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75章 墨家长老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鱼不智匆匆离开黄巾山寨四层

    他已在双倍练级点连续奋战多日,徐庶通过天下众找他,鱼不智心知必定是有些状况,赶紧赶回领地。

    回到城主办公室,房间内已经已经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徐庶、易风、老游侠和徐飘渺悉数在场,还有一位陌生老头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家满脸皱纹,牙齿几乎掉光了,身上黑袍是典型的墨家款式,或许是因为穿得太久的原因,洗得有些发白,还能看到几个补丁。黑袍老头左袖空空,竟是只有一只手臂。鱼不智进来时,他与老游侠谈笑正欢,徐飘渺恭恭敬敬地站在独臂老者身后,就象一个打杂的家仆。

    鱼不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墨家的高手到了!

    被派来对付双魔的墨家高手,看起来辈份不低,难怪徐庶会找他回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见鱼不智进来,徐庶、易风和徐飘渺纷纷打招呼。

    鱼不智笑着点头回应,快步来到独臂老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衣着打扮,这位应是墨家前辈吧?”

    “本门独臂长老,刚从宗门赶过来。”徐飘渺在旁引见。

    “在下鱼不智,见过长老!”

    “城主客气了。”独臂老人笑着,微微颌首。

    独臂老人的经历,颇有几分传奇色彩。

    老人原名本不是独臂,他曾是游侠会成员,亲身参与追杀双魔的行动,是最终活着回去的七个人之一,当时还是一名高级武师,在那次行动中丢了一条手臂,返回宗门养伤。他天赋极高,20多岁就有高级武师巅峰水准,只是始终未能获得突破契机,在高级巅峰水准一卡就是30年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此生都没有办法一窥大师级门径。

    追杀双魔让他失去了一条手臂,却也让他收获与大师级高手生死相搏的宝贵经验。战斗结束后,他返回宗门养伤,不久便传出他顺利突破瓶颈,晋级大师级武师的消息。“独臂长老”的名号是他自己所起,据说是为了记念为诛杀双魔而战死的游侠伙伴,久而久之,再无人叫他本名。

    鱼不智后来才知道,独臂长老是墨家目前仅有的大师级武师,晋级大师后便退出游侠会,坐镇宗门,相当于宗门镇山武力,未出墨家山门半步。这次墨家让他驰援逐鹿领,足见墨家对双魔现世的重视。

    双魔不敢到逐鹿领撒野,墨者倒是可以继续去木角领报复,但那边有两位大师级武师,要求独臂长老一挑二是不负责任的做法。鱼不智遂劝说独臂长老,暂且在逐鹿领休息一段时间,等待机会与逐鹿领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独臂长老明白此事不可操之过急,当即应允。

    长老带来了禽迪近况。

    禽迪确实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对机关术一道有着惊人的天赋。机关术造诣越高,禽迪修为不足的短板越明显,考虑到禽迪性情外柔内刚,紧急情况强行施展禁忌秘术,眉毛都不会皱一下,他的修为越高,宗门反而更加担心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现在的禽迪,机关术造诣和刚回宗门那阵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可越是厉害的机关术,越需要修为支撑。

    禽迪在逐鹿领那会,强行施展一些禁忌秘术会留下暗伤,还可以调治。他回去后博览历代墨家先辈手札,包括巨子手札,天知道他掌握了哪些丧心病狂的秘术,以他的修为如果强行施展,恐怕不是留下严重暗伤的问题,而是能不能保住性命!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到一位天才弟子,宗门对禽迪的安全极为重视。

    墨家开启宗门秘库,数百年积累下来舍不得用的天材地宝,不要钱似的往禽迪嘴里塞,目的只有一个,帮助禽迪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独臂长老最后道:“双魔出世的消息,我们没有告诉小迪,以免他分心。”

    大家理解墨家的苦心,两个以凶残嗜杀闻名的大师级高手,令人担忧,确实不宜让禽迪知道这件事。墨家派出了宗门仅有的大师级武师过来助战,已经表明了他们对逐鹿领的最大支持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后,老头带独臂长老去他的小院暂住。

