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74章 灵帝驾崩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!

    天象事件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交州郁林郡出祥瑞的那个县,玩家们固然笑逐颜开,遭遇狼灾的幽并,玩家们似乎也不是太担忧,反而有点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从系统公告的讯息看,受狼灾影响的只是领主玩家。

    但玩家早已有共识:游戏中的天灾,往往代表着机遇。

    第一波天象事件中的鼠患,曾经让灾区玩家头大如斗,但鼠害最终导致人口、人才资源重新分配,事实上有效推动了资源整合,帮助周边领地快速发展。升到乡镇级的前一百个领地,来自益州的领地占比超过三成;前一百个城市级领地,益州占比刚好两成。

    狼灾也是生物灾害,玩家势力具备以自身力量减轻伤害的能力。

    狼区不会管哪些据点是玩家的,哪些是系统自然生成,玩家领地受灾,系统据点也会受灾,缺乏自卫能力的系统村镇,抵挡狼群攻击会更加困难。一旦损失超过他们的承受力,系统据点的npc很可能选择离开,就象巴郡鼠灾肆虐时,大批npc纷纷逃离灾区那样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周边领地吸收人口和人才的机会便到了。

    没有天象降临的区域,玩家们普遍感到失望。

    “求天象!”

    “求受灾!”

    “浮屠魂淡,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尼妹,为什么劳资碰不到天象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州,江南领。

    黄巾战役中,江南领位列功勋总榜第四位,未能挤进三甲。

    江南领主金坷垃并不觉得遗憾,他得到了更想要的。

    与战役奖励名次提升相比,如何留住那名历史人物,才是关系到江南领未来发展的头等大事。在双方约定截止日到来之前,金坷垃上演苦肉计,最终那员少年战将接受了金坷垃的邀请,正式投效江南领。

    系统更新,历史进程推进,昔日少年已长成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在江南领街头快步行走,与黄巾战役时相比,他个头长高了一截,气度也更加从容稳重。青年双手很粗糙,尤其是右手,指掌间遍布着老茧,那是他苦练射术留下的痕迹,如同战士的勋章。

    青年走得非常快,领主办公室门虚掩,他在外面叫了一声,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金坷垃问道:“西河郡紧靠鲜卑草原,直面狼灾,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青年武将道:“主公勿忧。已经打退了狼群三波进攻,江南领固若金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附属领地也没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江南领防御体系是属下创建,不敢说滴水不漏,但抵御狼群袭击绰绰有余。以狼群这几波进攻展现出的战斗强度,一千守军就能让它们无功而返,江南领稳如泰山,主公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听到青年战将这番话,多半会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江南领是城市级领地,附属领地非常多,江南领的石制围墙没有合龙,主据和10多个附属领地都需要应对狼群进攻。这么多地方,青年武将表示1000人就能胜任,相信会让许多拼尽全力却疲于奔命的领主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说的1000人不是勉强守住,而是“稳如泰山”。

    姑且不讨论领地军队战力上的差异,狼群有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,青年武将认为一千人足矣,平均算下来每个据点驻军不到百人。百人规模的部队,遇到狼群进攻很难说不会出差子,这又涉及到据点间呼应和增援,牵一发而动全身,足见他对江南领的防御体系非常有信心。

    金坷垃却是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对青年武将非常放心,说一千人能守住,绝不会是信口雌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不妨多做点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青年武将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幽州,布兵领。

    领地里每位乡民都知道,领主大人对水师的重视胜过一切。

    官吏需要找领主时,如果他没在办公室,已经习惯性地往码头跑,好好如果不在码头,就在去码头的路上。

    天象事件发生时,好好正在码头上检阅水师。

    好好至今没有办法实现“让水师到大海深处浪”,不是他打起了退堂鼓,而是船坞升级速太慢,还造不出合格的战船。硬件暂时跟不上,好好城主卯足了劲拼软件,水师训练量嗖嗖往上加。

