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54章 审讯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黄义原来是马袁义!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对视一眼,先前关于黄义的种种疑团,顿时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垫江黄巾大本营进攻逐鹿领失败,马袁义遁走,便再没听到他的消息。鱼不智还以为他已返回主战区,没想到,他意然还在益州。

    徐庶曾经对黄义有过深入分析,除指出黄义身份可疑、可能设计害死了朱提叛军前首领之外,还有其他一些推论。

    1、黄义有从军经历,可能是官兵,也可能是某个叛军势力。

    马袁义是张角心腹,是黄义起义的组织者,被派到洛阳为起事做准备。太平道秘密筹划了十多年才发动,将数十万信众分为三十六方,渠帅指挥,有鲜明的军事斗争背景,马袁义作为黄巾起义重要首领级人物,具备军事训练和编组能力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2、黄义对逐鹿领的敌意。

    朱提叛军舍弃主战场直扑逐鹿领,最早开始发起进攻,奋战到了最后,所有盟军退走后还坚持了一段时间,对战斗的投入和坚持比所有盟军都强,战胜逐鹿领的愿望比任何人都强烈。徐庶一度非常困惑,黄义对逐鹿领的敌意从何而来,黄义是马袁义,问题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黄巾起义爆发前,他被派到益州开启白虎魁塔,顺便调查“天公将军杀人事件”,所有线索直指逐鹿领。马袁义先后两次对逐鹿领发起进攻,均以失败告终,不仅未能覆灭逐鹿领,反而把自己手里的部队全打光了,直到黄巾起义失败都未能如愿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杀人事件”调查没结果倒也罢了,白虎魁塔开启失败,直接关系到黄巾军战斗力,却是让马袁义非常自责。要知道黄巾军一度占据战场主动,如果再获得白虎魁塔加成,在战场上击败官军主力的希望大增,或许黄巾起义的结果会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马袁义确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仇视逐鹿领。

    马袁义简单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垫江黄巾大本营覆灭后,覆灭逐鹿领无望,马袁义确实想回归主战场。他取道秭归前往南阳,想会合南阳黄巾共抗官军。然而,等他赶到宛城时,宛城已经被官军重重围困,黄巾主帅换成了孙夏,马袁义在附近逡巡数日,一筹莫展,很快孙夏率部突围,官军追到西鄂精山,斩杀了孙夏及万余人,南阳黄巾主力被消灭。

    那之前,颍川黄巾先于南阳黄巾被讨破,黄巾三大主力仅剩巨鹿黄巾。

    黄巾接连遭遇惨败,马袁义忧愤不已,他将黄巾的失败,归结为自己未能完成开启白虎魁塔任务。

    巨鹿战场形势,不是多一两个人就能改变。

    马袁义思前想后,没有回巨鹿,扭头又回了巴郡。

    他将黄巾军逆转的希望,寄托在开启白虎魁塔上,虽说垫江黄巾没了,巴郡还有别的黄巾大本营,马袁义希望可以凭一已之力扭转乾坤。然而,等他千辛万苦又回到巴郡时,巴郡各县黄巾大本营已所剩无几,鱼不智接下任务后发动的每一次远征,都相当于在马袁义胸口上插了一刀。

    巴郡黄巾毫无悬念地被一一消灭,马袁义没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不久,巨鹿黄巾覆灭,黄巾起义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马袁义不得不接受既定事实,遁往益南,准备找个地方隐居。但朱提郡发生的叛乱,让原本已经对报复逐鹿领的不抱任何期望的马袁义,看到一线曙光,益南夷兵非常缺乏军事素养和策划能力,马袁义遂编造出死囚身份,改名换姓,自毁面容,混进了叛军队伍中,并很快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成为朱提叛军首领的马袁义,最大目标就是覆灭逐鹿领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情已无需赘述。

    徐庶问道:“逐鹿城石制城墙至今没有建成,在我看来,那次联合行动,你们原本可以直接进攻主据,为何你们坚持先攻打附属领地?”

