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80章 营将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劝说乡镇的人离开,比想象中容易了许多。

    狼灾爆发后,这个一级乡镇不断遭遇攻击,一级乡镇没有可靠的防御设施,靠镇内两百人编制的地方驻军护卫,顾此失彼,经常有狼群越过低矮的木栅栏,进入镇内伤害普通民众。在持续的抵抗过程中,地方驻军也不断出现折损,无力补充,导致整个镇子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。

    少数乡民不堪忍受,纷纷选择出走。

    然而,狼群在整个幽、并地区徘徊,离开据点意味着再没有任何保护,如果在路上与狼群遭遇,结果不言而喻。没有人知道,选择离开的那些人,有多少能活着抵达安全地点,可以想象得到,有些人或许在路上就已丧生。

    这么大规模的狼灾,想逃出灾区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一级乡镇最多可容纳2000乡民。

    逐鹿军赶到时,镇子里的平民仅剩900多人,加上幸存的百余名守军,总人数勉强过千,已经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因此,逐鹿军向镇内军民发出定居邀请,并表示愿意护送他们离开时,大部分乡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。那些心存犹豫、举棋不定的乡民,在严峻的情势面前也只得痛下决心。原来抵挡狼群已相当困难,这么多人选择离开,继续留守无异于自寻死路,还是离开为妙。

    镇内所有人全部愿意跟随部队离开!

    取得如此丰硕成果,除该乡镇自身情况相当糟糕之外,还有两个原因:首先,刚才那一场战斗就在镇外发生,逐鹿军的表现给了乡民们极大信心,战斗是最好的广告;其次,飞鱼领在冀州,迁居之后无需再面对狼群威胁,对这些长期担惊受怕的乡民们而言,一个安宁的领地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队伍需要在天黑之前渡过清河,留给大家的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简单收拾了一番,逐鹿军护着乡民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带着大量平民上路,速度慢了不少,遭遇狼群的风险大增。

    曲晨不敢大意,将四个百人队撒向四方,在外围护卫警戒,他带着剩下的一百多人居中接应。镇内守军也被动员起来,如果有狼突破外围防御,他们需要挺身而出,保护普通乡民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镇内守军,其实就是一群民兵。

    在镇内防守民兵还能派上用场,在外面走动,很多人心里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但民兵们还是慨然应诺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镇内原住民,随行平民里面,有他们的亲人和朋友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外围警戒任务,都是逐鹿军扛着,一旦有狼群出现,最先拼命的就是那些守在外围的逐鹿军。那名看起来非常年青的蓝衣小将,没有把民兵派到外围,只让他们在内线注意保护,已经是对他们的保护。

    行至半路,夕阳渐渐西沉时,有零散野狼发现队伍,仰天长嗥。

    不久,狼群出现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或许因为白天在战斗中有较大消耗,抑或恰好这片区域没有更多狼,只有两百多只野狼在队伍周围逡巡。逐鹿军加上乡镇军民超过1500人,单看数量,两百多只野狼也不敢轻易发起进攻,它们只是远远跟随着,不时发出“嗷呜”地叫声,似乎在召唤更多同伴。

    狼群的出现,帮了逐鹿军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威胁近在眼前,迫使乡民们发挥出最大潜力,队伍行进速度加快。

    跟了几里路,狼群数量增加到300多只。

    眼看着猎物不断远去,狼群慢慢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距离清河还有五里路程时,狼群终于失去了耐性,发起了一场进攻。

    迎接它们的,是逐鹿军的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一记军团技,曲晨为狼群送上了一份见面礼,尽管狼群比较分散,这一记军团记还是轰杀了超过五十只野狼。还没有接战,狼群直接报销了六分之一,极大打击了狼群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弓手发威,近百弓手主动前移,刀盾手和枪矛手严阵以待。短暂而激烈的接战后,狼群被迫后退,再不敢轻易上前,但它们也没有就此离去,只是远远跟在后面,狼嗥声不断响起,希望召来更多同伴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惊无险,太阳落山后,队伍来到清河岸边。