    今天,原计划是水师出海拉练的日子。

    狼灾侵袭幽并二州的消息传来时,布兵水师恨不得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布兵领在渔阳郡,渔阳南面临海,北面与鲜卑草原相连,需应对狼群威胁。发生如此严重的灾害事件,每个灾区领地都需小心应对,以免遭遇严重损失。也就是说,这趟出海拉练应该取消才对。

    水师将士彼此使着眼色,表面上仍站得挺拔笔直,实则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开着小船出海拉练,迎接海上风浪的洗礼,堪称地狱般的旅行,每一次拉练都让水师将士们吐得昏天烟地,全程凌虐,生不如死。偏偏领主登陆倭岛的梦想不象是说说而已,水师拉练频繁,水师被折磨得苦不堪言,

    终于有机会逃过一劫!

    码头上,好好摸着下巴:“哎哟,狼群来了!”

    水师武将忙道:“是啊,主公,草原上的狼群凶残得很!不但咬牲畜,还会咬人,一定得小心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渔阳最南端,狼灾应该没有北方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属下听说,狼群可日行数百里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部队能挡住吧?”

    水师武将大义凛然道:“总不能任由它们袭击领地!身为军人,有敌来犯当挺身而出,肝脑涂地亦不能退缩半步。大人放心,我等愿与恶狼死战,哪怕战至最后一人,也要护得领地乡民周全。”

    附近的水师将士听到这番话,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狼群凶残,那也得看对谁,在什么地方遇上。

    普通乡民在野外遇到狼群,被袭击的可能性很大,但训练有素的军队,根本没有惧怕狼群的道理,倘若只是在领地做做防御,不需要暴露在野外,风险非常小。

    水师武将这么讲,分明夸大了风险,是为了让领主将部队留在步兵领。

    果然,好好面现感动神色:“大伙还真是忠勇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!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是水师,防御狼群的任务,交给其他部队就行了。水师嘛,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,继续训练吧。”

    水师武将大惊,忙道:“主公,狼群凶猛,还是让我们留下吧!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狼群凶猛,你们更不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好好没好气道:“辛辛苦苦练出来的水师,要是不小心被狼群叼走几个,我找谁说理去?狼灾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,这样吧,为了保证水师的安全,,让你们在海上多呆一段时间,本次拉练距离增加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马上登船,出发!”

    水师武将泪流满面,是逃不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好好对水师将士如丧考妣的神情视而不见,施施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跟哥玩心眼,你们还嫩得很呐……”

    狼灾,远比大家预想的可怕。

    成群结队的野狼潮水般掠过大地,对沿途遇到的据点展开无差别攻击,许多据点出现牲畜和人员伤亡,人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野狼个体实力不是太强,但数量多得没有天理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动物,数量多到一定程度,威胁性都会呈几何指数上升。此前巴郡的鼠潮都能逼得npc背井离乡,一刀峡的战斗,一些賨人勇士都断送了性命,何况幽并闹得还是狼灾。

    地方军队和领主部队很快与狼群接战。

    狼群的尖牙利爪,在全副武装的军队面前吃到苦头,一次次折戟沉沙,一个又一个族群遭受重创,最后不得不跑开,在远处哀嚎,就象一支被打残了的部队,既凄惨又悲凉。可是,当第二天太阳爬上地平线,狼群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,它们又恢复了元气,满血回归。

    没有人喜欢面对永远杀不完的敌人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狼群基本遵循着集体行动的传统,族群数量并非无限。每个县的狼群数量大约在5到8个,以县为界,它们不会跑出自己的区域。狼群数量低于玩家领地数量,而且系统据点也是它们的攻击目标,大大分担了灾区玩家领地压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并不是所有玩家领地都需时刻抵御狼群。

    运气好的话,被狼群攻击的频率会很低,有些领地一整天都不会有狼群光顾;遇到点背的,被多个狼群从黎明围攻到日落,也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    单个狼群的野狼数量,通常在100只到300只之间。

