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67章 掳人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冀州,

    中山是汉朝的一个封国,治所卢奴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因时任中山王无子几经废止,王莽建立新朝后也曾废除中山国。从刘秀之子刘焉(和现益州牧非一人)徙封中山王开始,先后传夷王刘宪、孝王刘弘、穆王刘畅和节王刘稚,至今已历五代。不过,刘稚至今还没有儿子,中山王这一脉又面临刘稚死后被废止的尴尬。

    近年来,中山国局势并不稳定。

    中山位于太行东麓,黑山军崛起于太行山脉,中山国遂成为黑山军活动最频繁的五个郡国之一。黑山军声势浩大,中山郡国兵不是黑山军对手,唯一能做的事大概就是祈盼黑山军不要惹事,即使张燕被封为平难中郎将,管理黄河以北山区行政和治安,中山国被黑山军劫掠的事也屡有生。

    “管理山区行政和治安”,就是朝廷拿在太行山区活动的黑山军没办法,变相承认黑山军对山区的统治权。黑山军跑到平原地区抢掠,地方官军最多就是硬着头皮坚守驻地,断然没有主动进入山区的底气。

    长久以来,向来只有黑山军打人,没有人敢招惹黑山军。

    安国县,是中山国东南部的一个县城。

    曲晨率领磐石营穿过河间郡,潜入安国县境内。

    这里西依太行山,东靠河间郡,安国县城在郡国兵手中,该县西部山区里的系统村镇受黑山军统治。逐鹿军可以在这里得到需要的人口,事成后带乡民返回飞鱼领,路程也比其他黑山军控制区近一些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行动,逐鹿军做了充分准备。

    冀州特别领地军力有限,仅五百磐石营,这次曲晨带来了四百人。

    四百磐石营皆着便装,不带军旗,藏匿好武器,化整为零潜入到这里。中午时分最后一批战士抵达集结地点,曲晨没有立即下令展开行动,让大家继续休息,养精蓄锐,等待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太阳西沉,天光渐暗。

    逐鹿将士用过晚膳,等待曲晨出行动的命令。

    几条矫健的身影,在山石林木间疾奔跳跃,不一会来到曲晨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戣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戣道:“黑山军巡逻队早在太阳落山前就回了山谷,按照他们巡逻的规律,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会来到这片区域。现在附近村庄没有部队驻守,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把他们送走,接应在五里外就位。”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曲晨一声令下,逐鹿军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四百磐石营分为四个百人队,一队人在目标村庄和黑山军驻守据点之间监视敌情,倘若生紧急情况,这支百人队还需要担负阻敌任务,为其他部队撤退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这支百人队,由王戣亲自率领。

    在冀州特别领地,王戣是仅次于曲晨的武将,虽说与曲晨之间差很远,但在转职武将中却是扛把子一般的存在。众所周知,曲晨一直希望带骑兵,冀州磐石营直接扔给了王戣,王戣也确实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。

    另外三支百人队,按照事先拟定的计划,奔向各自目标。

    曲晨带的百人队,目标是一个三级村庄。

    三十多名磐石营战士,在村庄外围布置好外围警戒区,紧接着更多士兵进入村庄,挨家挨户敲门,让村民们立刻开门,到村内晒坝集合。大群提刀挂剑的壮汉夜入村内挨家敲门,引起村民极大恐慌,很多人以为村庄遭盗贼袭击,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,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磐石营开始使用暴力,将几户人家的房门砸烂,把里面的人拉出来。

    小村内,哭声四起。

    磐石营将士不断催促下,村民们为了避免激怒“盗贼”,不得不走出来。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,可刚才这些不之客已经用行动告诉他们,赖在屋里不会有好果子吃,最好还是乖乖配合为妙。

    晒坝上,村民们被要求立刻跟随队伍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反抗,乱世人命贱如草,无论被带哪里,总比丢命强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形,村庄有些人以前就经历过,这伙不之客虽然冲进村里,逼大家跟他们走,但是,和那些动辄杀人的悍匪相比,今晚这些人不仅没有杀人立威,连殴打欺凌等行径都没有,手段堪称温和。

    磐石营押着村民奔向东边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视线良好。

    慌乱惊恐下,一名老妪不小心跌倒,老妪身后的一名妇人伸手没拉住,一起从小径跌落田间,两人身后的村民滚地葫芦般,连着掉下去七八个。行进中的队伍顿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附近几名手握兵刃的汉子,快步向事地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村民们心头一凛,担心那些滚落田间的人受到伤害。然而,接下来生的事情,完全出乎了大家意外之外。

    几名汉子跳下去,将掉到田里的村民一个个扶了起来,在其他同伴帮助下,将这些滚到田间的村民送回田间小径。这支百人队去的是一个三级村庄,村内乡民有八百余人,百人队要分出部分人手打前站和断后,押送兵力本就捉襟见肘,见状跑过来帮忙的战士只有五个人,乡民们回过神来,纷纷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不一会,掉落的乡民全部被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老妪脚踝扭伤,无法继续走路。

    一名磐石营战士二话没说,背起老妪前行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生后,村民们的恐慌情绪明显减轻,这不是悍匪的作派!再回想起这些壮汉此前种种行为,人们心神大定。有些胆大的村民,开始询问磐石营的来路,以及要把大家带到哪里,让大家做什么。

    曲晨道:“大家不用担心,只是请大家到我们那里定居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做劳役?”