    过了清河,便是冀州地界,不用担心狼群袭击。

    对岸的逐鹿军接应点,河岸边停着两百多条渔船,显然后勤运输船队已经赶到这里。两百多条船看似不及昔日到黑山军地盘掳人出动的渔船多,但这次来的全都是中型渔船,运输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飞鱼领完成了渔船升级,小型渔船被全部汰换。

    见逐鹿军带着乡民返回,渔船纷纷划向北岸。

    乡民们优先渡河,逐鹿军留在最后,提防狼群可能发动的袭击。

    先前吃过大亏,狼群终究未敢靠近。

    接应点河岸边,很快升起了袅袅炊烟。

    乡民们被告知,在这里饱餐一顿后,他们就要重新登船,从水路连夜返回领地。乡民们对此并不意外,他们刚从灾区逃出来,无论被带去哪里,至少比留在原地担惊受怕强。一路行来,逐鹿军一直尽心尽责地保护大家,来到接应点后,很多细节都能够感受到领地准备非常充分,让大家对即将去的定居点充满好奇和憧憬。

    等待晚膳过程中,乡民们纷纷围坐在一起,低声讨论着。

    十多名乡民围在一名中年汉子身边,神情各异,有的兴奋,有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下午还在幽州,现在我们已经在冀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的飞鱼领,有人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一位少年兴致勃勃道:“我知道!路上有一位军中大哥告诉我,说飞鱼领在大海边,渔船会从海路送我们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大人苦笑,这孩子压根没听明白,大家关心的,其实是领地实力。

    “确实没什么名气,但实力肯定不差。”中年汉子道。

    大家顿时来了兴致,纷纷道:“韩大哥也是这么认为吗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被称为韩大哥的中年汉子,是该镇民兵头领,在乡民中素有威望。

    “飞鱼领军队实力如何,大家都看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这支名为“磐石营”的部队,面对狼群展现出来的战斗力,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他们的镇子被狼群骚扰不是一天两天,镇内民兵借助栅栏都守得那么辛苦,磐石营野外作战却占据着明显优势,两者实力差距之大,已经非常明显了。

    五百多磐石营敢深入灾区,本就是自身实力的体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压低声音,沉声道:“你们可知道,那位蓝衣武将会军团技?”

    “军团技?”

    “对,军团技,就是一下子轰杀数十只狼的技能!”

    “我年轻时在边军服役,大家都知道边军经常和异族作战,是朝廷精锐部队。边军将领中有不少厉害人物,只有特别强的武将才能施放军团技,我在边地当兵那几年,那样的人物只见过一位,就是我们的营将。”

    “营将?”

    “正是!我当兵那会,边军那些营将里面,能用军团技的没几个,而且个个都是军中大佬!”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汉朝实行营兵制,比较着名的是南军和北军,南军守皇宫向来不轻出,北军西汉时有八营,东汉精简为屯骑、越骑、步兵、长水、射声五营,常用于平定地方叛乱,黄巾起义时北军五营就曾出动,是镇压黄巾起义主力。

    边境地区为防范异族,也有营兵驻扎,东汉常将驰刑徒(解除枷锁的刑徒)发往边郡,这些驰刑徒服的就是兵役。除中央禁军和边军之外,汉朝还有在内郡设置营兵的惯例,作为重要的军事支持力量,比较着名的有黎阳营、虎牙营、雍营。

    营兵是东汉时期设置的国家常备军,营将就是统率营兵的将领。

    营将是统称,具体到个人,正式军职可能是某某将、校尉、都尉之类。

    从汉朝军制不难看出,营将已经是汉军的高级将领。

    很多营将都用不了军团技,蓝衣小将却用得很熘,感觉好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乱世之中,身如飘萍,普通百姓最盼望的,莫过于一份安宁。但安宁的生活需要实力守护,有一只强大军队庇护着,无疑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继续道:“不仅那位蓝衣小将厉害,磐石营也不弱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两名逐鹿军士兵走过来,告诉中年汉子,曲晨请他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被带到曲晨跟前,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他在边军服过役,边军素重强者,中年汉子既知道曲晨实力深不可测,这个军礼行得甚是庄重认真,丝毫没有因曲晨太过年青而虚应故事。

