水,飞鱼领想运回寄养在白丘镇的战马,必须随船配备马夫。

    以领地现有马夫数量,得跑十多趟才能把马全运回来。

    如今狼灾在延续,不敢将战马赶到镇外放养就食,白丘镇受狼灾影响,自身食物就比较吃紧,飞鱼领只能从领地运送粮食过去。飞鱼领最近人口猛增,两个附属领地尚未完成升级,粮食消耗远大于产出,还要保障前线将士口粮,全靠前期存下的粮食支撑,实无力承受战马长期寄养的消耗。

    那么多战马长期寄养在一个乡镇据点,荀衍也担心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战马不能很快运回来,是因为飞鱼领船小,如果有大船参与,一艘船多载几匹马,随船配一位马夫也照管得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荀衍决定借诸外力。

    飞鱼领船小,别的领地难道没有大船?

    别的不讲,布兵领水师出海训练经常在月牙湾停靠,该领地船坞制造水平远高于飞鱼领。经常代表领地与步兵水师交涉的倪祎,曾经听步兵领水师将领说,该领地有中级船坞,有能力生产中型渡船。

    渡船船舱远比渔船大,一艘中型渡船大约能载4至5匹马。

    如果能租到中型渡船,飞鱼领只需跑三趟,就能将战马全部运回来!

    这就是倪祎来到步兵领的原因。

    倪祎确实有“飞鱼领副城主”头衔,当然这只是飞鱼领对外打的幌子,便于让他代表领地与外部交涉,飞鱼领真正的主事者始终是荀衍。倪祎并没有直接跑到步兵领,而是等到步兵水师在月亮湾泊岸补给,搭乘步兵水师的船一起过来,有比较熟悉的水师武将引见,不会显得太过冒昧。

    好好答应了倪祎的要求。

    飞鱼领急于运回战马,开出的租金不低。

    步兵领船坞花钱如流水,有钱赚,好好没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好好还爽快答应卖一批粮食给飞鱼领,解飞鱼领燃眉之急,让倪祎都感觉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粮食是重要战略物资,但价值其实不高。

    两个领地刚打交道,好好就答应卖粮,示好之意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圆满完成任务的倪祎很高兴,道:“多谢好好城主!”

    “倪副城主无需客气,步兵领和飞鱼领同在渤海之畔,大家算是邻居,步兵水师训练常途经贵地补给,彼此照拂一下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好好眼睛眯成一条缝,话锋一转道:“这种小事,其实让你们领主直接跟我联络就行了,倪副城主亲自跑一趟,不仅大费周折,万一某些细节大家谈不拢,往返请示会浪费很多时间。倪副城主回去后不妨告诉你们领主,和我加个好友,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直接联络就是,如何?”

    倪祎心中苦笑,最怕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好好在试探飞鱼领主的身份!

    主公要是能跟你直接联络,何必让我跑这一趟?

    一位转职官吏主动跟一位领主接洽,本就有些不合常理,对方找借口试探也在情理之中。好在倪祎早有准备,歉然道:“等我家主公回来,在下定会转达好好城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好好眸中精芒一闪而过,讶然道:“你家领主不在领地?”

    “主公外出已有多日,在下也不知他何时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家领主叫什么名字,我有办法加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未得主公允许,在下实不敢僭越。”

    好好不动声色,又问道:“租船的事,难道你家领主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飞鱼军北上平谷,你家领主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好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领主不在,一个转职官吏跑到另一个领地交涉租船买粮,就算你是副城主有些权限,但这种涉及外交的行为是一般人能拍板的吗?何况飞鱼领的部队刚刚北上平谷,军队调动不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牵涉到外交、内政、军事的复杂决策能力,是一个转职官吏该有的?

    看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,哥差点儿就信了!

    你以为自己是历史人物啊!

    这厮当官吏有些屈才了,应该去拍戏,完爆奥斯卡影帝……

    好好哪里知道,倪祎说的大多是事实,只是主导者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不过,好好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飞鱼领异军突起是最近的事,在此之前,这个领地长期默默无闻,论坛上玩家扒出来的很多信息,无不说明这个领地神秘色彩浓厚。飞鱼领主不愿现身,还有代表飞鱼领出面的倪祎刻意隐瞒领地情况,都在意料之中,

    好好借机试探,只是个人好奇心作祟。

    成固可喜,不成亦无妨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钱还是要赚的。

    而且飞鱼领近期表现惊艳,尤其是飞鱼军,数百人就敢游走于渔阳郡,甚至主动打鲜卑骑兵的主意,稍微理智一点,和飞鱼领交好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布兵领就在渔阳郡。

    好好与倪祎约定,飞鱼领渔民和马夫先到步兵领,直接由步兵领出前往白丘镇。步兵领出售的那批粮食,自有飞鱼船队过来运走。协议签定,倪祎提前付清了租金和粮款,再次拜谢后返回领地。

    一天后,飞鱼渔民和马夫来到布兵领,履行双方签署的协议。

    中型渡船向白丘镇开去的时候,磐石营终于盼到猎物。

    数百匹战马从长城方向飞驰而来,头上大片光秃地带,分明是鲜卑人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奔行甚疾,一个个风尘仆仆,应该赶了不少路才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游牧民族逐草而居,各个部落散布在广袤的大草原上。有的部落离幽并边境近,来的便快一些,有的部落离边境远,路上会花去不少时间,这群鲜卑人显然属于后者。来的晚了,难免担心最早入侵的族群抢光了好处,一路上策马扬鞭,只求能快点到汉人定居点。

    磐石营很快进入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即使是后来征召的新兵,这些日子里多多少少跟狼群打过交道,已经见过了血,对战斗的畏惧心理已淡去不少。而且大家在山上喂了几天蚊虫,好不容易等到这次机会,磐石营上下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。

    军团技在骑兵群中爆裂,伏击战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五百多支箭矢从小山上射出,挟着慑人的破空呼啸声,向骑兵群坠落。箭击声势很大,可实际效果并不好,一轮箭下去,落马的骑兵仅1o余人。

    曲晨和王戣面面相觑,两人都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训练出合格弓手需要的时间,远比刀盾兵、枪矛兵长,而且弓手更看重天赋。冀州磐石营虽有两千众,最近招募的一千新兵为快提升精锐度,基本上没有好好训练箭术,合格的弓箭手多是从逐鹿领过来的老兵,总人数不到两百人,磐石营又是分批设伏,此时参战的合格弓手连百人都不到。

    五百多支箭矢看起来气势十足,实际上大多数都没射中目标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鲜卑骑兵充分展示了草原民族精于骑射的特点。

    草原民族从小在马背上长大,人人会射箭,虽说猝然遇袭有些许慌乱,但生死关头,这些骑兵本能尤在。凭借精湛骑术尽可能降少被射中的风险,实在避不过的箭矢,他们也能用马刀拨打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杀伤有限,曲晨并不气馁。

    技术不行数量补!

    第二轮箭矢飞向长空!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