    两人曾并肩战斗,也曾生死相随,阔别十余载后再次相见,分外亲切。

    徐飘渺跟着离去,徐庶和易风却是没动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庶道:“主公,张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行政中心等候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很快见到张忠。

    张忠前番奉命外出,寻找曾经被黄巾军开启的玄武魁塔和青龙魁塔,争取为逐鹿领所用。鱼不智从荀衍口中得知,玄武魁塔未能开启,张忠又赶往扬州丹阳郡秣陵,试图开启青龙魁塔,过了这么久,终于回到领地。

    领主面板可以看到部队情况,包括得到的各项加成。

    从领主面板上不难知道,张忠未能开启新的魁塔,行动失败了。

    鱼不智需要知道,失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忠满脸的挫败和羞愧:“青龙魁塔与玄武魁塔一样,在下找到了地方,在外面用尽所有办法,魁塔始终没有回应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皱眉道:“没有回应…原因?”

    张忠显然有思考过这个问题,沉声道:“属下此前没遇见过这样的问题,有一些想法,但纯属猜测,到底对不对却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他的猜测有四。

    1、黄巾主力失败,但还有其他黄巾军活跃,可能被视为黄巾依然存在,魁塔并非处于无主状态,因此始终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2、或许魁塔重新认主前有冷却时间。

    3、问题可能出在逐鹿领本身,即逐鹿领是否满足开启更多魁塔的条件。

    4、有人抢在逐鹿领之前,成为玄武魁塔、青龙魁塔新主人。

    诚如张忠所言,每一条看似都有一定道理,但都没有靠谱的论据支撑,虚无飘渺,云山雾罩,全是他的片面猜测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对视一眼,均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们看得出来,张忠也非常困惑,徐庶曾经私下问过与他同行的墨卫,张忠发现魁塔不作回应那几日,几乎崩溃。他原本就是个半吊子,碰到这种情形抓狂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温言劝慰一番后,挥手让张忠回道观。

    徐庶道:“还有一事,需向主公报备。”

    “元直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领地有一位乡民,形迹可疑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个激灵,脱口而出:“别人安插的内奸?”

    “内奸说不上,就是行踪比较诡异,情况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夜雨镇。

    夜雨镇是逐鹿领第二附属领地,前不久升到三级乡镇,领地规模大增,易风从友好领地调因了大量乡民进驻,夜雨镇顿时变得热闹起来。每一位新来的乡民都知道,镇长的儿子独领一军,深受领主大人看重。

    儿子争气,夜雨镇升级,可谓好事成双。

    然而,镇长王栋脸上,最近却看不到多少笑容,总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    据镇内老乡民说,夜雨镇刚升级那会,王栋一天到晚都乐呵呵的样子。某天被徐先生叫人唤他去主城,从逐鹿城回来后,王栋开始变得心事重重,经常独自在榖仓外一站就是大半天,象是在看大家干活,又象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有夜雨镇的老乡民私下问王栋,是不是王平犯了什么错。

    徐庶是领主大人心腹,逐鹿军主帅,是小王平直属上级,徐庶把王栋唤去后便出现这种情况,很容易让大家朝那个方向想。

    王栋对此矢口否认,声称没有这些子虚乌有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肯说,其他人也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王栋最近心情不大好,但乡民们显然脑洞开得过大,徐庶找他去谈话,谈的事情跟王平无关,而是跟夜雨镇某位乡民有关。

    王栋被告知,刚到夜雨镇定居的乡民里面有一人可疑,让他注意观察。

    徐庶不仅是逐鹿主帅,同时主持情报中心,他从一些情报中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一则“夜雨乡民误入雾林”的消息,引起了他的关注。

