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85章 闲着也是闲着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黄芒在鲜卑骑兵堆中爆裂,范围内二十多名骑兵滚落马下。

    数百名汉兵冲进镇内,最前面是一名蓝衣青年,大戟下无一合之将。

    逐鹿军来这里接引难民,没料想撞见这一幕,曲晨想都没想,便带着磐石营冲了上去。这里是大汉朝的土地,岂能容许异族来此作威作福?

    鲜卑人很快意识到,逐鹿军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野外遭遇到,鲜卑骑兵能够依靠机动力和箭术占据上风,获胜希望很大。然而,现在他们冲进了镇内,到处是民居,狭窄的街道,让骑兵失去了度优势,战斗只能靠近身肉搏。可曲晨犹如杀神一般的存在,王戣手底下也很硬,鲜卑骑兵割麦般不断掉落马下。

    等到领被曲晨击杀,鲜卑骑兵终于崩溃,纷纷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镇内道路和建筑物再次成为鲜卑骑兵们的噩梦,而地形对步兵的影响微乎其微,到处可见逐鹿将士围堵追击鲜卑人。先前被吓得躲起来的乡民,也加入了痛打落水狗的行列,想方设法为想逃的鲜卑骑兵制造点麻烦。

    鲜卑人期待已久的掳掠游戏,很快变成了生存游戏。

    逐鹿军封锁了小镇前门,随后在乡民的提醒和带领下,抢在鲜卑人之前把后门也给堵上,形成关门打狗之势。情急之下,有些鲜卑骑兵从一些栅栏缺口逃脱,这支3oo多人的鲜卑骑兵,最终活着逃出去的不到5o人。

    战利品让逐鹿将士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鲜卑人是骑兵,这次进镇内被逐鹿军瓮中捉鳖,人没了,马大多还在。战斗结束后,这些战马便成了逐鹿军囊中之物。鲜卑人是游牧民族,南下掳掠,随时可能与汉军打仗,战马的质素甚至直接关乎生死,鲜卑人自己骑的全都是好马,妥妥的上品战马品相。

    王戣向曲晨汇报清点结果。

    “二将军,清点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237匹!”

    曲晨泪流满面,按现在的马市行情,这批战马价值过百万金。

    好多小钱钱!

    曲晨一直梦想着组建一支骑兵,自然不会真的卖马,他琢磨着,这次缴获的2oo多匹战马,加上此前苏双赠送的5o匹,加一起小三百匹,差不多可以组建一支骑兵小部队。

    不用等大哥拨款买马,骑兵梦也有机会实现嘛!

    这个小镇的乡民,经历过狼群和鲜卑人连番攻击,早已人心惶惶,要不是逐鹿军及时赶到,他们的命运将非常悲惨。在抵抗鲜卑人的战斗中,镇内民兵损失惨重,已无力继续抵御狼群进攻。

    逐鹿军邀请他们迁居,小镇乡民给予了热烈回应。

    护卫着2oo多匹战马和近千乡民,逐鹿军返回前进据点白丘镇。

    返去的路上,曲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回到白丘镇,安置难民又是一阵忙碌。

    自打入驻前进营地以来,逐鹿军接引难民行动再次进入收获季。

    白丘镇离雍奴县城很近,基本可视为渔阳中部地区,离幽冀边境更远,系统据点乡民逃往境外的难度,比渔阳郡南部地区要大不少,难民们敢于选择冒险的不是太多。逐鹿军在渔阳中部地区的接引行动,进展相当不错。在白丘镇周边搜索多日,已经通过清河南岸的接应点中转,向飞鱼领输送了五千多位难民。

    逐鹿军成绩斐然,直接导致船队最近的忙碌。

    白丘镇距离最早的清河接应点,逆流而上需要一天多时间,从清河接应点到飞鱼领,还要大约半天功夫,征途漫长。为了及时将难民转运回去,渔民们常常需要日夜行船,顺流还稍好一些,逆流而上非常辛苦。