    马袁义苦笑道:“是我的主意,觉得先打附属领地更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虽语焉不详,徐庶还是很快揣摩到马袁义的想法。

    和武陵寇开展联合行动,是马袁义第三次与逐鹿领直接交手。

    前两次马袁义兵力同样占据绝对优势,却两度铩羽而归,那两场战斗,都是在逐鹿领主据进行。逐鹿军防守主据时的坚韧顽强,应给马袁义留下了深刻印象,甚至很可能有了心理阴影,以至于在第三次联合行动中选择从外围下手。当然,实际原因或许更复杂,有可能联军想在相对好打的附属领地消耗逐鹿军兵力,以便最后总攻逐鹿城时可以轻松一些,但逐鹿军和佣兵的顽强防守,让他们未能攻破任何一个附属领地,最终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审讯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徐庶问道:“那次行动,骑兵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木角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木角领!

    徐飘渺等人刚中断了对木角领的报复行动,从凉州回来,就是因为木角领面对折磨始终保持坚忍,摆出副无辜被虐的模样,使徐飘渺产生动摇。不能怨徐飘渺不够坚定,他回来把情况一说,连鱼不智和徐庶都有些抓狂,以为错怪了木角领,放过了真正的敌人。

    能派出500骑兵的领地,不是木角领?

    实力强劲,隐藏很深,想想都让人头大。

    马袁义招供,证明逐鹿领先前的判断没有错。檞寄生忍耐力超乎常人,被持续骚扰了那么久,损失惨重仍沉得住气。现在再装傻充楞已毫无意义,终究会有清算旧账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、武陵寇和木角领,谁还有份参与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马袁义猛然抬头,一脸愕然:“还有人参与?”

    徐庶当然知道试图袭击渔歌镇的水贼为临时起意,并非与他们有串连,但审讯就是斗智,需要足够的策略和技巧,想方设法击溃受审者心理防线。别看马袁义表示愿意配合,此人是黄巾发起人之一,心思相当慎密,从审讯开始到现在,徐庶和鱼不智一直很注意审讯技巧,虚虚实实,假假真真,多方印证,就是想让对方不敢心存侥幸,故意隐瞒或歪曲某些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徐庶佯作不耐,哼道:“需要我提醒你吗?那支从汉水登岸的水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贼?”

    “你们从北方进攻,晚上水贼从南边上岸,别告诉大家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马袁义满脸通红: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嘴角挂着一抹嘲讽之色:“你出兵最多,实力最强,牺牲最大,竟然不知道当晚有水贼直接参战……好吧,这个姑且放一边,为你们提供后勤补给的是谁,你总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马袁义瞳孔收缩,失声道:“还有人提供补给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不知道,我帮你捋一捋。”徐庶无奈摇头:“你们事先约定,武陵寇和木角领骑兵等你的部队赶到再现身,可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赶到逐鹿领,先得突破官军防线,需要花多少时间,开战前谁都说不准,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武陵寇在巴郡等了你七天?”

    “七天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七天。为了避免被我们察觉,武陵寇躲在山里,不敢就近劫掠,他们随身携带的口粮只够三日所需。不打劫,粮食从哪来,应该不难想到。我们抓到几名武陵寇俘虏,那些俘虏招供,某天晚上有几百人空着手出去,天亮起背着大量粮食回到他们潜藏地点……”

    马袁义额间开始冒汗。

    他粗通军事,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徐庶继续道:“木角领远在凉州,500骑兵远征,养活自己已相当不错,若有人说,为武陵寇提供粮食的是木角领骑兵,你敢信吧?木角骑兵比武陵寇更显眼,如果没有人就近接应,他们一直在野外餐风露宿,不等开战,恐怕就会出现很多非战斗减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朱提率部北上,可就近攻城掠地解决补给问题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联合行动实力最强者,连补给点都不知道,有些说不过去。就算你能自行解决粮食问题,但兵甲损耗,尤其是箭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数百水贼,你竟然也一无所知……”