    来自夷民定居点的报告,某日他们穿越雾林,前往谷底溶洞的过程中,发现身后似乎有人跟踪。夷民们佯装不知,设下埋伏,将跟踪者当场擒获,一问才知,那名青年是逐鹿乡民,刚被分配到夜雨镇,趁闲暇时间跑到白虎山熟悉地形,见夷民进入雾林,一时好奇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夜雨镇紧靠白虎山,新来的乡民跑山里玩耍,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在确认过对方身份后,夷民们告诉那名青年,雾林里没有什么好看的,他们担心那青年在雾林中迷路,特意让一位夷民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夷民们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,徐庶却敏锐地嗅到一丝异样气息。

    徐庶不动声色,让当日遇见青年的那些夷民,借故到夜雨镇办事,前后用了两天时间,终于暗中查探到“误入雾林”的青年身份。

    青年名叫荀源。

    顺着身份查下去,更多疑点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荀源是在逐鹿领升到二级城市后,刚加入领地的新人,成为逐鹿人还不到一个月,但是,夜雨镇不是他定居的第一个附属领地。荀源到领地后,最早是被安置在草本镇定居,不久转到夜雨镇。

    草本镇镇长华老汉告诉徐庶,荀源被送出草本镇,是因为他并非药农。

    “不是药农,为什么会送到你那里?”徐庶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加入领地时,一身的药农打扮,行政中心的官吏就把他送过来了。可到了草本镇一试,他连很多常见药草都不认识,如何种植药草他也不懂。草本镇升级后需要人手,我本打算找个高级药农带带他,问他愿不愿意学,荀源考虑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表示没那个必要,我只好把他送回行政中心。”

    没有药农技能,没有成为药农的意愿,怎么会被行政中心送到草本镇?

    行政中心归易风管,徐庶马上找到易风。

    通过乡民登记簿查到经办官吏,询问当时情形。

    荀源加入领地时间很短,领地每日刷新流民数量有限,经手官吏应该能提供些线索,把经手官吏叫过来一问便知。经办官吏对荀源印象很深刻,他告诉大家,荀源来到逐鹿领时非常落魄,看起来又累又饿,跟平常出现的流民有明显不同,他来到领地时就是药农打扮,背着装草药的竹篓。

    “荀源当时对属下说他是药农,我们才把他送到草本镇,他被草本镇退回行政中心的时候,我还纳闷记录时他乱讲话……”经办官吏很委屈。

    荀源身份有问题,已经是确凿无疑了。

    徐庶并没有急着收网,调查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荀源最早进入徐庶视线,是因为他进入雾林,徐庶命令情报中心官吏,回顾了近段时间与“雾林”有关的所有情报,发现近期在多份情报中出现“采药人误入雾林”报告!

    顺藤摸瓜查下去。找到那些当事夷民,夷民们回忆遇到采药人的情形,众口一词说,采药人是一名青年,他们描述的体貌特征与荀源惊人地相似。徐庶让曾经帮助过“采药人”的夷民悄悄认人,包括阿朵在内的夷民,大多非常笃定地告诉徐庶,他们当时遇见的就是荀源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显示,荀源对雾林有异乎寻常的兴趣。

    根据这些线索,徐庶推断出荀源加入逐鹿领的动机:对方先前假扮采药人进入白虎山,多次尝试潜入雾林,却因为浓雾中难以辨别方向,未能实现目的。荀源发现,逐鹿领的夷民在雾林内来去自如,索性加入逐鹿领,从此不受浓雾影响,可即使如此,雾林中还是很容易迷失方向,他就想跟在夷民身后,进入雾林深处。

    如果荀源听到这些话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徐庶的判断全中!

    在众多琐碎情报中敏锐锁定异常,顺藤摸瓜,穷追猛打,通过自己的分析让真相逐渐显现,这就是王级谋士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徐庶也有不明白的地方,那便是荀源的动机。

    他锲而不舍地闯雾林,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是为了白虎魁塔,抑或是雾林另一端的山谷溶洞?

    荀源是普通人,危险系数不高,徐庶决定放长线,派出高级武师盯着,看荀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既然是长期监视,免不了和夜雨镇长打个招呼,顺便让王栋平日里也多留意一下。

    得知夜雨镇居然藏着一名可疑分子,王栋感觉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夜雨镇长最近的焦躁,都是因为荀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