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79章 接引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冀州北部,一支部队沿着河岸前行。

    队伍中有一位蓝袍青年,眼神灵动,意态悠闲,他嘴里叼着一截草茎,随性而洒脱。蓝袍青年单手提着一柄大戟,看起来轻飘飘地毫不费力,河边土地松软,他一路走来踩出的脚印比所有人都深,可见那柄大戟,未必象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没有份量。

    “王戣,还有多远?”蓝袍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王戣紧跑几步,道:“二将军,渡口快到了,我们过了清河就进入幽州,前面是漂榆邑,属渔阳地界。”

    青年懒洋洋道:“过了河随时可能遭遇狼群,让大家小心点,打起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戣是逐鹿领第一位转职武将,这位蓝袍青年当然就是曲晨。曲晨和鱼不智义结金兰,三兄弟中排行第二,领地内与曲晨相熟的人,都喜欢唤他为“二将军”。

    曲晨和王戣率部北上,准备进入幽州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飞鱼领自创建以来,一直面临人口不足问题,前段时间冒险进入黑山军控制区掳掠乡民,勉强凑够了飞鱼领晋级一级城市需要的人口。升级完成后,部分乡民被调去充实两个附属领地,飞鱼领人口呈空壳化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需要不断发展。

    飞鱼领周边地形,决定了修建石制城墙能占到不少便宜,南北两面山壁是天然的城墙,减少许多工程量,既节约建设资金,又能大大缩短工期。这意味着,飞鱼领能更快完成建筑工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制约飞鱼领升级的最大短板,反而是人口。

    特别领地规模随主据提升,逐鹿领已经是二级城市,飞鱼领也可跟进,但领地升级的几个前提必须齐备。对飞鱼领而言,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,就是尽快提升领地人口规模。

    曲晨想接着薅黑山军羊毛,被荀衍否决。

    在黑山军地盘掳人,风险巨大,走漏消息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上次得手,是因为黑山军没有防备,可五个村庄的乡民一夜之间消失,傻子也知道有人在挖他们墙角,必定会追查此事,并严加防范。短时间内再打黑山军主意,稍有不慎便会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幽并狼灾,鲜卑入侵,灾民纷纷逃离,让荀衍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飞鱼领在渤海郡。

    渤海郡与幽州渔阳郡和广阳郡接壤,就在灾区边上,接收灾民不犯法,风险为零,碰到这样的机会,荀衍自然会想尽办法捞好处。

    考虑到飞鱼领需要尽可能保持低调,而且领地人口缺口非常大,荀衍摒弃了在边界地区招揽难民的常规方法,决定让磐石营主动进入灾区,直接在灾区接收难民并保护他们脱离险境。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,既可以避免在边境地区与众多领地竞争,又能获得更多难民。

    在边境守,相当于守株待兔,那些地方桩太多,兔子撞哪根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进灾区救人,收益有保障,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没有竞争对手,不是这个主意没人想到,而是风险太大。

    狼灾刚爆发时,也曾经有安全区的领主派部队进入灾区,试图抢头食,结果被疯狂的狼群搞得欲仙欲死,只得仓皇撤退。鲜卑入侵的消息传出后,更没有哪位领主愿意派军队进入灾区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那些领地没有足够的实力。

    荀衍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,逐鹿军有充足的底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曲晨等人出现在交界地区的原因。

    飞鱼领成为一级城市后,仅靠从益州带过来的500磐石营,已难以担负起守护城市级领地重任。有鉴于此,尽管飞鱼领人口不富裕,荀衍还是征召了500新军,将飞鱼领军力扩充到1000人。一级城市拥有一千兵力,无疑是极少的,但荀衍知道逐鹿领开销甚大,能省就尽量省一些。飞鱼领易守难攻,现阶段一千磐石营已足敷所需。