    “为领地工作会有薪水。”

    曲晨的话,让大家安心许多。

    安汉县境内有几条小河,队伍向东行进几里,到达一处河湾。这段原本荒无人烟的河湾里,停靠了几百艘大大小小的渔船。

    海浪镇的渔船全体出动,接应磐石营的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渔船来到这里,克服了很多困难。船队从月牙湾向北,沿漳水入海口分批逆流而上,经过三天长途跋涉,终于从漳水支流来到安阳境这片河道。接到乡民后渔船将原路返回,回程是顺流而下,返程用的时间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在渔民协助下,老弱妇孺有条不紊地登船。

    每当一艘渔船装满人,渔民就会用竹篙将渔船推离岸边,踏上归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不到,所有老弱妇孺被送走。

    村里的青壮男丁被要求在河滩上休息,等候安排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磐石营将士向他们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这些青壮男丁被告知,他们将会被带到某个领地定居,不用再被官府或黑山军盘剥,也不用服劳役。只需为领地工作,就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和优越的福利。得知领地大致薪酬和福利条件后,河滩上响起整齐划一的倒吸凉气声。

    薪酬太离谱。

    高得令人不敢相信!

    没有人敢主动提出质疑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这时候跟劫持他们的人探讨薪酬问题,那是缺心眼的表现,乖乖听着便是。更何况,留下的这些人,几乎都有家眷亲属被装船送走,只要磐石营没有拿起刀子乱杀人,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会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,等候安排。

    这是荀衍的主意。

    磐石营兵少,从黑山军占领区掠走大量乡民,为抢在黑山军现之前远遁,不会有太多时间打消乡民们的恐惧,被迫采用强制手段带他们离开,乡民们必然心存恐惧。只要把老弱妇孺送走,青壮们投鼠忌器,再加上适度宣传减轻他们的恐慌和疑惑,乡民反抗或逃跑的可能性会更低一些。

    把青壮和老弱妇孺分开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尽量保持磐石营建制。

    让老弱妇孺登船,对开船渔民没有威胁,磐石营无需登船护送;可如果让青壮混在里面登船,每条船起码得派一两名士兵护送,既摊分了本就不多的兵力,还会降低渔船运载效率。

    虽说渔船已全体出动,运力还是多有不足,能运走两千人已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批渔船远去不久,另外两支百人队也带着大量乡民,先后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还是一样的流程,老弱妇孺被渔船送走,青壮男丁得到必要的安抚。

    两名带队归来的转职武将,报告本队的收获。

    一名武将很快算出总数,皱眉道:“我们共计掳到大约25oo人,不够!”

    特别领地飞鱼领和两个附属领地,现在总人口约45oo人,即使把附属领地乡民暂时转到飞鱼领,离升级需要的8ooo人口,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。曲晨他们这次的目标,是至少获得37oo人口,现在的收获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逐鹿军必须在这个夜晚达成既定目标。

    如果今晚不能掠走足够人口,明天黑山军巡逻队过来,现几个村庄人去楼空,必定会提高警惕,很难再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掳人。

    曲晨断然道:“这里交给我,你们马上带队赶去四号、五号村庄,要快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转职武将应诺着,带领各自的百人队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与时间赛跑。

    跑到黑山军地盘上掳人,怕是也只有荀衍和曲晨这样的人敢付诸行动。黑山军不是省油的灯,被他们现是谁暗中挖墙角,飞鱼领的麻烦就大了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抢在天亮之前结束行动,全体悄然远遁。

    去四号村庄的队伍最先折返,五号村庄离平原地带更远,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,直到天快亮时才回到接应点。

    负责监视和断后的王戣,也在天亮前返回。

    两个村庄里,共掳到15oo余人。

    第一阶段任务圆满达成!

    老弱妇孺全部被渔船带走,但还有近两千青壮男丁没有办法登船,曲晨等人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把这些乡民安全带回飞鱼领。带着这么多人穿越河间郡,不能引起其他人关注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何况这些乡民还算不上自己人,信任度堪忧,更增加了行动的难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在这里拖得越久,风险更大,必须尽快动身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上路,食物供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好在荀衍对此早有准备,逐鹿军分批潜入安阳县时,很多人假扮商队掩饰身份,租来的驮马包裹里有大量食物。4oo磐石将士分为近百个小队,每个小队带上十几个乡民,牵上几匹运载食物的驮马,看起来就象一支行走四方的商队,虽然驮马少了点,货物少了点,但看起来至少不会很碍眼。

    近百支“商队”沿着不同的路径,分批出,很快离开安阳县境。

    三天后,满载老弱妇孺的渔船,安然在月牙湾登岸。

    第七天,最后一支“商队”平安返回飞鱼领。

    至此,飞鱼领精心策划的掳人行动,取得了圆满成功!

    得到大量人口补充的飞鱼领,终于突破桎梏,晋升为一级城市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6续又有不少领地升级为一级城市,飞鱼领晋级时,已排在5oo名开外,榜上无名。这也正合荀衍的心意,飞鱼领毕竟不是正常领地,作为逐鹿领的“分基地”,孤悬冀州的飞鱼领还是低调点为好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安全,远比升级度重要。

    升级之后荀衍做的第一件事情,是修建石制城墙。

    荀衍对此早有规划。

    飞鱼领位于一个山谷,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,这个山谷并不是很大,如果规划得当,整个山谷都能被置于石制城墙保护之下。前几次领地升级,飞鱼领范围不断扩大,荀衍优先将新增区域向山谷东部延伸,到一级城市,终于将势力范围扩至峡谷口。

    飞鱼领的石制城墙,直接在距离峡谷东面出口百步处开工修建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,一是可以极大减少西部城墙段施工量、节约大量经费,二是对峡谷出口拥有绝对控制力,如果有敌军从峡谷来袭,守军只需在城墙上射箭,就能对敌人带来巨大杀伤。

    修好石制城墙,西面基本可以称得上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逐鹿军只需看好月牙湾一线。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