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84章 鲜卑骑兵(1/24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咴儿咴儿!”

    战马长嘶,朔风飞扬。

    三百余骑飞驰在官道上,马蹄与地面频繁接触出的“得得”声,紧凑绵密,如暴风骤雨一般,惊破大地的宁静。

    战马上的骑士大多身材魁梧,相貌装束分明与汉人有异,皆长脸长鼻,窄袖髡头,人人背上背着大弓,剽悍之气尽显。那些常在北方边地行走的,一眼便能认出这些骑兵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们是鲜卑人。

    草原大旱,牛羊牲畜损失无数,草原上鲜卑人纷纷南下,进入汉人区。鲜卑人到汉人地域显然不是为和平而来,每当草原上生灾变,他们的生计受到影响,往往都会记起南方的汉人“邻居”。汉人是农耕文明,建城垦地,收成稳定,鲜卑人遇到灾荒,往往会选择到汉人地区掳掠。

    五胡乱华之前,汉兵的精锐程度非常值得称道。

    依靠严明的纪律、高的指挥艺术和先进的军事器械,汉兵面对北方异族时,常常能以少胜多,用手中的战刀和戈矛,杀得北方异族魂飞魄散。没有异族敢忽视汉兵的英勇,曾经不可一世的匈奴人,就是被汉人连番打击下逐渐衰落,原本被匈奴人奴役的鲜卑人趁机崛起,他们占据蒙古草原,吞并匈奴余种十余万落,成为新的草原霸主。

    汉桓帝时期,枭雄檀石槐统一鲜卑各部,分地为三:右北平以东为东部鲜卑,右北平到上谷为中部鲜卑,上谷以西为西部鲜卑。三部各置大人管理,直属檀石槐。

    统一后的鲜卑,开始连连侵扰东汉边境。

    12年前(177年),汉灵帝命护乌桓校尉夏育,破鲜卑中郎将田晏、匈奴中郎将臧旻各率骑兵万余人,分别从高柳、云中郡、雁门郡出塞,分三路进攻鲜卑。汉军出塞二千余里,鲜卑领檀石槐命东、中、西三部大人率众分头迎战,大败汉军,鲜卑威势达到顶峰。

    但鲜卑的鼎盛时期非常短,击败汉军后第四年,鲜卑共主檀石槐死去,其子和连难以服众,鲜卑分裂。西部鲜卑叛离,漠南自云中以东分裂为三个集团:一是步度根集团,拥众数万,据有云中、雁门一带,二是轲比能集团,分布于代郡、上谷等地,三是原来联盟“东部大人”所领属的若干小集团,散布于辽西、右北平和渔阳塞外。

    近年鲜卑各部彼此攻伐,内耗严重,再不复檀石槐时期气象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分裂为几大势力,鲜卑人仍然是草原上实力最强大的族群。

    由于东汉王朝近些年也是内忧外患,风雨飘摇,鲜卑人寇边时有生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即使是在大汉朝国力最强盛的时期,草原民族南下掳掠也屡见不鲜。汉人精于步战,游牧民族全是骑兵,再精锐善战的步卒,也没有办法追上来去如风的骑兵,这是结构性问题。

    草原骑兵机动力占据绝对优势,抢完就跑,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春秋战国时期,各国大修长城,就是为扼住草原民族南下掳掠的通道。几百年过去,汉朝国力衰退,以及其他一些原因,未继续在长城一线保持足够驻军。几百年的风雨不断侵蚀破坏,部分长城生垮塌,没有得到及时修缮,雄伟的长城逐渐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鲜卑人可以从多个长城缺口,深入幽州腹地。

    这支鲜卑骑兵,就是从平谷附近越过长城,在渔阳境内寻找抢掠目标。

    幽州牧刘虞得知鲜卑人入侵后,要求各郡国严加防范,但大汉朝积弱已久,军备松驰,郡国兵多为步卒,对上骑兵不堪大用。幽州境内当然也有不少归化的草原部落,设有护乌丸校尉和护鲜卑校尉,皆骑兵编制,还能征召归化的乌恒人和鲜卑人作战,可这些骑兵部队集中在广阳郡境内,其他郡国只能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这支鲜卑骑兵越过长城后,至今没有遭遇汉军主力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行动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鲜卑人南下劫掠,没有能力进攻坚城,多会选择防御薄弱的村庄下手。一击得手立即远扬,即使周边汉军闻讯赶来救援,也来不及阻止悲剧生。劫掠村庄很安全,几乎不会有风险,虽说每次收益不会太高,但骑兵赶路有优势,大不了多跑几个地方,需要的东西也就有了。

    这支鲜卑骑兵,就遵循着先辈们传下来的宝贵经验,“拜访”村庄。

    连着去了七八个村庄,找不到一个村民。

    骑兵头领以为附近村民是知道鲜卑南下,逃到防御较好的乡镇或县城,长城附近的汉人有这份觉悟很正常。

    扑了个空,头领大怒。

    长城附近的村民知道跑,总不能远一些地方的村民也跑了吧?

    待哥策马奔腾,将尔等抢个干净!

    一路南下,从平谷跑到潞县,所到村庄无不废弃,骑兵头领回过神来:哪里是村民提前躲避鲜卑人,分明是狼群干得好事!

    这份迟来的醒悟,让骑兵头领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们浪费了一整天时间,携带干粮所剩无几,这支鲜卑骑兵即将断粮。抢村庄的美梦看样子已经无法实现,鲜卑人决定就近找一个小一点的乡镇,最好是一级乡镇,这种规模的乡镇最多两百守军,三百多悍勇的鲜卑骑兵,完全有能力杀进镇内,抢到他们能带走的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进攻乡镇或许会付出一些代价,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很快找到目标。

    那个一级乡镇显然被狼群折腾得厉害,木栅栏有多处缺口,镇内守军一个个有气无力的样子,士气低落。

    鲜卑人冲向乡镇!

    “是鲜卑人!”

    “鲜卑人来了!”

    镇内顿时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哭喊声,尖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尽管非常恐惧,镇内民兵还是勇敢地冲向镇门和栅栏,青壮男丁们也拿着棍棒、菜刀跑出家门。他们知道被鲜卑人冲进来会是什么结果,这些来自北方草原的恶狼,掳掠,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抵抗,即使明知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多撑一些时间,说不定就会有救兵赶到,帮助他们打跑凶狠的鲜卑人。

    小镇木门很快被鲜卑人砍破,守在门内的二十多位民兵被屠杀一空。

    镇内军民终于崩溃,纷纷在镇内找地方躲避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大笑着,纵马入镇,准备行使征服者的特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颗黄色小球飞了进来,轰然炸裂!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