    本次行动,飞鱼领出动了600战士,占特别领地总兵力六成。

    部队沿着清河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清河是渔阳郡和渤海郡界河,下游直接汇入渤海,到达飞鱼领月亮湾;上游连通笥沟和泉州渠,也可通向渔阳郡中北部的泃河水或潞河。逐鹿军选择进入渔阳郡而非广阳郡,就是看中渔阳郡河网密布,便于水路接应。

    渡口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野渡,位置比较偏僻,只有两条渡船。部队花了小半天时间,才顺利渡过清河,进入幽州地界。

    50名磐石将士被留在清河南岸。

    他们的任务,是在安全的清河南岸建立一个接应点。

    稍晚一些时间,从月亮湾出发的渔船,将沿着清河出海口逆流而上,为接应点送来各种物资,并留在接应点待命。逐鹿军从灾区带回来的难民,会先被送到接应点,部队得到休整后,从接应点获得粮食和兵甲物资补给,再次进入灾区,而渔船会载着难民返回特别领地。

    行动开始前,荀衍便做好了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,就看逐鹿军能够在灾区接引出多少难民。

    过河之后,磐石营进入临战状态。

    漂榆邑在渔阳最南端,但灾区各县都有狼群出没,这片土地并不安全。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遭遇狼群,看似平静的地方,或许就有狼群在阴暗处蠢蠢欲动,如果掉以轻心,很可能付出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逐鹿军行进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曲晨计划白天在灾区搜索,天黑前退回清河南岸的接应点,部队可以在安全的南岸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,无需提防晚上被狼群袭击。这样一来部队就只能在白天行动,搜索时间短,行动必须加快。

    前进不到五里,逐鹿军便遭遇了狼群。

    一百多只野狼在山野间游弋,以灾区刷新狼群通常标准看,这个狼群规模不大。狼群数量远低于逐鹿军人数,而且逐鹿军全副武装,杀气腾腾,一看就知道不好惹,但这些畜生想必是横行惯了,或者难得在野外遇到这么多猎物,跟着部队行进了几百米,终于按捺不住,发动了进攻。

    它们显然严重低估了逐鹿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逐鹿军只出动了一个百人队,由王戣率领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狼群留下数十具同伴尸体,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散去,在远处呜呜哀鸣。逐鹿军仅两名士兵因为慌乱受了点轻伤,便干脆利落地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初战告捷。

    与狼**过手后,发现它们并没有想象中可怕,将士们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,再没有遇到狼群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减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发现系统村庄!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村庄,相当于二级村庄规模,只是看不到半分生气,一番搜索后,证实村庄内人去楼空,已经是一个废弃村落。很多细节不难看出,村庄被废弃的时间不长,村中npc乡民应是无力抵御狼群的袭击,不得不离开这个危险的据点。

    村庄级领地,很难在狼灾中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在此逗留,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逐鹿军先后发现三个村庄,可无一例外,村内已没有乡民。队伍显得有些沉闷,狼灾的严重程度,超出了大家的想象,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。除了系统村庄,逐鹿军还沿经一个玩家领地,玩家领地不是逐鹿军的目标,特别领地不宜太过张扬,尽可能避免与玩家势力打交道,部队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但曲晨很快发现,想保持低调有时也是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狼群围攻目标是领地,只有领地才有它们需要的食物,玩家不在狼群的美食名单。狼灾把领主玩家搞得焦头烂额,幽并两州的自由玩家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,大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,各练级点依然是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    据点可以绕开,遍布大地图的自由玩家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绕过。

    当几乎所有领地军队都龟缩不出的时候,一支数百人的小部队在野外大胆穿行,顿时变得格外醒目。就好象黑暗的房间里,突然点亮了一盏灯,想不让人注目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哟,这是哪家的兵哥哥?”

    “胆儿挺肥啊!”

    “四五百人在野外没被狼群叼走,这不科学!”