    船队早上抵达白丘镇,满以为可以休息一两天。

    不料想,刚过了中午,曲晨等人又带回近千乡民,还有2oo多匹战马。

    渔民们知道,短暂的休息结束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抱怨,他们行船固然比较辛苦,与逐鹿将士相比却算不了什么。将士们在狼灾肆虐区行动,每次都是提着脑袋出击,搞不好出去了就再也没办法回来,渔民荡舟水上,至少不用担心被狼群袭击。

    看到逐鹿军缴获两百多匹战马,渔民们纷纷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临时充当运输大队长的海浪镇长刘浪过来,询问先送人还是先送马。

    “先送人吧。”

    曲晨道:“我们只有中型渔船,载人还行,载马实在勉强,上次帮苏先生运马过清河就花了不少力气,全靠他手下那些经验丰富的马夫随船安抚,才没有出现大的纰漏。我们在白丘镇没有马夫,有些马怕水,战马直接上船万一路上出现状况,你们可能没办法搞定,还是先把人送走为好。”

    刘浪点头,他其实也担心战马在行船时狂。

    曲晨又道:“战马圈在镇里,粮食消耗会比较大,你回去后多带些粮食,记得告诉荀先生此事,问问荀先生,这些战马怎么想办法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留两条船在这里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次只送人走,用不了那么多船的。”

    计议停当,镇子里很快又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白丘镇离河边只有两里路程,但谁也不知道附近是否有狼群潜伏,部队随行保护是转移难民的标准流程。

    曲晨叫来王戣,低声道:“你等会带些人,坐船去平谷一带看看,有没有合适的镇子,象白丘镇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王戣吃了一惊:“二将军,你想挪窝?”

    “有那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附近我们还没有搜索完,现在找下一个据点,是不是有点早?”

    曲晨脸上现出一丝神秘笑容,问道:“知不知道我们送了多少人回去?”

    王戣是冀州部队第二号人物,很多具体事务都是他亲自经手负责,曲晨的问题自然难不倒他,沉声道:“算上刚刚送走的这批,我们从白丘镇送走了61oo多人;以前在清河接应点那边,送走约5ooo人,加起来大概一万一,原来我们接到这么多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万一,你知道飞鱼领和两个附属领地还能安置多少人?”

    一级城市人口上限两万,两个附属一级乡镇人口上限都是一千,目前冀州领地最多可拥有两万两千乡民。狼灾爆前,冀州领地总人口不到九千,最多可再接收约一万三千人。

    逐鹿军在幽州的接引行动,已经为领地吸纳了一万一千人。

    只差两千!

    考虑到飞鱼领扩军、以及升级附属领地因素,实际人口缺口会大一些。但冀州领地人口即将满员,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不知不觉中,长期困扰飞鱼领的人口问题,已经告一段落。白丘镇附近还有一些区域没有来得及搜索,再接引数千难民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戣困惑不已,问道:“人都快接够了,何故要北上开辟新据点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去北边接人,我想揍人!”

    “揍人?”

    曲晨嘿嘿笑道:“没错,那边离长城近一些,我们可以过去揍鲜卑人!”

    王戣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曲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今天去接引难民,意外与鲜卑骑兵相遇,是逐鹿军次和鲜卑人交手,逐鹿军大获全胜,缴获两百多匹战马,赚得盆满钵满。曲晨是尝到了甜头,再加上接引难民任务即将完成,便打起了鲜卑骑兵的主意。王戣估摸着,曲晨妥妥地惦记上了鲜卑人的马,想趁这难得的机会,把组建骑兵部队必需的上品战马搞到位。

    空手套白狼,为领地免费牵回上品战马,王戣也很乐意。

    但王戣清楚,今天之所以赢得那么漂亮,是因为鲜卑人作死进了镇子,失去度,插翅难飞,才被逐鹿军堵在镇里吊打。此役胜利有很大偶然性,磐石营是轻装步兵,缺乏强有力的远程打击手段,如果在野外遭遇鲜卑人,除非伏击战,否则被吊打的肯定是磐石营。