    马袁义满脸通红,双手抱头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这一桩桩残酷的事实,让他难以接受,他在努力压制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马袁义的反应,看来他真不知道接应点的存在,徐庶硬把水贼扯进来,无非是想在马袁义心中播下一颗沮丧和愤怒的种子,有利于后面的审讯。从现场情形来看,徐庶显然已经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见对方心神不宁,鱼不智抓紧时间问道:“那次行动不是你策划的?”

    马袁义默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由谁发起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至关重要,逐鹿领上下非常关心。

    马袁义抱头想了好一会,颓然道:“我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抓狂:“不清楚?对方怎么联系到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马袁义垂头丧气,显得心灰意冷,黯然道:“几年前,我刚刚成为朱提义军首领后不久,一位异界勇士到营外求见,我本不想理会,他对卫兵说,只要告诉我一句话,我一定会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句话只有三个字:逐鹿领……”

    马袁义当时无比惊讶,他改换身份,自毁容颜,自信没有被别人看穿,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,而且还是一名玩家。他与那名玩家见了面,那玩家也不遮掩,径直告诉马袁义,他所在组织和鱼不智有过节,会想尽一切办法消灭逐鹿领,问马袁义是否愿意和“复仇者联盟”共同行动。

    鱼不智正在喝茶,一下子茶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复仇者联盟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马袁义交代,与他联系的玩家并不固定,有男有女,弓战法职业都有。每次见面,玩家都使用杂货店售卖的斗篷和黑巾掩饰外形,并隐藏姓名和军团信息,会面结束后直接自杀回复活点,非常小心。马袁义最初还想探对方底细,派人跟了几次均无功而返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徐庶皱眉:“不同的人跟你会面,如何确定来人身份没问题?”

    “暗号。”

    马袁义声音很低沉,徐庶先前的话对他打击很大,让他意识到自己只是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,马袁义完全没有替他们遮掩的意愿,全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头暗号有两个,一个是“肖姐”,另一个是“秀姑娘”。

    两个暗号轮换使用。

    徐庶心中暗凛,这些细节不难看出对方多么谨慎,这样的人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一直叫我‘黄帅’,应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才知道,他们之所以找上我,是因为我成为朱提义军首领后,多次派人暗中探察逐鹿领。有一次我的部下被你们发现,力战后重伤逃脱,垂死前得到他们帮助,他们顺着这条线索找到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鱼不智面色凝重,对徐庶道:“击伤窥视者,元直可知道?”

    徐庶苦笑:“主公,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嘟哝着,望向马袁义的目光中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马袁义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郁闷得想吐血。

    他派来刺探情报的那名部下,不是被逐鹿领击伤,而是被复仇者联盟暗算。从那名可怜的部下口中,得知派他到逐鹿领窥视的是“黄义”,判断“黄义”对逐鹿领抱有敌意,遂前往“黄义”大营试探。

    他们或许有怀疑“黄义”身份,却并不刻意打探,他们需要的是力量。

    马袁义对逐鹿领恨之入骨,但他深知逐鹿军厉害,复仇者联盟找到他,他求之不得,当即答应共同对付逐鹿领。

    复仇者联盟在马袁义应诺后,也展示了些许诚意。

    马袁义很早便被告知,武陵寇的一个委托与逐鹿领有严重冲突,复仇者联盟能够联系到武陵寇。而在那次联合行动开始前,联盟又告诉马袁义,木角领会有500骑兵配合行动,虽无法直接出手,却能对逐鹿领展开骚扰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马袁义被复仇者联盟算计并利用,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想到黄巾起义失败,益南叛军又被镇压,仇敌逐鹿领变得越来越强盛,复仇无望,马袁义心中满是悲悯,一时间竟觉得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但求一死!”
小说推荐