    狼群损失会在第二个游戏日开始时恢复,玩家据点要想多些安稳时间,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杀伤狼群,减轻它们的威胁。

    领地军队战斗力,对野狼有压倒性优势,只要部队时刻保持严整阵形,不出现大的纰漏,狼群很难对领地军队制造较大杀伤。理论上,即使是一个一级乡镇,也有抵御狼群、保卫领地的能力,系统不会让狼群强到可以轻易摧毁一个低级别领地,否则,玩家的唾骂足以将论坛淹没。

    可理论毕竟只是理论,实战中,往往有各种各样异常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狼群有没有发动偷袭、领地防御体系是否合理、面临考验时的选择是否正确、狼群的攻击强度和频率……每一个因素,都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总的来看,玩家领地具备抵御狼群的能力,只是过程中难免出现伤损。

    受狼灾影响最大的,是系统据点。

    乡镇级据点还勉强能自保,村庄级据点却没有那么幸运,一旦被狼群盯上,村里的牲畜基本上没可能保住。好在狼灾刚刚爆发,还有大量牲畜为狼群提供食物,乡民们只要关好门窗躲在屋内,大多能撑到狼群离去。

    牲畜吃完了呢?会不会袭击人?

    即使它们不袭击人,牲畜都没有了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

    狼灾开始后,很多系统村庄开始举村逃难,乡民们或前往乡镇或县城,或就近找玩家领地定居,甚至干脆逃往灾区之外。

    灾区的人口、人才资源分布,正悄然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幽并地区领主们忙碌着,其他地方的玩家则大多很无聊。

    直到又一则全国系统公告出现:皇帝死了。

    汉灵帝终于不负众望地走完他荒淫奢侈的人生历程。

    灵帝死前已重病在身,群臣请他立太子,还没等他作出决断,4月11日便在嘉德殿一命呜呼。由于未确立太子,皇位继承者一时间悬而未决,宫廷内外,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继承者会在两个皇子中产生。

    一个是刘协,另一个刘辩。

    刘辩是何皇后所生,先皇嫡子,刘协是王美人所生,董太后亲自抚养。

    一个是皇后之子,另一个有皇太后撑腰。

    按理说,先皇嫡子继承皇位更有优先权,但灵帝在世时,认为刘辩为人轻佻,缺乏威仪,有心立刘协为帝,一些大臣和宦官知道他有这份心思。灵帝病重时,把刘协托付给蹇硕,蹇硕是上军校尉,西园八校尉之首,连大将军何进都要听他调遣,足以看出灵帝对刘协的器重。

    蹇硕想立刘协为帝。

    要立刘协,必须先杀大将军何进,否则何进必定站在妹妹何皇后那边。

    刘辩为皇后嫡子,有优先继承权;蹇硕是太监,知道很多大臣不喜欢宦官权力过大,支持他立刘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不过,只要提前杀掉何进,兵权尽在他手中,就算大家有异议,也没有能力阻止他立刘协。

    灵帝死时,蹇硕正在宫中,他没有立刻公布皇帝死询,派人去接何进,说是要和他商议事情,何进立刻乘车前往。蹇硕的司马潘隐与何进早有交谊,在迎接他时用眼神示意。何进大惊,驰车抄近道跑回自己控制的军营,率军进驻各郡国在京城的官邸,声称有病,不再进宫,这才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蹇硕未能暗杀何进,只得公布皇帝驾崩,立刘协为帝的念头宣告破产。

    4月13日,皇子刘辩继位,这时他只有十四岁。

    刘辩继位后,尊称母亲何皇后为皇太后。何太后临朝主持朝政,大赦天下,改年号为光熹。封皇弟刘协为勃海王,当时他只有九岁。任命后将军袁隗为太傅,与大将军何进共同主持尚书事务。

    新的历史篇章,就此展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