    轻步兵主动招惹骑兵……

    王戣对曲晨的迷之自信,已经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作为冀州部队二号人物,王戣觉得自己有责任消灭这种危险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二将军,我们,我们打不过吧?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记性,外面那些马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占了地利,正面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面打?你没烧吧,我们怎么能跟骑兵正面打?我们可以找机会打伏击嘛!找个风水宝地守株待兔,有鲜卑人过来,先用军团技打个招呼,再远远地射上几轮,鲜卑人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,遇袭后多半会赶紧离开,接下来,我们只需要派些人下去牵马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越说越来劲,眸中精芒闪烁,唾沫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王戣仍然摇头:“伏击骑兵,谈何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戣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曲晨怒目圆睁,厉喝道:“鲜卑寇边,掳我大汉百姓,其罪行令人指。我辈身为军人,明知前方有异族为患,岂能因贪生怕死畏惧不前?想当初,我等在益州抵抗强敌,可从来没有退缩过,你,你堕落了!”

    王戣苦笑道:“二将军,你是在演示激将法吗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脸一红,话锋一转,改打感情牌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逐鹿领被叛军和武陵寇围攻的事,你应该也听说过了吧?参与那次行动的,还有凉州的木角领,派了5oo骑兵在咱们领地耀武扬威。现在逐鹿领全是步卒,只能跟在骑兵后面吃灰,如果当时我们有一支骑兵,哪有木角领骑兵张狂的份儿?有一支骑兵,叛军和武陵寇也不能那么舒服地攻打我们的附属领地。”

    “骑兵需要尽快组建,至少一千骑兵才勉强够用!”

    “一千骑兵,至少得有一千匹战马。这么多战马,靠领地慢慢攒够钱,怕是得等到猴年马月了。现在有一个免费获得战马的机会,摆在我们面前,如果我们不珍惜,将来一定会后悔莫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北边找地方伏击鲜卑人,成了,为领地省下很多钱;不成,咱们也没有损失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鱼领征召的一千新兵,现在应该训练的差不多了,没上过战场的兵不是兵,我打算把他们拉到前线来感受一下。人越多,军团技越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北方有多少苍生等着我们解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戣终究还是跪了。

    “二将军,我去,我去!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勉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勉强,刚才是我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曲晨是冀州部队主将,军事方面有权一言而决,大可不必和王戣商量。但曲晨志向是带骑兵,他是冀州磐石营主将,需要提前培养好接班人,磐石营的事务多交给王戣打理,曲晨并非只把活儿扔给王戣,还有必要的尊重,真正将王戣当作磐石营主将一般对待。

    王戣是诸多转职武将中最强者,多次为领地出生入死,血染战袍,被派到冀州后始终兢兢业业,曲晨觉得他配得上自己的尊重。

    王戣叫上二十多名士兵登上渔船,几艘渔船缓缓北上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地是平谷。

    雍奴到平谷,走水道可沿笥沟逆行,至潞河、沽河水,再转泃河北上,直达平谷县城,几乎全是逆水行舟,路上大约要两天时间。即使回来时省事,但考虑到还要寻找适合的据点,三天能回来便不错了。

    王戣离开后不久,曲晨吩咐转职武将率部休整,自己坐船回飞鱼领。

    前往平谷伺机打鲜卑,不是军方主将想打就能打的,离不开后方支持。荀衍是特别领地总负责人,出身名门,才华横溢,颇受曲晨等人尊重。这么重大的事,他自然要回去和荀衍好好商议一番。

    听完曲晨的陈述,荀衍思忖片刻,很快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答应一个条件,我支持这次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但讲无妨!”

    “扬长避短,绝不野战。”

    荀衍自带“忠贞不二”光环,维护领主利益是他的天赋本能,他当然清楚逐鹿领需要组建骑兵部队,短时间内领地也拿不出那么多钱购买战马。打鲜卑人机率掉落上品战马,荀衍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    磐石营是步卒,不具备与骑兵正面硬撼之力,但荀衍知道曲晨有多强。

    只要曲晨答应不乱来,荀衍没理由不支持磐石营的行动。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