    “我们看到的肯定是一支假军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逐鹿军风一般跑过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发现一个乡镇级据点。

    乡镇正被狼群围攻,一级乡镇还没有木制围墙,低矮的栅栏难以阻挡狼群,或许是因为此前就被狼群光顾过,一些破损栅栏未能修补,整个防御系统漏洞百出。粗略观察,围攻乡镇的野狼数量至少在四百只以上,这介多个狼群同时发起进攻,镇内守军竭尽全力,还是没有办法堵住所有缺口,少量野狼从残破的栅栏钻入镇内,引得镇内平民哭喊尖叫。

    逐鹿军赶到时,情况已非常危险!

    “军团技——合力!”

    军团技在狼群最密集的区域爆裂,上百只野狼被秒杀。

    原来战斗最激烈的地方,忽然安静了下来,片刻前还在苦苦抵抗狼群的守军,忽然失去了对手,茫然举目四望。军团技爆裂时发出巨大声响,也引起了狼群的注意,大量同伴诡异死亡的事实让狼群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整个战场都停了下来,仿佛守军和狼群都被施了定身咒。

    但是,“定身咒”持续时间,只有短短的两秒。

    狼群开始躁动。

    同伴的死亡不仅没有震慑到它们,反而激起了狼群的凶性。

    几只凶猛的头狼发出凄厉的长嗥!

    精疲力竭的乡镇守军看到,狼群停止了对乡镇的进攻,它们转过身去,扑向镇外的那支部队。有些反应快的守军将士开始反应过来,正是镇外那支部队及时赶到并出手,对狼群造成极大伤害,愤怒的狼群要展开报复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在低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更多人回过神来,喊声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栅栏内的人越来越多,不仅有士兵,还有很多平民。

    狼灾爆发这么久,大家很清楚狼群的可怕,利用地形防御起来已不易,但在无险可守的野外,想打退狼群的进攻,难度系数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。被激发起凶性的狼群盯上,更加危险!

    镇外部队有数百人,只要不自乱阵脚,有能力击退狼群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数百只有着血盆大口和锋利牙齿的狼群,多少人能保持足够冷静,镇定自若地与狼群周旋?一旦露出破绽,就意味着流血。镇内守军和平民,不知道镇外部队会付出多大代价。

    让大家稍感安慰的是,那支部队很沉稳,至少看起来是那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情形,让镇内军民惊讶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在狼群接近的过程中,他们迅速完成了列阵。

    刀盾、枪矛依序阵列在前,大盾在最前方连成一片盾墙,枪矛或从盾墙缝中伸出,或架在前排战士肩上斜指长空,弧形防线很快结成。在防线身后,弓弦震动传出的“嗡嗡”声响起,开始射杀狂奔而来的狼群。

    弓箭手才射出三轮,狼群已迫近防线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几只野狼高高跃起,凌空下扑!

    十多只枪矛猛地刺出,狠狠地捅进野狼体内,那几只凌空扑击的野狼被定格在空中,哀嚎着,不断挣扎。枪矛很快收了回去,野狼坠地,眼见得不活了。

    更多野狼扑至!

    枪矛如毒蛇般不断刺出,收回,收割着狼群的生命。偶有逃过枪矛阻击的野狼,也无法突破盾墙的防御,还有幸体验到被刀手剁击是何等酸爽。如果说狼群攻击象潮水般猛烈,那么弧形防线就象礁石般坚韧,任惊涛拍岸,礁石仍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鱼不智为磐石营取番号时,对他们的寄望,就是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随着大量野狼被杀死,攻势减弱,磐石营开始主动前移防线。

    狼群的凶性,被磐石营血腥的屠杀面前,反而成了它们的催命符。

    这是一边倒的屠杀!

    狼群损失惨重!

    头狼发出了撤退信号。

    但撞到曲晨手上,想退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磐石营愉快地屠杀着狼群,前面的战斗他没有插手,曲晨无聊了很久。见狼群想退走,本方军团技冷却时间已过,他顺手又放了一个军团技,为狼群热烈送行……

    四百多只野狼,最终活着离开的只有三十多只,有一个狼群全灭。

    磐石营防线始终稳固,未被狼群突破,仅数人轻伤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过这支部队的战斗后,镇内军民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镇内才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