    曲晨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郑重回礼。

    曲晨告诉中年汉子,磐石营今晚休整一夜,明天会再次渡河进入灾区,争取接出更多灾民。但他们初来乍到,对附近地形不熟悉,现在到处都有狼群,也不便派出尖兵提前侦察,故而希望能从镇内百姓中找几名向导,带部队直接去周边据点,也好让磐石营少走一些冤枉路。

    末了,曲晨强调道:“我们会保证向导安全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爽快地答应下来,并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当向导。

    用完晚膳,乡民们纷纷登上渔船,渔船顺流而下,进入渤海后转向南,连夜返回飞鱼领。磐石营将士则抓紧时间休息,为明天的行动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将士们睡下后,曲晨营帐里仍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有向导帮助,逐鹿军再不用象第一天那样,没头苍蝇似的乱跑,能不能找到据点全凭运气。曲晨让向导们在白布上画出大致地形图和据点位置,将有待搜索的地域简单分区,并提前规划好次日要走的路线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为了多一些搜索时间,黎明时期,留守的磐石营早早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用完早膳后,部队在自家渔船的帮助下,迅速渡过清河。

    新一轮的搜索开始。

    有向导带路,逐鹿军搜索效率明显提高。

    到正午时分,部队先后抵达四个系统村庄和两个系统乡镇,收获寥寥。

    几个村庄均空无一人,乡民们早就离开。

    两个乡镇倒是有不少人,但这两个是二级乡镇,有木制围墙围住据点,镇内驻守的民兵数量也较多。系统乡镇不象领主乡镇那样,需要同时兼顾数量不等的附属领地,系统乡镇只需守住一个据点,防御力量相对集中。虽然饱受狼群袭扰之苦,但守住据点却没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镇内乡民危机感不强,逐鹿军的邀请未能获得热情回应。

    正所谓故土难离,家乡还呆得下去,很多人不愿意挪窝。

    此外,乡民们对走出据点普遍心存恐惧,对普通人来说,狼群实在太可怕了,留在据点会让他们更有安全感。最重要的是,逐鹿军仅500余人,乡民们不清楚逐鹿军战斗力,几百人的部队在灾区乱跑,看起来非常冒险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乡民都安于现状,也有人希望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狼群不是唯一的威胁,鲜卑人大举南下更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栅栏和民兵挡得住狼群,但没有人指望他们挡住鲜卑人。与草原民族在汉人地区烧杀掳掠相比,狼群的威胁最多算是小麻烦。明知到处都有狼,但还是有很多灾区民众冒险逃往内郡,就是担心鲜卑骑兵突然杀到。

    两个乡镇据点各有数十人接受邀请,决定跟随磐石营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满意,但曲晨也无可奈何,只得率部继续赶往其它据点。

    又跑了几个乡镇,队伍里的乡民增至200余人。

    日影西斜,天色不早,曲晨收兵还营。

    今天有向导帮助,但收获比首日少了许多,让曲晨意识到,进入灾区接引难民没有先前预计的那么容易。现在想来,昨天满载而归有一些运气成份,但运气不会每天都那么好。

    收获不怎么样,却首次有战士阵亡。

    整天的行动中,逐鹿军先后三次遭遇狼群,其中有一次被狼群伏击,磐石营来不及列阵,三名士兵战死,二十多人受伤。这次伏击给磐石营提了个醒,让大家明白,战场是多么地残酷。

    伤亡无法阻挡逐鹿军完成任务的决心,行动继续。

    第三日,接到300多人。

    第四日,接到200多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效率无法让曲晨满意,他决定改变策略。

    (上月原放言还清欠下的22更,结果仅还了1更,节操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没状态,憋不出来,头发也掉了n根……

    奇怪居然没有被谴责,各位的大度让猫汗颜。

    21+3章月票更,24章了,我慢慢还。)(未完待续。。)rw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